新遺詔聖經

  • A+
所属分类:东正教

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

新遺詔聖經

謹遵原文譯漢敬鐫板

天主降生一千八百六十四年
同治歲次甲子夏季

新遺詔聖經序
自生人來、卽無不求福樂、竭身心才智、徧嘗兩閒福樂、究欲滿志而弗得、其故維何、豈福樂為人不應享者、蓋人心之求福樂、如身之求飲食、覺所獲於己不足、必其弗愜合本性、性無窮盡、則福樂亦必須無窮盡者、乃愜合其性、而求之此世、殊弗能得、無量善、克滿志者、惟一、永在天主、人日近而誠信篤愛、以體合之、斯卽永福眞樂、造物主憫世、欲其眞享福樂、因見人弗識、正親降生、宣示康莊、為攜導普世、盡入天國、分享福樂、欲世胥蒙宏恩、乃命宗徒廣傳此道、默示其旨、載於聖經、俾人見聞、得其指歸、不獨保生前體至善無虧、且救逝後靈常生無苦、予寓華十餘載、慨世舍正路弗由、思以宗徒所遺聖經、勸化有志者、能遵循此經、必獲永福眞樂、奈經載皆千餘年前風俗事物、難以譯明、為人觀之明晰、乃更著全經析義、其人地官物、閒有難譯者、皆還音、予竭心力數載、不避艱辛、遵原文、詳愼參譯、夫譯之為言、易也、易洋字為漢文而已、其義意神氣、不敢稍改、書成付剞劂、以廣傳布、第以一人智力、而窺奧秘、舛誤在所難免、希後明經士、代加改正、庶使中外各方自好者、有可觀悟、果由此、偕躋永福眞樂境、是誠予所厚望已、此書幸賴順天舉人隆源參訂、神子瑪利爾亞、尼伊克他、摩伊些乙校閱、共襄助成、功特、附誌之、

新遺詔聖經贈言
嘗聞、率性之謂道、其道必係日用當行之理、乃為人共由、修道之謂教、其教不外綱常大義之辭、乃於世有補、粵稽天主教、其所稱天主、卽儒經之上帝、所言義者永福、惡者永苦、亦與作善降祥、不善降殃理同、而所論三綱五常、修齊誠正、其義皆與儒無異、惟禮節事物、判於方域、遂覺道德一、而風俗不盡同、然其睦婣任卹、宜家人訓子女、且依期集衆、諄諄以行善悔過、去偽著誠、親賢遠佞、禁淫酗、懲游戲、勤本業、效忠良等語為訓、實與近日風氣人心、大有裨益、是誠道由性出、教本道成也、北館掌院修士固公、道高德重、駐京十餘載、日譯書為務、尤畱意孤寒者、恆賙卹、期其完聚、聰頴者、每栽培、望其成材、壬戍夏、聘予纂譯教書、始得識荊、首出新遺詔、屬為刪訂、因相與昕夕究研、孜孜不倦、不尚詞藻、惟期義理詳畧、語文次序、與原經、確當不易、卽用一事理、實字、銖兩、必悉稱一、語助、虛詞、神氣、必吻合、逐章節句字、悉心參酌、何止十數過、誠所謂、字字皆從戥上稱過也、書成十餘萬言、鈔不暇給、且懼魚魯亥豕、毫釐千里、旣失經文本義、並沒譯者苦心、乃付棗梨、期廣傳、且垂不朽、因欽其志道精純、特敘數語以贈、長白隆源識、

仝序
羅爾西亞國、自與中華和好、遣神品等駐京、於今百數十年矣、以族人不諳方言、故皆習華語訓之、敘論事蹟、可半藉口傳、而剖陳義理、則全資譯漢善本、皆竭心力指示、故聖教賴以不冺、較盛於前、奈譯者皆各盡己志、所譯書册、皆係未定之稿、未成之書、幸主賜吾大神父、兩次駐京、初次於十年內、先將教中切要諸經、譯成數册、於二次駐京時、立志欲譯成新遺詔聖經全部、以其為聖教基源、並聘中華績學科名士、酌訂詞理、非僅已守教規者、使其聞見擴充、喻所未喻、克循中道、弗入歧趨、卽不諳教理者、亦望其觀文察義、知所不知、庶識正途、偕躋永福、無如、吾大神父二次駐京六載、瓜期瞬至、欲以所譯者、盡付梓傳世、而己力無暇、周章脫稿後、乃命神子等三人、撥冗校閱語文之訛舛、已三載於玆、深愧菲才難勝鉅任、然為廣己見聞、窺經奧秘、更因飲於近源之流水、必清甘、乃勉効微勞、以報高厚、第以人之才力、不無遺誤、尚望高明者、補其闕、而正其訛云、刻成、謹序其顚末如此、神子瑪利爾亞、摩伊些乙、尼伊克他仝識、

新遺詔聖經目錄
福音經四册
瑪特斐 共二十八章
瑪爾克 共十六章
魯喀 共二十四章
伊望 共二十一章
宗徒經二十二册
宗徒行實 共二十八章
公書七札
亞适烏 共五章
撇特爾前 共五章
撇特爾後 共三章
伊望第一 共五章
伊望第二 一章
伊望第三 一章
伊屋達 一章
私書十四札
羅爾瑪書 共十六章
适凌爾福前 共十六章
适凌爾福後 共十三章
戛拉提亞 共六章
耶斐斯 共六章
肥利批 共四章
适羅斯 共四章
莎倫前 共五章
莎倫後 共三章
提摩斐前 共六章
提摩斐後 共四章
提特書 共三章
肥利孟 一章
耶烏雷爾 共十三章
默示錄 共二十二章

福音經第一冊
謹按
宗徒瑪特斐述
第一章
一阿烏拉爾阿木曁達微德裔、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族譜、 二阿烏拉爾阿木生伊薩阿克、伊薩阿克生亞适烏、亞适烏生伊屋達諸弟兄、 三伊屋達因發瑪爾氏、孿生發列爾斯及匝拉爾、發列爾斯生耶斯羅爾木、耶斯羅爾木生阿拉爾木、 四阿拉爾木生阿密那達烏、阿密那達烏生那阿松、那阿松生薩勒孟、 五薩勒孟娶拉爾哈瓦、生倭沃澤、倭沃澤娶魯爾肥生沃微德、沃微德生伊耶些乙、 六伊耶些乙生達微德王、達微德王娶屋利爾亞妻、生莎羅孟、 七莎羅孟生羅爾倭阿木、羅爾倭阿木生阿微亞、阿微亞生阿薩、 八阿薩生伊沃薩發特、伊沃薩發特生伊沃拉爾木、伊沃拉爾木生沃濟亞、 九沃濟亞生伊沃阿發木、伊沃阿發木生阿哈澤、阿哈澤生耶捷伊克亞、 十耶捷伊克亞生瑪那西亞、瑪那西亞生阿孟、阿孟生伊沃西亞、 十一伊沃西亞生伊沃阿伊克木、伊沃阿伊克木將徙瓦微隆時、生伊耶霍尼亞諸弟兄、 十二徙瓦微隆後、伊耶霍尼亞生薩拉肥伊利、薩拉肥伊利生作羅爾瓦韋利、 十三作羅爾瓦韋利生阿微屋德、阿微屋德生耶利阿伊克木、耶利阿伊克木生阿作爾、 十四阿作爾生薩多克、薩多克生阿伊合木、阿伊合木生耶利屋德、 十五耶利屋德生耶列阿匝爾、耶列阿匝爾生瑪特芳、瑪特芳生亞适烏、 十六亞适烏生伊沃西福、是為瑪利爾亞夫、瑪利爾亞乃伊伊穌斯稱合利爾斯托斯母、 十七考其世系、自阿烏拉爾阿木至達微德十四代、自達微德至被徙瓦微隆時亦十四代、自徙瓦微隆至合利爾斯托斯又十四代、 十八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誕生、其詳如左、聖母瑪利爾亞為伊沃西福所聘、未婚、乃顯其因聖神而孕、 十九其夫伊沃西福義人、不欲顯辱、而欲私離之、 二十計已決、忽有天神見夢曰、達微德裔伊沃西福、毋懼娶爾妻瑪利爾亞、其孕乃因聖神、 二一彼將生子、爾宜名之伊伊穌斯、因將救己民於其罪中、 二二此諸蹟、特應主嘗託先知言曰、 二三他日有處女、孕生子、將稱名為耶瑪砮伊勒、譯卽主與我偕云、 二四伊沃西福寤、遵天神命行、娶之、 二五但未與同室、至生長子、乃名伊伊穌斯、

第二章
一伊羅爾德王時、伊伊穌斯旣誕於伊屋曡亞之微福列耶木、有數博士、自東方至耶魯爾薩利木曰、 二新生伊屋曡亞君安在、因我於東方見其星故來拜謁、 三伊羅爾德王聞而迷惘、耶魯爾薩利木閤邑亦然、 四乃召諸司祭、首民間學士等、問曰、合利爾斯托斯應生何處、 五衆對曰、伊屋曡亞之微福列耶木、因先知載曰、 六伊屋達之微福列耶木歟、爾於伊屋達大城、不為小、蓋將有帥於爾中出、彼牧我伊斯拉爾伊利民、 七於是伊羅爾德密召博士、曲詢星見準時、 八遂遣之往微福列耶木曰、爾往細訪嬰兒、遇則報我、為我亦將朝拜、 九博士聞王命訖、往、忽東方曾見之星前行、至嬰所則止、 十博士見星止、喜不自勝、 十一入室、見嬰及其母瑪利爾亞、乃伏拜嬰前、啟己寶笈、獻黃金乳香美膏、 十二旣而遵夢中所得命、毋返見伊羅爾德、遂閒道歸其本地、 十三伊去後、天神見夢於伊沃西福曰、起、攜嬰及其母、速奔耶伊格撇特、寓彼、至再示、因伊羅爾德將索嬰殺之、 十四伊沃西福遂起、攜嬰及其母、宵遯耶伊格撇特、 十五寓彼至伊羅爾德卒、是特應主託先知曾云召吾子出耶伊格撇特之言、 十六初伊羅爾德悟己為博士欺、怒甚、遂遣人將微福列耶木閤境之嬰、按曲詢博士時計、凡二歲下、盡殲之、 十七於是應先知耶列爾密亞言曰、 十八在拉爾瑪聞悲哀哭泣重憂聲、乃拉爾伊合利哭其子、不欲自慰、因子無存云、 十九伊羅爾德旣卒、天神在耶伊格撇特見夢於伊沃西福、 二十曰、起、攜嬰及其母、往伊斯拉爾伊利地、蓋欲殺嬰者已死、 二一伊沃西福遂起、攜嬰及其母、至伊斯拉爾伊利境、 二二為聞阿爾耶合賴於伊屋曡亞繼父為王、懼而弗進、乃遵夢中新得命、遂往戛利列亞境、 二三旣至、居一邑名那匝列爾特、應諸先知言曰、人將呼之為那作雷爾、

第三章
一維時授洗伊望至、乃於伊屋曡亞野傳宣、 二曰、天國邇矣、爾宜改悔、 三蓋此人卽先知伊薩伊亞所指曰、野有聲呼、備主道、直其徑者、 四伊望衣駝璚、束皮帶、食則蟬蝗野蜜、 五時耶魯爾薩利木閤城、伊屋曡亞徧境、伊沃爾當附近、咸出就之、 六各言己罪、乃於伊沃爾當受洗、 七伊望見發利爾些乙薩督耶克乙等、亦多就己受洗、謂之曰、蝮類哉、誰屬爾逃將來怒、 八固宜結克符改悔果、 九且毋自矜曰、阿烏拉爾阿木係吾父、吾語爾、天主用此石、亦能為阿烏拉爾阿木子、 十今斧已置樹株、凡樹不結善果、卽斫之投火、 十一夫我洗爾於水、俾爾改悔、乃後我來者、更强於我、其履我亦不堪提攜、彼將以聖神及火洗爾、 十二其手執杴、盡颺厥場禾、歛其麥入倉、燒殼莖以不滅火、 十三時伊伊穌斯自戛利列亞至伊沃爾當、就伊望受洗、 十四伊望止之曰、我應受洗於爾、胡反就我、 十五主謂之曰、毋止、吾儕必如是、方滿義德、伊望乃許、 十六主領洗畢、甫出水、天為之開、伊望倏見天主聖神、形如鴿、降臨主頂、 十七且自天有聲云、此我愛子、我慈寵盡蘊厥躬、

第四章
一茲後伊伊穌斯從聖神引適野、特被魔試、 二歷四十晝夜齋不食、旣而覺饑、 三試者就之曰、爾若天主子、可令此石化餅、 四主曰、經云、人得生、不惟恃餅、惟恃天主口出之言、 五魔復攜之至聖城、使立於堂頂、 六曰、爾若天主子、可踏空下、經云、主命天神護爾、彼必手抱扶爾、不致爾足觸石、 七主曰、經亦有云、毋試天主爾主、 八已而、魔又攜登峻山、以天下萬國、並國勢尊榮、令主觀、 九曰、若伏拜我、悉予爾、 十主遂謂之曰、薩他那退、經云、當敬拜天主、爾主宰、且欽崇惟其一、 十一於是魔舍伊伊穌斯、而天神遂至、奉事之、 十二迨主聞伊望被囚、乃之戛利列亞、 十三離那匝列爾特、至匝烏隆、涅發利木境、居瀕海喀撇爾那屋木城、 十四應先知伊薩伊亞言曰、 十五匝烏隆、涅發利木地、扼海、沿伊沃爾當、異邦之戛利列亞、 十六暗處民已見巨光、久居死地、及翳暗者、始得光照云、 十七自是伊伊穌斯始傳教、曰、宜改悔、天國邇矣、 十八經行近戛利列亞海、見弟兄二、西孟名撇特爾、與兄昻德雷爾、施罟於海、蓋漁者、 十九主謂之曰、從我、我將教爾漁人、 二十遂棄網從之、 二一由此往、見別有弟兄二、乃捷韋曡乙子、亞适烏、伊望、偕父於舟補網、主召之、 二二卽離舟、別父而從、 二三主巡行戛利列亞、於各會堂教誨、傳天國福音、愈民諸疾諸病、 二四由是聲名遙播西利爾亞各境、凡有負病、疾苦、及負魔者、夜證者、癱瘓者、攜就主、主醫之、 二五於是戛利列亞、曡喀坡利、耶魯爾薩利木、伊屋曡亞、伊沃爾當外、廣衆悉從、

第五章
一伊伊穌斯見廣衆、遂登山、旣坐、門徒集就、 二主乃啓口教之曰、 三神貧者為福、因天國係伊等所有、 四涕泣者為福、因伊等將受慰、 五良善者為福、因伊等將繼嗣安土、 六嗜義如饑渴者為福、因伊等將得飽飫、 七哀矜者為福、因伊等將蒙哀矜、 八心淨者為福、因伊等將得見天主、 九行和者為福、因伊等將稱為天主子、 十為義被窘難者為福、因天國係伊等有、 十一旣人因我而誹謗爾、窘迫爾、無端諸般惡言詛詈爾、則爾實為福、 十二當欣喜悅樂、因在天爾之賞厚、蓋人窘難、先爾諸先知曾如是、 十三爾為地鹽、若鹽失鹹、將何以復之、後必無用、惟棄於外致人踐、 十四爾為照世光、城立山巔、不能隱、 十五且人然燭、不覆器下、而置檠上、乃普照室人、 十六爾光照人、亦當如是、俾其見爾善行、而歸榮在天爾父、 十七毋以我來為更法律、或先知、我來、非更之、實成之、 十八誠告爾、天地可廢、斯法斯言、一字一畫不能廢、皆得成驗、 十九凡人毁此誡至微之一、又以是教人、在天國必謂之小、惟躬行教導者、在天國必謂之大、 二十我語爾、儻爾義、非勝學士、及發利爾些乙等義、斷不能進天國、 二一爾聞與古有言、毋殺人、殺人則難免審判、 二二然我語爾、凡無故怒弟兄、難免乎審判、詈弟兄曰拉爾喀者、難免乎公會、詈弟兄曰沒良心者、難免滿火之耶格恩那、 二三攜禮物至聖臺、憶及爾弟兄、與爾有隙、 二四則畱禮物於臺前、先往和乃弟兄、而後可獻禮物、 二五乘訟爾者、偕爾在途、急宜與之求和、恐彼付爾於士師、士師發爾於隷、而下囹圄、 二六誠告爾、賸毫釐未償、斷不能出彼、 二七爾聞與古有言、毋行邪淫、 二八然我語爾、見美色而好、心已淫、 二九設爾右目誘爾陷罪、則抉去之、寧百體失一、毋全身見投耶格恩那、 三十設爾右手引爾陷罪、則斷去之、寧百體失一、毋全身見投耶格恩那、 三一亦曾言、若出妻、則予離書、 三二今我語爾、非姦故出妻、是使之淫行、凡娶見出之妻、亦淫行、 三三又與古有言爾亦聞之、毋背誓願、指主誓願者、必守之、 三四今我語爾、概毋誓、毋指天誓、天乃天主座、 三五毋指地誓、地乃主足托、毋指耶魯爾薩利木誓、耶魯爾薩利木乃大君京師、 三六毋指己首誓、因一髮爾不能自令黑白、 三七所以爾言、是則是、非則非、過此則由凶惡出、 三八爾曾聞經言、去目償目、去齒償齒、 三九今我語爾、愼毋爭强、有人批爾右頰、則轉左頰向之、 四十有人訟爾、欲得爾裏衣、外服亦聽取、 四一有人强爾偕行一里、宜與之行二里、 四二求爾者予、借於爾者毋避、 四三爾曾聞經言、相近者愛之、相仇者憾之、 四四然我語爾、仇爾者愛之、代詛爾者求福、憾爾者善視之、陷害窘逐爾者、為之祈禱、 四五如此、則可為在天爾父之子、因彼命日照夫善不善者、降雨濡夫義不義者、 四六爾惟愛愛爾者、爾要何賞、稅吏不亦如是行、 四七爾惟恩加友朋、有何過人、異邦不亦如是行乎、 四八爾德當純全、若在天爾父然、

第六章
一愼毋人前施濟特令人見、若然則不獲在天爾父賞、 二故施濟時、毋吹角於爾前、似彼偽善者、在會堂街巷、要譽於人、我誠告爾、彼已得其報、 三爾施濟、則毋使左手知右手所為、 四是爾施濟宜密、爾父能洞徹密者、自必顯報爾、 五再爾祈禱時、亦毋若偽善者、喜立會堂通衢祈禱、為令人見、我誠告爾、彼已得其報、 六爾祈禱時、宜於爾室扃門、祈爾隱密之父、爾父能洞徹密者、自必顯報爾、 七祈禱時、語毋贅、如異邦人、因彼以為言多乃得聞、 八爾毋效之、因未祈先、爾所需、父已知之、 九爾祈禱、宜如是云、在天我等父者、我等願爾名見聖、 十爾國臨格、爾旨承行於地、如於天焉、 十一我等望爾、今日予我、日用之糧、 十二而免我債、如我亦免負我債者、 十三又不我許陷於誘感、乃救我於凶惡、因凡國及權能並光榮、皆係於爾於世世、阿民、 十四蓋爾免人過、在天爾父、亦免爾過、 十五爾不免人過、在天爾父、亦不免爾過、 十六爾守齋時、毋作憔悴容、若偽善者、蓋彼變色、為示人己守齋、我誠告爾、彼已得其報、 十七爾守齋時、膏首靧面、 十八為爾守齋、不見於人、而見於隱密爾父、爾父能燭人隱密、自必顯報爾、 十九毋為己積財於地、因地有蠧食、銹壞、穿窬盜、 二十乃積財於天、在彼無蠧食、銹壞、穿窬盜、 二一緣爾寶所在、爾心亦隨在、 二二夫目、乃全身之燭、目瞭則全身光、 二三目眊則全身暗、爾光若暗、其暗不益大、 二四無人能事二主、因或惡此而愛彼、或重此而輕彼、爾實不能事天主、兼事瑪摩那、 二五故我語爾、毋慮爾生何以食、何以飲、爾體何以衣、夫靈非重於糧、體非重於衣乎、 二六試觀飛鳥、不稼不穡、無倉無廩、在天爾父且養之、爾豈不貴於鳥、 二七爾中孰能以思慮長身一尺、 二八又何過為衣服慮、試觀野有百合花、如何而長、不勞不紡、 二九我語爾、莎羅孟榮華極時、其服亦難肖此花之一、 三十且野草、今日尚存、明日投爐、天主衣被之、且若此、况爾輩弱信者、 三一所以毋過慮曰、我儕何以食、何以飲、何以衣、 三二緣此、皆異邦人所求、且在天爾父、知此為爾需、 三三先求天國、與其義德、此物亦隨賜爾、 三四故毋為明日過慮、明日之需、自有明日、蓋每日之勞、足於每日、

第七章
一爾毋議人、亦為不見議、 二因爾以何議議人、則見議亦如是、爾以何量量人、則見量亦若是、 三且爾弟兄目有草芥、爾見之、何己目有梁木、而不自覺、 四且己目有梁木、則何語弟兄曰、爾目草芥、容我為爾去之、 五偽善者哉、先去爾目梁木、方得法去弟兄目草芥、 六毋以聖物投犬、毋以珍珠委豕、恐彼踐之、轉囓而盡決爾、 七爾求則予、爾尋則遇、叩門則為爾啟、 八因凡求者必得、尋者必遇、叩門者必為之啟、 九爾中孰有子求餅予石者、 十乞魚予蛇者、 十一爾等雖不善、尚知以善物予子、况在天爾父、有不以善物賜求者乎、 十二所以爾欲人如是施諸己、己亦必如是施諸人、此法律先知大旨、 十三爾當進狹門、為彼闊門寬路、引人至死地、而行之者多、 十四嗟夫、引生之門路、何其狹隘、彼覓得之者、何其少、 十五謹防偽師、其就爾前、外著羊皮、內則殘狼、 十六試觀其果、而知其人、荊棘中、豈摘蒲萄、蒺藜內、詎採無花果、 十七善樹結善果、惡樹結惡果、 十八善樹不能結惡果、惡樹不能結善果、 十九凡樹不結善果、卽斫之委火、 二十是故因其果、識之、 二一非凡稱我曰、主哉主哉者、卽必入天國、惟遵在天我父旨者入、 二二彼日將有多人向我云、吾主、吾主、我非託爾名預言、託爾名驅魔、託爾名廣行異事乎、 二三我將告之曰、吾實未嘗識爾、諸作不善者、速離我、 二四故聞吾言行之者、譬彼智者、建屋磐石上、 二五經雨注、水衝、風擁、以攻屋、而屋不傾覆、因立基磐石上、 二六聞吾言不行者、譬彼愚者、建屋浮沙上、 二七遇雨注、水衝、風擁、以攻屋、而屋卽傾覆、且傾覆盡矣、 二八主言竟、衆奇其訓、 二九因教人、若有權者然、迥不同學士、及發利爾些乙等、

第八章
一伊伊穌斯旣下山、廣衆隨之、 二途有一癩者、就而稽首、曰、吾主若肯、必能潔我、 三主伸手撫之曰、肯、許爾潔、癩遂潔、 四主復謂之曰、愼毋告人、但往示司祭、且依摩伊些乙法律所命、獻禮、為衆證、 五伊伊穌斯入喀撇爾那屋木時、有百夫長就而求之、 六曰、主、我僕癱、痛甚、臥於室、 七主曰、我往醫之、 八百夫長曰、主臨敝廬、我弗敢當、請錫一言、僕必愈、 九因我屬人轄、亦有卒屬我、命此去則去、命彼來則來、命我僕行是、僕卽行是、 十主聞奇之、向從者曰、誠告爾、伊斯拉爾伊利中、吾未見如是之信、 十一且吾語爾、自東自西、有衆將至、與阿烏拉爾阿木、伊薩阿克、亞适烏、席臥天國、 十二而國諸子、將被逐於外暗獄、在彼將有哀哭切齒聲、 十三復向百夫長曰、往哉、如爾之信、願成於爾、卽時僕愈、 十四伊伊穌斯至撇特爾家、見其岳母、偃臥病熱、 十五主執其手、熱卽退、婦起而奉事、 十六旣暮、有攜衆患魔者來、主俱以言驅魔、並醫諸負病者、 十七應先知伊薩伊亞言、其任我恙、肩我病云、 十八伊伊穌斯見衆羣集環己、乃命門徒偕往彼岸、 十九時有學士就曰、吾師、毋論何往、我欲從爾、 二十主曰、狐狸有穴、飛鳥有巢、惟人子無枕首所、 二一又一門徒曰、主、容我先歸葬父、 二二主曰、爾從我、聽夫死者、葬其死者、 二三主乃登舟、衆徒從之、 二四颶風陡起、浪湧入舟、而主適寐、 二五門徒就之、請寤曰、主救我、殆胥溺矣、 二六主曰、弱信者、何懼、遂起、斥風與海、卽皆平息、 二七衆驚歎曰、彼何人斯、風與海亦順其命、 二八旣濟彼岸、卽耶格爾耶格型地、遇二負魔者、自墓出、甚兇猛、致無人敢經其途、 二九彼卽呼曰、天主子伊伊穌斯、爾與我何與、時未至、爾來此苦我乎、 三十遠有羣豕方食、 三一魔求曰、若必逐我、則許我入豕羣、 三二主曰、往、魔卽出、遂入豕羣、全羣突落山坡、投海盡溺、 三三牧者奔入邑、以其事及負魔者蹟、告衆、 三四舉邑卽出視伊伊穌斯、及見、遂請離其境、

第九章
一伊伊穌斯乃乘舟返濟、歸故鄉、 二有舁一癱者、臥牀來、主見伊等信、謂癱者曰、吾子、心宜安、爾罪赦矣、 三時有數學士、其意謂若人謗主、 四伊伊穌斯洞鑒其意、謂曰、爾心何動惡念、 五夫言爾罪赦、抑言起行、孰易、 六今特令爾知人子在地、有赦罪權、遂語癱者曰、起、取爾牀歸、 七癱者卽起、自負牀返、 八衆見奇之、歸榮天主、卽以若是權賜人者、 九主由是過、見有名瑪特斐者、坐稅關、謂之曰、從我、遂起從之、 十迨伊伊穌斯席臥瑪特斐家時、有多稅吏罪人至、偕主與門徒共席、 十一發利爾些乙人見之、語主徒曰、何爾師與稅吏罪人同飲食、 十二主聞之、謂伊等曰、需醫士者、非康健人、乃負病者、 十三經言我欲矜恤、勝於祭祀、爾可往學此語意云何、蓋我來、非召義人、乃召罪人改悔、 十四時伊望之門徒就主請曰、我與發利爾些乙等、恆守齋、何惟爾門徒不齋、 十五主曰、新婚者在堂、賀客豈可悲哀、有日將至、新婚者從彼中奪去、是日必守齋、 十六未有補舊衣、用新布者、恐所補者敝其衣、其綻滋甚、 十七亦未有盛新酒用舊革囊者、不然則囊裂酒漏、惟新酒盛以新囊、斯兩者並存、 十八主言此、適一有司至、拜之曰、我女瀕死、求主往、手撫之則生、 十九主起遂往、門徒偕行、 二十途次、有婦患血漏、十有二年、躡主後、捫其衣邊、 二一因自謂手捫其衣必愈、 二二主顧見之謂曰、女、安爾心、爾信、愈爾、婦卽愈、 二三迨至有司家、見吹籥者、及衆冗亂、 二四主謂伊等曰、退、女非死、乃寢、皆哂之、 二五迨遣衆出、主入、執女手、女卽起、 二六此事徧傳斯地、 二七伊伊穌斯由此歸時、途有二瞽者、從而號救曰、伊伊穌斯、達微德子、憐憫我等、 二八迨入室、其瞽者就之、主曰、爾信我能成是否、二瞽者曰、主、吾信、 二九主乃捫其目曰、如爾之信、願成於爾、 三十其目遂明、主嚴戒之曰、愼毋令人知、 三一二人出、乃徧揚主名於其地、 三二其出時、復有攜啞而患魔者至、 三三魔被驅、啞卽能言、衆奇之曰、伊斯拉爾伊利中、未嘗見是、 三四惟發利爾些乙等曰、彼藉魔魁驅魔、 三五主周遊鄉邑、在會堂教誨、傳天國福音、醫民諸疾諸病、 三六乃見衆困苦流離、猶羊無牧、則憫之、 三七語門徒曰、穡多而穫者少、 三八宜求穡主、遣穫者至其穡所、

第十章
一伊伊穌斯召十二徒、賜驅魔醫諸疾諸病權、 二十二宗徒名如左、首西孟、又名撇特爾、兄昂德雷爾、捷韋曡乙子亞适烏、弟伊望、 三肥利普、瓦爾佛羅梅、佛瑪、稅吏瑪特斐、阿勒斐子亞适烏、及列微、又名發曡乙、 四西孟、喀那人、並賣師之伊斯喀利爾沃特人伊屋達、 五主遣此十二徒、戒曰、毋往異邦毋入薩瑪利爾亞邑、 六惟往就伊斯拉爾伊利家亡羊、 七無論至何處、則宜宣諭曰、天國邇矣、 八遇病醫之、癩潔之、死活之、魔驅之、此權、爾以不費受、施人亦毋索費、 九毋攜金銀銅於槖、 十亦毋袋、毋二衣、毋履、毋杖、蓋工得其需宜也、 十一無論入何鄉邑、先訪其中孰為可者、居之、直至離彼時、 十二凡入人室、則宜問安、曰、降安斯家、 十三其家克承、願爾安臨之、不克承、厥安仍歸爾躬、 十四凡不款留爾、不聽爾者、離其家、或鄉邑、拂去足塵、 十五誠告爾、審判日、莎多木國摩拉爾刑較斯邑猶易受、 十六我遣爾遊、似驅羊入狼中、故宜智如蛇、馴如鴿、 十七謹防人、因人將解爾於公會、鞭爾於會堂、 十八且為我故、解爾於王侯、為證於斯人、及異邦人前、 十九解爾時、毋預慮將何言、及言之如何、蓋是時、必賜爾以何言、 二十因非爾自言、乃在天爾父神、將於爾衷言、 二一是時兄將解弟致死、父於子亦然、至子攻父母將殺之、 二二且爾因吾名見憾於衆、惟至終恆忍者、得救、 二三如此邑窘逐爾、則奔他邑、誠告爾、伊斯拉爾伊利諸邑、爾遊未徧、而人子必至、 二四徒不踰師、僕不踰主、 二五徒如師、僕如主、足矣、如呼家主為韋利捷屋勒、則呼其僕可知、 二六毋懼伊等、蓋未有藏而不露、隱而不致知者、 二七我於幽暗諭爾言、當述於光明、附耳語爾者、必宣於屋上、 二八殺身而不能傷靈者、毋懼之、惟能滅身及靈於耶格恩那者、宜甚可懼、 二九二雀非一文錢可售乎、若非爾父旨、其一亦不隕地、 三十且爾髮亦見數、 三一故毋懼、爾比羣雀尤貴、 三二凡認我於人前、我亦將認之於在天我父前、 三三凡背我於人前、我亦將背之於在天我父前、 三四毋意我來、為以安予世、我來非以安予世、乃興刃耳、 三五蓋我來、致人疏其父、女疏其母、婦疏其姑、 三六至舉家皆其人之仇敵、 三七愛父母勝愛我者、失宜於我、愛子女勝愛我者、失宜於我、 三八不負己十字架、兼不從我者、亦失宜於我、 三九過慮為得生命者、反喪之、為我喪生命者、反得之、 四十凡欵畱爾者、卽欵留我、欵留我者、卽欵畱遣我者、 四一欵畱先知、因先知名者、得賞如先知、欵畱義人、因義人名者、得賞如義人、 四二人第能以一杯水、因門徒名飲此小子之一、我誠告爾、彼不失己賞、

第十一章
一主諭十二徒畢、乃離彼、往諸邑傳教、 二伊望在囹圄、聞合利爾斯托斯行實、遣己二徒、 三面詢曰、當來者爾、抑我儕宜望他人、 四主曰、卽爾所見所聞、往告伊望、 五如瞽者明、跛者行、癩者潔、聾者聽、死者活、貧者聞福音、 六凡不妄疑議我者、誠厚福、 七二徒歸後、主舉伊望示衆曰、爾曾適野、欲觀何物、葦動於風乎、 八爾往欲何觀、人衣美服乎、夫衣美服者、在王宮、 九然則爾往欲何觀、先知乎、吾誠告爾、彼、超越先知者、 十經載曰、我遣郵使、為爾前驅、備爾道、卽斯人、 十一我誠告爾、凡婦所生、從未有大於授洗伊望者、然在天國至小者、猶大於是人、 十二自授洗之伊望日至今、得天國必須勉力、惟勉力者得之、 十三因諸先知、及法律預言、惟至伊望、 十四若爾願知應至之伊利亞、卽斯人、 十五凡有耳者為聽用、宜聽之、 十六斯世將何以喩、譬童子坐街市、呼其侶曰、 十七我吹籥、爾不踊、我悲歌、爾不傷、 十八蓋伊望至、不食不飲、人言其患魔、 十九人子至、食且飲、人言其嗜食好酒、及友稅吏罪人、惟睿智子、能遵睿智義、 二十時、主責諸邑、數施異能、終無改悔者、慨曰、 二一霍拉爾靜、其有禍哉、微福薩伊達、其有禍哉、因於爾中施諸異能、若施於提爾西東、則早衣麻蒙灰改悔、 二二吾語爾、審判日、提爾西東刑、較爾猶易受、 二三喀撇爾那屋木哉、爾舉得升至天、必將推落至地獄、因在爾中所施異能、若施於莎多木、則彼邑今日猶存、 二四吾語爾、審判日、莎多木刑、較爾猶易受、 二五旣而曰、讚爾我父、天地主宰、因爾隱此道於智者達者、而顯於赤子、 二六誠哉、我父、固以如是為善、 二七萬物由父賜我、父外無識子者、子及子所樂示外、無識父者、 二八爾勞苦負重、咸宜就我、我賜爾安、 二九負我軛而學我、因我心係温柔謙遜、則爾心獲安、 三十蓋我軛愜、我負輕、

第十二章
一時值穌博他、伊伊穌斯過禾田、宗徒饑、摘穗食、 二發利爾些乙等見之、謂主曰、試觀爾徒所為、不宜於穌博他、 三主曰、爾等豈未閱經云、達微德及從人饑時所行、 四卽入主堂、食陳設餅、然此餅、達微德及從人、皆不可食、惟司祭可食、 五又豈未閱法律所載、司祭於堂中、值穌博他日、犯穌博他而無罪、 六吾語爾、於此有大於堂者、 七經云、我欲矜恤、勝於祭祀、爾如知此云何、則不妄議無罪者、 八蓋人子亦為穌博他主、 九於是、離彼入會堂、 十此有枯一手者、或問主曰、穌博他日、施醫可乎、意為罪之、 十一主曰、爾中孰有羊、值穌博他、陷坑、不掎起之、 十二人貴於羊幾倍、所以穌博他日、行善可也、 十三遂語其人曰、伸爾手、伸、卽愈、無異他手、 十四發利爾些乙人出、遂共謀害伊伊穌斯、主知之則離彼、 十五從之者衆、主悉愈之、 十六戒衆毋揚己、 十七昔先知伊薩伊亞曰、 十八是我僕、我選擇之、我愛其人、我心喜之、將以我神賦之、伊傳道萬民、 十九其不競不喧、無人聞其聲於衢、 二十已傷葦不折、微然草不滅、候義道致勝、 二一卽萬民亦望其名、斯言應矣、 二二時有攜患魔瞽而瘖者、進主前、主醫之、致瞽瘖者、目明能言、 二三衆駭服曰、此人、得毋合利爾斯托斯、達微德裔、 二四惟發利爾些乙等聞之、曰彼驅魔無非藉魔魁韋利捷屋勒力、 二五主知其意、謂之曰、凡國自分爭、必墟、凡邑與家自分爭、必不立、 二六若薩他那逐薩他那是自相排擊、其國何以立、 二七設我藉韋利捷屋勒驅魔、則爾子驅魔藉誰、故彼將判議爾、 二八若我藉聖神驅魔、則天國實臨爾、 二九孰能入兇强者室、不先縛之、而刼其財物、必先縛、而後可刼其室、 三十凡不與我偕、則攻我、不與我聚、則散、 三一是以吾語爾、凡罪惡、誹謗、可赦、惟誹謗聖神、不赦、 三二抑以言攻人子、其人得赦、而以言攻聖神、則生前死後、其人終不得赦、 三三或擬樹為善、其果必善、或擬樹為惡、其果亦必惡、蓋由果而識樹、 三四蝮類乎、爾心已成惡、豈能言善、蓋充諸心者、斯出諸口、 三五善人心積善、外著其善、惡人心積惡、外著其惡、 三六吾語爾、出一閒語、審判日、必陳訴之、 三七因依言稱以義、亦依言擬以罪、 三八時有學士及發利爾些乙等、謂之曰、師、我欲觀爾行奇蹟、 三九主謂衆曰、姦惡世、求奇蹟、而先知伊沃那奇蹟外、別無可予、 四十卽如伊沃那、三晝夜居巨魚腹、人子將亦三晝夜處地中、 四一尼湼微亞人、審判時、將起而罪此世人、因伊等聽伊沃那訓言猶改悔、而此處有大於伊沃那者、 四二南方女王、審判時、將起而罪此世人、因女王猶自遐陬來、特聽莎羅孟哲言、而此處有大於莎羅孟者、 四三魔旣離人、遊行乾地、求安不得所、 四四必謀曰仍歸我所出室、至、見其室闃寂、且掃除修飾、 四五遂往、又攜七魔、惡於己者、入居之、是以其人後患、較先時尤劇、此惡世、將猶是、 四六主語衆時、聖母曁親屬弟兄、立門外、欲與言、 四七或告主曰、若母及弟兄外立、欲與爾言、 四八主曰、疇為吾母、疇為吾弟兄、 四九遂環指門徒曰、此我母及弟兄、因遵在天我父旨者、卽我弟兄姊妹及母、

第十三章
一是日、伊伊穌斯離家、坐海濱、 二廣衆集就、致主登舟坐、衆立於岸、 三乃多端設譬曰、有播種者、出播種、 四播時、有遺道旁者、鳥下盡啄之、 五有遺磽地土薄處者、發萌乃速、入土不深故、 六日曝苗焦、且因無根而盡槁、 七有遺棘中者、棘起蔽之、 八有遺沃壤者、結實、或百倍、或六十倍、或三十倍、 九凡有耳者為聽用、宜聽之、 十門徒近主請曰、爾何語衆每設譬、 十一主曰、因天國奧理、賜爾知、若伊等則不賜知、 十二凡有者、將予之使有餘、無者、並其所有亦將奪之、 十三蓋我語衆每設譬者、以其視亦不見、聽亦不聞、及不悟、 十四然則應伊薩伊亞預言曰、爾將耳聞而不聰、目視而不明、 十五蓋此民、心已頑、耳自聾、目自閉、猶恐目視、耳聽、心悟遷改、而見醫於我云、 十六然爾目有福、以其得見、爾耳有福、以其得聞、 十七我誠告爾、昔多先知及義人、欲見爾所見、而不得見、欲聞爾所聞、而不得聞、 十八今播種譬、爾宜聽之、 十九凡聞天國道、不悟、魔至、奪其所播於心、此係遺道旁者、 二十遺磽地者、指人聽道卽喜受、 二一惟內無根、則其志暫、及為聖教而遇艱難窘逐、卽疑而棄之、 二二遺棘中者、指人聽道、為世情憧擾、貨財炫飾、蔽其道、致不結實、 二三遺沃壤者、指人聽道而悟、卽可結實、或百倍、或六十倍、或三十倍、 二四又設喩曰、天國猶人播美種於田、 二五寢時、仇至、撒稗麥中去、 二六苗長而秀、稗亦顯出、 二七田主之僕來告曰、主人非以美種播田乎、今何有稗、 二八主人曰、仇為之、僕曰、我往薅之、可乎、 二九曰、不可、恐薅稗、麥亦拔、 三十容二者並長、待穫、是時我語刈者、先歛稗、束備焚、後歛麥、入我倉、 三一又設喩曰、天國猶芥種、人取播於田、 三二此百種至微者、及其長、大於諸蔬、儼然成樹、至飛鳥可棲其枝、 三三又設喩曰、天國猶酵、婦取納三斗麫中、姑置候均發、 三四此皆伊伊穌斯設喩訓衆、非譬不語、 三五應先知言、我將啟口設喩創世來所蘊奧者、皆闡揚之云、 三六時主辭衆入室、門徒就曰、田稗之譬、願主明以教我、 三七主曰、播美種者、人子、 三八田者、世、美種者、天國子、稗者、魔子、 三九仇撒稗者、魔、穫時者、世末、刈者、天神、 四十如歛稗焚於火、世末亦然、 四一人子將遣天神、由其國中、集陷人於罪、及為惡者、 四二投之火窰、在彼將有哀哭切齒聲、 四三時義者在其父國、將輝光如日、凡有耳者為聽用、宜聽之、 四四天國猶重寶、藏於田、得窺者乃秘、喜歸、鬻所有、為市斯田、 四五又天國猶商求美珠、 四六遇一珠價昂、則往鬻所有、為市之、 四七又天國猶施罟於海、集諸種魚、 四八旣盈、則曳於岸、坐而集其善者入器、惡者棄於外、 四九世末亦然、將有天神出、分義人惡人、 五十投惡者於火窰、在彼將有哀哭切齒聲、 五一已而主問曰、若此、爾皆悟乎、僉曰、然、 五二主又曰、夫如是、凡學士通曉天國道、如家主由庫、能出其新舊物、 五三伊伊穌斯旣竟斯喩、去彼、 五四至故里、在會堂教誨、致衆奇之、曰、斯人、由何得斯智慧異能、 五五此非木工子、其母非名瑪利爾亞、其兄非亞适烏、伊沃西乙、西孟、伊屋達、 五六其姊、非與我比鄰乎、斯、由何得斯、 五七遂心疑、而輕視之、主謂伊等曰、先知在故里、及己家、較他處、厥尊甚少、 五八是以主在彼、不廣行異事、緣人不信、

第十四章
一當四掌伊羅爾德、聞伊伊穌斯聲名、 二語其臣曰、此乃授洗伊望復活、故建奇蹟、 三初、伊羅爾德因弟肥利普妻伊羅爾底亞達事、執伊望繫獄、 四緣伊望曾謂之曰、納此婦、非義、 五伊羅爾德欲殺之、惟懼衆、蓋衆以伊望為先知、 六適伊羅爾德誕辰、伊羅爾底亞達女、舞於前、致伊羅爾德喜、 七遂誓許所求必予、 八女為母所唆曰、請以授洗伊望首、卽此盛盤賜我、 九王憂之、然旣發誓、又以同席者在、則許賜之、 十遣人斬伊望於獄、 十一乃盛首於盤、予女、女卽以奉母、 十二其徒至、取屍葬之、且往告伊伊穌斯、 十三主聞之、去彼、登舟、獨往靜地、衆聞其去由諸邑步從、 十四主出、見人甚衆、憐憫之、醫其中有病者、 十五將夕、門徒就之曰、此乃曠野、日已暮、請許衆往村落市食、 十六主曰、衆毋庸往、爾曹予之食、 十七對曰、我儕於此、惟五餅二魚、 十八主曰、取以予我、 十九遂命衆、卽草臥、取五餅二魚、仰天降福、擘分之、以餅予徒、徒予衆、 二十皆食而飽、拾其餘、盈十二筐、 二一許食者、婦幼外、約五千人、 二二主卽令宗徒登舟、先濟彼岸、己乃乘此辭衆、 二三辭後、登山、乘靜祈禱、至暮、仍獨在、 二四時舟在海中、波濤鼓盪、風逆故、 二五四更時、主履海往就、 二六宗徒見主履海、駭相謂曰、此怪幻、驚而呼、 二七主遂發聲、使其聞之、曰、安爾心、是我、毋恐、 二八撇特爾曰、果主、則命我履水就爾、 二九主曰、來、撇特爾遂離舟、步水往就、 三十然覺風烈、則懼、漸沉、亟呼曰、主救我、 三一主伸手援之、曰、弱信者、何疑為、 三二迨登舟、風遂息、 三三舟中人就而拜、曰、爾誠天主子、 三四旣濟、至耶格尼薩列爾特地、 三五其人識為主、遣人傳報附近、遂攜諸負病者就之、 三六共求主、第許撫其衣邊、撫者無不得愈、

第十五章
一維時、耶魯爾薩利木學士、及發利爾些乙等、就伊伊穌斯曰、 二何爾門徒犯古人遺規、因不盥手食、 三主曰、爾何遵爾遺規、犯天主誡命、 四天主曾誡曰、孝敬爾父母、又曰、詈父母者、必論死、 五惟爾則曰、若人對父母云、親所欲用物、我已獻於天主、 六遂可不敬父母、然則爾遵爾遺規、而廢天主誡命、 七偽善者、伊薩伊亞預言、指爾者誠是、其言曰、 八斯民以口附我、以舌敬我、而心遠我、 九儻以人教誡傳衆、則徒奉事我、 十主乃召衆語曰、宜聽而悟、 十一非入諸口者汚人、惟出諸口者汚人、 十二時門徒就之曰、發利爾些乙等、聞斯言、或腹非疑之、爾知乎、 十三主曰、凡植物、非在天我父植者、必拔其根、 十四爾姑置之、彼乃瞽導瞽者、若瞽導瞽、必皆陷坑、 十五撇特爾答曰、請解斯譬於我等、 十六主曰、爾等亦不悟歟、 十七豈尚不知、入口者、運腹而遺外、 十八惟出諸口者、由心而出、斯乃汚人、 十九蓋惡念、仇殺、姦淫、苟合、盜竊、妄證、訕謗、皆由心出、 二十斯乃汚人、但未盥手食、不汚人、 二一主去彼、往提爾西東境、 二二其地、有哈那昂婦在後呼曰、主、達微德裔、矜憐我、我女患魔、苦甚、 二三主默然、宗徒至、請曰、可允使歸、以其呼於後、 二四主曰、我奉使來、特為伊斯拉爾伊利家之亡羊、 二五婦就拜曰、主助我、 二六主曰、取兒曹餅投狗、非宜、 二七婦答曰、主言誠然、但家主几下遺屑、狗亦得食、 二八主謂之曰、婦乎爾信大、允爾所願、其女卽刻愈、 二九伊伊穌斯去彼、至戛利列亞海、登山坐、 三十廣衆就之、有攜跛者、瞽者、啞者、殘缺者、及他諸病者、咸置依主足前、主悉醫之、 三一衆見啞者言、殘缺者痊、跛者行、瞽者明、甚奇之、歸榮伊斯拉爾伊利主、 三二伊伊穌斯召宗徒曰、我憫此衆、隨我三日、今無食、我不欲使饑而去、恐途中困憊、 三三宗徒對曰、當空曠處、安得若許餅、以飽如此衆、 三四主曰、爾有餅幾何、曰、有七、及些須小魚、 三五主遂命衆臥地、 三六己乃取七餅與魚、讚揚擘予宗徒、彼分予衆、 三七皆食而飽、拾餘屑、幾盈七筥、 三八食者、婦幼外、足四千人、 三九主辭衆、登舟、至瑪格達利山境、

第十六章
一發利爾些乙、薩督耶克乙等、來試伊伊穌斯、請其示自天奇蹟、 二主謂伊等曰、暮、爾嘗言明日將晴以天色紅、 三朝、則言今日將風雨、以天色紅而黯、偽善者、爾旣識別天色、何不識斯時兆、 四姦惡世求奇蹟、而先知伊沃那奇蹟外、別無可予、遂離而去、 五宗徒濟彼岸、忘攜餅、 六主謂之曰、謹防發利爾些乙、薩督耶克乙酵、 七宗徒竊議曰、是因忘攜餅、 八主鑒其意曰、弱信者、曷以忘攜餅竊議、 九豈爾尚不悟、並不憶五餅分飽五千人、拾餘幾筐、 十又七餅分四千人、拾餘幾筥、 十一何不達我言、謹防者、非餅、乃發利爾些乙、薩督耶克乙酵、 十二宗徒乃悟主言、非防餅酵、乃防發利爾些乙、薩督耶克乙教、 十三主至肥利普之耶克薩利爾亞境、問其徒曰、衆以我係人子者、為誰、 十四對曰、有言授洗伊望、有言伊利亞、有言耶列爾密亞、或先知之一者、 十五主曰、爾等認我為誰、 十六西孟撇特爾對曰、爾乃合利爾斯托斯永生天主子、 十七主遂謂之曰、西孟伊沃那子、爾實為福、因是言、非由肉軀血氣示爾、係在天吾父默示之、 十八我亦語爾、爾乃撇特爾、我卽於此石、將建我教會而地獄門不能勝之、 十九且將以天國鑰賜爾、爾繫於地者、在天亦繫之、釋於地者、在天亦釋之、 二十遂戒宗徒、毋以己為合利爾斯托斯語人、 二一自是、主漸示宗徒、以己將往耶魯爾薩利木、備受長老司祭首學士害、且見殺、而第三日復活、 二二撇特爾就而駮之、曰、願天主佑之、毋許爾及此、 二三主顧撇特爾曰、薩他那退、爾實誘我、因爾不體天主旨、祇人情、 二四時主語門徒曰、人欲從我、當克己、並負己十字架從我、 二五因欲保全其命者、反喪之、為我致命者、反得之、 二六人縱獲天下利、而害己靈、何益、抑人將以何贖靈、 二七蓋人子彰父榮、將偕天神臨、則必依人所行報之、 二八誠告爾、立此者、有數人、未死前、克見人子承掌其國而臨、

第十七章
一越六日、伊伊穌斯、特攜撇特爾、亞适烏、及其弟伊望、導至高山、 二於其前、忽易己容、面耀如日、衣白如光、 三倏、摩伊些乙、伊利亞顯見、與語、 四撇特爾謂主曰、主、我儕在此善矣、儻許我儕在此建三盧、一居吾主、一居摩伊些乙、一居伊利亞、 五言未旣、光雲覆之、有聲自雲出云、此、乃我愛子、我慈寵盡蘊厥躬、爾輩宜聽之、 六三徒聞之、俯伏甚懼、 七主就撫之、曰、起、毋懼、 八宗徒舉目、不見他人、惟伊伊穌斯、 九下山時、主戒之曰、人子未復活先、毋以所見告人、 十宗徒問曰、學士有言、伊利亞當先至、何歟、 十一主謂之曰、然、伊利亞應先至、振興諸事、 十二但吾語爾、伊利亞已至、奈人未識、且任意待之、人子將受彼害、亦如是、 十三宗徒方悟主所言、指授洗伊望、 十四至衆所、有人就主、伏跪曰、 十五吾主、矜憐我子、每月初、魔虐之甚苦、致屢躓於火、又屢躓於水、 十六攜就爾徒、彼不能醫、 十七主曰、噫、信不堅、悖逆世、我偕爾又幾時、我忍爾又幾時、攜伊就我、 十八主斥魔、魔立出、子卽愈、 十九宗徒私就主曰、何我儕不能逐之、 二十主曰、信缺故、誠告爾、有信如芥種、卽命此山、去此移於彼、亦必移、爾且無不能、 二一至此類魔、非祈禱守齋不能祛、 二二主居戛利列亞時、謂宗徒曰、人子將見賣予人手、 二三人將殺之、而第三日復活、宗徒憂甚、 二四入喀撇爾那屋木時、有收堂貲者、就撇特爾曰、爾師、輸底德拉爾合瑪否、 二五曰、然、迨入室、主先問曰、西孟、爾意若何、世上諸王、索稅向誰、己子、抑他人子、 二六對曰、向他人子、主曰、然則己子可蠲、 二七但為安彼心、爾可往釣於海、取首獲魚、啟其口、必得斯他提爾一圓、以之可當我爾輸貲、

第十八章
一時宗徒就伊伊穌斯曰、在天國孰為大、 二主召一童子、立其中、 三曰、誠告爾、凡不變易、弗成如童子、不得入天國、 四是則自謙如此童者、於天國為大、 五凡因我名、收養如此童者、卽收養我、 六若引誘陷信我小子之一於罪者、其人寧受巨磨繫頸、而沉深海、猶為益、 七噫、緣諸誘、實為禍世、夫引誘一端、亦宜必至、但誘人於罪、斯人禍必極、 八儻爾手或足、誘爾於罪、則斷去之、寧跛殘入於生、毋全手足而投永火、 九或如一目誘爾於罪、則抉擲之、寧一目入於生、毋兩目而投滿火之耶格恩那、 十愼毋輕視此小子之一、吾語爾、彼之天神、於天、常覲在天我父顏、 十一且人子至、為尋救亡者、爾意云何、 十二人有百羊、失其一、有不姑舍九十九於山、往求其失者、 十三若遇之、誠告爾、其為此一羊之喜、勝於九十九不失者、 十四如是、亡此小子之一、實非在天爾父旨、 十五儻有弟兄得罪爾、則於彼獨處時責之、若聽、則得爾弟兄、 十六弗聽、則再召一二人、以二三人之口言、言有徵矣、 十七再弗聽、則告於教會、仍弗聽、則視猶異邦人及稅吏、可也、 十八我誠告爾、凡爾繫於地者、在天亦繫之、釋於地者、在天亦釋之、 十九又誠語爾、若爾中二人於地議合、無論何求、則在天我父必予、 二十不論何處、有二三人、因我名集、我亦在其中、 二一撇特爾就請曰、主、弟兄得罪我、我容宥之、當幾何、七次可歟、 二二主曰、奚止七、卽七十以七相乘、 二三卽設喩曰、天國猶人君、與其臣會計、 二四計債、有負千萬金者、 二五旣無可償、君命鬻其身、與妻孥、及所有、以償、 二六其臣伏懇曰、請君寛我、將盡償、 二七君憐而釋之、且免其債、 二八其臣出、遇同僚、負伊金百圓者、執之、而扼其吭、曰、速償我、 二九同僚伏求曰、請寛我、將盡償、 三十弗許、下之獄、責償所負、 三一諸同僚見之、甚憂、赴愬於君、 三二君召責之曰、惡哉吏、爾所負、求我寛、悉免之、因爾切求、 三三爾不當憐同僚、亦猶我憐爾乎、 三四君遂怒、付獄吏、責償所負、至完繳、 三五夫爾不甘心恕弟兄過、則在天我父、待爾亦如是、

第十九章
一伊伊穌斯斯言旣竟、去戛利列亞、順伊沃爾當東、至伊屋曡亞境、 二從者衆、主於此施醫、 三發利爾些乙等、就而試之、曰、無論何故出妻可乎、 四主曰、爾豈未讀、造物主、肇造男女、 五續曰、是故人離父母、膠漆其妻、成為一體、 六可知夫婦非二、實一體、故天主耦者、人不可分之、 七伊等又曰、然則摩伊些乙命、許予離書出之、何也、 八主曰、摩伊些乙以爾心頑、故容爾出妻、但初未嘗有此、 九吾語爾、非姦故、出妻他娶者、淫行、娶見出之妻、亦淫行、 十宗徒曰、夫於妻本分如此、寧毋娶、 十一主曰、非衆所能、惟承寵者能之、 十二蓋有生而閹者、有被人閹者、有為天國自閹者、此任能者宜守之、 十三時有攜童子來、求伊伊穌斯手撫、為伊禱者、宗徒阻之、 十四主曰、容此童子、毋禁彼就我、因天國正屬如是人、 十五遂撫之、厥後、離此而往、 十六此有就之者、曰、至善師、我當行何善、以獲常生、 十七主曰、胡以至善稱我、至善惟天主、爾欲得常生、則守誡、 十八曰、何誡、主曰、毋殺人、毋行淫、毋偸盜、毋妄證、 十九孝敬爾父母、愛人如己、 二十少者曰、此誡、我自幼皆守、尚有虧乎、 二一主曰、爾欲盡善、往鬻所有濟貧則必獲財於天、且來從我、 二二少者聞此、愀然去、貲厚故、 二三主謂宗徒曰、誠告爾、富人入天國、難矣、 二四我又語爾、駝穿鍼孔、較富人入天國、猶易、 二五宗徒聞之、奇甚、曰、然則誰能得救、 二六主目之曰、人固不能、天主則無不能、 二七撇特爾曰、吾儕舍一切從爾、將何得、 二八主曰、誠告爾、爾係從我者、迨復活、卽人子坐己榮位時、爾亦列坐十二位、審伊斯拉爾伊利十二支派、 二九且凡為我名、離屋宇、弟兄、姊妹、父母、妻子、田疇者、必受百倍、且嗣常生、 三十然先者多為後、後者多為先、

第二十章
一蓋天國、猶家主朝出募傭修萄園、 二與工約日金一圓、遣入園、 三天約第三時、復出、見有閒立於市者、 四謂之曰、爾亦往修我萄園、所宜給數、我予爾、其人遂往、 五約第六時、第九時、皆出、行亦如之、 六第十一時、仍出、復見有閒立者、謂之曰、爾何終日閒立此、 七曰、無募我者、家主曰、爾亦往修我萄園、所宜給數、爾可得之、 八及暮、園主語司會者曰、呼工給傭值、由後至者起、以次及先至者、 九十一時至者、各受金一圓、 十先至者意己受必加多、乃亦受金一圓、 十一受之則怨家主、 十二曰、我當暑終日任勞、此後至者、僅片時工作、乃使與我值等、 十三園主謂其人曰、友、我未嘗不公待爾、爾非與我約金一圓乎、 十四取爾值卽往、我欲予彼後至者、如爾數、 十五以我物、行我所欲、不亦宜乎、豈因我善、而爾目生妒、 十六如是、後者將為先、先者將為後、因被召者多、見選者少、 十七伊伊穌斯往耶魯爾薩利木途中、召十二徒、離衆、謂之曰、 十八我儕進耶魯爾薩利木、人子將被賣予司祭首學士等、定以死罪、 十九解予異邦人、凌辱、鞭扑、釘於刑架、而第三日復活、 二十時捷韋曡乙子、母率之、就主、拜求一事、 二一主曰、爾何求、對曰、許此二子、坐爾國、一在爾右、一在爾左、 二二主曰、爾不知所求、我將飲之爵、爾能飲乎、我將受之洗、爾能受乎、對曰、能、 二三主曰、我飲之爵、爾將飲、我受之洗、爾將受、但坐我右左、非我得予、有我父備位、以予膺受者、 二四十徒聞之、不懌彼二昆弟、 二五主召之曰、國君從欲主其民、而王公亦以權臨民、爾所知、 二六爾曹則不可如是、爾中欲為大者、當為爾役、 二七欲為首者、當為爾僕、 二八卽如人子至、非以役人、乃受役於人、且舍生為衆贖、 二九伊等出耶利爾鴻時、廣衆隨之、 三十有二瞽者、坐道旁、聞伊伊穌斯過、呼曰、吾主達微德裔、矜憐我等、 三一衆禁使默、瞽者愈呼曰、吾主、達微德裔、矜憐我等、 三二主止、召之曰、爾欲何求、 三三對曰、主、求我目得明、 三四主憫之、撫其目、目卽明、其人從主行、

第二十一章
一近耶魯爾薩利木、至微發伊格亞、邇青果山、伊伊穌斯遣二徒、 二謂曰、爾往直前之村、遇牝驢縶、有駒同在、解牽之、詣我、 三有詰爾者、則曰、主需、彼必許、 四如是、特應先知所云、 五爾等宜告西翁女曰、爾王將臨、温柔乘駒、卽任載之牝驢子、 六二徒遂往、如主命行、 七牽牝驢及駒、置衣於上、主、乃乘之、 八有衆以衣鋪道、或伐樹枝布途、 九前後所從衆呼曰、沃桑那、達微德裔、因主名來者、實已滿被讚揚、自上臨之沃桑那、 十主入耶魯爾薩利木、時舉城竦動曰、此為誰、 十一衆曰、伊伊穌斯、係戛利列亞、那匝列爾特先知、 十二伊伊穌斯進主堂、逐其中諸貿易者、翻兌錢者几、及鬻鴿者凳、 十三謂之曰、經云、我室稱為祈禱室、爾曹以為盜窟、 十四堂內有瞽者、跛者、集就主、主悉醫之、 十五司祭首學士等、見其所行異事、又聞孺子呼於堂曰、沃桑那、係達微德裔、由是憾之、 十六語伊伊穌斯曰、若輩所言、爾不聞乎、主曰、然、經云、以赤子乳哺口、全備讚美、爾未讀乎、 十七遂置之、出城至微發尼亞宿、 十八詰朝復歸城時、主饑、 十九道旁見無花果樹、就之、無所得、惟葉而已、謂樹曰、爾後永不結果、樹卽枯、 二十宗徒見而奇曰、無花果樹枯何速、 二一主曰、誠告爾、爾有信、毫不疑、不獨於此樹能行、卽命此山、移去投海、亦必成、 二二且秉信祈禱、無論何求必得、 二三主入堂教誨時、司祭首族長就之、問曰、爾以何權行是、誰賜爾此權、 二四主曰、我亦一言問爾、如告我、則我亦告爾以何權行是、 二五伊望授洗奚自、由天、抑由人、衆竊議曰、若云由天、彼必曰、曷不信、 二六若云由人、我又畏民、蓋民皆以伊望為先知、 二七遂對曰、不知、主曰、我亦不告爾以何權行是、 二八爾意云何、或有二子、謂其長子曰、子乎、今可往萄園工作、 二九子以不願對、後自悔而往、 三十又就季子、言亦如之、季子曰、主、我卽往、終不果、 三一二子孰遵父旨、對曰、長子、主曰、誠告爾、稅吏娼妓、先爾入天國、 三二因伊望以義道就爾、爾不信、而稅吏娼妓信之、且爾見此、仍不悔以信、 三三爾可復聽一喩、有家主、樹萄園、環以籬、中設酒醡、建高樓、租予園丁、己遂往、 三四果熟時、遣衆僕就園丁、取己果、 三五園丁執其僕、或扑、或殺、或石擊、 三六復遣他僕、較先猶衆、園丁凌之如故、 三七後遣其子至、意謂或愧我子、 三八迨園丁見子、則互議曰、斯乃嗣業子、乘此殺之、業可據、 三九遂執、曳出園外、殺之、 四十迨園主至、爾謂將何處茲園丁、 四一僉曰、必翦此惡類、園轉租他丁、克按時輸果、 四二主曰、爾豈未讀經云、工師所棄石、成為隅首、此乃天主成、我儕目而奇之、 四三如是、吾語爾、天國必奪於爾、而賜結實之民、 四四凡墜此石上、彼必糜碎、若被此石墜覆者、必見壓壞、 四五司祭首發利爾些乙等、聞斯譬、識其指己言、 四六謀執之、惟懼衆、蓋民以伊伊穌斯為先知、

第二十二章
一伊伊穌斯以譬繼曰、 二天國、猶人君為子設婚筵、 三遣僕、召被請者赴筵、皆不欲至、 四復遣他僕曰、告被請者、言我餐已具、我犢及肥畜已宰、百物皆備、可就筵、 五伊等不顧、或往其田、或往其市、 六其餘執僕、辱殺之、 七君聞怒甚、遣軍滅茲兇、焚其城、 八旋諭僕曰、筵已備、嚮所請者、不堪享、 九可再往通衢、凡遇何人、皆請赴筵、 十僕出、途閒所遇、善惡咸召集、而婚筵滿座、 十一君入觀、見一不衣禮服者、 十二語之曰、友、不衣禮服、胡至此、彼默然、 十三君命僕曰、繫其手足、執投外暗獄、在彼將有哀哭切齒聲、 十四蓋被召者多、而見選者少、 十五時發利爾些乙等出、而共謀欲以言難主、而羅之、 十六遂遣其徒同伊羅爾德黨往、彼就主曰、師、我知爾乃公平者、眞切傳天主道、不偏視人、因爾不以貌取人、 十七請告我、爾意云何、納稅耶克薩爾、宜否、 十八主識其詐、乃曰、偽善者、何試我、 十九以稅金予我觀、遂予金錢一、 二十主曰、是像與號為誰、 二一對曰、耶克薩爾、主曰、然則屬耶克薩爾者、宜納耶克薩爾、屬天主者、宜獻天主、 二二伊等聞此奇之、遂置而去、 二三是日薩督耶克乙等、素言無復活者、就主而問、 二四曰、師、摩伊些乙嘗云、兄無子死、弟當娶其婦、生子以嗣兄、 二五夫我輩中、有弟兄七、長兄娶妻無子死、則遺婦予弟、 二六其二其三至其七亦然、 二七厥後婦亦死、 二八至復活時、七人中、婦為誰妻、蓋皆娶之、 二九主曰、爾思謬矣、因爾不知經旨、及天主鴻能、 三十蓋復活後、不嫁不娶、乃度生如天神在天、 三一論死必復活事、爾豈未讀天主所諭爾云、 三二我乃阿烏拉爾阿木主、伊薩阿克主、亞适烏主、而天主非死者主、乃生者主、 三三衆民聞之、咸奇其訓、 三四發利爾些乙、聞伊伊穌斯致、薩督耶克乙等、無辭以對、遂復集、 三五中有一教法師試之、問曰、 三六師、法律諸誡、孰最大、 三七主曰、當全心願、全靈性、全才智、愛天主、爾主宰、 三八此諸誡首、且最大者、 三九其次、猶首誡、曰、愛人如己、 四十二者乃法律先知綱領、 四一發利爾些乙等集時、主詰之曰、 四二爾意合利爾斯托斯如何、誰之裔、對曰、達微德裔、 四三曰、然則達微德因聖神默示、何稱合利爾斯托斯為本主、其言曰、 四四天主謂我主云、坐我右、迨我將置爾仇、為爾足凳、 四五夫達微德、旣稱合利爾斯托斯為本主、則合利爾斯托斯、何又為達微德裔、 四六衆無辭以對、自是日無敢復問之者、

第二十三章
一維時、伊伊穌斯語衆、及諸徒、 二曰、學士發利爾些乙等、坐摩伊些乙位、 三伊等凡命爾守者、宜遵行、但毋效彼所行、因其言而不行、 四彼縛重且難勝之任、置人肩、己則一指不肯舉、 五彼所行、特見衆前、且闊其巾袖、大其衣裾、 六喜席閒上座、會堂高位、 七及衆集處、悅人問安、為人稱之曰、夫子、夫子、 八至爾輩、毋受夫子稱、爾夫子惟一、卽合利爾斯托斯、爾曹皆係弟兄、 九且毋稱在地者為父、爾父乃一、卽在天者、 十亦毋受師傅之稱、爾師傅乃一、卽合利爾斯托斯、 十一爾中大者、當為爾役、 十二因自高者、必降為卑、自卑者、必升為高、 十三學士發利爾些乙偽善等、災禍將及爾身、因爾予人閉天國、己不進、願進者、亦阻之、 十四學士發利爾些乙偽善等、災禍將及爾身、因爾併吞嫠產、且心偽而加禱課、故受判尤重、 十五學士發利爾些乙偽善等、災禍將及爾身、因爾周行水陸、卽或導一人進教、乃進教後、又使之為耶格恩那子、較倍爾、 十六瞽而相者輩、災禍將及爾身、因爾每曰、人指堂誓、則無事、惟指堂內金誓、則當償、 十七愚而瞽者、孰為大、金、抑致金成聖之堂、 十八爾又曰、人指祭臺誓、則無事、惟指臺上禮物誓、則當償、 十九愚而瞽者、孰為大、禮物、抑致禮物成聖之祭臺、 二十故人指祭臺誓、是指祭臺及在其上者誓、 二一指堂誓、是指堂及居其內者誓、 二二指天誓是指天主座、及坐其上者誓、 二三學士發利爾些乙偽善等、災禍將及爾身、因爾於薄荷大料茴香等、十輸一、但法律尤重者、若義仁信、爾則置之、彼固當行、此亦不可置、 二四瞽而相者、濾蚋而吞駝輩、 二五學士發利爾些乙偽善等、災禍將及爾身、因爾潔杯盤外式、而刦奪非義充其內、 二六噫、發利爾些乙瞽者乎、先潔杯盤內、使其外亦潔、 二七學士發利爾些乙偽善等、災禍將及爾身、因爾似粉飾墓、外見為美、內則充死骸汚穢、 二八爾亦外見於人以義、內則充偽善非法、 二九學士發利爾些乙偽善等、災禍將及爾身、因爾建先知塋、飾義人墓、 三十每曰、若我在吾祖時、則不與謀流先知血、 三一是爾自證係殺先知者裔、 三二今宜盈爾祖量矣、 三三噫、蛇、卽蝮產者、安能逭耶格恩那刑、 三四因我將遣先知智人學士就爾、見殺者有之、釘於刑架者有之、鞭於會堂者有之、窘逐由此邑至彼邑者、又有之、 三五誠然、自義人阿韋利血、至瓦拉爾伊合亞子匝哈利爾亞、爾殺於聖堂祭臺閒所流血等罪、皆歸爾、 三六我誠告爾、此事必歸斯世、 三七耶魯爾薩利木、耶魯爾薩利木、係殺先知、石擊奉使之城乎、我欲集爾赤子、似牝雞覆雛於翼下、曾幾次矣、惟爾不欲、 三八則爾室將曠、 三九吾語爾、自今不復見我、直至爾云、因主名來者、實宜受讚揚、

第二十四章
一伊伊穌斯出堂行、宗徒就之、為示其堂宇、 二主曰、爾今觀此稱羨、誠告爾、異日必盡圮、至不遺一石於石上、 三主坐青果山時、宗徒乘靜就之、問曰、請主告我、何時有此、且爾再臨及世末、有何兆、 四主曰、愼毋為人誘、 五因將有多人、冒我名來、自稱合利爾斯托斯、而誘多人、 六又爾將聞兵戈舉、及戰之風聲、視之、毋懼、因此事必有、但此尚非末期、 七蓋民將攻民、國亦攻國、並饑疫地震、隨在將錯見、 八此乃災害始、 九彼時人解爾於患難、將殺爾、且爾因我名、見憾於萬民、 十時有多人、被誘惑、彼此相解相憾、 十一偽先知羣起惑衆、 十二因惡積、致多人熱愛漸冷、 十三惟至終忍者得救、 十四天國福音、亦將傳布天下、為萬民證、然後末期至、 十五爾旣觀先知達尼伊勒所言、指殘賊可惡之物、立聖地、讀者宜致思、 十六時在伊屋曡亞者、宜避於山、 十七在屋上者、毋下取家具、 十八在田者、毋歸取衣、 十九當日妊婦乳婦、苦禍尤甚、 二十宜祈禱免爾逃避於冬時、及穌博他、 二一蓋遇是時、必有大難、自肇世至今、皆未曾有、後亦無、 二二若不稍減其日、凡屬肉軀者、無一得生、特為選民、此日可稍減、 二三時若有告爾者曰、合利爾斯托斯在此、或曰在彼、爾毋信、 二四因將有偽合利爾斯托斯及偽先知出、大施奇蹟異事、雖見選者、亦殆受惑、 二五我與爾預言之、 二六是故有人告爾、合利爾斯托斯在曠野、毋出、在密室、毋信、 二七因猶電、自東迅至西、人子臨、亦如是、 二八夫屍所在、鵰鷹集、 二九逾此患難時、旋卽日晦、月弗施光、星隕自天、天能力亦皆震動、 三十時人子聖號、見於天、在地諸族、哭甚哀、且見人子以鉅權盛榮、乘雲降、 三一遣天神吹角、聲甚宏、由四方、卽自天此涯至彼涯、集厥選民、 三二當思無花果樹、枝柔葉萌、則知夏令非遙、 三三爾見此兆、則知近及門、 三四我誠告爾、此代未逝、斯皆得驗、 三五天地可廢、吾言不可廢、 三六至彼日彼時、無知之者、天神亦不知、惟我父知、 三七有如諾乙時、人子再來亦然、 三八洪水先、其人依然飲食嫁娶、至諾乙入方舟日、 三九仍未憶及此、倏洪水至、湮衆、人子再來亦然、 四十時有二人在田、取一舍一、 四一二女推磨、取一舍一、 四二故當儆醒、因爾不知主何時至、 四三若家主知盜於某更至、則必儆醒、不致盜穴其室基、此爾所知、 四四是以爾當預備、因不意之時、人子至、 四五孰是忠智僕、主任之督家人、為其依時予糧、 四六主歸、見僕如命行、其僕福矣、 四七我誠告爾、主將任之督所有、 四八儻其僕素惡、竊意我主將遲遲至、 四九於是扑其伴侣、與酒徒飲食、 五十乃於不俟之日、不意之時、主忽至、 五一加裂體刑、置與偽善者同科、在彼將有哀哭切齒聲、

第二十五章
一時天國可比十女備燈、出迎新郎、 二其中五智五愚、 三愚者具鐙、忘攜餘油、 四智者具鐙、且備油於器、 五新郎稽遲、皆倦而寢、 六迨中夜呼云、新郎至、迅出迎、 七衆女遂起、重整鐙、 八愚者謂智者曰、我鐙垂燼、可以爾油分我、 九智者對曰、恐爾我俱不足、爾可往市、 十及往市時、新郎至、有備者同入婚筵而門扃、 十一後其餘女亦至、乞曰、主乎、主乎、請為我啟、 十二答曰、誠告爾、我不識爾曹、 十三故當儆醒、因人子至、爾不知何日何時、 十四蓋人子治事、如主人將遠行、召僕付以己貲、 十五或予金五千、或二千、或一千、各因其才予之、己遂往、 十六其受五千者、往貿易、又獲利五千、 十七受二千者、亦獲利二千、 十八受一千者、往埋藏主金、 十九久之、其主歸、與僕會計、 二十受五千者至、又攜五千、曰、主予我五千、以之又獲五千、 二一主曰、美哉僕、乃忠而善者、爾於寡者旣忠、我將以多者任爾、可入爾主喜境、 二二受二千者至、曰、主予我二千、以之又獲二千、 二三主曰、美哉僕、乃忠而善者、爾於寡者旣忠、我將以多者任爾、可入爾主喜境、 二四受一千者至、曰、主、我知爾性嚴、未播處而穫、未散處而歛、 二五是以我懼、往埋爾金於地、茲以爾金付爾、 二六主曰、噫、詐且惰之僕、爾旣知我未播而穫、未散而歛、 二七則益當以我金置諸兌錢者、使我至時、得取吾金、並獲其息、 二八宜取其一千、予有十千者、 二九因有者將予使有餘、無者並其所有亦奪之、 三十無益僕、可投外暗獄、在彼將有哀哭切齒聲、言此、復呼曰、凡有耳者為聽用、宜聽之、 三一當人子皇赫、偕諸天神至、御榮位、 三二萬民集其前、遂區別之、猶牧者別綿羊離山羊、 三三置綿羊於右、山羊於左、 三四時君向右者曰、被我父寵者、可前、繼享天國、乃造世初為爾備者、 三五因曩我饑、爾食我、渴爾飲我、為旅爾館我、 三六裸爾衣我、病爾顧我、在獄爾視我、 三七義者應曰、吾主我何時見爾饑食爾、渴飲爾、 三八何時見爾旅館爾、裸衣爾、 三九何時見爾病及在獄、顧視爾、 四十君必謂之曰、我誠告爾、因爾行此於我斯至微弟兄之一、卽行於我、 四一又向左者曰、盡被斥者、速離我、可入永火、乃為魔及其役備者、 四二因我饑爾不食我、渴爾不飲我、 四三為旅爾不館我、裸爾不衣我、病及在獄爾不顧視我、 四四惡者亦應曰、吾主、我何時見爾饑或渴或旅或裸或病及在獄、而不奉事爾、 四五君必謂之曰、我誠告爾、因爾不行斯於此至微之一、卽不行於我、 四六惡者遂入永苦、義者遂往常生、

第二十六章
一伊伊穌斯此言旣竟、謂宗徒曰、 二爾知越二日、乃葩斯哈、人子卽見賣、釘於刑架、 三時司祭首學士族長、咸集司祭首名喀伊阿發院、 四共議以詭謀執伊伊穌斯而殺之、 五且曰、惟瞻禮期不可、恐民生亂、 六主在微發尼亞、號癩者西孟家時、 七有婦以石瓶盛至貴膏、就主席閒、以膏沃其首、 八宗徒見而慍之曰、惡用此糜費為、 九此膏可鬻多金以濟貧、 十主鑒其意謂之曰、何擾此婦、婦行於我者、善也、 十一因貧者爾常偕、惟我爾不常有、 十二婦沃此膏於我體、乃先備我殮葬、 十三誠告爾、普天之下、無論何處傳此福音、亦必述婦所行以為記、 十四時十二徒之一、伊斯喀利爾沃特人、伊屋達詣司祭首等、 十五曰、爾欲予我幾何、我以彼付爾、遂許銀三十圓、 十六自是、伊屋達尋機賣之、 十七除酵禮首日、宗徒就伊伊穌斯曰、欲我何處為爾備葩斯哈、 十八主曰、爾入城見某、語之曰、師云、我時邇、將偕門徒守葩斯哈於爾家、 十九門徒如命行、遂備葩斯哈、 二十旣暮、主偕十二徒席臥、 二一食閒、主曰、誠告爾、爾中一人將賣我、 二二衆憂甚、以次爭問曰、是我乎、 二三主曰、偕我蘸手於盂、卽賣我者、 二四夫人子將逝、如經載、但賣人子者有禍、伊不誕生實幸、 二五時賣主之伊屋達、亦曰、吾師、是我乎、主曰、爾自言之、 二六食閒、主取酵麫餅、祝福、擘分予宗徒曰、取、食、斯乃我體、 二七又取爵讚揚、予之曰、爾徧飲之、 二八此乃我新遺詔血、為衆流者、致得罪赦、 二九吾語爾、自今、至偕爾飲新酒於吾父國日、我不復飲此蒲萄汁、 三十乃歌詠往青果山、 三一時主謂宗徒曰、此夜、爾衆皆受惑、應聖經載曰、我擊牧者、羣羊則散、 三二至我復活後、必遇爾在戛利列亞、 三三撇特爾對曰、衆雖受惑、我終不惑、 三四主曰、誠告爾、此夜鷄未鳴先、爾將三背我、 三五對曰、我願偕爾亡、必不背、衆宗徒言亦如之、 三六旋主偕宗徒至村、名耶格福西瑪尼亞、謂之曰、爾曹坐此、俟我進前祈禱、 三七遂攜撇特爾、及捷韋曡乙二子往、自憂悶悲哀、 三八語之曰、我心憂甚、瀕死矣、爾等居此、同我儆醒、 三九主稍進前、俯伏祈禱曰、吾父、求斯爵或可過而不到我、然非從我、乃從爾欲、 四十囘就宗徒、見其皆寐、謂撇特爾曰、爾等如是片時偕我儆醒、亦不能乎、 四一宜醒且禱、免陷誘感、神靈毅而形體疲、 四二復進禱曰、吾父、若斯爵不能過我、謂吾弗能不飲、則願爾旨得成、 四三旋囘、見宗徒復寐、以其目倦、 四四置之、復往、三進禱、言亦如之、 四五後就宗徒、向之曰、爾尚寐且安、我時已邇、人子卽被付惡人手、 四六起、偕行、賣我者近矣、 四七言未旣、倐十二徒之一、名伊屋達、偕衆執梃與刃、奉司祭首族長命來、 四八初賣主者私約號曰、我接吻者是、可執之、 四九至是、卽就伊伊穌斯曰、拉爾微、福安、遂與接吻、 五十主曰、吾友、何為至此、時衆進執伊伊穌斯、 五一偕主者一人倏伸手拔刃、擊司祭首僕、削其耳、 五二主謂之曰、斂爾刃入匣、凡試刃者、必以刃亡、 五三抑爾思我不能立祈吾父、遣十二營有餘天神護我、 五四若然、則經云、此事必有、何以得應、 五五遂語衆曰、爾以梃與刃、來執我、若捕寇然、我日偕爾於堂教誨、爾不執我、 五六蓋此事、皆應先知所載、時諸門徒置之而奔、 五七執伊伊穌斯者、曳至司祭首喀伊阿發所、學士族長在彼已集、 五八撇特爾遠躡主、至司祭首院、入與僕坐、欲觀其竟、 五九司祭首族長及全公會求妄證者、為攻伊伊穌斯致死、 六十而弗得、雖多妄證者至、亦未得、已而有二妄證者至、 六一曰、此人曾言、能毀主堂、三日復建之、 六二司祭首起、問伊伊穌斯曰、爾何無所答、此人攻爾之證、爾未聞歟、 六三主默然、司祭首曰、因永生天主名、我令爾告我儕、爾果天主子、合利爾斯托斯否、 六四主曰、爾之言然、吾且語爾等、嗣爾將見人子坐握大權者右、乘天雲來、 六五司祭首卽自裂衣、語衆曰、謗主、何用他證、今爾親聞其謗主、 六六爾等意如何、僉曰、應死、 六七衆遂唾其面、掌擊之、有手批其頰者、 六八曰、合利爾斯托斯、試謂擊爾者誰、 六九撇特爾坐院中、有婢女前曰、爾亦偕戛利列亞之伊伊穌斯者、 七十撇特爾當衆前、諱曰、我不知爾言何、 七一旣離衆、至院門、又一婢見之、語衆曰、此亦偕那作雷爾伊伊穌斯者、 七二撇特爾復諱、且誓曰、不識其人、 七三頃之、旁立者進語撇特爾曰、爾誠其黨、爾方言明顯、 七四撇特爾祝且誓曰、實不識其人、鷄卽鳴、 七五撇特爾憶主言、鷄未鳴先、爾將三背我、乃出痛哭、

第二十七章
一詰朝、司祭首族長等會議、計殺伊伊穌斯、 二乃繫曳之、解予總領彭提乙批拉特、 三時賣主之伊屋達、見伊伊穌斯定罪、則懊悔、反銀三十圓、予司祭首族長等、 四曰、賣無辜血、我有罪、僉曰、於我何與、爾宜先明之、 五伊屋達擲銀錢於堂退而自縊、 六司祭首等取其銀錢、相語曰、此乃血價、貯堂庫非宜、 七遂共議將此銀錢、購陶人田、瘞旅者、 八其田至今稱血田、 九是以應先知耶列爾密亞言曰、我取三十銀錢、蓋被估者價、卽伊斯拉爾伊利嗣所估者、 十而伊等用之購陶人田、如主默示我云、 十一伊伊穌斯立總領前、總領問曰、爾實伊屋曡亞國王乎、主曰、爾之言然、 十二司祭首族長等、誣訟伊伊穌斯時、主默不答、 十三批拉特曰、人訟爾如此、爾未聞乎、 十四主仍不措一詞、致總領甚奇之、 十五葩斯哈禮期、總領依俗釋一囚、任衆所欲、 十六時有著名惡囚、瓦拉爾瓦、 十七衆旣集、批拉特謂伊等曰、爾欲我釋誰、瓦拉爾瓦、抑伊伊穌斯、稱合利爾斯托斯者、 十八蓋知人因嫉解主、 十九總領坐堂時、其妻使人謂之曰、愼毋有何行於此義人、蓋我夢中不勝為之受苦、 二十然司祭首族長等唆衆、竟求釋瓦拉爾瓦、殺伊伊穌斯、 二一總領謂衆曰、二人中、欲我釋誰、僉曰、瓦拉爾瓦、 二二批拉特曰、然則伊伊穌斯、稱合利爾斯托斯者、吾何處之、僉呼釘之、 二三總領曰、彼行何惡、衆愈呼釘之、 二四批拉特見救計不行、且衆亂滋甚、乃取水於衆前盥手、曰、流此義人血、非我罪、爾曹自籌之、 二五衆對曰、其血歸我儕、及我儕子孫、 二六由是、釋瓦拉爾瓦、鞭伊伊穌斯、付之、釘於刑架、 二七時總領之卒、攜伊伊穌斯至公廨、召集全營、就之、 二八褫其衣、衣以赭衣、 二九編棘冠、冠其首、又置籐於其右手、衆皆跪其前、戲曰、康安、伊屋曡亞國王、 三十遂唾之、取籐擊其首、 三一戲畢、褫其赭衣、衣故衣、曳往刑之、 三二途閒、遇耶克利爾涅亞人、名西孟、强其代負刑架、 三三行至一地、名國勒國發、譯卽額顱處、 三四以醋和膽、飲之、主嘗而不欲飲、 三五刑卒鬮分主衣、 三六坐守之、 三七置橫額於主首之上、標其罪曰、是、乃伊伊穌斯、伊屋曡亞國王、 三八時刑釘二盜、一於主右、一於主左、 三九過者詬之、搖首、 四十曰、毀聖堂三日建之者、今宜自救、爾若天主子、可由刑架下、 四一司祭首族長學士等、亦如是詬之、曰、 四二彼救他人、自救則不能、若為伊斯拉爾伊利國王、今可由刑架下、我卽信之、 四三彼恃望天主、若天主悅之、今試拯之、因彼嘗曰、我乃天主子、 四四同釘之盜亦詬之、 四五自晝第六時至第九時、徧地晦冥、 四六約第九時、主大呼曰、伊利伊利拉瑪薩瓦合發尼、譯卽我主我主、何遺我、 四七旁立數人聞之曰、彼呼伊利亞、 四八其中一人疾走、取海絨漬醯束籐飲之、 四九餘人曰、姑聽之、試觀伊利亞來救否、 五十主復大呼、氣遂絕、 五一倏堂幔自上至下分裂為二、地震石裂、 五二墓啟、旣逝之聖、其身多復起、 五三出墓、乃於主復活後、入聖京見示多人、 五四時百夫長及同守伊伊穌斯者、見地震與所歷事、懼甚曰、此誠天主子、 五五有多婦、乃由戛利列亞從而事伊伊穌斯者、亦在彼遠視、 五六中有瑪格達利那之瑪利爾亞、亞适烏、及伊沃西亞母瑪利爾亞並捷韋曡乙子之母、 五七旣暮、有阿利爾瑪斐亞富人、名伊沃西福亦嘗從學於主者至、 五八入見批拉特、求伊伊穌斯屍、批拉特命予之、 五九伊沃西福取屍、裹以潔淨枲布、 六十置於己磐中所鑿新墓、轉大石於墓門而去、 六一其號瑪格達利那之瑪利爾亞、及別一瑪利爾亞亦在彼對墓坐、 六二翌日、卽備葩斯哈之次日、司祭首發利爾些乙等集、見批拉特、 六三曰、使君、我儕憶彼欺惑者生時嘗曰、三日後必復活、 六四是以請命、固守其塋、終三日、恐其徒夜竊之、而傳民以復活、則後謬益甚於先、 六五批拉特謂之曰、予爾守兵往、任爾意固守之、 六六伊遂往、印封其石、設兵於塋、

第二十八章
一逾穌博他第一日黎明時、號瑪格達利那之瑪利爾亞及別一瑪利爾亞至、欲觀其塋、 二且地先大震、因有天神降、移墓門石、坐其上、 三容光如電、衣白如雪、 四守者見之、戰懼幾如死、 五天神謂婦曰、毋懼、我知爾尋被釘之伊伊穌斯、 六彼不在此、已復活、如其曾言、可前觀主僵處、 七且速往告其徒、言彼由死復活、先爾往戛利列亞、在彼能見之、我已盡言矣、 八婦疾出墓、懼且甚喜、趨報宗徒、往報時、 九伊伊穌斯遇之曰、慶哉、婦前抱其足拜之、 十主曰、毋懼、歸報我弟兄、使往戛利列亞、在彼得見我、 十一婦去時、有數守墓者入城、以諸蹟報司祭首等、 十二彼與族長集議、以多金予兵、 十三曰、爾可云、我儕正眠、彼徒夜竊其軀、 十四儻聞於總領、我儕卽勸之、使爾無虞、 十五兵受賄如所屬行、於是此言徧傳伊屋曡亞國中至今、 十六宗徒十有一人、往戛利列亞至伊伊穌斯所諭山、 十七旣見伊伊穌斯則拜之、然猶有疑者、 十八主前就謂之曰、天地諸權、已予我、 十九爾往傳教萬民、並因父及子及聖神名授洗、 二十教令衆庶守我所命爾者、且我常偕爾至世末、阿民、

福音經第二冊
謹按
宗徒瑪爾克述
第一章
一天主子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福音其始、 二乃先知所載、我遣我郵使、在爾前、備爾道、 三卽野有聲呼、備主道、直其徑云、 四伊望顯見在野授洗、傳改悔洗禮、俾得罪赦、 五舉伊屋曡亞及耶魯爾薩利木人、咸出就、悉受洗於伊望、在伊沃爾當、各言己罪、 六伊望衣駝氄、束革帶、食則蟬蝗野蜜、 七且宣曰、後我來者、更强於我、我卽鞠躬、解其履之革帶、亦不堪、 八我洗爾於水、而彼將以聖神洗爾、 九時伊伊穌斯、自戛利列亞之那匝列爾特至、從伊望受洗於伊沃爾當、 十當出水、伊望倐見天開、有聖神、形如鴿、臨主頂、 十一自天來聲云、爾乃我愛子、吾慈寵盡蘊爾躬、 十二旣而聖神引伊伊穌斯適野、 十三在彼四旬、曾被薩他那試、與野獸同處、天神奉事之、 十四伊望被囚後、伊伊穌斯至戛利列亞傳天國福音、 十五曰、期已滿、天國邇、宜改悔、誠信福音云、 十六嗣伊伊穌斯經行戛利列亞海濱、見西孟與兄昂德雷爾、施罟於海、蓋漁者、 十七乃謂之曰、從我、我將使爾漁人、 十八遂棄網從之、 十九進數武、主見捷韋曡乙子、亞适烏與弟伊望、在舟補網、 二十亦卽召之、伊留其父捷韋曡乙及傭人於舟、遂從主、 二一至喀撇爾那屋木、未幾、遇穌博他日、入會堂教誨、 二二衆奇其訓、因其誨人、不似學士等、乃若操權者、 二三會堂有負魔者、呼曰、 二四止止、那匝列爾特人伊伊穌斯爾與我何與、來滅我等乎、天主之聖者、我知爾之為爾矣、 二五主斥之曰、緘口、由彼出、 二六魔卽播弄其人、狂呼而出、 二七衆駭異相問曰、是何也、何其教令非常、以權命魔、魔卽順之、 二八主聲名遂徧溢戛利列亞、 二九乃出會堂、攜亞适烏伊望、竟詣西孟昂德雷爾家、 三十西孟岳母、時病熱偃卧、衆卽告伊伊穌斯、 三一主至前、執其手、起之、熱卽退、婦遂供事、 三二迨暮、日入時、有攜凡患病及負魔者就主、 三三舉邑集門、 三四伊伊穌斯醫衆雜證、且驅多魔、並不許魔言識己為合利爾斯托斯、 三五昧爽、主起出、往靜處祈禱、 三六西孟等咸趨跡之、 三七旣遇、曰、衆皆覓爾、 三八主曰、我儕可往附近鄉邑傳宣、蓋我來原為是、 三九乃於戛利列亞徧處會堂傳宣、且驅魔、 四十有癩者就主伏跪求曰、爾肯、必能潔我、 四一主憫、伸手撫之曰、肯、可潔、 四二甫言、癩除、其人潔、 四三遂令歸、嚴戒之、 四四曰、愼毋告人、但往令司祭察之、並為己潔、獻摩伊些乙所命祭、為衆證、 四五其人往、廣宣而播揚其事、致主不得昭然入城、爰居郭靜處、人自四方就之、

第二章
一越數日、伊伊穌斯復入喀撇爾那屋木、相聞主在室、 二衆旋集、至門外無隙地、主為之講道、 三適四人舁癱者來、 四因人衆不得進前、乃撤主所在屋蓋為穴、牀薦癱者縋下、 五主見伊等信、乃謂癱者曰、小子、爾罪赦矣、 六中有數學士在座、臆度曰、 七斯人何謗主若是、天主外孰能赦罪、 八主卽心知其意、謂之曰、爾何如此臆度、 九夫向癱者言爾罪赦、或言起取爾牀行、孰易、 十但令爾知人子在地、有赦罪權、遂語癱者曰、 十一我命爾起、自負爾牀歸、 十二其人卽起、於衆前負牀出、致衆奇之、歸榮天主、曰、從未見若是、 十三主復適海、衆就、主誨之、 十四由是徐行、見阿勒斐子列微、坐稅關、命之曰、從我、彼遂起而從、 十五主席卧列微家時、諸稅吏及罪人、偕主與門徒同食、因從主者甚衆、 十六學士及發利爾些乙等、見伊伊穌斯與稅吏罪人共食、語主門徒曰、彼胡與稅吏罪人同飲食、 十七主聞之曰、康健者不需醫士、負病者需之、我來、非召義人、乃召罪人改悔、 十八因伊望徒、發利爾些乙門人、皆守齋、或就主曰、伊望及發利爾些乙門人皆守齋、爾門徒何不齋、 十九主曰、新婚者在堂、賀客安用守齋、蓋新婚者尚在、彼不可守齋、 二十有日將至、新婚者從彼中被奪、是日必守齋、 二一未有補舊衣用新布者、不然、則所補新布、反壞舊衣、而綻尤甚、 二二未有盛新酒用舊革囊者、不然、則新酒裂舊囊、酒漏囊亦敗、故新酒必盛新囊、 二三遇穌博他主經禾田、門徒行際、摘穗、 二四發利爾些乙人謂主曰、觀彼於穌博他、何為所不當為者、 二五主曰、豈爾未讀昔達微德及從人乏而饑時所為、 二六謂阿微阿發爾為司祭首時、達微德入主堂、食陳設餅、從者亦與、但此餅司祭外皆不應食云、 二七主又曰、為人設穌博他、非為穌博他造人、 二八是以人子亦為穌博他主、

第三章
一主復入會堂、適有枯一手者、 二衆窺伺其於穌博他醫之否、意欲罪之、 三主命手枯者曰、立於中、 四旋語衆曰、穌博他日、行善行惡、救生殺生、孰宜、衆默然、 五主怒目環視、憂衆心殘忍、語其人曰、伸爾手、彼伸、卽愈如他手、 六發利爾些乙等遂出、與伊羅爾德黨、共謀何以害伊伊穌斯、 七而主偕徒適海、時由戛利列亞、伊屋曡亞、 八耶魯爾薩利木、伊督哶亞、伊沃爾當左、各方、廣衆悉隨之、又有提爾西東人、聞主所行、亦多就、 九是以主命其徒備扁舟待、免衆擁己、 十因主醫人甚多、至有疾者咸逼近、爭踰而覆其身、為得捫之、 十一且魔甫見主、皆伏其前、呼曰、爾乃天主子、 十二而主嚴戒、毋致衆識己、 十三嗣主登山、隨所欲召、而其人卽至、 十四爰立宗徒十有二、為常偕己、備遣傳教、 十五且有醫病驅魔權、 十六曰西孟、命名撇特爾、 十七並捷韋曡乙子、亞适烏、與弟伊望、此二人命名倭阿涅爾耶格斯、譯卽雷子、 十八又有昂德雷爾、肥利普、瓦爾佛羅梅、瑪特斐、佛瑪、阿勒斐子、亞适烏、發曡乙、喀那人、西孟、 十九及賣主之伊斯喀利爾沃特人、伊屋達、 二十主入室、衆復集、致伊等不遑食、 二一戚舊聞之、則往、意欲援接主、因人言彼病狂、 二二乃來自耶魯爾薩利木學士、則曰、彼為韋利捷屋勒憑者、又曰、以魔魁驅魔、 二三主呼之來、設喩曰、薩他那何忍逐薩他那、 二四若國自分爭、則此國無以立、 二五若家自分爭、則此家無以立、 二六使薩他那自攻分黨、則亦不能立、其終至矣、 二七人能入勇士室、若不先縛、不能刼其家貲、必縛後方能刼之、 二八誠告爾、凡犯無論何罪、何謗讟、其人可赦、 二九惟謗讟聖神、其罪永不得赦、必置之永審、 三十言此、因人言其為魔憑、 三一時伊伊穌斯母及弟兄來、外立、遣人呼之、 三二衆環主坐、或謂曰、爾母及弟兄姊妹在外尋爾、 三三主曰、孰為我母我弟兄、 三四遂環顧在座者曰、是、卽我母我弟兄、 三五因遵天主旨者、乃我弟兄姊妹及母、

第四章
一主復於海濱教誨、廣衆就之、致主登舟浮海坐、衆傍海岸立、 二主乃多端設喩教之、其訓曰、 三聽之哉、有播種者出播種、 四播時、有遺道旁者、飛鳥至而盡啄、 五有遺磽地土薄處者、發萌乃速、因入土不深、 六日曝苗焦、且因無根而盡槁、 七有遺棘中者、棘起蔽之、而種不結實、 八有遺沃壤者、則結實、其實發而長而成、或三十倍、或六十倍、或百倍、 九又曰、凡有耳者為聽用、宜聽之、 十衆散後、從主者與十二徒、問設譬意、 十一主喻之曰、天國奧密、予爾知、若彼外人、則悉以譬言、 十二致彼目親視而不明、耳親聞而不悟、乃憚於遷改而得罪赦、 十三又曰、豈爾亦未達斯譬、焉識衆譬、 十四播種者、播言、 十五播道旁者、指受播言人、甫聆納、薩他那卽至、奪其播於心者、 十六播磽地者、亦指人聽教言卽喜受、 十七惟內無根、浮泛不定、及為教故、遇艱難窘逐、遂背棄、 十八播棘中者、指聽教言人、 十九而雜斯世憧擾貨財炫飾、及他嗜慾、入其心、蔽其言、言乃不結實、 二十播沃壤者、指人聽教言、受之而結實、有三十倍、六十倍、百倍、 二一又曰、人執鐙來、為覆器下、抑置牀下、豈非為置檠上、 二二未有隱而不顯、藏而不露者、 二三凡有耳者為聽用、宜聽之、 二四又謂之曰、愼誌爾所聽、爾度人若何、則見度亦如之、且爾聽者、必獲加賞、 二五蓋有者將予之、無者、並其自有亦奪之、 二六又曰、天國猶人播種於地、 二七晝夜寢興、至種萌且長、其人不知其所以然、 二八蓋地自生物、始而苗、繼而穗、終而成、 二九穀旣熟、用鐮、因穫時至、 三十又曰、我儕何以比天國、將何譬之、 三一譬芥子、播於地時、為百種至微、 三二旣播而發、大於諸蔬、生莖、而長巨歧、飛鳥能棲其蔭、 三三主設喩訓衆、多類此、皆依民器識所容聽、 三四非譬不語、但燕居時、悉予門徒解之、 三五當日暮、謂宗徒曰、我儕可濟彼岸、 三六宗徒遂辭衆、乘主舟偕往、他舟隨之、 三七忽颶風起、浪打舟、水入將滿、 三八主於舟尾、枕而寢、宗徒請之曰、師乎、我儕將胥溺、爾竟不顧、 三九主醒、遂斥風、且命海曰、宜默而靖、風浪驟止、立獲極靖、 四十乃語宗徒曰、奚恐懼若是、爾何無信、 四一衆甚驚駭、相謂曰、斯何人、風與海亦順之、

第五章
一遂濟彼岸、泊戛達拉爾、 二主離舟、乃遇負魔者、自墓出、 三其人素居塜、人以鐵索繫之、亦不能制、 四因屢以鐵鐶鐵索拘之、彼乃斷鐶與索、終無能制者、 五日夜恆在塜、及在山呼號、且身觸石、 六其人遙見伊伊穌斯趨而拜、 七大呼曰、至上主子伊伊穌斯、爾與我何與、賴天主名、懇爾莫苦我、 八是因主已命曰、魔乎、離其人、 九乃問曰、爾何名、魔對曰、我名營、因吾儕甚多、 十且衆魔懇毋逐出此地、 十一是處適有大羣豕、方食於山、 十二衆魔求曰、容我入豕羣、 十三主卽許之、魔遂離人、入豕羣、其數約二千、皆突落山坡、投海悉溺、 十四牧者奔告村邑、衆出特視之、 十五就主、見先為魔營憑者坐而衣、衣自若、懼甚、 十六時見者、以負魔所遇、及羣豕事告之、 十七衆遂求主出其境、 十八主登舟時、先患魔者、求與偕、 十九主弗許、命之曰、歸爾親屬、以天主施行於爾、卽矜恤爾事、告之、 二十其人乃往、徧曡喀坡利言伊伊穌斯如何施行於己、衆奇甚、 二一主乘舟、復濟彼岸、時衆集就、主尚在海濱、 二二適有宰會堂之一、名伊阿伊爾來見主、卽伏足前、 二三懇曰、我女將死、請往撫之、彼必得愈而生、 二四主遂往、衆隨從擁擠、 二五適有婦、患血漏十二年、 二六曾為多醫所苦、盡耗其貲、不見痊而勢轉劇、 二七聞及伊伊穌斯、乃雜衆中就之、自後竊捫其衣、 二八因自念第捫其衣必愈、 二九血漏果止、立覺夙疾已瘳、 三十主覺異能由己出、乃顧衆曰、誰捫我衣、 三一門徒曰、爾不見衆擁擠爾如是、乃問誰捫我、 三二主環視、欲見為此者、 三三婦覺身所獲、遂戰懼、來伏主前、悉實告、 三四主曰、女、爾信愈爾、可安然歸、願爾疾瘳、 三五言時、有自宰會堂家來者、報曰、爾女亡矣、何勞師往、 三六主聞斯言、卽謂宰會堂者曰、毋懼、惟宜信、 三七遂於撇特爾、亞适烏、及弟伊望外、不許他人偕行、 三八至宰會堂者家、見紛擾號泣不勝、 三九乃入、謂伊等曰、胡號泣、女非死、乃寢、 四十衆哂之、主遣衆出、與女父母、及從者、入女臥室、 四一執女手曰、他利發、庫密、譯卽女、我命爾起、 四二女卽起、且行、因其年十有二、見者不勝駭異、 四三主嚴戒、毋令人知、旣而命予女食、

第六章
一主離彼、歸故鄉、門徒偕至、 二適穌博他、主於會堂教誨、衆聽者多有奇之、曰、斯從何處得、上賦智慧何其大、何如此奇能、竟行自其手、 三此非木工、非瑪利爾亞子、非亞适烏、伊沃西亞、伊屋達、西孟弟、其姊、非與我比鄰乎、遂疑而不服、 四主謂伊等曰、尊敬先知者、至少、莫如故鄉宗族室家、 五故在彼不克行異事、惟手撫數病人醫之、 六且怪其人不信、嗣巡行諸鄉教誨、 七乃召十二徒、耦遣之、賜權制魔、 八命杖外、毋攜一切、至毋袋、毋糧、毋橐金、 九惟著常履、毋衣二衣、 十又命之曰、至處、無論入何家、則居之、直至去彼他往時、 十一有不欵接爾、不聽爾者、離彼時、拂去足塵、為之證、誠告爾、審判日、莎多木國摩拉爾刑、較斯邑猶易受、 十二衆徒遂往、傳改悔道、 十三驅諸魔、膏傅諸病者、醫之、 十四時伊伊穌斯聲名已廣被、伊羅爾德王聞之、曰、此乃授洗伊望、由死復活、故建此異事、 十五或曰、是伊利亞、或曰、是先知、抑猶古先知、 十六伊羅爾德聞之、曰、是我所斬伊望、由死復活、 十七初伊羅爾德遣人執伊望繫獄、為其弟肥利普妻伊羅爾底亞達故、蓋王娶之、 十八而伊望諫曰、爾納弟妻非宜、 十九故伊羅爾底亞達怨怒伊望、尋隙殺之而弗得、 二十因伊羅爾德深知伊義且聖、故敬畏而護之、尊其訓、多所行、每欣然於聞、 二一適遇其機、卽伊羅爾德誕辰、大肆筵、宴諸大夫、並千夫長及戛利列亞尊者、 二二時伊羅爾底亞達女、入舞、致伊羅爾德及同席者、甚喜、王謂女曰、爾隨欲求、我必予、 二三且矢曰、爾求卽國半、我亦予爾、 二四女退、問母曰、當何求、母曰、授洗伊望首、 二五女亟入、見王、請曰、我欲授洗伊望首、置盤上、卽時賜我、 二六王甚憂、然旣誓、又因同席者在、不欲推諉、 二七乃遣獄卒、命取伊望首、 二八卒卽往、斬之於獄、取首盛盤予女、女轉付母、 二九伊望徒聞此、遂至、取屍葬於墓、 三十宗徒集就主、悉以所行所教復之、 三一主曰、爾曹在靜處、憇片時、蓋往來者衆、致伊等不遑食、 三二宗徒乃乘舟、自往靜處、 三三衆見其往、多有識主者、且有從諸邑徒行、趨於其所往、先至、集待之、 三四主出、見衆而憫、因其猶羊無牧、遂多教之、 三五至日旰宗徒就曰、此乃曠野、日已旰、 三六請辭衆、便其往村落市餅、因衆無所食、 三七主曰、爾可予之食、對曰、然則我儕以金二百圓、往市餅、予之食、 三八主問曰、爾有餅幾何、且往觀之、旣往觀、復之曰、五餅二魚、 三九遂命宗徒使衆列坐青草閒、 四十衆乃列坐、隊百人、或五十、 四一主取五餅二魚、仰天讚揚、擘而分餅予宗徒、使陳衆前、二魚亦分予衆、 四二皆食而飽、 四三拾其餘餅及賸魚、盈十二筐、 四四食者約五千、 四五主卽廹令宗徒登舟、先往彼岸、泊於微福薩伊達、己欲辭衆後行、 四六迨辭衆、爰往山中祈禱、 四七旣暮、舟在海中、惟主在岸、 四八見宗徒鼓擢甚苦、因風逆、時約四更、己履海就彼、意欲越之、 四九宗徒見主履海、以為怪異而呼、 五十因衆見之而懼、主卽與言、謂之曰、安爾心、是我、毋懼、 五一遂登舟、風息、衆心驚訝、不勝奇異、 五二因前分餅事、未測其奧、心頑故、 五三旣濟、至耶格尼薩列爾特地、泊岸、 五四下舟後土人卽識之、 五五遂馳告附近、乃有牀舁病者、聞伊伊穌斯所在、徧就之、 五六凡主入或鄉、或邑、或村、皆置病者於市、第求許捫主衣邊、捫者無不獲愈、

第七章
一自耶魯爾薩利木來之發利爾些乙及數學士集就伊伊穌斯、 二見其數門徒不潔、卽未盥手食、腹非之、 三因發利爾些乙及伊屋曡亞士庶、咸依古俗、未盥手弗食、 四又自市歸、未洗濯弗食、且所守更有多端、若杯爵銅器牀亦洗、 五於是發利爾些乙及學士等問主曰、爾門徒何不遵古俗、手未盥而食、 六主曰伊薩伊亞預言、指爾係偽善者誠是、其載曰此民口則敬我、心則遠我、 七然以人所教所命傳人、是徒敬我云、 八因爾曹棄天主誡、而守人遺傳、卽洗杯爵等、類此行甚多、 九又謂之曰、廢天主誡、為執爾遺傳善乎、 十昔摩伊些乙曰、孝敬爾父母、又曰、詈父母必處死、 十一惟爾則曰、若人對父母云、親需於我之物适爾望、譯卽已獻主則可、 十二可知爾不許人奉事厥父母、 十三乃故廢天主誡命、特守爾立遺傳、爾行多類此、 十四主乃呼衆曰、宜聽而悟、 十五自外入人者、不能汚人、自其內出者、乃能汚人、 十六凡有耳者為聽用、宜聽之、 十七主離衆入室時、門徒問斯譬、 十八主曰、爾亦駑鈍至此、豈不知自外入人者、不能汚人、 十九因入非於心、乃於腹、出而下、則因之別滓穢與食物、 二十續曰、由人內出者能汚人、 二一蓋自其內卽由心出、如惡念、姦淫、苟合、兇殺、 二二偸盜、貪婪、惡毒、詭騙、蕩肆、嫉視、謗主、驕傲、狂悖、 二三凡此惡行、皆由內出、是汚人、 二四主離彼至提爾西東境、入一室、弗欲人知而不得隱、 二五因有婦其女患魔、聞伊伊穌斯名來伏其足前、 二六其婦乃外族西羅爾肥尼伊克亞人、求主驅魔離其女、 二七主謂之曰、容兒曹食飽、若先取兒曹餅投狗非宜、 二八婦對曰、主言誠然、第兒曹几下遺屑、狗亦得食、 二九主謂之曰、歸、卽因此言、魔離爾女、 三十婦歸、見魔已出而女偃息卧具、 三一主復去提爾西東境、經曡喀坡利至戛利列亞海、 三二有攜聾而口吃者、就主求手撫、 三三主引之離衆至傍、以指探其耳、唾而捫其舌、 三四抑天歎語之曰、耶發發、譯卽開、 三五其耳卽聰、口吃卽啟而言清、 三六主戒彼衆毋告人、然益戒而益播揚、 三七衆不勝驚異曰、其為皆善、使聾者聽、啞者言、

第八章
一當日廣衆雲集而乏食、伊伊穌斯召宗徒曰、 二我憫衆偕我已三日、今乏食、 三儻使饑旋、恐途閒憊、因有遠來者、 四宗徒對曰、此曠野、何由得餅飽之、 五主問曰、爾有餅幾何、對曰、七、 六主命衆卧地、取七餅讚揚後、擘而予宗徒、使散於衆、因散之、 七又有些須小魚、主降福後、亦使陳之、 八皆食而飽、拾餘屑七筥、 九食者約四千、主乃使衆散、 十遂與宗徒登舟、至達勒瑪砮發境、 十一有發利爾些乙等出詰之、求從天奇蹟、欲試伊伊穌斯、 十二主心中太息曰、此代胡求奇蹟、誠告爾、不以奇蹟予此代必矣、 十三於是置之、復登舟往彼岸、 十四門徒忘攜餅、至舟中惟一餅、 十五主戒伊等曰、謹防發利爾些乙酵、與伊羅爾德酵、 十六門徒相議曰、是殆為忘攜餅、 十七主知之曰、曷以忘攜餅議、爾猶未知未悟、而心尚頑耶、 十八爾有目不能視、有耳不能聽、亦不憶乎、 十九我擘五餅分五千人、爾拾餘屑盈幾筐、對曰、十二、 二十又七餅分四千人、爾拾餘屑盈幾筥、對曰、七、 二一遂語之曰、何尚不悟、 二二至微福薩伊達有攜瞽就主求捫之、 二三主執瞽者手、攜出鄉外、唾其目、手撫之、問其有所見否、 二四瞽者開視曰、我見行人若樹、 二五復撫其目使其視、遂得愈、明察庶物、 二六遣歸、戒曰、毋入此村、亦毋告此村人、 二七主與門徒往肥利普之耶克薩利爾亞諸鄉、途閒問門徒曰、人以我為誰、 二八對曰、或以為授洗伊望或以為伊利亞、或以為先知之一、 二九主問曰、至爾曹以我為誰、撇特爾曰、爾乃合利爾斯托斯、 三十主戒宗徒毋以之告人、 三一乃教之曰、人子必至受多苦、為長老司祭首學士等所棄、且見殺、而第三日復活、 三二主且明言此、然撇特爾就而駮之、 三三主顧門徒斥撇特爾曰、薩他那退、因爾不體天主意、乃人情、 三四遂召衆及門徒曰、欲從我者、當克己、負己十字架從我、 三五凡欲保全其命者、反喪之、為我及福音致命者、必保全之、 三六蓋天下歸己而失靈者有何益、 三七抑將以何贖己靈、 三八因於此好淫喜惡之代、恥我及恥我言者、人子承父榮、偕天神臨時、亦必恥其人、

第九章
一又謂伊等曰、誠告爾、立此有數人、未死先、克見天國顯德臨、 二越六日、伊伊穌斯惟攜撇特爾亞适烏伊望、率之登高山、於其前忽易己容、 三其衣燦爛、皎白如雪、世漂工之巧、亦不能潔白若是、 四倏伊利亞及摩伊些乙共見、與伊伊穌斯晤語、 五時撇特爾謂主曰、拉爾微、我儕在此善矣、容我建三廬、一為爾、一為摩伊些乙、一為伊利亞、 六因不自知復云何、蓋宗徒懼甚而心馳、 七適雲見蔽之、有聲自雲出曰、此我愛子、宜聽之、 八宗徒仰視、不見他人、惟伊伊穌斯、 九下山時、主戒之曰、人子未復活先、毋以所見告人、 十宗徒念駐斯語、互詢復活何意、 十一因問主曰、學士等何言伊利亞應先至、 十二主謂之曰、誠然、伊利亞應先至、振興諸事、而人子亦必受多苦、為人辱、誠如聖經指彼所載、 十三然吾語爾、伊利亞已至、而人任意待之、亦如聖經指彼所言、 十四及至門徒所、主見衆環之、學士與辯論、 十五衆見主異甚、趨前加禮、 十六主問學士曰、爾曹與辯論何事、 十七中有一人曰、師、我子為啞魔憑、今攜之就爾、 十八每祟時、傾跌流涎切齒、使枯槁其形、請爾門徒逐之不能除、 十九主曰、噫、不信之代、我偕爾尚有幾時、忍爾尚有幾時、可攜子就我、 二十遂攜至、魔甫見主、卽播弄其子仆地、輾轉流涎、 二一主問其父曰、患此幾時、對曰、自孩時、 二二屢投水火、欲殤吾子、儻爾能少挽憫而助我、 二三主曰、如爾能信雖少、於信者無不能、 二四其父卽垂淚呼曰、主、我信、祈助吾信未足處、 二五主見衆趨集、叱魔曰、啞聾魔、我命爾出、毋許再入、 二六魔號呼播弄之甚、乃出、其子殆若死、致多人謂其子已死、 二七主執其手提之、遂起、 二八主入室時、宗徒竊問曰、何吾儕不能逐之、 二九主曰、非祈禱守齋、此類不能見出、 三十於是去彼、伊等過戛利列亞、主不欲人知、 三一因示宗徒曰、人子將見賣予人被殺、被殺後第三日必復活、 三二然宗徒未達斯語、又弗敢問、 三三至喀撇爾那屋木、在室時、問宗徒曰、爾途閒私議者何、 三四宗徒默然、因途閒爭長、 三五主坐、召十二徒謂曰、欲為先者、當在衆後、為衆役、 三六遂取幼童立衆中、抱之曰、 三七凡因我名、收養如此幼童之一、卽收養我、收養我者、非收養我、實收養遣我者、 三八伊望言於主曰、師、我儕見一人、不從我行、而以爾名驅魔、故禁之、為其不從我行、 三九主曰、毋禁、未有用我名行異事、未幾而輕誹我者、 四十凡不攻爾、皆向爾者、 四一凡因我名、以一杯水飲爾、特以爾為合利爾斯托斯徒、誠告爾、彼必不失賞、 四二凡引此信我幼童陷罪、寧磨繫其人頸投海為益、 四三儻爾一手引爾陷罪、則斷去之、寧殘缺入常生、毋兩手下耶格恩那不滅火處、 四四在彼其蟲不死、其火不滅、 四五儻爾一足引爾陷罪、則斷去之、寧跛足入常生、毋兩足見投耶格恩那不滅火處、 四六在彼其蟲不死、其火不滅、 四七儻爾一目引爾陷罪、則剌之、寧一目進天國、毋兩目見投滿火耶格恩那、 四八在彼其蟲不死、其火不滅、 四九因凡人必以火見鹽、卽祭物、亦必以鹽見鹽、 五十鹽誠善、鹽失鹹、何以復之、爾曹內宜有鹽及相和、乃可、

第十章
一主去彼、經伊沃爾當外、至伊屋曡亞境、衆復集就、主依常教誨伊等、 二發利爾些乙等欲試主、就問曰、人出妻可乎、 三主謂之曰、摩伊些乙戒爾云何、 四對曰、摩伊些乙許寫離書出之、 五主曰、摩伊些乙因爾心頑、故立斯命、 六而造物始、天主造男女、 七故人離父母、 八膠漆其妻、二人成為一體、至不復為二、而成一體、 九可知天主偶者、人不可分之、 十在室時、宗徒復問此事、 十一主曰、凡棄妻他娶、淫行、 十二妻棄夫他適、亦淫行、 十三有攜幼童就主求撫、而宗徒禁攜之者、 十四主見之、慍而謂曰、容兒曹就我、毋禁、因天國實屬如是人、 十五誠告爾、凡受天國、不如幼童者、不得入、 十六乃一一抱之、手撫而降福、 十七主起程時、有人趨前跪問曰、至善師、我當何為、得常生、 十八主曰、胡以至善稱我、至善者、獨一天主、 十九夫諸誡爾所知、毋行淫、毋殺人、毋偸盗、毋妄證、毋欺侮、孝敬爾父母、 二十對曰、師、此諸誡、我自幼盡守、 二一主視之愛其人、謂之曰、爾猶虧一、可往鬻所有濟貧、則必得財於天、且來負十字架從我、 二二其人聞言色沮、愀然而去、貲厚故、 二三主環視謂衆徒曰、有財者、入天國誠難、 二四衆徒因其言而驚異、主乃續曰、小子哉、惟恃財者、入天國良難、 二五駝穿鍼孔、較富人入天國猶易、 二六衆徒益驚異、相謂曰、然則誰能得救、 二七主目之曰、人力固不能、非天主力可比、因天主無不能、 二八撇特爾請曰、我儕舍一切從爾、 二九主曰、誠告爾、凡人因我及福音、舍屋宇、弟兄、姊妹、父母、妻子、田疇、 三十今世卽有窘廹艱難候、未有較屋宇弟兄姊妹父母子女田疇、而不獲百倍、及來世不得常生者、 三一然先者多將為後、後者將為先、 三二途間往耶魯爾薩利木時、主前行、衆徒從、心鬰不安、主召十二徒、復言己將遇之事、曰、 三三我儕向耶魯爾薩利木、人子將見賣予司祭首學士等、彼將定以死罪、解予異邦人、 三四凌辱之、鞭扑之、唾之、殺之、而第三日復活、 三五捷韋曡乙子、亞适烏伊望、就主曰、師、我儕有求於爾、願爾成之、 三六主曰、爾欲我何為、 三七對曰、於爾榮、准我儕坐於爾一右一左、 三八主曰、爾求者自不知、我飲之爵、爾能飲乎、我受之洗、爾能受乎、 三九對曰、能、主曰、我飲之爵、爾將飲、我受之洗、爾將受、 四十但坐我左右、非我得予、有備位予膺受者、 四一十徒聞之、慍亞适烏伊望、 四二主召之曰、萬民稱為君者、隨欲主民、而其為大者、亦以權臨民、爾所知、 四三至爾曹則不可若是、爾中欲為大者、必使自為爾役、 四四欲為首者、必使自為衆僕、 四五因人子至、亦非役人、乃役於人、且舍生為多人贖、 四六乃入耶利爾鴻、迨主與門徒及大衆出城時、有瞽名瓦爾提梅、係伊格梅子、坐乞道旁、 四七聞那匝列爾特人伊伊穌斯至、呼曰、伊伊穌斯、達微德裔、矜憐我、 四八衆令默、彼愈呼曰、達微德裔、矜憐我、 四九主止、令人召之、遂召瞽者曰、速起、呼爾、 五十瞽者棄外衣、起就主、 五一主問曰、爾於我何求、瞽者對曰、拉爾屋尼、我欲得見、 五二主曰、往哉、爾信、愈爾、遂得見、亦隨主於道、

第十一章
一近耶魯爾薩利木至微發伊格亞及微發尼亞依青果山下、主遣二宗徒、 二謂之曰、爾往直前之村、入則遇小驢縶、從未經人乘者、可解牽來、 三儻有人問爾為何行此、宜應云、主需、彼必許、 四宗徒往、果遇小驢縶門外歧路間、卽解之、 五旁立數人問曰、奚為、解驢何為、 六門徒如命對、遂許之、 七乃牽驢就主、置衣於上、主遂乘之、 八有多人以衣鋪地、或削樹枝布途、 九前後導從者呼曰、沃桑那、因主名來者、實滿被讚揚、 十吾祖達微德之國、因主名來者、實滿被讚揚、自上臨下之沃桑那、 十一主進耶魯爾薩利木、入堂、環視諸物、因時旣暮、遂偕十二徒出、往微發尼亞、 十二次日去微發尼亞時、主饑、 十三遙見無花果樹、葉甚密、往就尋實、惟見葉、蓋果期未至、 十四主謂樹曰、今後無人食爾實、門徒亦聞之、 十五旣至耶魯爾薩利木、主入堂、逐其中諸貿易者、翻兌錢者几、鬻鴿者凳、 十六並弗許攜俗具過堂、 十七乃訓示之曰、經有云、我室實為諸民祈禱室、爾曹以之為盗窟耶、 十八學士司祭首等聞此、謀何以殺之、因懼主、緣衆欽異其教、 十九旣暮、主出邑、 二十來朝、經過無花果樹、見其至根盡槁、 二一撇特爾憶及前言、問曰、拉爾微請觀爾詛之樹、已槁、 二二主謂伊等曰、 二三當信天主、誠告爾、凡命此山、移去投海、而心不疑、實信其言必成、則言可成、 二四吾語爾、祈禱時、無論何求、信其可得、則必得、 二五惟爾立禱時、如人有負於爾、宜免之、卽在天爾父、亦免爾過、 二六儻爾不免之、在天爾父、亦不免爾過、 二七復至耶魯爾薩利木、主行於堂時、司祭首學士族長等就之、 二八謂曰、爾何權行是、誰賜爾此權行是、 二九主曰、我亦有一言問爾、請答我、我乃告爾以何權行是、 三十伊望授洗、由天、抑由人、可答我、 三一彼衆竊議曰、若云由天、彼必曰曷不信、 三二而云由人、則又畏民、蓋民皆意度伊望誠先知、 三三遂對曰、不知、主曰、我亦不告爾何權行是、

第十二章
一遂以譬語伊等曰、有人樹萄園、環以籬、掘酒醡、建高樓、租予圃人、遂往、 二及期、遣僕、就圃人取園中果、 三圃人執而扑之、使徒手返、 四復遣他僕、圃人又石傷其首、凌辱逐之、 五又遣僕、圃人殺之、後多僕、或扑或殺、 六已而尚有愛子一、遣之去、意謂見我子或愧、 七乃圃人私議曰、此乃嗣業子、乘此殺之、業必歸我、 八遂執殺之、棄園外、 九園主復奚為、必至處圃人以極刑、園乃轉租他人、 十經云、工師所棄石、成為隅首、 十一此主成之事、我目而奇之、此語、爾曹未讀乎、 十二司祭首等、覺其設喩指己、欲執之、第畏衆、置而去、 十三遂遣發利爾些乙伊羅爾德等數人、欲卽其言羅之、 十四乃就主曰、師、我知爾乃公誠、不偏視人、因不貌取人、而以无妄傳天主道者、納稅耶克薩爾、宜否、納、抑不納、 十五主知其詐、遂曰、何探試我、取金錢一、予我觀、 十六遂取至、主曰、是像與號為誰、對曰、耶克薩爾、 十七主曰、屬耶克薩爾物、宜納耶克薩爾、屬天主物、宜獻天主、衆奇之、 十八有薩督耶克乙等、素言無復活者、就而問曰、 十九師、摩伊些乙誡示我云、若兄死、遺妻而無子、弟當娶其妻、生子嗣之、 二十今有弟兄七、長兄娶妻無子死、 二一其次娶之、亦無子死、其三亦然、 二二如是、七人娶之、皆未遺子、嗣婦亦死、 二三至復活時、伊等復活、則此婦當為誰妻、蓋七人皆娶之、 二四主謂之曰、爾殆不識經旨、及天主鴻能、遂謬妄若是、 二五夫復活時、不嫁不娶、乃在天度生如天神、 二六論死者必復活、有摩伊些乙書載、主於棘中謂之曰、我乃阿烏拉爾阿木主、伊薩阿克主、亞适烏主云、爾豈未讀、 二七然天主非死者主、乃生者主、故爾曹謬甚、 二八時有一學士、聞其辯論、又見主應對甚善、就而問曰、何為諸誡首、 二九主曰、諸誡首云、伊斯拉爾伊利民聽之、天主卽我等主宰、乃獨一主、 三十又當盡全心願、全靈性、全才智、全力量、愛天主、爾主宰、此首誡、 三一其次、猶首誡、乃愛相近者如己、他誡未有大於此者、 三二學士曰、善哉師言、天主惟一、其外無他、誠然、 三三苟全心願、全靈性、全才智、全力量、以愛之、並愛相近者如己、實重越諸全燔及各祭祀、 三四主見其應對實善、乃曰、爾離天國不遠、自是無敢問之者、 三五主於堂教誨時曰、學士何言合利爾斯托斯為達微德裔、 三六夫達微德因聖神而言曰、天主謂我主云、坐我右、迨我將置爾仇為爾足凳、 三七彼達微德旣稱合利爾斯托斯為己主、又何言為伊裔、衆皆樂聞主訓、 三八主訓之、且曰、謹防學士等、乃好衣長服、喜街市問安、 三九會堂高位、席閒上座、 四十然并吞嫠貲、且佯為久祈者、其受審必尤重、 四一主對堂匱坐、見衆以錢投匱、諸富者亦以多金輸匱、 四二有一貧嫠至、輸半釐錢二、卽一釐、 四三主乃召門徒曰、誠告爾、此貧嫠輸金、較衆輸為多、 四四蓋衆以羡餘輸、此嫠不足、而盡輸所有、是以全業獻、

第十三章
一主出堂時、徒中之一曰、師、請觀斯石若何、斯宇若何、 二主謂之曰、爾觀斯宇大、此將盡圮、至不遺一石於石上、 三迨主於青果山、對堂坐、撇特爾、亞适烏、伊望、昂德雷爾、竊問曰、 四請示我等、此事何時應有、成之日有何兆、 五主謂之曰、愼毋被人惑、 六將有多人、冒我名來、云卽我、至惑多人、 七爾旣聞戰鬬風聲、毋懼、此事必有、惟末期未至、 八民將攻民、國亦攻國、隨在地震、饑饉變亂將錯見、此乃災害始、 九爾當自謹、蓋人將解爾公廨會堂、並扑爾、且為我故、立爾侯王前、為之證、 十福音亦必先傳萬民、 十一曳爾解爾時、毋先慮、毋預籌何以言、斯時惟予爾之言、爾應言、蓋非爾自言、乃聖神、 十二兄與弟將互解致死、父於子亦然、以及子女攻父母殺之、 十三爾因我名、見憾於衆、惟至終能忍者、得救、 十四迨爾見先知達尼伊勒所言、殘賊可惡物、立不當立之地、讀者宜致思、此際、在伊屋曡亞者、當避於山、 十五在屋上者、毋下入室取家具、 十六在田者、毋歸取衣、 十七當日妊婦乳婦、其苦禍尤甚、 十八宜祈禱、免爾逃避遇冬時、 十九因是時苦厄、計自天主造物始、至今、未曾有、後亦無之、 二十若主不稍減其日、屬肉軀者、無一得救、惟因伊選之選衆、天主稍減其日、 二一時有告爾者曰、合利爾斯托斯在此、或曰在彼、毋信、 二二因將有偽合利爾斯托斯、及偽先知羣起、施奇蹟異事、雖選衆亦殆將受惑、 二三愼旃、我悉與爾先言矣、 二四患難後、日晦月弗施光、 二五天星隕、天能力、亦皆震動、 二六是時將見人子、以鉅權盛榮乘雲來、 二七遂遣天神、集厥選衆於四方、從地極、至天涯、 二八當思無花果樹、枝柔葉萌、則知夏近、 二九爾如見彼諸兆、亦當知近及門矣、 三十誠告爾、此代未逝、事皆得成、 三一天地可廢、我言必不可廢、 三二至彼日、彼時、人不知、天神亦不知、子亦不知、惟父知之、 三三詳觀之、宜儆醒祈禱、因爾不知其確期、 三四譬一人將遠遊時、委權於僕、各有所司、命閽者儆醒、 三五故宜儆醒、因不知家主何時至、或昏暮、或半夜、或鷄鳴、或平旦、 三六恐突如其來、遇爾寢、 三七且我諭爾者、亦諭衆、卽宜儆醒、

第十四章
一越二日、將值葩斯哈及除酵禮期、司祭首學士等、謀設何詭計、執伊伊穌斯殺之、 二惟曰瞻禮期不可、恐民生亂、 三主在微發尼亞、號癩者西孟家、席卧時、有婦以石瓶、盛至淨至貴那爾德香膏來前、擊瓶、沃膏於主首、 四有數人慍之曰、惡用是糜費此膏、 五此膏鬻銀三百圓有奇、可濟貧、因慍之、 六主曰、姑聽之、何為撓之、婦予我為者善、 七夫貧者偕爾常有、欲善視之、隨時可得、若我、則爾不常有、 八婦今所為、乃盡其心、彼預膏我躬者、備葬事、 九誠告爾、普天下、無論何處、傳此福音、亦應述婦所行、為記之、 十十二徒之一、伊斯喀利爾沃特人、伊屋達、詣司祭首等、欲賣主予彼、 十一彼衆聞之甚喜、遂許以金、於是伺隙以主付之、 十二當除酵禮首日、卽殺葩斯哈羔時、宗徒問主曰、主欲何處食葩斯哈、我儕先往為爾備、 十三主遣二宗徒曰、爾往入城、遇挈水瓶者、從之、 十四入室、告其主人曰、師問我與諸徒食葩斯哈客廳安在、 十五彼將示爾大樓、陳設具備、可在彼備之、 十六宗徒往入城、果遇如所言、遂備葩斯哈、 十七旣暮、主偕十二徒至、 十八卧食閒主曰、誠告爾、爾中與我共食者一人、將賣我、 十九宗徒憂、以次問曰、是我乎、是我乎、 二十主曰、十二人中、與我同時蘸於盂者是、 二一蓋人子將逝、如經載、惟賣人子者有禍、其人不誕生實幸、 二二食頃、主取酵麫餅、降福擘之、予宗徒曰、取、食、斯乃我體、 二三又取爵、讚揚亦予之、衆徒皆飲、 二四主且曰、此乃我新遺詔血、為衆流者、 二五誠告爾、我直待飲新酒於天國日、不復飲此蒲萄汁、 二六旣而歌詠往青果山、 二七主謂宗徒曰、此夜、爾衆將受惑而離我、經云、我擊牧者、羊卽散、 二八然我復活後、將遇爾於戛利列亞、 二九撇特爾曰、衆雖受惑、惟我不然、 三十主曰、誠告爾、今夜二次鷄鳴先、爾將三背我、 三一撇特爾力言曰、卽與爾同死、我必不背爾、餘徒言亦如之、 三二至一小村、名耶格福西瑪尼亞、主謂宗徒曰、爾曹坐此、待我往禱、 三三遂攜撇特爾、亞适烏、伊望行、己乃驚惶悲哀、 三四旣而曰、我心憂甚、瀕死矣、爾曹居此儆醒、 三五乃稍進、伏地禱之、祈斯時可免曰、 三六阿烏瓦、父乎、爾無不能、祈使此爵過我、然莫從我欲、應承爾旨、 三七退見宗徒寢、謂撇特爾曰、西孟、爾安寢、不能一時儆醒乎、 三八宜儆醒祈禱、免陷誘感、因神靈毅而形體疲、 三九復進禱、言亦如之、 四十返見宗徒仍寢、因目倦、伊亦不知所對、 四一主三返、語門徒曰、今尚寢且安、已矣乎、時至矣、人子見付罪人手、 四二起、偕行、賣我者近矣、 四三旋言未旣、十二徒之一伊屋達至、偕衆執梃與刃、自司祭首族長學士等處來、 四四賣師者、先約號曰、吾接吻者是、可執而愼曳之、 四五卽就主曰、拉爾微、拉爾微、遂與主接吻、 四六衆舉手執之、 四七旁立一人、拔刃、擊司祭首僕、削其耳、 四八主謂衆曰、爾以梃與刃來執我、若捕宼然、 四九我日偕爾於堂教誨、爾不執我、然經載者宜應、 五十時諸徒置之奔散、 五一一少者、裸而被枲布從主、兵卒執之、 五二少者遂棄枲布、裸而奔、 五三衆曳主、至司祭首前、其處他司祭首族長學士等、已咸集、 五四撇特爾遠從主、至入司祭首院、與吏同坐向火、 五五司祭首及諸公會、尋證攻主、欲殺之而弗得、 五六蓋妄證者雖多、所證皆不足、 五七後有數人起、妄證曰、 五八我儕嘗聞其言云、此堂乃人力建、我將毁之、三日別建一堂、非人力建者、 五九此證亦為不足、 六十時司祭首立於中、問主曰、爾何默不答、抑不聞此人攻爾之證、 六一而主默不措一語、司祭首復問曰、爾實滿被讚頌者子、合利爾斯托斯否、 六二主曰、是我、爾且將見人子坐大權者右、乘雲來、 六三司祭首忽卽自裂衣、曰、奚用尋別證、 六四爾衆已聞其謗主、爾意如何、衆皆擬置之死、 六五時或有唾之者、或掩其面、掌擊之、曰、試猜、諸僕亦有手批其頰者、 六六撇特爾在下、卽院內、時司祭首一婢至、 六七見撇特爾向火、目之曰、爾亦偕那匝列爾特之伊伊穌斯者、 六八撇特爾不承、曰、我弗知、且不識爾云何、遂出至外院而鷄鳴、 六九婢復見之、語旁立者曰、彼乃其黨、 七十撇特爾又不承、頃之、旁立者語撇特爾曰、爾誠其黨、因爾乃戛利列亞人、係其方言、 七一撇特爾詛且誓曰、爾言者、我不識、 七二鷄復鳴、撇特爾忽憶主言、二次鷄鳴先、爾將三背我、遂出而涕泣、

第十五章
一詰朝、司祭首族長學士等、與公會速議、卽繫伊伊穌斯曳而解於批拉特、 二批拉特問主曰、爾實伊屋曡亞國王否、主曰、爾言之、 三司祭首等多端訟之、 四批拉特復問曰、爾何竟不答、試聞證爾如此多端、 五主仍不措一辭、至批拉特奇之、 六夫瞻禮期、總領向釋一囚、任衆欲、 七時有名瓦拉爾瓦者、係連結作亂時、曾殺人、今與其黨繫獄、 八衆厲聲求依常俗行、 九批拉特語之曰、爾願我釋伊屋曡亞國王乎、 十蓋深知司祭首等媢嫉主而解之、 十一司祭首等唆衆、不如求釋瓦拉爾瓦、 十二批拉特復語衆曰、然則爾所謂伊屋曡亞國王、欲我何以處之、 十三衆復呼曰、刑之、 十四批拉特曰、彼行何惡、衆愈呼曰、刑之、 十五批拉特欲順民心、乃釋瓦拉爾瓦、遂鞭伊伊穌斯、任釘於刑架、 十六士卒曳主至院內、卽公廨、遂會全營、 十七以紅袍衣主、並編棘冠冠之、 十八禮之曰、伊屋曡亞國王福安、 十九而以籐擊其首、唾其面、又曲膝拜之、 二十戯畢、解紅袍、衣故衣、曳往刑之、 二一遇伊克利爾涅亞人、名西孟、卽阿列克桑德爾、及魯爾福父、由田閒來、衆强之代負伊伊穌斯刑架、 二二攜主至國勒國發譯卽額顱處、 二三飲以藥酒、主弗受、 二四釘刑架卒、鬮分其衣、以觀孰得、 二五主被釘際、乃第三時、 二六刑架上懸有橫額、標其罪曰、伊屋曡亞國王、 二七與主同時、亦釘二盗、一在其右、一在其左、 二八是應經所謂、被人列於罪犯中、 二九過者詈之、搖首曰、噫、毁堂而三日能建者、 三十今宜自救、可由刑架下、 三一司祭首學士等亦譏之、相語曰、彼能救他人、不能自救耶、 三二伊斯拉爾伊利國王、合利爾斯托斯、今試由刑架下、使我見則信、同被釘者亦詬之、 三三第六時、徧地晦冥、至第九時亦然、 三四當第九時、主大呼曰、耶羅伊、耶羅伊拉瑪、薩瓦合發尼、譯卽我主我主、何遺我、 三五旁立數人聞之曰、彼呼伊利亞、 三六有人疾走、以醯漬海絨、束於籐、飲主曰、姑聽之、俟觀伊利亞、至否取下之、 三七主復大呼、氣遂絕、 三八堂幔自上至下、裂為二、 三九立前之百夫長、見主如是呼而後氣絕、乃曰此誠天主子、 四十有數婦遠觀、中有瑪利爾亞、號瑪格達利那、同年少亞适烏伊沃西亞母、瑪利爾亞、及薩羅密亞、 四一卽先伊伊穌斯在戛利列亞時、從而奉事者、又有同主至耶魯爾薩利木多婦、 四二是日係備瞻禮、卽穌博他前一日、旣暮、 四三有伊沃西福、阿利爾瑪斐亞人、現司樞密尊官、素係仰慕天國義士、至、毅然見批拉特求伊伊穌斯屍、 四四批拉特奇伊伊穌斯死甚速、遂呼百夫長問曰、死已幾時、 四五及得其情、遂准伊沃西福取屍、 四六伊沃西福市枲布、請屍下裹之、葬於鑿磐墓、轉石於墓門、 四七瑪利爾亞、號瑪格達利那、及伊沃西亞之瑪利爾亞、皆觀安葬處、

第十六章
一越穌博他、號瑪格達利那之瑪利爾亞、及亞适烏母瑪利爾亞與薩羅密亞、市芬芳品、為往傅伊伊穌斯、 二瞻禮第一日、早起、日初出、適墓、 三相謂曰、誰為我移墓門石、 四蓋其石甚巨、偶望見石已移、 五乃入墓、見一少年、衣白衣、坐於右、婦甚驚異、 六少年曰、毋驚、爾尋被釘刑架那匝列爾特之伊伊穌斯、彼已復活、不在此、此卽伊葬處、 七可往告其徒、與撇特爾言、主將遇爾等於戛利列亞、彼處得見之、如其曩與爾言、 八婦出急趨、戰慄驚駭、一言亦未告人、因懼故、 九主復活於瞻禮第一日平旦、先見於瑪利爾亞號瑪格達利那、昔主驅七魔離女、卽此婦、 十伊遂往告、昔隨主今哀慟之宗徒、 十一衆聞主復活、婦已見之、皆弗信、 十二厥後、有二徒適村、行時、主另顯見於伊、 十三二徒歸、告餘衆、亦弗信、 十四已而十一徒席卧閒、主顯見、且責其不信及心頑、為不信見己復活者、 十五乃謂衆徒曰、爾曹往普天下、傳福音於萬民、 十六信而領洗者得救、不信者、將定罪、 十七信者將有奇蹟從之、卽能因我名驅魔、言新語、 十八操蛇飲毒無傷、撫手病人得愈、 十九主言竟、升天、坐於天主右、 二十宗徒往四方傳教、主相之、以奇蹟、徵其所傳道、阿民、

福音經第三冊
謹按
宗徒魯喀述
第一章
一因有多人、以我儕共知之事、已筆於書、 二乃全本其自始親見親奉聖言者、授我儕、 三今我亦加參互考證、次第書之、達斐沃肥勒部堂閣下、 四欲爾深知所學確據、 五伊屋曡亞國王伊羅爾德時、有阿微亞班司祭、名匝哈利爾亞、及妻阿阿隆爾裔、名耶利薩韋他、 六夫婦於天主前誠義、遵主誡命禮儀、純然無閒而行、 七伊無子、因耶利薩韋他荒胎、且夫婦年邁、 八適匝哈利爾亞依其班列、盡職天主前、 九循司祭例掣籤、值入聖堂焚香、 十焚香時、衆民在外祈禱、 十一倏天神見其前、立香臺右、 十二匝哈利爾亞見之、迷惘惶懼、 十三天神曰、匝哈利爾亞毋懼、爾祈禱已上聞、爾妻耶利薩韋他將生子、可名伊望、 十四爾將欣喜、衆亦悅其生、 十五彼在主前為大、清酒諸醪不飲、自胎中聖神充之、 十六必將率伊斯拉爾伊利多人歸主、卽其本主宰、 十七且將為主前驅、效伊利亞神志才能、使父慈其子、逆者復義人之心、為備民付主、 十八匝哈利爾亞謂天神曰、何知其必然、因我已老、妻年亦邁、 十九天神曰、我乃戛烏利爾伊勒侍主前者、奉使與爾言、報爾茲嘉音、 二十今爾必瘖、且至事成日不能語、因我云屆時必應之言、爾弗信、 二一時民候匝哈利爾亞、異其久於堂內、 二二及出、不能言、衆知堂內必有異見、且伊予衆以形示意、而竟瘖、 二三值日滿乃歸、 二四後其妻耶利薩韋他果妊、靜處五月、曰、 二五主眷顧我日、賜我若此、俾得免恥人閒、 二六至第六月、天神戛烏利爾伊勒奉天主命、往戛利列亞城、名那匝列爾特、 二七臨處女、為夫名伊沃西福係達微德裔所聘者、女名瑪利爾亞、 二八天神入報曰、慶哉、滿被聖寵者、主與爾偕焉、女中爾為讚美、 二九瑪利爾亞見之、因其言而迷惘、自揣伊慶幸何取、 三十天神曰、瑪利爾亞毋懼、爾於天主前得恩寵、 三一將妊、生子、命名伊伊穌斯、 三二彼將為大、稱至上者子、天主予之厥祖達微德位、 三三永為亞适烏家之主、其國亦靡旣、 三四瑪利爾亞對曰、我未適人、何由得此、 三五天神曰、聖神將臨爾、並至上主之能廕爾、是以生者實聖、得稱天主子、 三六試觀爾戚耶利薩韋他、年老胎荒、而妊子今已六月、 三七蓋天主無不能、 三八瑪利爾亞曰、我乃主婢、願聖旨如爾言致成於我、天神遂去、 三九維時瑪利爾亞速起、適山境、往伊屋達邑、 四十入匝哈利爾亞室、致候耶利薩韋他、 四一耶利薩韋他甫聞瑪利爾亞致候、覺胎孕踴躍、乃滿被聖神寵照、 四二遂揚聲曰、女中爾為讚美、爾胎之果、並為讚美、 四三何福得吾主之母、臨幸我、 四四蓋爾候聲甫入我耳、而胎孕喜躍、 四五能信者實有福、因主與言者必應、 四六瑪利爾亞曰、我心惟感頌天主、 四七我神惟悅救我者、 四八因其垂顧婢卑微、今後諸代、必將稱吾為福、 四九以其全能、舉我於高位、厥名乃聖、 五十其矜恤、施及世世敬畏之人、 五一顯厥筋剛力、心志驕者散棄之、 五二有權者黜其位、自卑者舉之上、 五三饑虛者飫以珍饈、積富者使徒手返、 五四扶持其僕伊斯拉爾伊利、為追憶允恤、 五五阿烏拉爾阿木及其裔至永世、如昔諭我祖者、 五六瑪利爾亞同居約三月而歸、 五七耶利薩韋他孕期滿生子、 五八戚里聞主大矜恤之、皆喜、 五九至八日、衆至、為子行割禮、欲以其父匝哈利爾亞名名之、 六十其母曰、不可、必名伊望、 六一衆曰、爾戚族中、無名此者、 六二遂以形示意其父、問其欲何名名之、 六三父請簡書曰、宜名伊望、衆奇之、 六四其口卽啟、舌結卽解、遂發言讚頌天主、 六五鄰里皆驚、此事播揚徧伊屋曡亞山境、 六六聞者心藏之曰、此嬰將若何、主且手偕之、 六七其父匝哈利爾亞滿被聖神、言預言曰、 六八宜頌者天主、伊斯拉爾伊利主宰、因眷顧其民、救贖之、 六九並竪立為我拯救之角、於其僕達微德家、 七十如託古聖先知所言、 七一救我脫仇敵、及諸惡我者手、 七二矜恤我祖、溯念其聖約命、 七三卽與我祖阿烏拉爾阿木所約誓、謂賜我、 七四旣拯於敵手、 七五畢生在主前、以虔以義無懼而事之、 七六爾小子將稱至上主之先知、因為主前驅、備主道、 七七示民知拯救、卽在得罪赦、 七八胥賴吾主矜恤、因之東光自上臨我、 七九居幽暗及陰翳至死者、光照之、導我履安和道云、 八十嬰漸長、精神强健、直至顯於伊斯拉爾伊利民日、恆居曠野、

第二章
一維時耶克薩爾阿烏固斯特有詔、令通國人報名登籍、 二此籍伊克利爾尼乙為西利爾亞總領時初行、 三衆乃往報名、各歸本邑、 四伊沃西福係達微德宗派、故去戛利列亞之那匝列爾特、赴伊屋曡亞投達微德邑、名微福列耶木、 五偕所聘妻、係有孕之瑪利爾亞、往報名、 六寓彼時、孕期已滿、 七遂生己長子、裹以襁褓、置於櫪、客舍無寓處故、 八彼野有牧者、夜守其羣、 九突天神臨其前、主光輝顯照、牧者甚懼、 十天神曰、毋懼、我報爾嘉音、攸關衆民大喜、 十一今夜於達微德邑、為爾誕救世者、實為合利爾斯托斯、係主宰、 十二卽予誌為記、將見嬰兒、裹以襁褓、卧於櫪者是、 十三倏無數天軍顯見、齊讚天主曰、 十四上徧顯主榮、下廣降安和、人閒施慈憐云、 十五諸天神升天後、牧者相告曰、我儕且往微福列耶木觀主示我事、 十六遂趨至、見瑪利爾亞、並伊沃西福、及卧櫪之嬰、 十七見則以所示嬰兒事、告之、 十八聞者咸以牧者所告事為奇、 十九惟瑪利爾亞以此言默識於心、 二十牧者返、因其所見所聞、卽前得示事、而歸榮讚美天主、 二一八日旣滿、為嬰行割禮、命名伊伊穌斯、卽未妊時、天神稱者、 二二依摩伊些乙例、潔日旣滿、遂抱嬰往耶魯爾薩利木為獻於主、 二三卽如主律載、凡初胎男、應獻主云、 二四且為以雙野鴿、或二雛鴿、獻祭、悉如主律所言、 二五時耶魯爾薩利木有德士、名西哶翁、其人義且敬、素仰慕撫恤伊斯利爾伊利民者、且有聖神庇廕之、 二六伊曾得聖神默示云、不及死、直至得見主之合利爾斯托斯、 二七是時德士受聖神默引、進堂、適父母抱伊伊穌斯至、欲循律行、 二八西哶翁接嬰、讚頌天主曰、 二九吾主、據爾言、今果允我、爾僕安然逝世、 三十因我親目明瞻、 三一爾於衆民前所備救贖、 三二謂照萬民光、並爾伊斯拉爾伊利民榮福、 三三伊沃西福及主之母、奇其言、 三四西哶翁降福伊等、乃謂其母瑪利爾亞曰、此嬰允為伊斯拉爾伊利多人墮落、又為多人振舉、自成爭辯的、 三五爾心神亦將被憂刃傷、使衆念流露、 三六又有婦名昻那、係阿西爾支派、發砮伊勒女、為先知、年逾耆耋、及笄時、偕夫七載而嫠、 三七現年八十有四、素不離堂、以守齋祈禱等功、日夜奉事天主、 三八斯時伊亦趨前讚主、與耶魯爾薩利木望救贖之諸人、論說此嬰、 三九迨伊等遵主律各事畢、遂歸戛利列亞之那匝列爾特故鄉、 四十嬰漸長、精神强健、智慧充實、主聖寵安撫之、 四一每嵗葩斯哈瞻禮時、其二親詣耶魯爾薩利木為賀之、 四二及伊伊穌斯年十有二、遵常禮、咸往耶魯爾薩利木慶賀、 四三卒期返、子伊伊穌斯仍畱耶魯爾薩利木、其母與伊沃西福皆未覺、 四四意其必從他人行、及行一日程、乃訪於親屬相識者、 四五不遇、遂返耶魯爾薩利木尋之、 四六三日後、遇於堂、坐學師中、且聽且問、 四七聞者奇其穎悟、及應對、 四八二親見而異之、其母曰、吾子、何使我若此、爾父與我、痛心尋爾、 四九伊伊穌斯曰、奚尋我、豈不知我當盡吾父所屬事、 五十二親未達此言、 五一伊伊穌斯偕之歸、至那匝列爾特承順之、其母以此言藏諸心、 五二伊伊穌斯智與體、及見慕於天主與人者、咸日增、

第三章
一當耶克薩爾提韋利爾乙十五年、彭提乙批拉特為伊屋曡亞總領、伊羅爾德四掌、管理戛利列亞、其弟肥利普四掌、管理伊圖列爾亞、及特拉爾霍尼提達、利薩尼乙四掌、管理阿微利尼亞、 二昻那及喀伊阿發、為司祭首時、天主之諭命、降至匝哈利爾亞子伊望在野、 三彼乃往遊伊沃爾當附近、傳改悔洗禮、俾得罪赦、 四應先知伊薩伊亞書載曰、野有聲呼云、備道於主、為之直徑、 五諸谷宜塡、岡陵宜卑、屈曲使直、崎嶇使平、 六有血氣者、乃得見天主救贖、 七夫伊望語來領洗民曰、蝮類乎、誰示爾逃將至之怒、 八宜結實、彰改悔、毋自謂阿烏拉爾阿木我祖、吾語爾、天主能易此石為阿烏拉爾阿木子孫、 九今斧已置樹株、凡樹不結善實、伐之投火、 十衆問曰、我當何為、 十一答曰、有二衣、宜分予無衣人、有食亦然、 十二稅吏亦至欲領洗、問曰、師、我當何為、 十三答曰、定賦外、毋取、 十四軍士亦問曰、我當何為、答曰、毋强索人、毋誣詐人、應領之餉、心足可矣、 十五因民心躊躇、皆擬伊望、卽合利爾斯托斯否、 十六是以伊望謂衆曰、我以水洗爾、有强於我者來、卽解其履之革帶、我亦不堪、彼將以聖神及火洗爾、 十七其手執杴、將盡颺厥場禾、歛麥入其倉、燒殼莖以不滅火、 十八此外、伊望仍有多端勸慰、傳福音於民、 十九四掌伊羅爾德、因娶弟妻伊羅爾底亞達事、及所行不端、每見責於伊望、 二十乃益增其惡、卽囚伊望於囹圄、 二一衆民旣領洗、伊伊穌斯亦領洗、祈禱時、天忽開、 二二聖神以形降臨其上狀如鴿、自天有聲云、爾乃我愛子、我慈寵盡蘊爾躬、 二三此伊伊穌斯、時年約三十、人以之為伊沃西福子、其上為伊利乙、 二四其上為瑪特發特、其上為列微、其上為哶利伊合乙、其上為伊昻奈、其上為伊沃西福、 二五其上為瑪特他肥亞、其上為阿摩斯、其上為那屋木、其上為耶斯利木、其上為那耶格乙、 二六其上為瑪阿福、其上為瑪特他肥亞、其上為些梅、其上為伊沃西福、其上為伊屋達、 二七其上為伊沃昻囊、其上為利爾賽、其上為作羅爾瓦韋利、其上為薩拉肥伊利、其上為尼利爾乙、 二八其上為哶利伊合乙、其上為阿底乙、其上為适薩木、其上為耶勒摩達木、其上為伊爾、 二九其上為伊沃西亞、其上為耶利耶捷爾、其上為伊沃利爾木、其上為瑪特發特、其上為列微、 三十其上為西哶翁、其上為伊屋達、其上為伊沃西福、其上為伊沃囊、其上為耶利阿伊克木、 三一其上為哶列愛、其上為瑪伊囊、其上為瑪特他發乙、其上為那芳、其上為達微德、 三二其上為伊耶些乙、其上為沃微德、其上為倭沃澤、其上為薩勒孟、其上為那阿松、 三三其上為阿密那達烏、其上為阿拉爾木、其上為耶斯羅爾木、其上為發列爾斯、其上為伊屋達、 三四其上為亞适烏、其上為伊薩阿克、其上為阿烏拉爾阿木、其上為發拉爾、其上為那霍爾、 三五其上為些魯爾合、其上為拉爾戛烏、其上為發列克、其上為耶韋爾、其上為薩拉、 三六其上為喀伊囊、其上為阿爾發克薩德、其上為西木、其上為諾乙、其上為拉哶合、 三七其上為瑪福薩勒、其上為耶諾合、其上為伊阿列爾德、其上為瑪列列伊勒、其上為喀伊囊、 三八其上為耶諾斯、其上為西福、其上為阿達木、其上為天主、

第四章
一伊伊穌斯滿被聖神、自伊沃爾當歸、聖神導之、適野、 二在彼四旬、見試於魔、此諸日不食、後遂饑、 三魔謂主曰、爾若天主子、可令此石為餅、 四伊伊穌斯曰、經云、人得生、不惟恃餅、乃恃天主所示諸言、 五魔又導主登高山、瞬息、示之天下萬國、 六魔謂之曰、我將諸國權及榮予爾、因此柄已予我、隨我欲而予、 七爾拜我、悉屬爾、 八主曰、薩他那退、經云、當拜天主、爾主宰、並宜崇事惟伊、 九又引之至耶魯爾薩利木、使立於堂頂、曰、爾若天主子、可踏空下、 十因經云、主必命天神護爾、 十一彼必手抱扶爾、免爾足觸石、 十二主曰、經云、毋試天主、爾主宰、 十三魔試計窮、乃暫離、 十四伊伊穌斯滿聖神、歸戛利列亞、聲名洋溢彼方、 十五恆進會堂教誨、衆歸榮之、 十六至那匝列爾特、卽育彼處、穌博他日、依俗入會堂、起、欲誦、 十七有人以先知伊薩伊亞書予之、展卷、翻閱所載云、 十八主神臨我、因主膏我、俾傳福音於貧人、使傷心者得醫、告被擄者得釋、瞽者得明、受縛苦者解使自由、 十九且以主錫豫順年、傳宣之、 二十旋掩卷、授執事而坐、會堂衆人注視之、 二一主謂衆曰、爾聞是經、今應矣、 二二衆然之、又奇其口出嘉言、曰、此非伊沃西福子乎、 二三伊伊穌斯曰、爾必引諺向我云、醫先自醫、聞爾行於喀撇爾那屋木者、亦當行於故土、 二四又曰、誠告爾、未有先知、見重於故土者、 二五實語爾、昔伊利亞時、天亢旱三年有半、徧地大饑、伊斯拉爾伊利民閒、有多嫠、 二六而伊利亞奉使、未嘗往就一人、惟就西東之薩列爾普他一嫠、 二七又先知耶利些乙時、伊斯拉爾伊利民閒、多有癩者、而無一得潔、惟西利爾亞人、湼耶芒得愈、 二八會堂衆人聞此言、怒甚、 二九羣起逐之城外、曳主於建城山巔、至崖、欲推下之、 三十主遂經行衆中而去、 三一至戛利列亞之喀撇爾那屋木、每穌博他日教誨、 三二衆奇其訓、蓋主言皆如操權、 三三時會堂有一負魔者大呼曰、 三四止止、那匝列爾特之伊伊穌斯、爾與我儕何與、來滅我乎、爾天主聖者、我知爾之為爾、 三五主斥之曰、緘口、由此人出、魔仆其人於衆前、毫未傷、而出、 三六衆驚異相告曰、何哉、伊秉權及盛能、命魔、魔卽出、 三七於是聲名洋溢鄰近、 三八主出會堂、詣西孟家、西孟岳母病熱、甚重、或求主憫之、 三九主遂進前斥病、病立退、婦卽起、供事之、 四十日將暮、凡有病者、皆攜之至、主一一撫手醫、 四一且有魔、出自多人、呼曰、爾乃天主子、合利爾斯托斯、主頻禁之、謂彼知己為合利爾斯托斯、 四二詰朝、主適靜處、衆尋就、不欲其去、援止之、 四三主曰、我應傳天國福音及他邑、我奉使來、卽為是、 四四後屢傳道戛利列亞諸會堂、

第五章
一一日、伊伊穌斯立耶格尼薩列爾特湖濱、衆擁擠、欲聽天主道、 二主瞥見二舟在水灣、漁人離舟洗網、 三一舟屬西孟、主登之、請移舟離岸少許、遂坐於舟、教衆、 四訓畢、語西孟曰、移深處、下網取魚、 五西孟對曰、師、我儕終夜勞苦、竟無得、惟遵爾言、可下網、 六下、則獲魚甚多、致網有損裂、 七乃招他舟侶來助、來則魚盈二舟、至欲沉、 八西孟撇特爾見此、伏主膝下、曰、請主遠我、我乃罪人、 九蓋西孟與同人驚甚、以取魚多、 十中有西孟侶、捷韋曡乙子、亞适烏、伊望亦然、主謂西孟曰、毋懼、今後爾將漁人、 十一伊等乃曳二舟上岸、遂舍所有、從主、 十二主在一城時、有人全身盡癩、來、見主卽伏求、曰、主願、必能潔我、 十三主伸手撫之、曰、願爾潔、癩遂除、 十四主戒之曰、毋告人、但往令司祭察之、並依摩伊些乙遺命、獻得潔祭、為衆證、 十五而主聲名日益彰、衆屢集聽訓、冀其醫疾、 十六主屢離之、適野祈禱、 十七一日、主誨衆、發利爾些乙、並教法師等、係由戛利列亞諸鄉及伊屋曡亞、耶魯爾薩利木來、皆在座、主之能力、顯於醫諸病、 十八時有牀舁癱者來、設法進置主前、 十九因人衆、不得入、乃升撤屋蓋為穴、牀縋之下、置主前、 二十主見伊等之信、遂謂其人曰、爾罪赦、 二一學士及發利爾些乙等、相辯曰、此謗主者誰、天主外、誰能赦罪、 二二主知其意、謂之曰、爾曹何起此意、 二三夫言爾罪赦、抑言起行、孰易、 二四但令爾知人子在地有權赦人罪、遂向癱者曰、我命爾起、取爾臥具自負歸、 二五其人卽起、衆前自負臥具返、讚頌天主不已、 二六衆驚甚、亦讚頌天主、且駭然曰、今見奇事、 二七厥後主出、見稅吏名列微、坐稅關、乃謂之曰、從我、 二八伊遂舍一切、起、從之、 二九列微宴主、設盛饌於家、衆多稅吏、及他人、共與、 三十中有學士、及發利爾些乙等、慍門徒曰、爾曹何與稅吏罪人共飲食、 三一主謂伊等曰、康健者不需醫士、負病者需之、 三二我來召人改悔、非義人、乃罪人、 三三伊等曰、伊望徒、屢守齋祈禱、發利爾些乙徒、亦然、何惟爾門徒、式飲式食、 三四主曰、新婚者在堂、能使來賀者守齋乎、 三五有日將至、新婚者從彼中被奪、是日必守齋、 三六又設喩曰、未有補舊衣用新布者、不然、則舊者益綻、且所補新者、與舊弗合、 三七未有盛新酒用舊革囊者、不然、則新酒裂囊、酒漏囊亦敗、 三八新酒宜盛新囊、斯兩者並存、未有飲陳酒而圖新釀者、以人皆曰、陳者旨、

第六章
一踰葩斯哈瞻禮第二日、值第一穌博他、主經行禾閒、門徒摘穗搓食、 二發利爾些乙數人語之曰、穌博他不宜行者、爾何行、 三主曰、爾未讀達微德及從人饑時所行乎、 四卽入主堂、取陳設餅自食、且予從人、但此餅、惟司祭可食、 五旣而曰、人子亦穌博他主、 六又值穌博他、主入會堂教誨、彼有一右手枯者、 七學士及發利爾些乙等、窺伺主、穌博他日醫否、欲因此罪之、 八主知其意、語手枯者曰、起、立於中、遂起立、 九主謂衆曰、我有一言問爾、穌博他日、行善、行惡、救生、傷生、孰宜、衆默然、 十主遂環視衆、乃謂病者曰、伸爾手、彼遵命、手卽愈如他手、 十一衆狂怒、相議何以處之、 十二維時、伊伊穌斯登山祈禱、乃竟夜禱主、 十三詰朝、召門徒、選十二人、謂之宗徒、 十四有若西孟、命名撇特爾、及兄昂德雷爾、並亞适烏、伊望、肥利普、瓦爾佛羅梅、 十五瑪特斐、佛瑪、阿勒斐子、亞适烏、西孟、別稱濟羅特、 十六亞适烏弟伊屋達、及伊斯喀利爾沃特人、卽他日賣師之伊屋達、 十七主偕宗徒下山、立平地、諸徒及衆人、自伊屋曡亞各屬、耶魯爾薩利木、及提爾西東沿海地、 十八來聽其訓、冀醫疾、中有患魔者、咸得醫、 十九因奇能由主出而醫人、故人人冀得捫之、 二十主舉目視衆徒、曰、神貧者為福、因天國乃屬爾、 二一今饑者為福、因爾將飽飫、今涕泣者為福、以爾將欣慰、 二二為人子、被人憎爾、絕爾、詬爾、惡爾名、如惡惡臭、則爾實為福、 二三當日爾欣喜踴躍、以爾在天蓄賞大、因其先人、待諸先知、亦如是、 二四然爾今富厚者將禍以爾得足安慰、 二五今飽飫者將禍、以爾將受饑餓、今歡樂者將禍、以爾將受哀痛、 二六為衆譽者將禍、因其先人、待偽先知、亦如是、 二七聽者乎、吾語爾、仇爾者愛之、憾爾者善視之、 二八詛爾者、為之求福、陷害爾者、代之祈禱、 二九批爾頰者、轉頰俟、奪爾外服、並裏衣予、 三十求爾者予、取爾物者毋復索、 三一欲人如是施諸己、爾亦如是施諸人、 三二爾惟愛愛爾者、將有何報、蓋罪人亦能愛愛己者、 三三爾惟善視善視爾者、將有何報、蓋罪人亦能如是、 三四又借人而望償、將有何報、因罪人亦能借罪人、期其償如數、 三五若爾宜愛仇爾者、且善視之、借不望償、如是、則爾賞大、且將為至上者子、蓋主仁施、亦及負恩與不善者、 三六故爾心宜憐憫、如爾父憐憫然、 三七毋議人、則不見議、毋罪人、則不見罪、恕人、則亦見恕、 三八予人、則亦見予、卽將予以大量、搖撼使充實滿溢外遺、而納爾懷中、因爾何量量人、則見量亦如是、 三九又設譬曰、瞽何能相瞽、不相與陷溝壑乎、 四十徒不能踰師、卒業者、亦僅如師、 四一爾兄目有草芥、爾見之、而爾目有梁木、何不自覺、 四二不覺己目梁木、則何語兄云、兄乎、爾目草芥、容我為爾去、偽善者、先去爾目梁木、乃有去兄目草芥方、 四三未有善樹結惡果、惡樹結善果者、 四四凡樹以其果辨識之、因荊棘中摘無花果、叢藜內採蒲萄者、未之有、 四五善人心積善、而著其善、惡人心積惡、而著其惡、蓋言諸口者、卽充諸心、 四六爾何竟稱我曰、吾主、吾主、而不遵我言、 四七凡就我、聞我言遵行者、吾語爾、彼何所似、 四八其人譬築室而深掘、置基磐上、卽洪水橫流、衝屋、亦不能震動、因基於磐上故、 四九其聞而不行者、譬未立基而築室、水流衝之、遂傾圮、而屋頹壞者大、

第七章
一主以是言、誨聞訓之民畢、入喀撇爾那屋木、 二有百夫長之愛僕、病、瀕死、 三聞主至、卽遣伊屋曡亞、族長數人、請醫厥僕、 四族長遂就主、懇求曰、此人、堪承主施恩、 五恩伊愛我民、為我儕建會堂、 六主遂偕往、迨離室不遠、百夫長又使友告曰、毋勞主臨、弗敢當、 七且不親就爾、亦自謂不堪故、第求主發一言、僕疾必愈、 八雖上有轄我者、而下亦有承我命卒、命此去卽去、命彼來卽來、令僕行是卽行是、 九主聞奇之、顧從者曰、吾語爾、伊斯拉爾伊利中未見有如是信、 十迨使者歸、見負病僕已痊、 十一嗣主適一城、名那英、門徒多人、及廣衆同往、 十二近城門、適有扶柩者出、係孤子殀、而母嫠、邑民送者甚衆、 十三主見其母、憫之曰、毋哭、 十四遂按轝、舁者止、主曰、少者、我命爾起、 十五死者起、坐且言、主遂付之於母、 十六衆驚駭、讚揚天主、曰、大先知、興我中、天主實眷顧其民、 十七於是主聲名洋溢伊屋曡亞及鄰近、 十八伊望門徒、悉以斯事告師、 十九伊望乃召二徒、遣見伊伊穌斯、問曰、當來者爾、抑他人是望、 二十奉遣者就主、曰、授洗伊望、遣我儕問爾、當來者爾、抑他人是望、 二一適主醫諸疾病、及患魔者、且賜衆瞽者明、 二二主遂謂之曰、以爾所見所聞、歸告伊望、如瞽者明、跛者行、癩者潔、聾耳聽、死者活、貧者聞福音、 二三不疑不棄我者、誠福、 二四二徒歸後、主舉伊望謂衆曰、爾素出野、欲何觀、觀葦動於風乎、 二五爾出欲何觀、抑觀人衣美服、夫文繡宴安者、在王宫、 二六然則爾出欲何觀、觀先知乎、誠有然、且吾語爾、是、卓越先知者、 二七經云、我遣吾使、在爾前、備爾道、卽指斯人而言、 二八吾語爾、婦所生、未有先知大於授洗伊望者、然在天國至微者、猶大於斯人、 二九庶民與稅吏、欣聞此言、素領洗於伊望、咸歸榮天主、 三十惟發利爾些乙、及學士等、不受其洗、卽拒天主救己旨、 三一主又曰、斯世人、將何比、復將何譬之、 三二如童子坐市井、相呼曰、我吹籥、爾不踊、我悲歌、爾不痛、 三三授洗伊望至、不食餅、不飲酒、爾謂負魔、 三四人子至、式飲式食、爾又言其嗜食酣酒、與稅吏罪人友、 三五惟聖智子、皆能以聖智為義、 三六有一發利爾些乙人、宴請伊伊穌斯迨入其家席臥、 三七邑有一婦、夙有惡行、知主席臥發利爾些乙家、取石瓶、盛香膏、 三八立主足後哭、淚濡主足、拭以髮、吻接其足、且傅香膏、 三九備宴主人見此、意謂是若先知、必知此婦、為何如人、因其為負罪者、 四十主向之曰、西孟、我有一言告爾、對曰、請師言、 四一主曰、債主某、有二負債者、一負銀五百圓、一負五十圓、 四二因皆無以償、遂免之、爾試言、二人愛債主、孰甚、 四三西孟曰、我意免多者、主曰、爾斷是、 四四遂顧婦、語西孟曰、爾見此婦乎、我入爾家、爾未嘗水濯我足、惟此婦淚濡我足、且拭以髮、 四五爾未嘗接吻我、惟此婦自我入時、吻我足不已、 四六爾又未嘗油拭我首、惟此婦香膏傅我足、 四七是以語爾、此婦多罪悉赦、因其愛多、若獲赦少者其愛亦少、 四八乃語婦曰、爾罪赦、 四九同席者私議曰、彼何人斯、亦赦罪、 五十主又謂婦曰、爾信、救爾、可安然歸、

第八章
一厥後、主巡行鄉邑、傳天國福音、十二徒偕、 二且有素患魔已痊之數婦、卽瑪利爾亞、號瑪格達利那、曾由此婦出七魔、 三又伊羅爾德家宰、胡匝妻、名伊沃昻那、及穌桑那、與多婦、係以所有奉事主者、 四迨廣衆由諸邑集就主、主設喩曰、 五有播種者出播種、播時、有遺道旁者、被人踐、及飛鳥啄、 六有遺磽地者、生卽槁、因無潤澤、 七有遺棘中者、棘生蔽之、 八有遺沃壤者、生而結實、百倍、言竟、呼曰、凡有耳者為聽用、宜聽之、 九宗徒問曰、此譬何意、 十主曰、天國奧理、惟予爾知、若他人、則必設譬告、使彼視而不明、聽而不悟、 十一此喩非他、種者、天主言、 十二遺道旁者、指人甫聽言、魔卽至、由心奪之、阻其信、不使得救、 十三遺磽地者、指人聽言喜受、惟無根、有時信遇試境、遂墮落、 十四遺棘中者、指人聽言歸、乃為憧擾、貨財、逸樂蔽、其實不熟、 十五遺沃壤者、指人聽言、以良善潔淨心守之、且恆忍而結實、言竟、呼謂衆曰、凡有耳者為聽用、宜聽之、 十六未有然燈覆以器、或置牀下者、必置檠上、使入者見光、 十七未有微而不彰、藏而不著見明顯者、 十八是故爾宜省察、何以聽、蓋有者將益予之、無者卽其自以為有亦奪之、 十九伊伊穌斯母及弟兄至、因人衆、不得近、 二十傳告主曰、爾母及弟兄外立、欲見爾、 二一主曰、吾母及弟兄、乃聞天主道遵行者是、 二二一日、主偕宗徒登舟、謂之曰、我儕且渡湖、遂行、 二三行際、主寢、湖中颶風驟起、浪打入舟、危甚、 二四宗徒就醒之、曰、師乎、師、我儕幾亡、主起、斥風與浪、卽止而平、 二五乃謂宗徒曰、爾信安在、衆徒驚奇相謂曰、是何人、命風與水、亦順之、 二六舟行、至戛達拉爾地、與戛利列亞相對、 二七主登岸時、彼城一人遇之、乃久為魔憑、不著衣、不處室、而居塚者、 二八見主則俯伏大呼曰、至上天主子、伊伊穌斯、爾與我何與、求爾莫苦我、 二九因主適命魔離是人、蓋魔久虐此人、至人繫以鐵索、械以鐵鐶、為守護之、乃卽斷械繫具、被魔遂於野、 三十主問曰、爾何名、對曰、營、以魔入之多、 三一諸魔遂求、毋令入暗獄、 三二適其地有豕羣甚衆、放食於山、魔遂求主、許入此豕、主許之、 三三魔離人入豕、其羣突落山坡、胥溺於湖、 三四牧者見之、奔告邑與、諸村、 三五衆出、欲觀所為、及就主所、見魔離之人、著衣自若、依主足下、皆甚懼、 三六見者、以患魔人如何得救告之、 三七戛達拉爾隣近衆、遂求主離之、懼甚故、主登舟返、 三八先患魔者、求允攜、主使之去、 三九曰、可歸、以天主為爾為者告人、其人遂往、徧邑播揚伊伊穌斯為己所為事、 四十主歸、衆忻接、蓋皆佇望之、 四一時宰會堂者、名伊阿伊爾、至、伏主足下、求至其家、 四二因僅一女、年甫十二、病瀕死、主往、行時、衆擁擠之、 四三有婦患血漏十二年、耗盡家貲、為醫治、而無能愈者、 四四乃就主背後、捫主衣邊、血漏卽止、 四五主曰、捫我者誰、衆旣不承、撇特爾與同人共曰、師、衆擁擠迫近、乃問誰捫我、 四六主曰、有捫我者、因覺異能自我出、 四七婦知不能隱、戰慄至、伏於主、當衆前、告捫衣故、及立愈之奇、 四八主曰、女乎、毋恐、爾信、愈爾、可安然歸、 四九言際、有來自宰會堂家者、報曰、爾女亡、毋勞師往、 五十主聞之曰、毋懼、有信、女必生、 五一及主至室、惟撇特爾、亞适烏、伊望及女父母外、不許他人入、 五二衆哭而哀其女、主曰、毋哭、女非死、乃寢、 五三衆知實死、因哂之、 五四主遣衆出、執女手、呼曰、女起、 五五其靈乃復、女卽起、主命予之食、其父母奇之、主戒毋以此告人、

第九章
一主召十二徒、賜權與能、制魔醫病、 二乃遣傳天國、並醫病者、 三謂之曰、毋攜一切、毋杖、毋袋、毋糧、毋金、毋二衣、 四入人室、居於斯、去亦於斯、 五儻有不欵畱爾者、去彼城時、拂去足塵、為衆證、 六宗徒往、徧行於鄉、傳福音、在在施醫、 七時四掌伊羅爾德、聞伊伊穌斯所行、則躊躇、因有言其為伊望復活、 八或言伊利亞見出、或言古先知之一復活、 九伊羅爾德乃曰、伊望、我已斬之、今又聞若許奇妙、斯復何人、遂期見之、 十宗徒歸、以所行復伊伊穌斯、主惟率之、適附微福薩伊達野、 十一衆知而隨之、主接與言天國、需醫者醫之、 十二日已旰、十二徒就曰、我儕在此乃曠野、請辭衆、俾其往村落、投宿覓食、 十三主曰、爾可予食、對曰、我儕惟有五餅二魚、抑往市食予衆、 十四蓋其人約五千、主謂宗徒曰、使衆列坐、每列五十、 十五宗徒如命、卽使衆坐、 十六主取五餅二魚、仰天降福、擘予宗徒、使分於衆、 十七皆食而飽、拾餘屑、盈十二筐、 十八值主獨處祈禱、宗徒偕、主問之曰、衆以我為誰、 十九對曰、有言授洗伊望、有言伊利亞、且有言古先知之一復活者、 二十主問曰、爾曹以我為誰、撇特爾對曰、為天主之合利爾斯托斯、 二一主嚴戒衆徒、毋以此示人、 二二曰、人子必受多苦、為族長司祭首學士等所棄、且見殺、而第三日復活、 二三乃謂衆曰、人欲從我、則當克己、日負己十字架從我、 二四因欲保全其命者、反喪之、為我致命者、必得救之、 二五若盡有天下利、而喪己、或自傷者、何益、 二六恥我及我言者、迨人子乘己與父及天神榮臨時、亦必恥其人、 二七誠告爾、立此者有人未死先、克見天國、 二八厥後八日、主攜撇特爾、伊望、亞适烏、登山祈禱、 二九禱時、主容貌異常、衣潔白有光、 三十倏摩伊些乙、及伊利亞、與主言、 三一其榮光顯見、相語主逝世事、將成於耶魯爾薩利木、 三二撇特爾與同人、且沉睡、及寤、見主榮光、又有二人同立、 三三若欲相離、撇特爾謂主曰、師乎、我儕在此善矣、容我建三廬、一居爾、一居摩伊些乙、一居伊利亞、蓋不自覺所謂、 三四言閒、有雲見出覆之、三徒旣進雲中、則懼、 三五忽有聲自雲出、曰、此我愛子、爾宜聽之、 三六發聲時、惟主在、宗徒且緘默、於彼日、未以所見示人、 三七翌日、卽下山後、衆迎之、 三八忽一人於衆中呼曰、師、求爾憫我獨生子、 三九因每為魔制、致倏而呼、極苦之、使流涎、力殆盡、方稍緩、 四十曾求爾徒逐之不能、 四一主曰、噫、信不堅、悖逆世、我有幾時偕爾忍爾、且攜若子來、 四二及來時、魔仍擲苦之、主斥魔、而醫此子、付其父、 四三衆奇天主威嚴、當衆奇伊伊穌斯行諸事時、主謂宗徒曰、 四四此言宜置於耳、因人子將見賣予人手、 四五宗徒未達此語、蓋斯為彼掩覆、致彼不悟、又不敢請解、 四六宗徒亦念及衆中果孰為大、 四七主洞鑒其意、取幼童置前、 四八語衆徒曰、凡因我名、收養斯童、卽收養我、收養我、卽收養遣我者、以爾中最小者將為大、 四九伊望曰、師、我儕見一人、以爾名驅魔、遂禁之、為其不從我行、 五十主曰、毋禁、凡不攻爾、皆向爾者、 五一迨主見奪於世之期將至、則定向耶魯爾薩利木行、 五二遣使先往、伊等遂往、至薩瑪利爾亞一鄉、以備館舍、 五三乃鄉人不納、因其向耶魯爾薩利木行、 五四宗徒亞适烏、伊望見此、請曰、主許我、自天降火、如昔伊利亞所行、而滅之否、 五五主顧而禁之、曰、爾不自知爾何神之屬、 五六人子至、非滅人命、乃救之、遂往他鄉、 五七行際、一人曰、無論主何之、我亦欲從、 五八主曰、狐狸有穴、飛鳥有巢、惟人子無枕首所、 五九又語一人曰、爾從我、對曰、主、容我先歸葬父、 六十主曰、任夫死者、葬其死者、爾則往傳天國、 六一又一人曰、主、我從爾、但容我先別家人、 六二主曰、手執耒耜而顧後者、不克繩己嚮天國、

第十章
一厥後、主別選徒七十人、耦遣之、使其先往己所欲往諸邑諸地、 二謂之曰、穡多而獲者少、宜求穡主、遣獲者至其穡所、 三往哉、我遣爾、似羔入狼羣、 四毋攜囊、毋袋、毋履、途中毋與人問候、 五無論入何家、則先曰、降安斯家、 六斯家若有享安子、爾安必安之、不然則安歸爾、 七居其家、飲食隨其有、因工應得其值、且毋由此家移彼家、 八入某邑、人畱待爾、則食其陳於爾者、 九彼處有病者醫之、且宣於衆曰、天國近爾、 十入某邑、人不畱待爾、則出衢曰、 十一爾邑塵沾我者、對爾拂去、然仍當知天國近爾、 十二吾語爾、異日莎多木刑、較此邑猶易受、 十三霍拉爾靜其有禍、微福薩伊達其有禍、蓋在爾中所施異能、若施提爾西東則早衣麻蒙灰、坐而改悔、 十四然審判日、提爾西東刑、較爾猶易受、 十五爾喀撇爾那屋木乎、今接至天、後亦必墮至冥獄、 十六夫聽爾者、卽聽我、拒爾者、卽拒我、拒我、卽拒遣我者、 十七迨七十徒返、喜就主曰、幸託主名、魔甚服我、 十八主曰、我見薩他那、自天隕如電、 十九今我付爾權、可踐蛇蠍、並敵之諸力、必無害爾者、 二十然毋以魔服爾為喜、惟以爾名錄天冊為喜、 二一當時、主心神喜悅、曰、我父、天地主宰、讚榮爾、因爾以此道、隱於智者才者、而顯於赤子、誠哉、固如是、父視之為善、 二二復顧衆徒曰、萬物皆由父付我、父外、無人識子為誰、亦如子並子恩示者外、亦無人識父為誰、 二三主顧宗徒、特謂之曰、爾目幸見者實福、 二四切語爾、昔先知與帝王、多欲見爾所見、而不得見、欲聞爾所聞而不得聞、 二五有學士起、試主曰、師、我當何為、可得常生、 二六主問之曰、法律所載為何、爾試讀如何、 二七對曰、當全心願、全靈性、全力量、全才智、愛天主、爾主宰、亦愛相近者如己、 二八主曰、爾答誠然、行此、則得常生、 二九彼欲自白為義、復謂主曰、誰為我相近、 三十主曰、有人自耶魯爾薩利木往耶利爾鴻被盜、褫其衣、兼傷瀕死、置而去、 三一適有司祭、由是路行、見而竟過、 三二列微特亦至此、近前觀之、仍竟過、 三三惟薩瑪利爾亞人經此、偶見而憫之、 三四近前、以油與酒傅傷處、裹以布、乘以己騎、引至旅邸、顧恤之、 三五次日將行、取金二圓、予寓主曰、善視此人、若費加多、我返、償爾、 三六夫三人中、爾意孰與被盜者相近、 三七對曰、矜恤者是、主曰、爾往、卽效此行、 三八行際、主入一村、彼有婦名瑪爾發、迎之、至己家、 三九其妹瑪利爾亞、坐主足下聽道、 四十瑪爾發為備奉事而心擾、就主曰、我妹聽我一人奉事、主不為意乎、請命彼助我、 四一主曰、瑪爾發瑪爾發爾思慮憧擾、為多端、 四二然所需惟一、至瑪利爾亞已擇不可奪之善業、

第十一章
一當伊伊穌斯在某處祈禱、旣畢、適門徒之一曰、主、教我儕祈禱、猶伊望教其門徒、 二主曰、爾祈禱時、宜曰、在天我等父者、我等願爾名見聖、爾國臨格、爾旨承行於地、如於天焉、 三我等所需糧、日日賜我、 四求赦我等罪、因我亦免負我各債者、毋遺我於試境、乃拯我於凶惡、 五又謂之曰、爾中孰有友、夜半往尋之、乞曰、願吾友借我三餅、 六因我有友自途中來、無以供、 七設彼在內應曰、毋聒我耳、我門已扃、兒曹與我偃在牀、不能起予爾、 八吾語爾、縱不以友故起予、然以其迫切、必起予如所需、 九吾實語爾、求則予、尋則遇、叩則為爾啟、 十蓋求者必得、尋者必遇、叩門必為之啟、 十一爾中為父者、孰有子求餅而予石、求魚而代以蛇、 十二抑求卵而予蠍、 十三爾曹係惡、尚知以善物予爾子、若在天之父、必更以聖神予求者、 十四一日、主驅瘖魔、魔出、瘖者言、衆奇之、 十五中有數人曰、彼藉魔魁韋利捷屋勒、驅魔、 十六又有求其行天降奇蹟、特試之者、 十七主知其意、謂之曰、凡國自分爭必墟、家自分爭必傾、 十八若薩他那自分爭、其國何以立、因爾言我藉韋利捷屋勒驅魔、 十九設我果藉魔魁驅魔、則爾子弟、驅魔藉誰、彼將判議爾、 二十儻我藉天主指驅魔、則天國臨爾、 二一夫勇士執干戈、守其家、則其所有賴以安、 二二若有更勇者至而勝之、則能奪其所恃干戈、而刼分其貲、 二三不與我偕者則攻我、不與我積者則耗、 二四魔離人後、遊行乾地、求安不得、曰、仍歸所出我室、 二五迨至、見掃除修飾、 二六遂往、更攜七魔、惡於己者來、入居之、其人後患、較先尤劇、 二七時衆中一婦揚聲曰、妊爾之腹、哺爾之乳、誠福、 二八主語之曰、聽天主道而守者、誠福、 二九迨衆民漸次羣至、主曰、此乃詭詐世代、欲求奇蹟、然先知伊沃那奇蹟外、別無奇蹟可予、 三十如伊沃那為尼湼微亞人、成為奇蹟、人子為此世代將亦然、 三一南方女王、審判時、將起罪此世人、以女王自地極來、為聽莎羅孟哲言、而在此有大於莎羅孟者、 三二尼湼微亞人、審判時、將起罪此世人、以彼聽伊沃那訓言、且能改悔、而在此有大於伊沃那者、 三三未有然燈置隱僻、或器下者、必置檠上、為入者見光、 三四夫照身燭、係目、爾目瞭則全身光、爾目眊則全身暗、 三五省之、恐爾內光為暗、 三六儻爾身盡光、無一毫暗、則身純光、似燈光照爾、 三七言際、有發利爾些乙人、延主赴宴、主往入席臥、 三八發利爾些乙人見其食前不盥手、異之、 三九主曰、爾發利爾些乙等、惟杯盤外是潔、而內所充、無非刼奪非義、 四十無知者、豈外形係其造、內象非亦其造、 四一爾可盡己力行哀矜、則為爾無不潔、 四二發利爾些乙人其有禍、因爾於薄荷茴香菜蔬十輸一、而輕視公義與愛主諸德、然彼當行、此亦不可遺、 四三發利爾些乙人其有禍、蓋爾喜會堂高座、街市問安、 四四偽善學士、及發利爾些乙等其有禍、因爾似埋没棺、履其上者、不知其實、 四五有司律士謂主曰、師言此、並侮我儕、 四六主曰、爾司律士亦有禍、因爾以難負之任、使人荷、而己不勞一指、 四七且爾有禍必矣、蓋先知墓、爾建之、實係爾祖殺之、 四八如是、足徵爾祖所為、並爾分理之事、以爾祖殺先知、爾則建其墓、 四九是以天主聖智曾言曰、我將遣諸先知奉使等就彼、其中見殺者有之、被窘逐者有之、 五十將自創世來、所流先知血、終索於此代、 五一計自阿韋利血、至匝哈利爾亞見殺祭臺堂閒血、誠告爾、必索於此代、 五二司律士其有禍、因爾執通徹鑰、己不進、反阻欲進者、 五三時學士及發利爾些乙等爭前多端攻詰、 五四設謀以伺、欲引其口說、因而羅之、

第十二章
一時衆合會數萬、連肩曡足、主先謂宗徒曰、當謹防發利爾些乙酵、卽貳心、 二未有藏而不露、密而不及知者、 三是故爾於幽暗言者、必聞於光明、密室附耳語者、必宣自屋上、 四吾友、切語爾、毋懼殺爾身後、別無能為者、 五我示爾當懼者、殺爾身後、又有權投爾耶格恩那、斯誠爾當深懼、 六五雀、豈非二分金售、然天主雖一雀亦不忘、 七至爾、則髮亦皆見數、故毋庸懼、爾比多雀貴、 八且吾語爾、凡人前承認我者、人子於天神前、亦將承認之、 九人前背棄我者、天神前亦必見棄、 十凡以言攻人子、其人可得赦、惟謗讟聖神者、終不得赦、 十一值人曳爾至會堂、及執政秉權前、毋慮將如何對、抑何訴、 十二因是時、聖神必教爾當言者、 十三衆中有一人謂主曰、師、命我兄與我分遺產、 十四主謂其人曰、誰任我、爾中聽訟、抑析產、 十五遂戒衆曰、愼之、毋貪婪、因人生不在蓄盈餘、 十六卽設喩曰、有一富人、田所產甚豐、 十七慮曰、收實無處儲、將若何、 十八又曰、必如此乃可、毀我倉廪、改建大者、以儲百榖及所有、 十九後自謂靈曰、靈乎、若有多物、備積年用、可享安飲食歡樂、 二十然天主謂之曰、無知者、今夜將索爾靈、爾備者歸誰、 二一積財為己、而累富非為天主者、亦如是、 二二乃謂其門徒曰、吾語爾、故毋慮爾生何以食、爾體何以衣、 二三生較貴於食、體較貴於衣、 二四試思烏鳥、不稼不穡、無倉無廩、天主尚養之、爾於鳥、貴幾倍、 二五且爾曹誰能以思慮、增長己軀一尺、 二六是至微者尚不能、何慮其餘、 二七試思百合花、如何而長、不勞不紡、吾語爾、雖莎羅孟榮華極時、其衣不及此花之一、 二八且夫野草、今日含青、明日投爐、天主猶衣被之若此、况爾弱信者、 二九故毋求何以食、何以飲、並毋縈懷、 三十蓋此皆世人所求、且爾父知爾需、 三一不若天國是求、則此自必加爾、 三二小羣乎、毋懼、爾父將以其國喜悅賜爾、 三三可售爾所有以施濟、備常新囊、並天上不盡之財、卽盜不至、蠧不壞處、 三四因爾財所在、爾心亦宜在、 三五宜束爾帶、然爾鐙、 三六效僕候主人自婚筵歸、為至而叩門、可卽啟、 三七迨主人至、見僕警醒、其僕福、誠告爾、主人必自束帶、使僕席坐前而供事之、 三八或二更至、或三更至、見僕如是、其僕福、 三九若家主知盜何時至、必警醒、不致穴其室基、此爾所知、 四十故宜時備、因不意頃、人子忽至、 四一撇特爾曰、主、此譬為我儕、抑為衆人、 四二主曰、孰是忠智家臣、其主委任督家人、為依時予糧、 四三其主旋、見僕行是、此僕福、 四四誠告爾、必委任督所有、 四五儻其僕意主人將遲遲至、遂撻扑僕婢、嗜飲且醉、 四六則於不意之日、不知之時、主人突至、定加裂體刑、與不信者同科、 四七僕知其主意而未備、及故不順其意者、見扑必多、 四八不知而作當刑事者、見扑較少、凡多予必多責之、多託必多索之、 四九我至、使火墮地、冀火已然、乃我大欲、 五十我當受洗、而心隱憂、恆望速成、 五一爾以我至、為降和平於世乎、非也、誠告爾、我至、轉致分爭、 五二自今、一家五人分爭、三攻二、二攻三、必矣、 五三父攻子、子亦攻父、母攻女、女亦攻母、姑攻婦、婦亦攻姑、 五四遂謂衆曰、見雲西起、爾言將雨、果有之、 五五見薰風南吹、爾言將暑、亦有之、 五六偽善者、爾能識別天地色相、何不能識別此時、 五七何不自審所宜、 五八同訟爾者、往見有司、乘途閒、當盡心求釋、恐曳爾於士師前、士師付爾於吏、吏卽拘爾於獄、 五九吾語爾、欠毫釐未償、斷不能出彼、

第十三章
一時有數人來告主、言戛利列亞人、被批拉特以伊等血、雜其祭物、 二主曰、爾意此戛利列亞人、受此害、因較諸同方人為有罪、 三非也、誠告爾、爾曹不改悔、亦必皆亡、 四又昔西羅阿木樓傾圮、壓斃十八人、爾意斯人、較耶魯爾薩利木居民尤負罪、 五實語爾、非也、爾曹若不改悔、亦必皆亡、 六乃設喩曰、有某、於己萄園植無花果樹一、至、求果不得、 七語園丁曰、我歷三年、求果弗得、不如斫之、無使曠土、 八對曰、主人、今歲姑待、容我環掘培糞、 九或結果則善、否後斫之未晚、 十遇穌博他、主於某會堂教誨、 十一有婦被魔祟十八年、傴僂不能伸、 十二主見、遂召之曰、婦、爾病釋、 十三遂撫之、婦背卽伸、乃讚揚天主、 十四時宰會堂者、見主穌博他日醫人、慍之、謂衆曰、工作自有六日、可來受醫、不必行於穌博他、 十五主曰、偽善者、爾曹穌博他日、孰不解牛驢於櫪、牽飲之、 十六况此婦為阿烏拉爾阿木裔、薩他那繫之已十八年、不當穌博他日解其結乎、 十七主言此、諸不服者甚愧、衆見其榮行、皆悅服、 十八主又曰、天國何似、將以何比、 十九彼如芥種、人取之種於園、長而成樹、飛鳥可棲其枝、 二十又曰、將何以比天國、 二一彼如酵、婦取納三斗麫中、置待均發、 二二厥後、主巡行鄉邑教誨、而向耶魯爾薩利木行、 二三或問曰、主、得救者果寡乎、 二四主曰、爾竭力趨進狹門、吾切語爾、將有多人、求入不得、 二五迨家主起而閉門、爾曹外立叩門、乞曰、主乎、主乎、為我啟扃、彼將應曰、吾不知爾奚自、 二六爾將復懇曰、我儕曾爾前飲食、爾亦曾於我鄉教誨、 二七彼將曰、我言不識爾何來、素行不義者、應離我去、 二八時爾旣見阿烏拉爾阿木、伊薩阿克、亞适烏、與諸先知、於天國、爾自被逐於外、則必哀哭切齒、 二九又自東自西、自北自南、有人將至、席卧於天國、 三十然則後者將為先、先者將為後、 三一當日、發利爾些乙數人就主曰、出而去此、因伊羅爾德欲殺爾、 三二主曰、彼告彼狐狸、言今日明日、我驅魔施醫、至三日、事畢、 三三然今日明日後日、我當行、因耶魯爾薩利木外、別無先知畢命所、 三四耶魯爾薩利木、耶魯爾薩利木、係殺先知、石擊奉使之城、吾屢集爾赤子、似雌鷄集雛於翼下、惟爾不欲、 三五今爾室置為曠屋、誠告爾、爾不復見我、直至爾言因主名來者、實宜受讚揚時、

第十四章
一值穌博他日、伊伊穌斯入宰發利爾些乙者家、朝餐、彼衆窺伺之、 二適患水蠱者至前、 三主謂司律士及發利爾些乙等曰、穌博他日施醫宜乎、 四衆默然、主手撫其人醫之、乃遣歸、 五謂衆曰、爾有驢或牛陷阱、雖值穌博他、孰不速牽出之、 六彼衆不能對、 七主見客自擇首位、遂設喩曰、 八人請爾赴婚筵、毋遽坐首位、恐尊於爾者見請、 九則主人向前語曰、爾應讓此位於斯人、時爾必慚趨次位、 十惟見請時、先坐末位、則主人向前語爾曰、友、宜上坐、則同席前爾榮、 十一因自高者、將降為卑、自卑者、將升為高、 十二主亦謂請之者曰、爾設饔或飱、毋請朋友弟兄、親戚富隣、恐其酬爾、而爾受報、 十三惟設饌請貧乏殘廢跛瞽者、 十四彼皆不能報、則爾誠福、因義人復活時、爾必獲報、 十五同席一人聞之曰、在天國嘗宴者、誠福、 十六主喩之曰、或設豐飱、所請甚多、 十七臨宴時、遣僕告見請者曰、來、百物備矣、 十八衆辭如出一心、其一曰、我現買田、須往視、請辭、 十九其一曰、我適買牛五耦、欲往視、請辭、 二十其一曰、我方迎娶、不獲往、僕歸告其主、 二一主人怒、遂又命僕曰、速往城之街巷、引諸貧乏殘廢跛瞽者來、 二二少頃、僕還告曰、如主命行、尚有餘座、 二三主人復語之曰、出、往通衢曲徑籬落閒、勸勉之入、俾充我室、 二四吾語爾、先所請者、無一得嘗我宴、蓋被請者多、而見選者少、 二五時偕主行者衆、主顧之謂曰、 二六人就我、而不厭其父母、妻子、弟兄、姊妹、及己生命、不得為我徒、 二七不荷己十字架、及不從我者、亦不得為我徒、 二八爾曹孰建室、不先坐計其貲、足竣事否、 二九恐基建而無力成時、見者哂之、 三十曰、此人作於始、乃不能成於終、 三一又或有王、與他王會戰、能不坐而預籌、以卒一萬、勝率二萬來敵者乎、 三二否則乘敵尚遠、必速遣使求和、 三三如是、爾曹不盡舍所有、不得為我徒、 三四夫鹽為物誠美、若失其味、將何以復、 三五是殆不宜於地、不宜於糞、惟見棄於外、凡有耳者為聽用、宜聽之、

第十五章
一為聽主訓、衆稅吏與罪人、亦嘗就之、 二發利爾些乙及學士等慍之、曰、彼納罪人、與之共食、 三主乃設譬、謂伊等曰、 四爾曹有百羊而亡一、孰不姑置九十九於野、而追其亡羊至獲、 五獲則喜肩之、 六歸、集其友與鄰、謂之曰、亡羊已獲、請同我樂、 七吾語爾、有一罪人改悔、則在天喜之、勝九十九不須改悔之義人、 八又曰、凡婦蓄金錢十、偶失一、孰不然鐙掃室、勤求至獲、 九獲則集其友與鄰、謂之曰、失金已獲、請同我樂、 十吾語爾、有一罪人改悔、則天神喜之、亦然、 十一又曰、某有二子、 十二其季子語父曰、父以吾當得之業予我、父遂分產予之、 十三未幾、季子挾貲遊遠地、在彼蕩其分產、 十四迨耗盡、值處饑饉、伊乃困苦、 十五遂投民家為傭、遣之於田、牧豕、 十六乃欲食豕食果腹、而無給者、 十七旣自悟曰、我父家若許傭人、其糧有餘、而我饑瀕死、 十八莫如起歸我父、向之曰、父、我獲罪於天及父前、 十九至不堪稱爾子、收我傭列、足矣、 二十遂起往其父、未及近前、父見憫之、趨抱其頸接吻、 二一季子曰、父、我獲罪於天及父前、至不堪稱爾子、 二二父命其僕曰、速取美服衣之、戴鐶於指、易履於足、 二三牽宰肥犢、我儕共食同樂、 二四因我此子、死而復活、失而又獲、父遂同衆樂、 二五時長子在田、迨歸、甫及門、聞歡歌聲、 二六招一僕、問係何事、 二七僕曰、爾弟已歸、爾父以其無恙、復得之、故宰肥犢、 二八長子怒、不欲入、父出、慰令之入、 二九長子曰、我事父有年、未嘗違命、然父亦未嘗以山羔賜我、俾得同友樂、 三十今此爾子、狎妓耗盡父貲、歸乃為之宰肥犢、 三一父曰、子常偕我、我所有、皆為爾有、 三二若爾弟、死而復活、失而又獲、故我儕宜喜樂、

第十六章
一主又謂門徒曰、某人鉅富、有主管、或愬其虛耗主業、主人乃呼之曰、 二聞人愬爾如此、何也、可出會計復我、爾不得仍為主管、 三時主管意謂、主人奪我紀綱、乃若何、鋤無力、丐又恥、 四我知所為矣、致紀綱奪後、必有人豢我於其家、 五乃凡負其主債者、一一呼來、語先至者曰、爾負我主幾何、 六曰、油百瓶、主管曰、取券亟書五十、 七又語他人曰、爾負幾何、曰、麥百斛、曰、取券、亟書八十、 八主人譽其不義主管、因行之巧、蓋此世之子於其世、較寵光子尤巧、 九吾語爾、以不義財結友、為爾匱時、伊等亦能接爾入永宅、 十於小者忠、大者亦忠、於小者不忠、大者亦不忠、 十一若爾於不義之財不忠、誰以眞者託爾、 十二若爾於屬人者不忠、誰以屬己者予爾、 十三一僕不能事二主、或惡此愛彼、或重此輕彼、爾不能事天主兼事貨財、 十四發利爾些乙等好利、聞斯言哂之、 十五主曰、爾人前以義自表、而天主知爾心、人前崇貴者、天主前實為賤惡、 十六法律及先知、至伊望止、自是乃傳布天國、惟用力者可進、 十七天地可廢、法律一畫必不廢、 十八凡出妻他娶、淫行、娶被出者、亦淫行、 十九有富人、衣紫布枲布、日事奢華宴樂、 二十亦有貧者、名拉匝爾、滿身生瘍、臥富者門、 二一欲以富人几下遺屑果腹、惟犬來舐其膿、 二二迨貧者死、天神抱之、置阿烏拉爾阿木懷、富者亦死、從厚葬、 二三在地獄痛苦際、舉目仰見阿烏拉爾阿木、並近懷有拉匝爾、 二四乃呼曰、我祖阿烏拉爾阿木、矜恤我、遣拉匝爾、以指蘸水、凉潤我舌、因此火燄中我苦甚、 二五阿烏拉爾阿木曰、子當憶生前享盡諸福、拉匝爾受盡諸苦、今彼享慰、而爾受苦、 二六且爾我閒、限巨壑、欲由此過爾不能、由彼度我、亦未之有、 二七對曰、若是、求祖遣拉匝爾往我父家、 二八因我有弟兄五、使彼預示、免其來此受苦所、 二九阿烏拉爾阿木曰、彼有摩伊些乙及諸先知、遵之足矣、 三十對曰、否、我祖莫若有死而復活者就之、彼必改悔、 三一大祖曰、不遵摩伊些乙及諸先知、縱有死而復活者、其亦不信、

第十七章
一伊伊穌斯復謂門徒曰、誘感不能不至、而誘人者實禍、 二若磨、繫其頸投海、猶愈於誘斯幼小者陷罪、 三爾曹宜自省、若兄弟得罪爾、當諫、悔則恕之、 四設一日、得罪爾至七、而當日自反、亦至七、曰、我悔、爾宜恕之、 五宗徒謂主曰、使我信加多、 六主曰、若爾有信如芥種、卽命此無花果樹自移植於海、亦聽爾命、 七爾中孰有僕、或耕或牧、自田歸、卽命曰、坐食、 八豈不曰、備我餐、束帶於我飲食時事我、然後可自飲食、 九僕奉命行、豈謝之、我意不然、 十如此、爾曹盡行所命、亦應自謂曰、無益僕、惟行當行耳、 十一伊伊穌斯往耶魯爾薩利木途經薩瑪利爾亞、及戛利列亞、 十二入一村時、遇十癩者遠立、 十三揚聲曰、伊伊穌斯師、矜憐我等、 十四主視之曰、爾等可往、自示司祭、癩者往、途閒已潔、 十五其一人覺己愈、返、大聲讚美天主、 十六伏伊伊穌斯足下、稱謝、此乃薩瑪利爾亞人、 十七主曰、潔者非十人乎、其九安在、 十八何未返、讚頌天主、僅此異方人來、 十九旋語其人曰、起歸、爾信、愈爾、 二十發利爾些乙等問主曰、天國何時開臨、主曰、天國不能顯臨、 二一並無人謂、或在此、或在彼、因天國、卽在爾心、 二二又謂門徒曰、時將至、爾欲見人子一日、而不得見、 二三人告爾在此、或在彼、毋往、毋逐、 二四蓋如電、閃於天此涯、而光於彼涯、人子於其日發見、亦然、 二五但伊先當備受多苦、並為此世見棄、 二六如諾乙時、人子日亦然、 二七其人飲食嫁娶、至諾乙入方舟日、乃洪水至、湮衆、 二八又昔羅特時亦然、其人飲食貿易、樹藝搆造、 二九然羅特出莎多木日、自天雨火雨硫、滅衆、 三十人子顯臨日、亦如是、 三一當日人在屋上、其具在內、毋下取、在田者、亦毋歸、 三二應憶羅特妻、 三三謀護生命者、反滅之、滅之者、反致其生、 三四吾語爾、是夜二人同榻、一見取、一見舍、 三五二婦同磨、一見取、一見舍、 三六二人在田、一見取、一見舍、 三七衆曰、主、何處有此、主曰、屍所在、鵰鷹集、

第十八章
一主又設喩、言人宜恆祈禱毋怠、 二曰、邑有刑官、不畏天主、不怍世人、 三邑亦有嫠、屢入見曰、有仇我者、請伸我寃、 四官久不許、後自思曰、我雖不畏天主、不怍世人、 五但因嫠數聒、故伸其寃、免恆至聒我、 六主曰、聽不義刑官所言、 七天主於所選晝夜籲禱者、雖應或遲、豈不終伸其寃、 八吾語爾、寃伸至速、然人子再至、豈必見信德於世、 九又有數人、自恃為義、藐視人、主因設斯喩曰、 十二人登堂祈禱、一係發利爾些乙、一係稅吏、 十一發利爾些乙立而默禱曰、謝爾天主、使我不似他人、殘酷、不義、淫惡、或不似此稅吏、 十二我七日守齋二、所得十輸一云、 十三稅吏遠立、舉目仰天亦不敢、惟拊膺曰、天主矜憐我罪人云、 十四吾語爾、得赦罪歸者、此也、非彼、因自高者、必降為卑、自卑者、將升為高、 十五嘗有人抱嬰孩、求主撫之、宗徒見而阻之、 十六主呼之來、曰、容此兒就我、毋禁、蓋天國屬如是人、 十七誠告爾、凡聽受天國、不似嬰孩、不得入、 十八有紳宦問曰、至善師、我當何為、以得常生、 十九主曰、胡以至善稱我、至善惟天主、 二十夫諸誡、爾所知、毋行淫、毋殺人、毋偸盜、毋妄證、孝敬爾父母、 二一對曰、此諸誡、我自幼盡守、 二二主聞其言、謂之曰、爾猶闕一、悉售所有濟貧、必有財於天、且來從我、 二三其人聞之、憂甚、巨富故、 二四主見其甚憂、曰、有財者、入天國誠難、 二五駝穿鍼孔、較富人入天國尚易、 二六聞者曰、然則誰得救、 二七主曰、人不能者、天主能之、 二八撇特爾曰、我儕舍一切從爾、 二九主曰、誠告爾、人為天國、離屋宇、父母、弟兄、姊妹、妻子、 三十而今世不獲倍蓰、來世不得永生者、未之有、 三一主召十二徒、離衆、來前、謂之曰、我儕今向耶魯爾薩利木、先知所載、指人子者、必皆成、 三二其將見賣於異邦人、侮玩、凌辱、唾詈、 三三鞭扑、殺之、而第三日復活、 三四宗徒無所達、以斯語為彼隱密、故不知所謂、 三五近耶利爾鴻時、有瞽者、坐道旁乞、 三六聞衆過、問此何事、 三七告之曰、那作雷爾、伊伊穌斯過、 三八瞽者呼曰、達微德裔、伊伊穌斯、憐憫我、 三九前行者、禁之使默、彼益呼曰、達微德裔、憐憫我、 四十主遂止、命導之來、及至、主問曰、 四一爾於我何求、對曰、主、使我得見、 四二主曰、可、爾信愈爾、 四三遂得見、從伊伊穌斯行、讚美天主、衆見之、亦讚美天主、

第十九章
一於是主入耶利爾鴻、經行時、 二有名匝克黑、為稅吏長而富、 三欲見伊伊穌斯為何如人、因身短人衆、不得見、 四遂趨前、攀升無花果樹、以便見主、因其必過此、 五迨主至、仰視曰、匝克黑速下、今我宜至爾家、 六乃急下、喜迎之、 七衆見此不悅、曰、彼往罪人家、 八匝克黑進前、謂主曰、主、我以所有之半濟貧、若曾誣詐人、償四倍、 九主曰、今救贖到此家、因其亦係阿烏拉爾阿木裔、 十蓋人子至、為尋且救已失者、 十一衆聞此言、又見主已近耶魯爾薩利木、意天國將卽開顯、是以主設喩曰、 十二有貴者、欲往遠方、為受封國而歸、 十三臨行時、召十僕、共予金十枚、謂之曰、貿易以待我歸、 十四其國民憾之、陰遣使於其後、愬之曰、我儕不欲斯人君我、 十五迨貴者受封返、遂命呼予金之僕、欲知孰獲利多寡、 十六其首至者曰、主予金一枚、已獲十枚、 十七曰、美哉善僕、緣爾小者旣忠、可宰十邑、 十八其次至者曰、主予金一枚、已獲五枚、 十九曰、爾亦可宰五邑、 二十又其次至者曰、主予金一枚、在此巾裹藏之、 二一我實畏爾、因爾為人甚嚴、未存而取、未播而穫、 二二其主曰、惡僕、卽以爾言審判爾、爾知我嚴、殆未存而取、未播而穫、 二三則盍以我金置肆、為我來時、可并利取之、 二四遂命左右曰、取其金一枚、予有十枚者、 二五左右曰、主、彼已十枚、 二六曰、誠語爾、有者將予、無者並其所有亦奪之、 二七若我敵、係不欲我君之者、曳來誅我前、 二八主言竟、前行、向耶魯爾薩利木、 二九迨至微發伊格亞、及微發尼亞、近青果山、遣二徒、 三十曰、爾往前村、入必遇小驢縶、從未經人乘者、解而牽來、 三一儻有人問解驢何為、可應曰、主需、 三二奉遣者往、果如所言、 三三解驢時、其主問曰、解之何為、 三四應曰、主需、 三五遂牽就伊伊穌斯、置衣驢上、扶主乘之、 三六行際、以衣鋪道、 三七至青果山、已下行、衆門徒感念、得見所有奇蹟、喜、高聲讚美天主、 三八曰、因主名來之王、實為讚揚者、在天安和、在上光榮、 三九維時、衆中有發利爾些乙數人、謂主曰、師、其止爾徒、 四十主曰、誠語爾、若輩緘默、石且聲呼、 四一旣近城、主甫見、哭之、 四二曰、城乎、今猶為爾日、儻於是時、知關爾平安事、尚幸、然此隱於爾目、 四三蓋日將至、敵必築壘、環攻四面、困爾、 四四盡毁爾至基、夷爾赤子於爾內、且不遺一石於石上、因爾不知眷顧日、 四五迨主入堂、逐貿易者、 四六曰、經云、我室為祈禱室、爾以為盗窟、 四七主每日在堂教誨、司祭首學士族長等、欲殺之、 四八惟無機可乘、因衆傾聽不少離、

第二十章
一一日、主在堂訓民、傳福音時、司祭首族長學士等就之、 二問曰、請示爾以何權行是、賜爾斯權者誰、 三主曰、我亦有一言問爾、請告、 四伊望授洗、由天、抑由人、 五伊等竊議曰、若云由天、必曰曷不信之、 六若云由人、民必石擊我、因皆信伊望為先知、 七遂對曰、不知其由、 八主曰、如是、我亦不告爾以何權行是、 九又設喩語衆曰、有種萄園者、租於園丁而往、久之、 十及時、遣僕就園丁、令輸果、園丁扑之、使僕空返、 十一再遣僕、復扑且辱之、仍致徒返、 十二更遣第三人、竟傷而逐之、 十三時園主曰、我將奈何、莫若遣我愛子、或見而愧、 十四乃園丁望見其子、相議曰、此乃嗣業子、可往殺之、業必歸我、 十五遂曳園外而殺、彼園主將何以處此園丁、 十六必至殲滅此園丁、園付他人、伊等聞之曰、願天主免之、 十七主乃目之曰、經載云、工師棄之石、成為隅首、何歟、 十八凡墮此石上、必糜碎、若被此石墮覆者、必壓壞、 十九時司祭首學士等、洞徹主設喩指己、遂欲執之、又畏民、 二十乃窺伺之、遣偵者、偽為義人、欲以言羅之、解於監司及總領、按治、 二一偵者問曰、師、我知爾所言所誨皆正、並不以貌取人、乃誠實傳天主道者、 二二我儕納稅耶克薩爾宜否、 二三主知其詐、謂曰、何試我、 二四取金錢一、予我觀、是像與號為誰、對曰、耶克薩爾、 二五主曰、然則屬耶克薩爾者、宜納耶克薩爾、屬天主者、宜獻天主、 二六偵者當衆、末由以言羅之、且奇其應對、皆默然、 二七有薩督耶克乙人、素不信復活、乃就主問曰、 二八師、摩伊些乙誡我云、若兄有妻、無子死、弟宜娶其妻、生子以嗣、 二九有兄弟七、長兄娶妻、無子死、 三十其次娶之、亦無子死、 三一其三又娶之、至其七、皆無子而死、 三二後婦亦死、 三三至復活時、此婦為誰妻、蓋娶之者七人、 三四主曰、此世之子、有嫁有娶、 三五若幸得來世及復活、則不嫁不娶、 三六緣死亦弗能、乃誠如天神、且係復活子是為天主子、 三七至論死者復活、摩伊些乙棘中篇、亦詳之、其稱天主、為阿烏拉爾阿木主、伊薩阿克主、亞适烏主、 三八是天主非死者主、乃生者主、蓋主前無不獲生者、 三九有數學士曰、師之言然、 四十後無敢問者、主乃謂衆曰、 四一人何言合利爾斯托斯、為達微德裔、 四二然聖咏篇中、達微德自言曰、天主謂我主云、坐我右、 四三迨我將爾敵、置為爾足凳、 四四夫達微德旣稱合利爾斯托斯為主、則合利爾斯托斯何又為達微德裔、 四五衆民傾聽時、主語宗徒曰、 四六謹防學士等、好衣長服遊、喜街市問安、會堂高位、席閒上座、 四七且并吞嫠貲、佯為長祈狀、因此、受審必尤重、

第二十一章
一旋舉目、見諸富人、各輸貢於堂匱、 二又見一貧嫠、輸半釐錢二、 三主曰、誠告爾、此貧嫠所輸、較衆尤多、 四蓋衆以羨餘輸天主、此嫠不足、盡輸所有、 五又因有譽堂、係美石珍貢修飾者、主曰、 六將有日、爾此處見者、必盡毁、至不遺一石於石上、 七衆問曰、師、何時有此、事將應時、有何兆、 八主曰、愼毋被人惑、因有多人、冒我名來、曰、吾、合利爾斯托斯、時且近、爾毋從人、 九又如聞戰鬬亂事、毋懼之、此等事、必先有、然此、非卽終期、 十又曰、民將攻民、國亦攻國、 十一隨在地大震、及饑疫、天垂大異可畏象、 十二然此事先、人將執爾、並窘逐爾、解爾於會堂、下爾於囹圄、為我名、曳爾於君侯前、 十三是時、爾宜為我證、 十四堅存於心、卽毋慮何以訴、 十五蓋我將賜爾口才智慧、使諸攻爾者、不能辯駮敵對爾、 十六且將為父母弟兄、親戚朋友訟解、並殺爾中數人、 十七爾等因我名被衆憾、 十八然爾一髮不失、 十九爾當以堅忍使靈得救、 二十迨見軍環攻耶魯爾薩利木則知其空曠無日、 二一是時、在伊屋曡亞者、當避於山、在京者、宜去、在關外者、毋入、 二二蓋是日、為譴責日、特應經所載、 二三斯時、妊婦乳婦尤有禍、因此時、必有大災於地、盛怒加斯民、 二四有死於刀刃、有被擄於諸國、耶魯爾薩利木直至異邦人期滿、為伊等蹂踐、 二五日月星辰、必有異象、在地諸國、困苦顚連、海波淜湃、 二六人人俟苦降世、危懼至死、因天之能力、亦皆震動、 二七時將見人子秉鉅權、顯盛榮、乘雲來、 二八甫有此事、爾可興起翹首、以爾之贖近、 二九又譬曰、試觀無花果與諸樹、 三十至已萌、則知夏近、 三一爾歷見此事已成、則知天國邇、 三二誠告爾、此代未逝、斯事皆成、 三三天地可廢、我言必不廢、 三四惟己當謹愼、毋饜飫沉湎、世冗累心、恐其日突臨爾、 三五因其日如網羅猝收大地人、 三六故時宜儆醒、且祈、冀得避將來災、而立人子前、 三七主每晝在堂教誨、暮出至青果山宿、 三八庶民蚤起、卽至堂、就主聽訓、

第二十二章
一除酵禮期、名葩斯哈、將近、 二司祭首學士等、尋隙殺伊伊穌斯、因畏民、 三薩他那已入伊屋達心、係稱伊斯喀利爾沃特、乃十二徒之一、 四遂詣司祭首族長處、計賣伊伊穌斯、 五彼聞之喜、許以金、 六伊屋達諾、乃尋機、乘衆不在、執付之、 七除酵禮、卽當宰葩斯哈羔日、旣至、 八主遣撇特爾伊望曰、爾往備葩斯哈、我儕食之、 九伊等曰、命何處、備、 十主曰、迨入城、必遇挈水瓶者、隨之入室、 十一謂其家主曰、師問、我將同吾徒、食葩斯哈客舍、安在、 十二彼將以陳設大樓示爾、可卽在彼備、 十三二徒往、果遇如所言、遂備葩斯哈、 十四迨時至、主偕十二徒席卧、 十五謂伊等曰、受害先、我甚願偕爾食此葩斯哈、 十六因確語爾、此葩斯哈未完全於天國、我不復食之、 十七遂取爵、讚揚曰、將此、爾曹分之、 十八吾語爾、迨天國至、我不復飲此蒲萄汁、 十九又取酵餅、讚揚、擘予之、曰、此乃我體、代爾捐者、爾宜效此行、以記我、 二十宴後、取爵曰、此爵、乃新遺詔、用我血立、代爾所流者、 二一然賣我者手、現與我同席、 二二人子將依預定歸、惟賣人子者、其有禍、 二三衆互詢、誰將行此、 二四又門徒中有爭長事、 二五主謂之曰、帝王主其民、及彼秉權者、人以恩主稱之、 二六惟爾曹不可、爾中為大者、當若小、為首者、當若役、 二七蓋為長者誰、席卧者、抑役事者、非席卧者乎、然我在爾中、如役事者、 二八爾曹惟恆偕我患難中、 二九然我以國遺賜爾、如我父遺賜我、俾爾在我國、與我同席飲食、並列座、 三十審伊斯拉爾伊利十二派、 三一主復曰、西孟、西孟、薩他那求播爾曹若麥、 三二但我為爾祈、使爾信不虧、爾將改悔後、可堅定爾弟兄、 三三撇特爾曰、主、我備與爾同獄同死、 三四主曰、撇特爾、吾切語爾、今夜鷄未鳴先、爾將三言不識我、 三五又謂宗徒曰、我嘗遣爾、令毋囊、毋袋、毋履時、爾有缺否、對曰、烏有、 三六主曰、今則有囊者取、有袋者亦然、無刀者、可以衣易、 三七我先語爾、聖經云、人視其為罪犯中者、其言必應於我、因經指我言者將終、 三八宗徒曰、主、現有二刀於此、主曰、足矣、 三九乃出、依常往青果山、宗徒從之、 四十迨至、主命曰、宜祈禱、免陷誘、 四一遂離之、約投石遠、曲膝祈禱、 四二曰、吾父、若爾肯、此爵過我、然莫從我、惟爾旨是成、 四三天神自天見、堅定之、 四四伊伊穌斯悚勉哀痛、祈禱愈切、汗如滴血落地、 四五禱畢、起、就宗徒、見其憂而假寐、 四六謂之曰、何寢起、祈禱、免入誘感、 四七言未竟、衆驟至、十二徒之一、名伊屋達、行於前、乃就主、以接吻、蓋其先、曾約曰、我接吻者是、 四八主謂之曰、伊屋達、爾以接吻賣人子乎、 四九左右見事始覺、請曰、主許刀擊之否、 五十徒中一人、擊司祭首僕、削落右耳、 五一主曰、止、遂捫其耳、醫之、 五二主謂來執之司祭首、及司堂者、並族長等曰、爾來執刃與梃、若捕寇然、 五三我日偕爾在堂、爾不執我、今乃爾曹時、及冥晦勢、 五四衆執伊伊穌斯、曳至司祭首家、撇特爾遠從、 五五迨衆於院中、設火同坐、撇特爾亦在、 五六有婢見撇特爾坐向火、注視之、曰、此亦曾偕伊伊穌斯者、 五七撇特爾不承、謂之曰、我不識伊、 五八有頃、又一人見之、曰、爾亦其黨、撇特爾謂之曰、非也、 五九少時、復一人力言曰、此人實偕之、以其為戛利列亞人、 六十撇特爾謂之曰、爾所言、我不識、言未竟、鷄忽鳴、 六一時主顧撇特爾、撇特爾忽憶主前言、鷄鳴先將三言不識我之語、 六二遂出痛哭、 六三執伊伊穌斯者、戲扑之、 六四掩其面、批其頰、問曰、試言擊爾者誰、 六五更以多端譏誚主、 六六詰朝、族長司祭首學士等皆集、曳主至公會、 六七訊曰、爾誠合利爾斯托斯否、告我、主曰、我若告爾必不信、 六八若詰爾必不應、又不我釋、 六九此後、人子將坐天主威權右、 七十僉曰、然則爾係天主子、主曰、爾主是吾、 七一衆謂曰、何用別證、我等皆親耳聽其親口言、

第二十三章
一衆乃湧起、曳伊伊穌斯赴批拉特前、 二訟之曰、我察此人、惑民、禁納稅耶克薩爾、自稱合利爾斯托斯國王、 三批拉特問曰、爾果伊屋曡亞國王、主曰、爾言之、 四批拉特謂司祭首、及衆民曰、我察此人無罪、 五衆堅呼曰、彼惑民、自戛利列亞起、傳教於伊屋曡亞殆徧、 六批拉特始聞戛利列亞之言、遂問曰、此戛利列亞人乎、 七旣知其屬伊羅爾德轄境、卽遣至伊羅爾德、時伊羅爾德亦在耶魯爾薩利木、 八見伊伊穌斯而甚喜、因久欲見之、蓋多聞人論主、且冀見異蹟、 九故多端問之、主皆不答、 十司祭首學士等、立而訟之甚力、 十一伊羅爾德及衛士、藐玩伊伊穌斯、衣以光潔服、復遣至批拉特、 十二批拉特從此遂與伊羅爾德相友、蓋素乃相仇、 十三批拉特召司祭首族長及衆民等、 十四謂之曰、爾曹以此人解我、言其惑民、我卽依爾訟、當前審之、未見其有爾所訟罪、 十五且伊羅爾德亦然、因我曾遣伊見伊羅爾德、彼亦以伊伊穌斯所行、無一當死、 十六故我將笞釋之、 十七蓋值葩斯哈禮期、總領向例必釋一囚、 十八衆齊呼曰、刑此、釋瓦拉爾瓦、 十九夫瓦拉爾瓦、係曾城中作亂、殺人下獄者、 二十批拉特欲釋伊伊穌斯、乃復語衆、 二一衆呼曰、釘之、釘之、 二二批拉特三語之曰、彼行何惡、我未見其有死罪、故將笞釋之、 二三衆厲聲求釘刑架益堅、庶民與司祭首等聲勝矣、 二四於是、批拉特擬准所求、 二五卽釋彼衆所欲釋作亂殺人下獄者、而以伊伊穌斯付民、聽其得之甘心、 二六曳主時、適伊克利爾涅亞人、名西孟由田來、衆執之、置刑架於其肩、使從伊伊穌斯行、 二七隨行者甚衆、且有多婦、哭而哀之、 二八主顧之曰、耶魯爾薩利木女、毋為我哭、當為己及爾子哭、 二九日將至、人必曰、荒胎婦、未產胎、未哺乳、誠福、 三十是日、人將對山曰崩我、對陵曰覆我、 三一蓋木青挫折尚如此、木枯將若何、 三二偕主又曳二犯、亦為受刑、 三三至一地、名額顱、在彼釘伊伊穌斯於刑架、並二犯、一在其右、一在其左、 三四主曰、吾父赦之乎、因伊等不知所為、時鬮分主衣、 三五民立觀、掌司亦立衆中、相譏之、曰、彼曾救他人、若果合利爾斯托斯、天主選者、今可自救、 三六兵卒亦戲之、就前予醯、 三七曰、爾若伊屋曡亞國王、可自救、 三八其上懸橫額、兼用格列爾齊亞羅爾瑪伊屋曡亞語、書曰、此乃伊屋曡亞國王、 三九同懸盜、其一誚之曰、爾若合利爾斯托斯、可救己、兼救我儕、 四十其二屬其一曰、豈爾不畏天主、不顧己亦同刑、 四一夫我儕固宜、因我所受、當我行、而此人所為無不善、 四二乃謂伊伊穌斯曰、主、迨歸爾國、乞憐念我、 四三主曰、誠告爾、卽今、爾必同我在天堂、 四四天約第六時、徧地作幽暗、至第九時、 四五日晦冥、堂幔中裂為二、 四六伊伊穌斯大呼曰、吾父、我靈託付爾掌握中、言畢、氣絕、 四七百夫長見此讚榮天主云、是誠義人、 四八聚觀之衆、歷見其事、拊膺返、 四九主素識之士、及自戛利列亞相隨之婦、亦皆遠立觀之、 五十時有人名伊沃西福、職樞密、為人誠且義、 五一不黨伊衆謀為、屬伊屋曡亞之阿利爾瑪斐亞人、素慕天國臨者、 五二入見批拉特、求伊伊穌斯屍、 五三請下、裹以枲布、置石鑿未經人葬之墓、 五四是日、為備瞻禮、儼然卽穌博他、 五五自戛利列亞隨主同來婦女從伊沃西福、觀其墓、及如何葬其體、 五六迨歸、備芳馨品、及香膏、當穌博他日、遵戒止息、

第二十四章
一瞻禮第一日、昧爽、彼婦又偕數婦至墓、攜所備芳馨品、 二見石離墓門、 三入、不見主體、 四躊躇閒、忽見二人立前、衣服光煜、 五婦心驚、目視下、二人謂之曰、何於死中求活人、 六彼不在此、已復活、當憶彼在戛利列亞時、曾語爾、 七曰、人子必付罪人手、釘於刑架、而第三日復活、 八婦卽憶前言、 九由墓歸、告十一徒、及同人、 十告者、有瑪利爾亞、號瑪格達利那、及伊沃昂那並亞适烏母瑪利爾亞、又有他婦偕、 十一宗徒以婦傳、為目眩、未信、 十二乃撇特爾卽起、趨墓、俯惟見枲布、驚異歸、 十三是日、二門徒往一鄉、名耶瑪屋斯去耶魯爾薩利木約六十里、 十四二人互論近事、 十五詰辯閒、伊伊穌斯傍行、 十六二徒目如障、竟未識、 十七主曰、爾行、互論何事、有憂色如是、 十八有一名克列沃葩曰、在耶魯爾薩利木獨爾不知、邇日都城所成事、 十九主曰、何事、對曰、那匝列爾特人伊伊穌斯、乃先知、在天主及烝民前、言行有優力者、 二十我司祭首族長等、解而擬死、釘於刑架、 二一噫、我儕乃素望此人、卽將救伊斯拉爾伊利民者、而此事成、今已三日、 二二我衆中有數婦、深使我奇異、因彼黎明往墓、 二三未得見其體、並言己見天神顯見、謂伊伊穌斯係生活、 二四又有數人趨墓、果遇如婦言、惟不見伊、 二五主曰、心無知、及鈍於信先知預言者、 二六合利爾斯托斯、受害而獲榮、不宜如是耶、 二七遂由摩伊些乙起、歷諸先知經載、指己事、悉詳之、 二八言際、近所往鄉、伊伊穌斯若欲遠行狀、 二九二人請止、曰、日暮、請同宿、遂入止、 三十席卧時、主取酵餅、降福、擘予之、 三一時二人目倏瞭、辨其為主、而主忽不見、 三二遂相告曰、途與我言、及解經時、我心豈未嘗熱、 三三卽起、歸耶魯爾薩利木、見十一徒、及同人、共聚、 三四僉言主果復活、已見予西孟、 三五二人亦述途所遇、及以擘餅識主諸蹟、 三六言時、主忽立其中、曰、爾衆安和、 三七門徒迷惘而駭、疑所見為神、 三八主曰、爾何迷惘、此疑意入爾心、何為、 三九視我手足、卽我、試捫、且詳視神無骨肉、爾視我則有、 四十主遂示手足、 四一衆徒旣仍未信、而奇異、乃深喜故、主曰、於此、爾有食物乎、 四二遂獻炙魚一片、蜜一方、 四三主於衆前取食、 四四曰、我素偕爾、曾言、乃摩伊些乙法律、及先知書、並聖咏載、指我當應者、皆此、 四五遂啟其聰、令悟諸經、 四六曰、聖經如此載、合利爾斯托斯當如此受害、而第三日復活、 四七卽因其名、傳改悔赦罪道、自耶魯爾薩利木始、至萬國、 四八爾衆且為此事證、 四九我將以父許者賜爾、迨自上賜爾神力時、宜居耶魯爾薩利木、 五十旣而率衆出城、至微發尼亞、舉手向衆降福、 五一當降福時、離衆、漸升天、 五二宗徒拜之、喜甚歸耶魯爾薩利木、 五三常在堂、讚美稱頌天主、阿民、

福音經第四冊
謹按
宗徒伊望述
第一章
一元始有聖言、聖言與天主共在、聖言卽天主、 二是聖言自元始卽與天主共在、 三萬物以之受造、凡受造者、無不以之、 四聖言曾存生、生者為人光、 五光照於暗、暗弗能蔽之、 六有天主遣者名伊望、 七其至、為光作證、使衆以之信、 八然伊望非光、特為光作證、 九別有眞光、乃普照凡臨世人者、 十其光至世、世且以之創、而世不及識、 十一其至屬己、而屬己者不受之、 十二若彼受、卽信其名者、則賜權、為天主子、 十三是、非由血氣、非由情意、非由人慾、乃由天主生、 十四夫聖言成為肉軀、居我儕閒、充滿恩寵眞實、我儕且見其光榮、誠如父獨一子榮、 十五伊望為之證、呼曰、我嘗言後我來、實先我、以其本先我者卽斯人、 十六由其充滿、而我儕受恩寵益增、 十七因法律傳授、賴摩伊些乙、若恩寵及眞實、則由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而顯、 十八從未有人見天主、惟獨一子、恆在父懷者彰明之、 十九夫伊望之證若此、卽伊屋曡亞人、自耶魯爾薩利木遣司祭、及列微特、問爾為誰時、 二十伊望承而不諱、言己非合利爾斯托斯、 二一又問曰、爾為誰、伊利亞乎、曰否、抑先知、曰否、 二二曰、然則爾果誰、使我得復於遣我者、爾自言為誰、 二三答曰、我卽昔先知伊薩伊亞曾言、聲呼於野云、直治主道者是、 二四奉使者、乃發利爾些乙門人、 二五伊等又問曰、爾非合利爾斯托斯、亦非伊利亞、及先知、胡授洗、 二六伊望曰、我以水授洗、有一立爾中者、爾所未識、 二七其人卽後我來、實先我、解其履革帶、我亦不堪、 二八此事瀕伊沃爾當、於微發瓦拉爾、卽伊望授洗處、 二九翌日、伊望見伊伊穌斯就己、則曰、斯、乃天主羔、負世人罪者、 三十我言後我來、實先我、以其本先我者卽斯人、 三一我素不識彼、乃至此以水授洗、特顯其於伊斯拉爾伊利民、 三二又證之曰、我見聖神、形似鴿、自天降、止其頂、 三三我原未識彼、惟遣我以水授洗者、語我曰、迨爾見聖神降止其頂、卽以聖神授洗者、 三四我已見、而證其為天主子、 三五次日伊望偕二徒復立、 三六見伊伊穌斯經行、謂其徒曰、斯乃天主羔、 三七二徒聞言、遂從伊伊穌斯行、 三八主顧、見其從行、謂之曰、爾何求、對曰、拉爾微譯即我師、爾何居、 三九主曰、來觀、遂往、得見居所、是日與主偕、天約第十時、 四十聞伊望言、而從主者、一係西孟撇特爾兄、昂德雷爾、 四一彼先遇弟西孟、謂之曰、我儕幸遇羋西亞、譯卽合利爾斯托斯、 四二遂引弟見主、主目之曰、爾乃伊沃那子西孟、後宜名伊克發、譯卽撇特爾、 四三次日、伊伊穌斯欲往戛利列亞遇肥利普、乃謂曰從我、 四四此肥利普、微福薩伊達人、與昂德雷爾撇特爾同邑、 四五肥利普遇那發那伊勒謂曰、摩伊些乙法律載、及諸先知記者、我已獲見、卽那匝列爾特人、伊沃西福子、伊伊穌斯、 四六那發那伊勒曰、安有善者、從那匝列爾特出、肥利普曰、往觀、 四七迨伊伊穌斯見那發那伊勒至、指之曰、是誠伊斯拉爾伊利人、無詭譎者、 四八那發那伊勒曰、何由知我、主曰、肥利普未招爾先、我已見爾於無花果樹下、 四九那發那伊勒曰、拉爾微、爾誠天主子、伊斯拉爾伊利王、 五十主曰、我言無花果樹下見爾、爾卽信、彼必見大於此者、 五一復曰、誠告爾、自今爾輩將見天開、天神陟降於人子、

第二章
一第三日、戛利列亞之喀那有婚筵、伊伊穌斯母與、 二主與門徒、亦同見請、 三因酒乏、母謂主曰酒罄、 四伊伊穌斯曰、與爾我何涉、且我時未至、 五母遂謂僕曰、依彼命行、 六伊屋曡亞、俗為盥潔用、於彼設石甕六、每容約二三桶、 七主謂僕曰、以水滿甕、遂滿平之、 八主又曰卽挹之、予司筵者、僕遂持往、 九司筵者旣嘗變酒之水、彼不知所自、惟挹水者知、遂呼新婚者曰、 十凡筵先設旨酒、客酣方進醨酒、爾乃畱旨酒至此、 十一斯主初行異事於戛利列亞之喀那而顯己榮、門徒信之、 十二厥後、伊伊穌斯偕母與弟兄門徒往喀撇爾那屋木居日無幾、 十三值伊屋曡亞葩斯哈將臨、伊伊穌斯扺耶魯爾薩利木、 十四見堂廡、有市牛羊與鴿、並兌錢者坐、 十五乃以繩為鞭、逐其人出堂、與其牛羊、並傾兌錢者金、翻其几、 十六謂市鴿者曰、可將去、毋以我父室為貿易場、 十七門徒遂憶經載云、為爾室熱中囓我、 十八伊屋曡亞人詰主曰、以何奇蹟示我、爾有權行是、 十九主曰、爾試毁此堂、我三日復建之、 二十其人曰、此堂曾經四十六年落成、爾三日能成乎、 二一夫主言此、指己身堂而言、 二二迨復活後、門徒方憶其曾言此、故經載及伊伊穌斯語皆信之、 二三主於耶魯爾薩利木當葩斯哈、衆見主所行奇蹟、多信其名、 二四然主不以己藉託於彼、因人悉為己所知、 二五並不待人證以自知其中藏、

第三章
一有發利爾些乙門人名尼适底木、為伊屋曡亞掌司之一、 二夜就伊伊穌斯曰、拉爾微、我儕知爾為師、由天主來者、蓋爾所著異事、非天主與偕人莫能行、 三主曰、誠告爾、人非上生不能見天國、 四尼适底木曰、人旣老奚能重生、豈再入母腹而重生、 五主曰、誠告爾、人不以水及聖神而生、不能入天國、 六由軀生者肉、由神生者神、 七我言爾曹必上生、爾毋以為奇、 八風任意而噓、聞其聲者不知其何來何往、由聖神生者亦若是、 九尼适底木曰、焉能有是、 十主曰、爾為伊斯拉爾伊利民師、猶未知此、 十一誠告爾、我儕言所知者、證所見者、而爾曹莫受我儕證、 十二今我言屬地爾曹猶弗信、若言屬天安能信、 十三由天降仍在天人子外、曾無升天者、 十四如摩伊些乙舉蛇於野、人子將見舉亦然、 十五俾凡信之者、免沉淪得常生、 十六因天主愛世、至以獨一子賜之、俾凡信之者、免沉淪得常生、 十七蓋天主遣子降世、非為判世、乃為世由之得救、 十八信之者不受判、不信者其判已定、因其不信天主獨一子名、 十九此判非他、乃光臨世、而人愛暗逾光、其行實惡故、 二十蓋凡作不善者、惡光而不就、恐彰所行、以皆係惡、 二一循眞實者就光、俾彰所行、以皆係遵主旨、 二二厥後伊伊穌斯與門徒、至伊屋曡亞、同居授洗、 二三伊望在耶能亦授洗、其地近薩利木、因此地多水、故人多至受洗、 二四蓋伊望尚未被囚、 二五時伊望徒、與伊屋曡亞人辯及潔事、 二六就問曰、拉爾微、昔偕爾於伊沃爾當岸、卽爾所證者、今亦授洗、而衆就之、 二七伊望曰、非由天授、人無可受、 二八昔我曾言、我非合利爾斯托斯、乃奉使為其前驅、此則爾曹亦可證、 二九有新婦者新郎、其友立而聽、及聞新郎聲甚喜、今我此喜成矣、 三十彼則宜長、我則宜消、 三一自上臨者、在萬有上、由地則屬地、所言亦屬地、由天臨者、乃萬有上、 三二其宣證、但以所見聞、第無人受其證、 三三有受其證者、卽以此印證天主為眞實、 三四因天主遣者、所述皆主言、蓋天主賜以聖神無限量、 三五父愛子、且以萬物付其手、 三六信子者、持有常生、不信子者、永不見常生、而主怒恆在其身、

第四章
一主旣知發利爾些乙、已聞己召徒及授洗、多於伊望、 二其實主不親授洗、惟門徒授之、 三乃離伊屋曡亞、復往戛利列亞、 四路必由薩瑪利爾亞境、 五及抵薩瑪利爾亞邑名西哈爾近大祖亞适烏、賜伊子伊沃西福分界、 六在彼有亞适烏井、伊伊穌斯行倦憇井上、天約第六時、 七薩瑪利爾亞婦來汲、主曰、飲我、 八因門徒入城市食、 九婦曰、爾伊屋曡亞人、胡於我薩瑪利爾亞人求飲、蓋兩地人、素不相交、 十主曰、儻識天主賜、及與爾言予我飲者為誰、爾必反求之、其必予爾活水、 十一婦對曰、尊長無汲器、井又深、烏由得活水、 十二我太祖亞适烏遺我此井、昔彼與子及牲、皆由此飲、爾豈大於伊、 十三主曰、凡飲此水、必復渴、 十四飲我所予水者、永不復渴、蓋我予之水、在其中、必為源泉、活潑流至常生、 十五婦曰、請尊長予此水、使我永不渴、並無庸來此汲、 十六主曰、往、呼爾夫偕來、 十七對曰、我無夫、主曰、爾言無夫是也、 十八蓋爾向有五夫、且今有者、亦非爾夫、爾言此誠然、 十九婦答曰、我觀尊長乃先知、 二十我列祖崇拜在此山、而爾曹云、崇拜惟宜於耶魯爾薩利木、 二一主曰、爾宜信我、日將至、則爾拜父、非於此山、亦非於耶魯爾薩利木、 二二爾曹不知所拜者、我儕則知所拜者、因救贖恩、自伊屋曡亞、 二三日將至、今是已、眞崇拜者、以神及眞實而拜父、蓋父喜覓如是拜者、 二四天主乃神、拜之者、必宜以神及眞實、 二五婦曰、我知羋西亞、卽合利爾斯托斯、必至、乃以衆理告我、 二六伊伊穌斯曰、我也、爾與言者是、 二七時門徒歸、見主與婦言、異之、然無人謂爾將奚求、或與婦何言、 二八婦遂置瓶、入邑、語人曰、 二九試往觀、有一人、我夙行、彼悉言之、得毋彼合利爾斯托斯、 三十衆遂出邑、往就伊伊穌斯、 三一斯際、門徒請曰、拉爾微請食、 三二主曰、我已有糧、爾弗知者、 三三門徒因互議曰、或有供之者、 三四主曰、遵遣我者旨、成其事卽我糧、 三五爾豈不曰尚需四閱月刈穫、而吾語爾、舉目視斯田盡白、可穫矣、 三六穫者得傭值、積實至常生、是則播者穫者共欣、 三七卽諺云一播一穫之言誠然、 三八我遣爾曹、穫爾未勞之田、他人勞、爾祗入享其勞、 三九彼邑薩瑪利爾亞人、緣婦證伊伊穌斯、能言其夙行、多有信之者、 四十卽詣主懇其止彼、遂同居二日、 四一信者愈衆、皆以聞主言、 四二僉謂婦曰、我儕非第為爾言而信、乃親聆其訓、知其誠合利爾斯托斯救世者、 四三越二日、伊伊穌斯辭彼、往戛利列亞、 四四因主自言先知在故里弗尊、 四五至戛利列亞時、其人接之、因衆往守瞻禮、曾見主於耶魯爾薩利木、所行故、 四六伊伊穌斯復至戛利列亞之喀那、昔以水化酒處、適有王之大臣、其子於喀撇爾那屋木、患病、 四七聞主由伊屋曡亞、復至戛利列亞、因就之、求往救其子、蓋瀕死、 四八主曰、爾曹不見奇蹟異事、决弗信、 四九大臣曰、求主往、乘我子未死、 五十主曰、往哉、爾子已痊、其人信主所語之言、歸、 五一途遇僕馳報曰爾子愈、 五二詢何時病減、對曰昨日第七時熱退、 五三計其候、卽主許其爾子已痊時、於是其人及舉家皆信、 五四伊伊穌斯自伊屋曡亞、至戛利列亞、所行異事此其二、

第五章
一厥後遇伊屋曡亞大瞻禮、伊伊穌斯至耶魯爾薩利木、 二城中近羊門有池、鄉人名之微斐斯達、環池有五廊、 三中臥病人甚衆、有瞽者、跛者、血枯者、皆待池水翻動、 四因至時天神降、使水動、動後、先入浴者、毋論何病卽愈、 五此處有一人、負病已三十八年、 六伊伊穌斯見其偃臥、知病久、問曰、爾欲愈否、 七對曰、吾主、然、但水動時、無人扶我入浴、及我來、人先我浴矣、 八主曰、起、自負臥具行、 九其人立愈、遂負衾褥往、是日乃穌博他、 十故伊屋曡亞人、謂得愈者曰、今穌博他、負衾褥非宜、 十一答曰、愈我者、命我曰、自負臥具行、 十二衆問曰、命爾取具行者誰、 十三乃得愈者、不知為誰、蓋其地人衆、伊伊穌斯匿其中、 十四後主遇之於堂、曰、爾旣得愈、愼毋復犯惡、恐後遭患尤甚、 十五其人往告伊屋曡亞人曰、愈我者乃伊伊穌斯、 十六衆因主於穌博他行此、故窘迫之、且欲殺、 十七伊伊穌斯謂之曰、我父至今作為、我亦為之、 十八故伊屋曡亞人愈謀殺之、因主不第犯穌博他、又言天主為其父、以己與天主敵體、 十九主謂衆曰、誠告爾、子不見父行事、則不能自行、蓋父所行、子亦效行、 二十父愛子、故以己行示之、且將示以益大者、愈使爾奇異、 二一如父起死者活之、子活所欲者、亦若是、 二二且父不自審判、審判悉委子、 二三使衆敬子如敬父然、其不敬子者、卽不敬遣子之父、 二四誠告爾、聽我言而信遣我者、持有常生、已免受審、乃出死入生、 二五誠告爾、時將至、且今已至、卽死者必聞天主子聲、甫聞必立生、 二六因如父自蘊生、而賜子自蘊亦如是、 二七且賜子權審判、以其為人子、 二八毋以此為奇、時若至、凡墓中人、皆聞天主子聲、 二九乃出、彼為善者、以享常生、彼為惡者、以受審案、 三十我不能自專行、惟依所聞審判之、且我審判誠義、蓋非己意是求、乃遵遣我之父旨、 三一若我為己自證、證或非眞、 三二別有證我者、我確知其證乃眞、 三三爾曹曾遣人就伊望、彼為眞實作證、 三四且我不求證於人、言此者、特願爾得救贖、 三五伊望乃然照之鐙、爾則暫喜乘其光、 三六然我有證、大於伊望、因我所行、卽父賜我以成之事蹟、足徵我係父所遣、 三七况遣我之父、亦曾為我證、然爾從未聞其聲、未見其容、 三八其言亦不存爾心、因其遣者、爾不信、 三九可探索諸經、因爾亦思乘之卽得常生、蓋諸經所證者我、 四十且爾不欲就我、以得常生、 四一吾不求榮於人、 四二而洞鑒爾、爾衷無愛天主誠、 四三我因父名來、爾不容受、若夫因己名來、爾反容受、 四四爾乃互求人榮、不求由獨一天主榮、烏能信我、 四五毋慮我將愬爾於父有愬爾者、卽爾恃之摩伊些乙、 四六若爾果信摩伊些乙、必信我、因其所載、係指我、 四七儻不信其書、詎能信我言、

第六章
一此後、伊伊穌斯往戛利列亞海彼岸、卽提韋利爾阿達附近、 二衆因見愈病異事、多有從之、 三主登山、偕門徒暫寓、 四時伊屋曡亞瞻禮、卽葩斯哈伊邇、 五主舉目見廣衆就之、語肥利普曰、我儕何處市餅予衆食、 六蓋主已有道處此、轉詰試之、 七肥利普曰、卽以二百圓之餅、每人所得亦無幾、 八又一宗徒、乃西孟撇特爾兄昂德雷爾、 九曰、此有一童、攜大麥餅五、炙小魚二、以些須予斯衆、庸有濟、 十主曰、可令衆臥、適地有茂草、臥約五千人、 十一主取餅、讚揚分授徒、徒轉予臥者、魚亦然、皆任衆所欲、予之、 十二迨衆飽、主謂宗徒曰、收餘屑、毋使有遺、 十三遂收衆食餘之五大麥餅屑、盈十二筐、 十四時衆見伊伊穌斯行異事、曰、是誠當臨世先知、 十五主知衆欲來强己為王、復獨往避於山、 十六薄暮、宗徒下至海濱、 十七登舟濟彼岸、往喀撇爾那屋木、旣昏、主未至、 十八風烈波揚、 十九宗徒約行二十五、或三十里、忽見主履海向舟、則懼、 二十主曰、是我、毋懼、 二一宗徒喜、接登舟、遂至所往處、 二二詰朝、餘衆立海畔、知彼岸除宗徒所登、別無舟、且宗徒獨往、伊伊穌斯不與、心訝甚、 二三適數舟來自提韋利爾阿達、卽主讚揚後予衆食餅所、 二四衆因不見伊伊穌斯及門徒、遂登舟至喀撇爾那屋木尋之、 二五及遇於彼岸、則曰、拉爾微何由至此、 二六主曰、誠告爾、爾曹尋我、非為見異事、第為食餅飽、 二七毋為易朽糧勞、宜為常生糧勞、卽人子將予爾者、因天主父、以其印印人子、 二八僉曰、我儕宜何為、始副天主事、 二九主曰、信其遣者、卽副天主事、 三十衆對曰、爾行何奇蹟、使我見而信、爾果何為、 三一昔我祖在野食芒那、經云、以天降糧予食、是也、 三二主曰、誠告爾、非摩伊些乙曾以天糧予爾、乃我父今以天眞糧賜爾、 三三蓋天主糧者、乃自天降、且以生賜世者、 三四僉曰、請主恆以此糧賜我、 三五主曰、我卽生命糧、就我者决不饑、信我者永不渴、 三六然我曾告爾、爾曹旣見我、仍不信、 三七凡父予我者必就我、就我者我不迸、 三八我降自天、非為率己意、乃為奉行我父、卽遣我者旨、 三九此遣我之父旨、乃父予我之人、不致其失、而於末日、必復生之、 四十遣我者旨、乃凡見子而信者、持有常生、迨末日、我必復生之、 四一伊屋曡亞人聞伊伊穌斯自稱曰、我乃天降之糧、因不悅、 四二僉曰、此非伊沃西福子、伊伊穌斯乎、其父母我儕識之、奚言由天降、 四三主曰、無以為、 四四非遣我之父攜引、則無人能就我、而我於末日必復生之、 四五且先知書載曰、衆將蒙天主訓教而成、凡聽我父而學成者、必就我云、 四六此非有人曾見父、惟自天主遣降者見之、 四七誠告爾、信我者持有常生、 四八我實為生糧、 四九爾祖曾食芒那於野、卒不免死、 五十夫天降之糧、必致人食之不死、 五一我乃生糧天降者、食此糧則常生、我所予糧卽我體、為贖世生命捐者、 五二時伊屋曡亞人互辯曰、是烏能以其體予我食、 五三主曰、誠告爾、儻不食人子體、不飲人子血、則將不能蘊生、 五四食我體飲我血者、其人實蘊常生、迨末日、我必使之復活、 五五蓋我體乃眞食、我血乃眞飲、 五六食我體飲我血者、則彼懷我、我亦懷彼、 五七如永生之父遣我、並如我因父存生、食我者因我得生、亦若是、 五八此乃天降之糧、非如爾祖所食芒那卒不免死、食此糧者、則必常生、 五九此伊伊穌斯於喀撇爾那屋木會堂教誨時所言、 六十門徒多人聞之、則曰、異哉斯言、孰能聽之、 六一主知門徒不悅、謂之曰、此豈致爾疑、 六二儻見人子上升原所、則何如、 六三夫神使之生、肉體則無益、我所言者、神也、生也、 六四然爾中猶有不信者、蓋伊伊穌斯預知不信者為誰、賣之者為誰、 六五又曰、職是故、我曾言非我父賜、無能就我、 六六嗣門徒多有他適流散者、不復從、 六七主謂十二徒曰、爾曹亦欲去乎、 六八西孟撇特爾對曰、主有常生言、我又焉歸、 六九我儕信爾、知爾實合利爾斯托斯、永生天主子、 七十主曰、爾十有二人、非我所選乎、然中尚有一乃魔、 七一言此、蓋指伊斯喀利爾沃特人西孟子伊屋達、十二徒之一、後終賣主、

第七章
一嗣伊伊穌斯巡行戛利列亞、不願復遊伊屋曡亞、緣彼處人謀殺之、 二適彼帷幄瞻禮伊邇、 三伊伊穌斯弟兄謂之曰、去此往伊屋曡亞、使門徒亦見爾所行、 四未有欲顯其名、而隱其行者、若爾行如此、則宜自顯於世、 五蓋弟兄亦未之信、 六主曰、我時未至、爾時皆便、 七世不能惡爾、而惡我、因我證其行之惡、 八爾可往守禮期、我且不往、以我時未至、 九主言竟、仍居戛利列亞、 十弟兄至彼後、伊伊穌斯乃往守禮期、不顯然而隱然、 十一時伊屋曡亞人、於禮期覓主曰、其人安在、 十二且衆論弗一、有曰是為善人、有曰否、惑衆者、 十三然懼彼處人、無敢明言、 十四當禮期半、伊伊穌斯入堂教誨、 十五伊屋曡亞人奇曰、此人未學、何由得經旨、 十六主曰、我所教、非由己、乃由遣我者、 十七凡願遵其旨、必識我教、或出自天主、抑我由己而言、 十八由己言者、求榮己、惟求榮遣之者、斯誠而無不義、 十九摩伊些乙豈未貽爾法律、但衆中無一遵者、因何欲殺我、 二十衆曰、魔憑爾乎、誰欲殺爾、 二一主續曰、我曾行一事、爾曹則沸而不平、 二二摩伊些乙授爾割禮、雖此禮非自摩伊些乙始、實由列祖傳、爾遇穌博他、仍行此禮、 二三今人於穌博他受割禮、為免違摩伊些乙律、則我於穌博他、愈人全體、又奚不平、 二四毋審以貌、宜審以義、 二五時本城數人曰、此非衆覓殺者乎、 二六今彼明言衆前、何竟置不問、豈有司等、徵知其為合利爾斯托斯、 二七然我儕知其所自、乃合利爾斯托斯臨至、人皆不知其所自、 二八伊伊穌斯適於堂教誨、呼曰、爾曹知我、且知我所自、然我來非自擅、其遣我爾所不知者、乃眞實、 二九我知之、因我由其出、兼奉其遣、 三十適有欲執主者、但無人措手、以其時未至、 三一而民中又多信之者、相謂曰、迨合利爾斯托斯至、其行奇蹟、豈過若人、 三二發利爾些乙人、聞衆論如此、遂同司祭首等、遣吏執之、 三三主曰、我偕爾暫、將歸遣我者、 三四爾將覓我而不得、因我將在所、爾不能詣、 三五伊屋曡亞人相語曰、其將奚往、而我不能詣、豈欲往耶勒利尼散處教彼人、 三六所言覓我不得、我所在爾不能詣、果何謂、 三七迨瞻禮末大日、伊伊穌斯立呼曰、人渴宜就我飲、 三八信我者、如經載云、其腹必流活水如川、 三九主言此、指聖神、係信者所將受、蓋聖神未降、以伊伊穌斯尚未受榮、 四十衆聞之、有曰、是誠先知、 四一或曰、是合利爾斯托斯、或又曰、合利爾斯托斯、豈宜出自戛利列亞、 四二聖經不云乎、合利爾斯托斯、為達微德裔、宜出自達微德所居、微福列耶木鄉、 四三於是衆論紛紛、 四四中有數人、欲執伊伊穌斯、然不敢出手、 四五吏竟歸、司祭首及發利爾些乙等問曰、何不曳之來、 四六吏對曰、此人所言、從未經人道、 四七發利爾些乙等曰、爾曹亦被其惑乎、 四八有司與發利爾些乙等中、豈有信之者、 四九但此衆民、不識法律、皆宜被斥、 五十其中有尼适底木、卽先乘夜來者、謂衆曰、 五一未聽訟先、並未識夫人所為、我法律可罪之乎、 五二彼衆答曰、爾亦來自戛利列亞耶、可考而知、從無先知由戛利列亞出者、衆於是散、

第八章
一伊伊穌斯乃往青果山、 二翌日、昧爽復詣堂、衆民就之、主坐而誨、 三時有學士及發利爾些乙等、曳犯淫被執婦置於中、 四謂主曰、師、此婦行淫時為人執、 五摩伊些乙法律中、命我儕、如是人、石擊死、爾判若何、 六蓋言此以試、欲得由而罪主、主乃鞠躬以指畫地、不睬、 七彼衆迫速判、主則舒身曰、爾中無罪者、可先石擊之、 八復鞠躬畫地、 九訟婦者聞言、內省自責、乃由長至末一一退出、惟遺主及婦立於中、 十主舒身見其人皆無、惟婦在、謂之曰、適訟爾者安在、無人罪爾乎、 十一婦應曰、吾主、無有、主曰、我亦不定爾罪、去、後毋再犯、 十二伊伊穌斯復語衆曰、我乃照世光、我者不履暗、且得生命光、 十三發利爾些乙人謂之曰、爾自為證、則證不眞、 十四主曰、我雖自證、證無不眞、因我確知何來何往、而爾不知我何來何往、 十五爾僅以形容擬人、我則不擬人、 十六設我擬人、其擬乃眞、因我非獨一、乃我與遣我之父同在、 十七考爾法律亦載云、證以二人為眞、 十八我自證、遣我之父亦為我證、 十九衆曰、爾父安在、主曰、我與父爾皆不識、若識我、乃識我父、 二十此係主於堂庫前、誨衆之言、並無人執之、因其時未至、 二一伊伊穌斯又曰、我往矣、爾將尋我、而必死於爾罪、我往之所、爾不得至、 二二時伊屋曡亞人曰、豈彼將自戕、不然、何言我往之所、爾不得至、 二三主又曰、爾屬下、我屬上、爾屬此世、我不屬此世、 二四故云爾必死於爾罪、因爾如不信我之為我、則必死於爾罪、 二五衆問曰、爾果為誰、主曰、卽我昔言為誰者是、 二六我尚有多端、於爾可語可判、然遣我者係眞實、我為以遵聞彼者傳世、 二七衆莫喩其言指聖父、 二八主因又曰、爾曹舉人子時、必知我之為我、並無自擅之行、乃悉循父諭我者諭人、 二九且遣我者、自亦偕我、父不遺我獨立、因我常行父悅者、 三十主言此、有多人信之、 三一時主復語伊屋曡亞信之者曰、爾如存我言守之、誠我徒、 三二爾將識眞實、而眞實必能贖爾、 三三衆曰、我儕阿烏拉爾阿木裔、從未鬻為人奴、何云贖我、 三四主曰、誠告爾、凡人犯罪、卽為罪奴、 三五然奴在家無常、惟子有常、 三六若子贖爾、則誠釋、 三七我知爾乃阿烏拉爾阿木裔、而仍欲殺我、因我教言、爾心不容、 三八我言惟見我父事而言、爾行亦惟見爾父事而行、 三九僉曰、我父阿烏拉爾阿木、主曰、爾果阿烏拉爾阿木子、必行其行、 四十今我以聞於天主之眞實傳爾、爾反謀殺我、阿烏拉爾阿木未曾行此、 四一乃效爾父行、僉曰、我非由淫慾生、我有一父卽天主、 四二伊伊穌斯曰、若天主為爾父、則必我愛、因我由天主出而來此、並非自擅、乃由天主遣我、 四三爾何不明我言、實因不能聽我教、 四四爾父乃魔、緣爾父喜者、爾亦欲行、魔自始為殺人者、違悖眞實、因其內並無眞實、其旣言誑、言卽屬己、因其本誑、是諸誑父、 四五今因我告爾眞實、爾故不信、 四六爾中孰能以我為誑而證之、若我以眞實告爾、何不信我、 四七凡屬天主者、必善聽天主言、爾不善聽者、因不屬天主、 四八伊屋曡亞人曰、我言爾為薩瑪利爾亞人、及魔憑者、豈不然、 四九主曰、我非魔憑者、我即尊榮我父、爾則辱我、 五十但我不求己榮、有求之者、並審判者、 五一誠告爾、人守我教言永不見死、 五二伊屋曡亞人曰、今確知爾負魔、阿烏拉爾阿木已死、諸先知亦然、爾言人守我教言、永不見死、 五三爾豈大於我祖阿烏拉爾阿木、我祖有死、先知亦然、爾居何等、 五四主曰、我若自榮、榮歸無、榮我者惟我父、卽爾所稱爾主宰、 五五然爾不識彼、我識之、若我言不識則誑如爾、我眞識之、而守其旨、 五六爾祖阿烏拉爾阿木、曾極欲見我有是日、且已得見、則心喜、 五七伊屋曡亞人曰、爾年未五十、豈得見我大祖、 五八主曰、誠告爾、未生阿烏拉爾阿木時、我已在、 五九衆取石欲擊之、主匿行衆中、出堂而去、

第九章
一行時、見有生而瞽者、 二門徒問曰、拉爾微、此人生而瞽、是孰獲罪、係己抑其父母、 三主曰、非斯人罪、亦非其父母罪、此特假斯人、顯天主所行、 四今乘晝光未盡、我宜行遣我者所委、緣夜至、則無人能為、 五我在世卽為照世光、 六言竟唾地、以唾和泥、塗瞽者目、 七命之曰、往洗於西羅阿木池、譯即受差遣、其人往洗、返已能見、 八時衆鄰與素識其為瞽者、相謂曰、斯非坐乞者乎、 九或曰然、或曰貌似、彼則曰我是、 十衆遂問曰、爾目何得明、 十一曰、有名伊伊穌斯者、和泥塗我目、命云、往洗於西羅阿木池、我往洗卽明、 十二衆曰、其人安在、曰不知、 十三衆曳前為瞽者詣發利爾些乙等、 十四蓋伊伊穌斯和泥開其目日、乃穌博他、 十五發利爾些乙等亦問緣何得明、對曰、彼以泥置我目、我洗而得明、 十六發利爾些乙中有數人曰、此人定非由天主、以其不守穌博他、又有曰、罪人烏能行此異事、於是衆論紛爭、 十七復謂瞽者曰、旣明爾目、爾言伊為何如人、答曰必先知、 十八時伊屋曡亞人、不信其昔瞽今明、致呼其父母至、 十九問曰、此爾子乎、卽爾謂生而瞽者、今何得明、 二十其父母曰、此我子、實生而瞽、我知之、 二一今何以得明、我不知、或誰明其目、我亦不知、彼長矣、問之使自言、 二二其父母言此、蓋懼伊屋曡亞人、因其已約、凡承伊伊穌斯為合利爾斯托斯者、必逐出教會、 二三故其父母云、彼長矣、可問之、 二四發利爾些乙等、復呼其人曰、宜讚榮天主、我知伊乃罪人、 二五答曰、其為罪人與否我不知、惟知我昔瞽今明、 二六衆復問曰、彼於爾何為、何由明爾目、 二七答曰、我已告爾、爾不喜聽、復欲奚聽、豈亦欲為其徒、 二八衆詬之曰、爾乃其徒、我儕實摩伊些乙徒、 二九我知天主曾與摩伊些乙相言、若此人、則不知其奚自、 三十復明者答曰、異哉事、爾不知其奚自、而彼實明我目、 三一我輩知天主不聽罪人、惟欽崇而遵其旨者、主則聽之、 三二亘古來、未聞能開胎瞽者、 三三若此人、非由天主、則莫能為此、 三四衆謂之曰、爾生卽全身有罪、反教我乎、遂逐之出、 三五伊伊穌斯聞其見逐、遇之曰、爾信天主乎、 三六對曰、主其為誰、致我信之、 三七主曰、頃爾曾見、茲與爾言者是、 三八彼遂呼曰、吾主我信、遂拜之、 三九主曰、我降至、為審判世人、使不見者可見、見者反為瞽、 四十旁有發利爾些乙、數人聞此、聞之曰、我儕亦瞽乎、 四一主曰、若爾係瞽可無罪、今據爾言能見、則爾罪猶存、

第十章
一我誠告爾、入羊棧不由門、從他處踰者、竊與盗、 二惟由門入者羊牧、 三司門者為之啟、羊亦聽其聲、彼按名呼己羊、引而出、 四出則先行、羊因識其聲從之、 五若他人、則羊不從且避、因不識他聲、 六伊伊穌斯設此喩、衆莫解云何、 七主復曰、誠告爾、我卽羊之門、 八彼先我至者、皆竊與盗、而羊未嘗聽之、 九我卽門、由我入者得救、易入易出、且得良芻、 十賊盗至、特以竊以殺以滅、我至、使羊得生且繁、 十一我乃善牧者、善牧者為羊捐命、 十二若傭人卽非羊牧、羊亦非其有、伊見狼至、棄羊逃、狼遂攫羊俾羣散、 十三傭逃以其為傭、且不顧羣羊、 十四我乃善牧、熟識我羊、我羊亦熟識我、 十五父識我、我亦如是識父、且為羊捐命、 十六我尚有他羊、非此棧者、宜引之、使聽我聲、則必成一羣一牧、 十七父愛我、特以我捐命、致復得之故、 十八我命非人奪、乃我自捐、捐與復皆由我、曾承父命卽此、 十九伊屋曡亞人聞此、復相爭論、 二十有多人曰、彼負魔而狂、曷為聽之、 二一或又曰、此非負魔者言、魔豈能明瞽目、 二二時冬際、遇耶魯爾薩利木重修瞻禮、 二三伊伊穌斯步於堂、卽莎羅孟廊、 二四伊屋曡亞人環語之曰、爾使我儕猶豫幾何時、爾若果合利爾斯托斯、可明告我、 二五主曰、我曾告爾、爾弗信、然因父名所行事、可為我證、 二六乃爾不信、因爾非我羣之羊、如我所言、 二七我羊聽我聲、我識之、而羊從我、 二八我賜之常生、永不失亡、且無能奪之於我手、 二九賜我羊者父、其大於萬有、無能奪之於其手、 三十我與父一、 三一時伊屋曡亞人復取石、欲擊之、 三二主曰、我奉父命、以多善事為爾、爾因何欲石擊我、 三三伊屋曡亞人曰、我等欲石擊爾者、非為善事、祇為謗主、因爾係人、而自居天主、 三四伊伊穌斯曰、爾法律豈未載、我稱爾曹為天主云、 三五若奉天主命者、亦稱為天主、且經所云不能舛、 三六則父以之成聖、而遣入世者、彼自謂為天主子、而爾反謂謗主、 三七夫我不行父事、則毋信我、 三八我旣行之、則爾雖不信我、亦宜信其事、因之知且信、父在我、我亦在父、 三九衆復欲執之、而主避其手去、 四十仍往伊沃爾當彼岸、初伊望授洗處居之、 四一人多就之曰、伊望未行異事、而言指此人者皆眞、 四二是處多人信之、

第十一章
一有病者拉匝爾、籍隸微發尼亞、乃瑪利爾亞瑪爾發姊妹所居村、 二瑪利爾亞、卽曾以香膏傅主、以髮拭其足者、彼病者拉匝爾、乃其兄、 三姊妹遣人往告伊伊穌斯曰、主乎、爾愛者今病、 四伊伊穌斯聞之曰、其病不至死、乃為讚榮天主、使天主子以之得榮、 五蓋瑪爾發姊妹、及拉匝爾、皆伊伊穌斯鍾愛者、 六主聞其病、乃於是處仍畱二日、 七後語門徒曰、我儕復往伊屋曡亞、 八門徒曰、拉爾微、邇來彼欲石擊爾、而爾復往彼、 九主曰、晝非十二時乎、人晝行不蹶、因見此世光、 十夜行必蹶、以其無光、 十一言竟又謂之曰、我儕友拉匝爾寢、我往醒之、 十二門徒曰、主、彼寢則將愈、 十三夫主言其死、而門徒意謂尋常安寢、 十四主乃明告曰、拉匝爾死矣、 十五以我不在彼、則為爾喜、使爾信進、且偕我至彼、 十六佛瑪別稱底底木者、語同門曰、往、與之偕亡、 十七迨伊伊穌斯至、拉匝爾已葬四日、 十八微發尼亞、距耶魯爾薩利木約十五里、 十九時伊屋曡亞人、多就瑪爾發姊妹家、為其兄亡唁之、 二十及瑪爾發聞伊伊穌斯至、出迎、瑪利爾亞仍坐於室、 二一瑪爾發謂主曰、主若在此、我兄必不至死、 二二然我知爾、今凡求天主必賜爾、 二三主曰、爾兄必復活、 二四瑪爾發曰、我知末日、衆復活時、彼亦復活、 二五主曰、復活及生命我也、信我者雖死必活、 二六且凡生存而信我者、永不死、爾信此否、 二七對曰、然、主乎、我信爾係天主子、合利爾斯托斯、當臨世者、 二八言竟歸、濳告妹曰、師來此、呼爾、 二九瑪利爾亞聞之、亟起、趨往就、 三十時伊伊穌斯未入村、尚在瑪爾發迎見處、 三一彼來唁之伊屋曡亞人、偕瑪利爾亞於室者、見其起趨出、隨之、意其必往墓哭、 三二迨瑪利爾亞至伊伊穌斯處、見之遂伏足下曰、主若在此、我兄必不死、 三三主見其哭、又見伊屋曡亞同來者亦哭、自心亦憫惻、 三四乃詢曰、葬何所、對曰、請主往視、 三五伊伊穌斯泣、 三六伊屋曡亞人互曰、觀其愛此人何甚、 三七又有曰、彼旣能開胎瞽、豈不能使此人不死、 三八伊伊穌斯仍惻然至墓、墓乃洞、洞口塞石、 三九主曰、去石、瑪爾發曰、主乎屍已腐、今葬四日矣、 四十主謂之曰、我豈未語爾、有信則必見天主榮、 四一衆移石、離死者葬所、主舉目仰天曰、父乎感謝爾、因爾已聽我、 四二且我知爾、恆聽納我、第言此、特使環立者、皆信遣我係爾、 四三言竟大呼曰、拉匝爾出、 四四死者卽出、手足縛布、面裹巾、主謂衆曰、解去使其行、 四五伊屋曡亞來就瑪利爾亞者、見伊伊穌斯所行、多有信之者、 四六亦有往發利爾些乙者、以主行告之、 四七於是司祭首及發利爾些乙等、會議曰、吾輩奈何、此人多行異事、 四八若置不顧、衆民悉歸順、羅爾瑪等必至、占奪我土地人民、 四九中一人名喀伊阿發、是歲為司祭首、謂衆曰、爾曹無所知、 五十獨不思一人為衆民死、勝使舉國滅、乃益於我、 五一言此者非由己意、乃因是歲為司祭首、故預言伊伊穌斯將為衆民死、 五二且不止為此民、又使天主散處子、咸集於一、 五三自是日擬决殺之、 五四主自此、不復顯行伊屋曡亞、乃去、適近野地、至邑、名耶福列爾木、偕門徒居彼、 五五時伊屋曡亞葩斯哈將邇、先期多人由本地至耶魯爾薩利木、欲備自潔、 五六衆窺尋伊伊穌斯、乃立於堂相語曰、爾意如何、彼來賀瞻禮否、 五七是時司祭首及發利爾些乙等、已出令、凡知其所在、卽當呈明以執之、

第十二章
一葩斯哈前六日、伊伊穌斯至微發尼亞卽死而復活之拉匝爾所居村、 二在彼、為伊伊穌斯設晚餐、瑪爾發奉事、席間拉匝爾亦在、 三時瑪利爾亞以至貴且淨那爾德香膏一斤、傅伊伊穌斯足、以髮拭之、香氣滿室、 四有宗徒卽將賣主之伊斯喀利爾沃特人、西孟子伊屋達曰、 五何不鬻此膏、得金三百圓、以濟貧、 六伊言此、非因恤貧、特以其偸竊習慣、且公用箱、伊所司、及內所置銀、仍伊攜之、 七主曰、姑聽之、婦藏此膏、備我葬用、 八蓋貧者爾常偕、我則爾不常有、 九伊屋曡亞人、多知伊伊穌斯在彼、趨至不獨為主、尤欲見主使復活之拉匝爾、 十司祭首等、且擬並殺拉匝爾、 十一因伊屋曡亞多人、以拉匝爾故、恆往彼、而信伊伊穌斯、 十二詰朝衆來賀瞻禮、聞伊伊穌斯將至耶魯爾薩利木、 十三遂取樹枝出迎、呼曰、沃桑那、因主名來者、為伊斯拉爾伊利王、實滿被讚揚、 十四伊伊穌斯獲驢駒乘之、如經云、 十五西翁女毋懼、爾王來兮乘驢駒、 十六門徒初不明此語、迨伊伊穌斯榮後、方意經載此事、係指主、今人果如是行之、 十七初偕伊伊穌斯之衆、證主、曾呼拉匝爾出墓、復活之、 十八緣此、卽因聞主行茲異事、衆咸往迎、 十九而發利爾些乙等相語曰、豈不見爾曹徒謀無益、舉世已從彼、 二十來賀瞻禮中、有耶勒利尼數人、 二一就肥利普、卽係戛利列亞省、微福薩伊達人、求之曰、我儕欲見伊伊穌斯、 二二肥利普往告昂德雷爾、嗣昂德雷爾與肥利普、轉告伊伊穌斯、 二三主曰、人子榮時至矣、 二四誠告爾、粒麥遺地未死、仍一粒、旣死則結實繁、 二五愛惜其生命者、反失之、厭其生命於此世者、保之於常生、 二六役於我者宜從我、我所在我役亦在、役於我者、父必以為貴、 二七今我心忡忡何可言、父乎、其求我免斯時、然我至特為此時、 二八父乎、願顯榮爾名、忽自天發聲云、我已榮之、必再榮之、 二九旁立衆聞之曰、此雷聲、又有曰、係天神與之言、 三十伊伊穌斯曰、此聲非為我、乃為世衆、 三一今此世見審、今此世王見逐、 三二迨我見舉離地、攏萬物悉就我、 三三主言此、使人測其將死狀、 三四衆曰、我聞法律云、合利爾斯托斯永存、爾何云人子將見舉、此人子為誰、 三五主曰、光偕爾尚有暫時、乘有光宜行、為暗不籠罩爾、蓋冥行者、不識途嚮、 三六乘光偕爾、宜及時信光、冀為光子、主言竟、離衆而隱、 三七雖行異事於衆前、若此之多、人猶不信、 三八致應先知伊薩伊亞云、主我所傳、孰聞而信、主筋力孰顯覺、 三九是故彼衆不及信、誠如伊薩伊亞復云、 四十彼衆目自瞽、心自頑、惟恐目明心悟遷改而我醫之、 四一此言係伊薩伊亞於見主榮時、而稱述之、 四二然有司中多信之、而畏發利爾些乙、恐見逐於教會、故不敢顯承、 四三因其喜人榮光、過於天主榮光、 四四伊伊穌斯揚聲曰、信我者非信我、乃信遣我者、 四五見我者、卽見遣我者、 四六我乃光臨世、使信我者、不復居暗、 四七聞我言而不信者、我不之判、因我至、非判世乃救世、 四八凡背我、及不納我言、自有判之者、卽我傳之言、末日判之、 四九因我非自擅而言、乃遣我之父、以宜言宜傳者、預命我、 五十我知其命卽常生、故我言皆遵父命而言、

第十三章
一臨葩斯哈瞻禮前、伊伊穌斯知己離世歸父時已至、則顯其愛此世屬己者、而愛之至極、 二晚餐時、魔已以賣師意、置伊斯喀利爾沃特人、西孟子伊屋達心、 三伊伊穌斯因知父以萬物付其手、且知己出於天主、今仍歸天主、 四乃離席解衣、取巾自束、 五注水於盤、親濯宗徒足、以束巾拭之、 六至西孟撇特爾、彼曰、主親濯我足乎、 七主曰、我所為、爾今不知、後必知、 八撇特爾曰、主、永不得濯我足、主曰、我不爾濯、則爾於我無分、 九西孟撇特爾對曰、主、不止我足、並手與首、 十主曰、凡旣浴、祇須濯足、因身皆潔、爾曹亦潔、然猶未全、 十一因主知賣己者為誰、故言潔未全、 十二濯宗徒足訖、著衣復臥、謂伊等曰、我為爾為者何、爾明否、 十三爾稱我為師為主、爾之言然、我誠是、 十四我旣為主為師、猶親濯爾足、則爾亦宜相濯足、 十五我今示爾表、使爾效我行、 十六誠告爾、僕不能大於其主、承使者不能大於使之者、 十七爾若知此、從之行誠有福、 十八言此、非指爾全衆、我選者我知之、然宜應經載、偕我食者、舉踵欲踏我云、 十九今事尚未成、先告爾、至事成、使爾信我之為我、 二十誠告爾、接待我遣者、卽接待我、接待我者、卽接待遣我者、 二一主甫言此、心乃忡忡、明證之曰、誠告爾、爾中有人將賣我、 二二宗徒相視深異、不知指誰言、 二三宗徒之一、卽主素愛者、臥近主懷、 二四西孟撇特爾示以意、使之問所言指誰、 二五於是彼就主懷問曰、主言指誰、 二六主曰、我濡物予食者是、遂濡物、予伊斯喀利爾沃特人西孟子伊屋達、 二七受濡物後、薩他那遂入其心、主謂之曰、爾願為者速為、 二八同席者、無人知此語指何而言、 二九因伊屋達夙司橐、或意主命市瞻禮所需、抑使濟貧幾何、 三十伊屋達受濡物後亟出、時已夜、 三一去後主曰、今人子已榮、天主亦以之得榮、 三二若天主因人子得榮、則天主將因己榮彼、且速榮之、 三三小子、我偕爾僅片時、爾將尋我、而我往之所、爾不得至、此昔告伊屋曡亞人者、今亦告爾、 三四茲諭爾新誡、卽相愛、宜相愛如我曾愛爾、 三五爾有相愛誠、卽由此、衆將識爾為我徒、 三六西孟撇特爾曰、主將何之、主曰、我往之所、爾今未能從、後必從、 三七撇特爾曰、主、胡今不能從爾、我願為爾致命、 三八主曰、為我致命乎、誠告爾、今夜鷄未鳴、爾將三背我、

第十四章
一為爾曹心無迷惘、宜信天主、亦信我、 二我父家多第宅、否必告爾、我往為爾備所、 三迨往後所旣備、必復來接爾歸我、使我所在、爾亦同在、 四至我往之所、爾知之、其途亦知、 五佛瑪對曰、主往之所、我儕誠不知、且焉能知其途、 六主曰、我卽途也、眞實也、生命也、非由我、無可由就父者、 七若爾識我、必識我父、且自今爾已識之、已得見之、 八肥利普曰、主以父示我儕、足矣、 九主曰、肥利普乎、我偕爾如此之久、爾猶未識我、見我卽見父、何言以父示我、 十豈爾不信我在父、父亦在我、凡我與爾言、非自擅而言、乃居我之父、自行事、 十一爾宜信我在父、父亦在我、儻我言不足徵、則憑我行事、宜信我、 十二誠告爾、夫信我者、我所行、彼亦將行、且大於斯者亦將行、因我歸父、 十三凡爾託我名求、我必成之、致父因子得榮、 十四爾託我名、無論何求、我必成之、 十五爾誠愛我、則守我誡、 十六我將求父、父必另以撫恤賜爾、為終世偕爾、 十七卽眞實之神、世人不能容之、緣其未見之、未識之、若爾則識之、因已偕爾、且將居爾中、 十八我不忍舍爾猶孤獨、必復就爾、 十九頃世人卽不復見我、惟爾將見我、因我生、爾將亦生、 二十是日爾必知我在父、爾在我、我亦在爾、 二一有我誡而守者、卽愛我、凡愛我者、父必愛之、我亦愛之且躬親顯示之、 二二伊屋達非伊斯喀利爾沃特者謂主曰、主顯示我儕、何不顯示世人、 二三主曰、人愛我必守我言、我父必愛之、我儕必至而與之居、 二四不愛我者、不守我言、但爾所聞之言非屬我、乃屬遣我之父、 二五我今乘偕爾時言此、 二六至撫恤者、卽聖神、乃父緣我名遣者、彼將訓爾衆理、且使憶我所曾諭爾、 二七我遺爾安、乃我之安予爾、非比世人予、爾心毋惘毋懼、 二八爾已聞我言往而復來、爾誠愛我、聞我云歸父則必喜、以父大於我、 二九事尚未成、我先告爾、特至事成、使爾信之、 三十今與爾言僅片時、蓋此世王行將至、雖然彼與我無所有、 三一乃特使世知我愛父、循父命行、爾且起、與我偕往、

第十五章
一我眞如蒲萄莖、我父為園師、 二凡我枝無實者、彼刪之、其結實者、修治之、使結實尤繁、 三今爾曹以我傳爾之言、已見修治、 四爾宜在我、我亦必在爾、設枝不在莖、其實不結、爾曹不在我、亦如是、 五我為蒲萄莖、爾乃諸枝、凡人在我、我亦在彼、則彼結實繁、蓋離我爾曹無能成、 六夫不在我者、必猶枝見擲外而槁、類此枝、人聚火而然、 七若爾在我、我言亦存爾心、則凡所欲所求必予、 八我父得榮、卽由爾實繁、爾因之亦為我徒、 九如我父愛我、並我愛爾、爾宜居我愛、亦若是、 十爾守我誡、則居我愛、如我盡守父誡、而居其愛、 十一我以是告爾、欲爾以我之喜常存、且爾之喜克全、 十二誡爾者、卽爾宜相愛、如我愛爾然、 十三人為友捐命、無有大於此愛者、 十四爾若遵我命、卽我友、 十五我不復稱爾為僕、因僕不知其主所行、我竟以友稱爾、以我聞於父者、皆示爾、 十六非爾選我、乃我選爾、命爾往結實、且使爾實恆存、特為爾因我名求父、父必允賜爾、 十七我以此命爾、使爾相愛、 十八世人惡爾、宜知其於惡爾先、已惡我、 十九爾若屬世、世人必愛類己者、但因爾不屬世、係我於世選者、故世人惡爾、 二十爾宜憶我昔言、僕不大於己主、人儻窘逐我、亦將窘逐爾、若守我言、亦將守爾言、 二一然人以是加爾、係因我名、緣不識遣我者故、 二二若我未來、及未誨以言、其人無罪、今則其罪不得辭、 二三惡我者、亦惡我父、 二四我若於衆中、弗行人所未嘗行者、其人無罪、今彼見且惡我、並及我父、 二五是應彼法律所載、人無故惡我之語、 二六迨我由父遣之撫恤、卽眞實之神、發於父者至、彼必為我證、 二七爾亦為證、因爾自始偕我、

第十六章
一我以此言告爾、免爾被惑、 二人將逐爾出教會、且時將至、凡殺爾者、必意以此為奉天主、 三彼如是行於爾、實因不識父與我、 四我以是告爾、為時至、則可憶我曾以之告爾、先此未告爾者、以我偕爾、 五今將歸遣我者、爾並無人問何往、 六我言之爾心殷憂、 七誠告爾、我往為爾較有益、蓋不往、則撫恤不就爾、往則遣之就爾、 八迨彼至、必證明世、於罪於義於審判、 九於罪證因世不信我、 十於義證因我歸父、爾不復見我、 十一於審判證、因此世王、見審判、 十二我猶有多端告爾、但今爾難容、 十三迨彼眞實之神至、必以眞實盡啟爾、因彼非自擅而言、惟以聞者言、並未來事、亦示爾、 十四彼將榮我、因假屬我者、宣示爾、 十五凡父所有、兼屬我、故曰、假屬我者、宣示爾、 十六頃爾將不見我、復頃、爾將見我、因我歸父、 十七時宗徒數人相語曰、主、云頃爾將不見我、復頃爾將見我、又云我歸父、斯何語、 十八且頃之云者何意、我不知其所謂、 十九伊伊穌斯知其欲問、謂之曰、我言頃爾將不見我、復頃爾將見我、爾曹以此相詰乎、 二十誠告爾、爾曹將哭且哀、而世將喜、爾將憂、然爾憂必轉為喜、 二一婦臨產、必受痛楚、以其期至、迨子娩、則忘其苦、因喜在世生人、 二二如是、爾今憂、迨我復見爾、則爾憂轉喜、且爾之喜無人奪、 二三是日、爾曹無所問我、誠告爾、凡因我名求父、父必賜爾、 二四爾至今因我名尚未求、宜求則得之、爾喜亦全、 二五我至此、設喩告爾、今時已邇、我不復設喩、乃明論父示爾、 二六彼時、爾必因我名求、非謂我代爾求父、 二七蓋父自愛爾、以爾愛我、且信我出自天主、 二八我由父出而臨世、今仍離世而歸父、 二九宗徒謂主曰、今爾明言不設喩、 三十我儕知爾無不知、不待人問、所以信爾出自天主、 三一伊伊穌斯曰、今爾亦信乎、 三二時將至、今已至、卽爾星散、各歸其所、遺我獨處、然我非獨、父偕我、 三三我以此告爾、欲爾依我而心安、爾在世、必遇患難、然毋懼、我已勝世、

第十七章
一伊伊穌斯言竟、舉目仰天曰、父乎時至矣、願榮爾子、致子亦榮爾、 二因爾以治凡有血氣之權賜子、為子以常生賜爾所予彼者、 三常生者非他、乃知爾為獨一眞實主、並知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係爾遣者、 四我已榮爾於世、爾委我事、我已成、 五父乎、使我與爾偕榮、卽創世先、我與爾共享之榮、 六爾賜我拔乎世者、我曾以爾名示之、伊屬爾、爾以之賜我、彼實守爾言、 七今且知爾賜我者、皆由爾、 八爾授我言、悉予彼、彼受之、深明我由爾出、且信爾遣我、 九我為彼祈、非為舉世祈、乃為爾賜我者祈、以其屬爾、 十凡屬我者屬爾、屬爾者亦屬我、我於其中顯榮、 十一今我殆將不在世、此數人仍在世、而我歸爾、聖父乎、賴爾名、願護爾賜我之人、使之為一、如我儕然、 十二我偕彼在世時、賴爾名、曾親護之、是爾賜我者、我已保全、至沉淪一子外、無沉淪者、致應經言、 十三今我歸爾、且在世言此、特使彼心、持有我全喜、 十四我以爾言悉授彼而世人惡之、因其不屬世、亦如我不屬世、 十五我祈、非為爾取彼離世、乃為爾護之於凶惡、 十六其不屬世、亦如我不屬世、 十七以爾眞實致彼聖、眞實者卽爾言、 十八如父遣我降世、我亦遣彼往於世、 十九我為彼捐己、使彼以眞實成聖、 二十我不獨為此數人祈、兼為聽其言而信我者祈、 二一使之相合為一、如父在我、我亦在父、彼衆在我儕合一、亦然、為世人信爾遣我、 二二爾賜我之榮、我已賜之、欲衆為一、如我儕然、 二三我在彼、爾在我、使衆合為一、致世知爾遣我、且爾愛彼、如愛我然、 二四父乎、願爾賜我之人、與我偕處、俾見爾賜我之榮、因爾於創世先、已愛我、 二五公義哉父、世不識爾、惟我識爾、此衆亦識爾遣我、 二六我曾以爾名示彼、且復示之、使爾愛我之愛、存其中、我亦存其中、

第十八章
一伊伊穌斯言竟、偕宗徒往耶克德隆爾溪彼岸、其處有園、主與宗徒入、 二賣主之伊屋達識其處、因伊伊穌斯曩偕門徒、屢集於彼、 三是以伊屋達、率卒一隊、及司祭首、並發利爾些乙等僕役、執炬提燈、持械至、 四伊伊穌斯自知將至况、遂就之、問曰、爾曹覓誰、 五對曰、伊伊穌斯那作雷爾、主曰、我是、賣主之伊屋達亦與衆立、 六主甫言我是、衆卽退、仆地、 七復問伊等曰、爾曹覓誰、對曰、伊伊穌斯那作雷爾、 八主曰、已告爾我是、爾覓我、容伊等悉去、 九是卽主夙言爾賜我之人、無或失者、應矣、 十西孟撇特爾佩有刀、遂掣之、擊司祭首僕、削其右耳、僕名瑪勒合、 十一主謂撇特爾曰、速收爾刀入匣、父予我之爵、我豈不飲、 十二時羣卒及千夫長、並伊屋曡亞僕役、執伊伊穌斯、繫之、 十三先曳至昂那、係本歲司祭首喀伊阿發岳父、 十四昔與伊屋曡亞人言、一人為衆民死、乃益於我者、卽此喀伊阿發、 十五西孟撇特爾及別一徒、從伊伊穌斯、斯徒與司祭首素識、故隨伊伊穌斯入司祭首院、 十六而撇特爾立門外、司祭首所識之徒、出告司閽女、遂引撇特爾入、 十七時女謂撇特爾曰、爾亦斯人徒歟、答曰、非、 十八時僕與役、因寒熾火、立向之、撇特爾就立、亦向之、 十九司祭首詢主、誨徒傳教事、 二十主曰、我於世衆、曾明示、常教誨於會堂聖堂、乃伊屋曡亞人恆集處、並無隱人語、 二一胡問我、問聞我言者、此衆知我曾言者何、 二二言竟、旁立一吏、手批伊伊穌斯頰曰、爾對司祭首、如是乎、 二三主曰、我言若非、則宜斥其非、言若是、何批我、 二四昂那旣繫伊伊穌斯、解至司祭首喀伊阿發、 二五時西孟撇特爾、猶立向火、或謂之曰、爾亦此人徒歟、諉曰、非、 二六適有司祭首僕、卽前撇特爾削耳者戚、亦證曰、我於園中曾見、非爾隨彼乎、 二七撇特爾復諉之、鷄卽鳴、 二八衆曳伊伊穌斯、自喀伊阿發、至公廨、時甫平旦、衆不入、恐自致汚、而不得食葩斯哈、 二九批拉特出、語衆曰、爾以何罪訟彼、 三十對曰、其非惡人、則不解予爾、 三一批拉特曰、爾執之去、依爾律審、伊屋曡亞人曰、我無殺人權、 三二是主指己將死狀之言、應矣、 三三批拉特復入公廨、召伊伊穌斯謂曰、爾果伊屋曡亞王否、 三四伊伊穌斯曰、爾言此由己、抑有人以我告爾、 三五批拉特曰、我豈伊屋曡亞人、爾民與司祭首等、解爾予我、爾果嘗何為、 三六伊伊穌斯曰、我國不屬此世、若屬此世、我臣必竭力爭、阻解我予伊屋曡亞人、可知我國非此世、 三七批拉特曰、然則爾國王乎、主曰、爾謂我為王是也、我生及臨世、特為證眞實、凡屬眞實者、必聽我言、 三八批拉特曰、眞實為何、言竟遂復出、謂伊屋曡亞人曰、我不見其何罪、 三九再為葩斯哈、循爾俗、當釋一囚、爾欲我釋伊屋曡亞王否、 四十衆復曰、不可釋伊、請釋瓦拉爾瓦、夫瓦拉爾瓦、凶盜也、

第十九章
一於是、批拉特取伊伊穌斯、命鞭之、 二士卒編棘冠、冠其首、衣以紅袍、 三曰、慶哉伊屋曡亞國王、旣而又批之、 四批拉特復出、語衆曰、茲攜此人詣爾、俾爾知我不見其何罪、 五時伊伊穌斯冠棘冠、衣紅袍、隨至、批拉特指之曰、斯人也、 六司祭首與吏見之、大呼曰、釘之釘之、批拉特曰、爾曹自取釘之、蓋我不見其何罪、 七伊屋曡亞人對曰、我有法律、依我法律、彼罪當死、因彼自為天主子、 八批拉特聞此、懼益甚、 九復入公廨、語伊伊穌斯曰、爾果奚自、主不答、 十批拉特曰、爾不答我、豈不知我有權釘爾、亦有權釋爾、 十一主曰、非由上賜爾、則無權治我、故解我於爾者、罪益大、 十二自後批拉特謀釋之、惟伊屋曡亞人呼曰、爾若釋此人、卽非耶克薩爾侣、凡自稱為王、卽為叛耶克薩爾者、 十三譯伊屋曡亞人言、卽戛瓦發、 十四是日、乃臨葩斯哈備瞻禮日、約第六時、批拉特謂伊屋曡亞人曰、是爾曹王、 十五衆厲呼曰、刑之刑之、釘於架、批拉特曰、爾曹王可釘乎、司祭首等對曰、耶克薩爾外、別無我王、 十六遂以伊伊穌斯付衆、任釘刑架、衆乃曳之去、 十七伊伊穌斯負刑架出、至一地、名額顱處、伊屋曡亞國語曰、國勒國發、 十八於彼釘之、又釘二人、一右一左、伊伊穌斯居中、 十九批拉特書額、懸架端曰、伊伊穌斯那作雷爾伊屋曡亞國王、 二十伊屋曡亞多人讀此額、因伊伊穌斯釘處近城、且書額、用伊屋曡亞、格列爾齊亞、羅爾瑪國文、 二一司祭首等謂批拉特曰、毋書伊屋曡亞國王、直書彼自稱云、我伊屋曡亞國王、 二二批拉特曰、書者已書、 二三刑卒釘伊伊穌斯後、取其衣四分之、各得一、又取其裏衣、衣無縫、上下渾織、 二四刑卒相語曰、毋分裂之、鬮取以觀誰得、應經云、分我外服、鬮我裏衣、卒果如是行、 二五伊伊穌斯母、及母妹瑪利爾亞、卽克列沃葩妻、又有號瑪格達利那之瑪利爾亞近刑架立、 二六伊伊穌斯見母、及愛徒併立、乃向母曰、是乃爾子、 二七又謂徒曰、是乃爾母、自此時、其徒奉之歸養、 二八嗣伊伊穌斯知諸事已畢、以應聖經、乃曰渴矣、 二九於彼有器盛醯、卒以醯漬海絨、束之藤竿、遞至其口、 三十伊伊穌斯嘗醯曰、成矣、俯首氣絕、 三一時乃備瞻禮日、伊屋曡亞人、不忍於穌博他懸軀架上、因此穌博他為大日、故求批拉特、命敲折其脛、取下、 三二刑卒至、折同釘之一人脛、其第二人亦然、 三三及至伊伊穌斯、見其已死、因弗折其脛、 三四惟一卒、戈剌其脅、血與水倐流、 三五見者為證、其證是實、且自知其言為眞、特使爾曹信、 三六因此事成、應經載曰、其骨不折、 三七又曰、人將觀彼所剌者、 三八嗣有阿利爾瑪斐亞人、伊沃西福係伊伊穌斯門徒、第畏伊屋曡亞人故自隱密、求批拉特、准取伊伊穌斯屍、批拉特許之、乃往請下、 三九又有尼适底木曾夜閒就主者、攜没藥和蘆薈約百斤至、 四十二人將主軀以枲布濡馨香品裹之、循伊屋曡亞葬例、 四一釘刑架處、附近有園、其中有新墓尚未葬人、 四二當日係本地人備瞻禮、且去墓甚近、故於彼葬之、

第二十章
一瞻禮首日昧爽、號瑪格達利那之瑪利爾亞至墓、見石離門、 二遂趨詣西孟撇特爾及伊伊穌斯愛徒、謂之曰、人取主出墓、我儕並不知置何處、 三撇特爾卽與是徒出適墓、 四二人併趨、彼徒較撇特爾尤疾、先至墓、 五俯、惟見枲布在、而未入、 六西孟撇特爾後至、遂入墓、見枲布在、 七又有裹首巾、不共枲布、乃另摺置一處、 八先至之徒、始入墓見而信、 九因衆徒猶未知經載主必由死復活、 十於是二徒歸、 十一瑪利爾亞仍立、依墓哭、哭時俯視墓內、 十二見二天神、白衣坐伊伊穌斯停軀處、一在首、一在足、 十三天神問曰、何哭為、對曰、人取我主、不知置何處、 十四言竟囘顧、見伊伊穌斯立而未識其為主、 十五主曰、爾何哭尋誰、瑪利爾亞以為老圃、謂之曰、若長者舁主去置何處、請告、我將取之、 十六主曰、瑪利爾亞、婦顧對曰、拉爾烏屋尼、譯卽我師、 十七主曰、毋撫我、因我猶未升於我父、但往告我弟兄、曰我將升歸我父、亦爾父、我主亦爾主、 十八瑪格達利那之瑪利爾亞、遂往告宗徒、言其已見主並主以此言語之、 十九當日卽瞻禮首日旣暮、宗徒集處門已扃、因畏伊屋曡亞人、時伊伊穌斯倏至、立於中曰、安和予爾、 二十言竟以手足及己脅示之、宗徒見主而喜甚、 二一主復曰、安和予爾、我今遣爾、猶父昔遣我、 二二言竟向衆噓曰、爾受聖神、 二三凡爾赦者其人必見赦、不赦者其罪仍畱、 二四十二徒中有名佛瑪又稱底底木者、主來時伊未同在、 二五衆徒告之曰、我等已見主、答曰、若我不見手足釘跡、及用指探之、並手探其脅、弗信、 二六越八日、宗徒復集、佛瑪亦與、門已扃、伊伊穌斯倏至立於中曰、安和予爾、 二七遂謂佛瑪曰、伸爾指可視我手、伸爾手、可探我脅、宜信毋仍居疑、 二八佛瑪曰、我主我天主、 二九伊伊穌斯謂之曰、爾見始信、其未曾見而信者福矣、 三十主行異事示門徒尚多、此書悉未載、 三一僅載此者、使爾信伊伊穌斯實合利爾斯托斯誠天主子、且倚信因其名得常生、

第二十一章
一厥後伊伊穌斯復顯於門徒、在提韋利爾阿達海濱、其見如左、 二西孟撇特爾及佛瑪別稱底底木又那發那伊勒係戛利列亞之喀那人、並捷韋曡乙子、又有二宗徒同在、 三西孟撇特爾謂衆曰、我往漁、衆曰、願偕往、遂出登舟、而是夜無所獲、 四旣旦、倏見伊伊穌斯立於岸、而未識其為主、 五主呼曰、吾子有食乎、對曰、烏有、 六主曰、可施網舟右必得、徒施網則不能舉、魚多故、 七時伊伊穌斯愛徒語撇特爾曰、必是主、西孟撇特爾正裸甫聞是主、乃束衣下海、 八其餘乘舟曳盈魚之網至、蓋離岸不遠約二百尺、 九旣登岸、衆見爇火上有魚、且有餅、 十主曰、適所獲魚取數尾至、 十一西孟撇特爾往曳網登岸、中盛大魚計百五十三、魚雖多而網不裂、 十二主曰、來食、宗徒無敢問爾為誰者、蓋知其為主、 十三主至前取餅予衆、魚亦如之、 十四主復活後見於宗徒者此其三、 十五食閒主謂西孟撇特爾曰、伊沃那子西孟爾愛我較彼多乎、對曰、然、主知我愛爾、主曰、可牧我羔、 十六次又謂曰、伊沃那子西孟爾愛我乎、對曰、然、主知我愛爾、主曰、可牧我羊、 十七三又謂曰、伊沃那子西孟爾愛我乎、撇特爾念主三問愛我、心憂而對曰、主無不知、爾知我愛爾、主曰、可牧我羊、 十八誠告爾、爾少時自束帶、任意遊、迨老伸爾手、他人將束之、曳至不欲往處、 十九主言此、蓋微示撇特爾以若何終、將榮天主、主言竟又曰、可從我、 二十撇特爾顧見、主愛徒亦從之、卽昔晚餐時近主懷問賣主為誰者、 二一撇特爾見之問主曰、吾主此人將若何、 二二主曰、我若欲彼存、直待我復來、與爾何涉、爾惟從我、 二三於是弟兄閒傳語、言斯徒不死、然主未言其不死、第言若欲彼存、直待我復來與爾何涉、 二四證此而書之者、卽此徒、且我儕知其所證者眞、 二五夫伊伊穌斯所為、更有多於此者、若一一書之、諒其書世不勝載、阿民、

宗徒行實
傳福音宗徒魯喀述
第一章
一斐沃肥勒乎、我於伊伊穌斯行事誨人、 二及降諸諭、予託聖神選徒、自始迄升天日、 三卽主受難後、以多確據予諸徒、顯己係生、經四旬屢見宗徒、詳解天國道、歷歷備載前書、 四旋集諸徒、命曰、毋離耶魯爾薩利木、敬候父許、卽爾曾聞於我者、 五蓋伊望授洗以水、惟爾越數日、受洗以聖神、 六是諸徒會集、問主曰、主、振興伊斯拉爾伊利國、殆此時乎、 七主謂之曰、父權定日期、非爾宜知、 八惟聖神臨時、爾獲有能力、且為我作據於耶魯爾薩利木、徧伊屋曡亞、薩瑪利爾亞、至地極、 九言畢、當衆前上升、有雲托之、至不見、 十主上升頃、徒衆仍注目向天、倏有二白衣者見、 十一曰、戛利列亞人、胡尚立仰天、此已別爾升天之伊伊穌斯、依爾見如是升天、後必如是復來、 十二諸徒由青果山歸耶魯爾薩利木、此山距聖城、約穌博他行程、 十三至則登樓、在彼同居、有若撇特爾、亞适烏、伊望、昂德雷爾、肥利普、佛瑪、瓦爾佛羅梅、瑪特斐、阿勒斐子亞适烏、西孟號濟羅特、及亞适烏弟伊屋達、 十四偕數婦、及伊伊穌斯母瑪利爾亞、與其弟兄、皆一心專務祈禱、 十五是日門徒集者約百二十人、撇特爾立其中曰、 十六弟兄乎、昔聖神藉達微德口預言、指伊屋達、卽引人執伊伊穌斯者、其經應矣、 十七夫斯人曾與我同列、共任此奉事職、 十八乃以不義價購田、其身旣落、腹裂腸流、 十九耶魯爾薩利木居民悉知之、故方言呼其田、曰阿耶克勒達瑪譯卽血田、 二十然聖詠有云、其屋宜曠、無人居、又云、所督職、宜他人任、 二一故於衆、有與我輩習見主伊伊穌斯往來事蹟者、 二二卽自伊望授洗日起、至伊伊穌斯升天日止、常偕我儕中、宜選一人、為共證吾主復活、 二三乃舉二人、其一伊沃西福、別名瓦爾薩瓦、今又名伊屋斯特、其二名瑪特斐、 二四衆虔祈曰、洞鑒人心主、祈示我於斯二人、爾擇誰、 二五以承此奉事位、與宗徒職、卽彼往其所之伊屋達所遺職位、 二六於是鬮得瑪特斐遂與十一徒同列、

第二章
一時屆五旬瞻禮、衆徒仍一心同在、 二倏自天有聲、如奮迅風、充其所在室、 三遂見分舌形如火、降各人頂、 四衆乃滿聖神、能言異方言、悉依聖神所賜、 五適有虔敬之伊屋曡亞人、自天下諸國、至耶魯爾薩利木、 六其風聲甫作、廣衆趨集而惘然、因各聞諸徒、皆依彼處方言而語、 七衆瞢而異之、相謂曰、此言者、非皆戛利列亞人乎、 八乃聞其語、何竟如我各處所生方言、 九夫我衆有係葩爾斐亞、密底亞、耶拉木、羋莎坡他密亞、伊屋曡亞、喀葩多伊克亞、彭特、阿西亞、 十福利爾伊格亞、旁肥利亞、耶伊格撇特、及鄰伊克利爾涅亞之利微亞等諸方人、並來自羅爾瑪之旅、或係伊屋曡亞本族、或他族進教者、 十一又有自克利爾特及阿拉爾微亞來者、聽伊等咸以我各處方言、而榮天主盛事、何歟、 十二衆因瞢然猶豫相問曰、斯何為、 十三有戲之者曰、其人酣甜酒耳、 十四撇特爾與十一徒、立而揚言曰、伊屋曡亞與耶魯爾薩利木居民、悉宜知、咸聽我言、 十五此衆非醉、非如爾臆度、蓋天方第三時、 十六昔先知伊沃伊利曾預言卽此、 十七其言曰、末日、我將以我神注萬人、俾爾子女言未來事、幼者見異觀、老者感夢兆、 十八卽日、我將以我神注我僕婢、使言未來事、 十九我將示異見於天、顯奇蹟於地、若血若火若烟、 二十日變晦冥、月為血色、皆在主赫且顯日之先、 二一凡呼主名必得救云、 二二伊斯拉爾伊利人、請聽斯言、天主藉伊伊穌斯那作雷爾、行諸異事異見奇蹟、爾胥知之、此係由天主於爾中為證、 二三且今依其預鑒定旨而被解者、爾輩取之、假法外人手、釘於刑架、 二四乃天主釋其死縲、命之復活、因死不能久繫之、 二五蓋達微德曾指之曰、我觀主恆在我前、因主居我右、俾我不搖動、 二六是以我心喜舌悅、至我體安於壙而有望、 二七因爾不遺我靈於地獄、不俾爾聖者見朽壞、 二八爾已賜我識生諸道、將以爾顏使喜滿我心、 二九弟兄乎、容我明告爾、大祖達微德死而葬、至今境內其墓猶存、 三十伊旣為先知、知天主曾有誓約、日後由其裔中依肉軀舉生合利爾斯托斯、使居其位、 三一彼預知合利爾斯托斯復活、故謂其靈不遺於地獄、其身不見朽壞、 三二卽以此伊伊穌斯、天主使之復活、我儕皆為此蹟作證、 三三彼旣承天主右手升舉、及受父許聖神後降注斯、乃爾曹共見聞、 三四夫達微德固未升天、而當時曾引天主謂我主云、坐我右、 三五迨我將置爾仇為爾足凳、 三六然則舉伊斯拉爾伊利家、宜確知天主以爾曹所釘伊伊穌斯、立其為主、為合利爾斯托斯、 三七衆聞之中心感傷、遂問撇特爾與諸宗徒曰、弟兄乎、我等宜何為、 三八撇特爾謂之曰、宜改悔及因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名、各領洗、冀得罪赦、則可受聖神恩賞、 三九因所許者、屬爾曹、與爾子女、及諸遠支、並天主我主宰願召之衆人、 四十復以多言為證、勸之曰、爾曹宜自救、離此蕩世、 四一是以嘉納其言者、咸領洗、是日進教者約三千、 四二皆恆受宗徒訓、如睦如一、擘餅祈禱、 四三衆民敬畏之、宗徒多行異事奇蹟、於耶魯爾薩利木、 四四信者恆集、所有皆為公用、 四五且鬻物產、衆有所缺予之、 四六逐日一心上堂、於家亦擘餅、以歡以誠進食、 四七讚美天主、並深獲民愛戴、主且徐引得救者、日入其會、

第三章
一晝第九時、撇特爾伊望往聖堂祈禱、 二適舁生而足弱者、日倩舁置堂門、卽朱門、為求入堂者施濟、 三彼見撇特爾伊望將入、向乞、 四二宗徒目之曰、視我儕、 五足弱者注視、望有所得、 六撇特爾曰、金銀我無、但以有者予爾、卽因那作雷爾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名、爾起行、 七遂執其右手起之、其膝踁乃健、 八卽踊立能行、尾宗徒入堂、行且踊、而讚美天主、 九其行及讚美天主、衆皆見之、 十共識為素坐聖堂朱門求濟者、其駭異其所遇、 十一且因得愈者依撇特爾伊望、故衆心奇異、而趨就之於莎羅孟廊、 十二撇特爾見之謂曰、伊斯拉爾伊利人、胡以此為奇注視我、似我等以己才能、或虔誠、致此人能行、 十三夫阿烏拉爾阿木伊薩阿克亞适烏主、乃我祖之天主、光榮己子伊伊穌斯卽爾曹所解、批拉特擬釋時、爾曹面違者、 十四爾背聖且義人、反求釋兇徒、 十五而殺司生宰、今天主卽使斯人復活、茲事我儕為證、 十六今賴信伊伊穌斯名、卽因其聖名、使爾所見所識者健勁、特由伊伊穌斯所賜信、愈此人於爾衆前、 十七然我確知爾弟兄、及爾有司行此、皆出不知、 十八天主託其諸先知口曾預言、合利爾斯托斯必如是被害、今如是成之、 十九故爾宜改悔反於正、務求爾罪得銷、為主賜爾安舒日至、 二十且賚遣為爾預定之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 二一卽至天主藉先知自創世預言悉驗時、而天應接之者、 二二昔摩伊些乙語列祖云、天主爾主宰、於爾弟兄中、將挺生先知如我、宜聽其所語爾者、 二三凡生者不聽此先知、則滅於民中、 二四且溯薩木伊勒諸先知預言、亦悉指此日、 二五爾為先知及天主所賜列祖約命子、其謂阿烏拉爾阿木曰、天下億兆將藉爾裔受福云、 二六天主旣使其子伊伊穌斯復活、則先遣之就爾、降福爾、導爾衆人人革去己惡、

第四章
一二宗徒與衆民言時、司祭及字堂兵總、並薩督耶克乙門人等就之、 二怒其恆引伊伊穌斯事教民而傳復活道、 三遂執之、且拘囚待旦、因時已暮、 四然聽其道多有信從者、約五千人、 五詰朝、有司族長學士咸集耶魯爾薩利木、 六中有司祭首昂那、同喀伊阿發伊望阿列克桑德爾及他司祭首族人咸在、 七提二宗徒於前、訊曰、爾以何力何名行此、 八時撇特爾滿被聖神、謂之曰、民之有司、伊斯拉爾伊利長者、請聽、 九今若問我儕施恩病人、卽因何得愈、 十則爾曹與伊斯拉爾伊利衆民、宜知那作雷爾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卽爾釘於刑架、而天主所復活者、特以其名、使此人愈、之爾前、 十一夫彼乃爾係工師所棄石、而自成隅首、且欲求救贖、舍此別無、 十二蓋天下已賜衆使我等得救贖者、更無他名、 十三衆見撇特爾伊望侃侃、且識其質樣未學、皆異之、乃徐悟其從伊伊穌斯者、 十四又見得愈者偕立、辭遂窮、 十五第令暫出會所、乃互議、 十六曰、將何以處斯人、因耶魯爾薩利木居民、咸知其明行異事、致我儕弗能議其無、 十七然為阻其以此愈播衆、宜恐嚇伊等、俾毋以斯名訓人、 十八遂復召二宗徒、入戒切毋再以伊伊穌斯名、共論共訓、 十九撇特爾伊望曰、爾曹自審、聽爾逾聽天主、天主前義乎、 二十蓋我儕親見聞者、不得不言、 二一有司無以譴之、又因畏百姓、第加恐嚇而釋之、蓋民見其所為、皆讚揚天主、 二二夫因異事得愈者年已愈四十、 二三二宗徒旣被釋、乃就同門、以司祭首族長等言告之、 二四伊等旣聞其言、皆同心高聲籲主、曰、天主、乃造天地海、與其中所載之主宰、 二五昔爾憑聖神、藉爾僕、我祖達微德口、曾曰、異邦人、奚為擾亂、萬民奚為圖謀其虛、 二六列王奮起、羣伯咸集、議攻天主、及其合利爾斯托斯云、 二七今伊羅爾德彭提乙批拉特、與異邦人、同伊斯拉爾伊利民、果集此城、攻爾所膏聖子、伊伊穌斯、 二八以成爾手爾謀所預定事、 二九今求主鑒彼恐嚇我等、賜爾僕侃侃傳爾道、 三十伸爾手醫人及託爾聖子伊伊穌斯名行奇蹟異事、 三一禱畢、所集處震動、衆復滿聖神、後遂侃侃言天主道、 三二信從之大衆、同心合志、且其諸物不謂己有、皆歸公用、 三三宗徒等力證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之復活、廣衆各被大恩寵、 三四其閒並無窮乏者、因有因宅者、皆鬻而攜其金、 三五置宗徒足前、人有所需、則分予之、 三六卽如列微族人、生於伊克普爾島、名伊沃西亞者、宗徒別名其為瓦爾那瓦、譯卽安慰子、 三七伊有田鬻之、挈金亦納宗徒足前、

第五章
一又有名阿那尼亞者、與妻薩普肥拉爾鬻己產、 二私匿價數金、其妻與知、攜餘金置宗徒足前、 三撇特爾曰、阿那尼亞、胡容薩他那置欺蒙聖神計於爾心、而私匿田價數金、 四田未售、非爾田乎、旣售、非爾金乎、萌此念奚為、爾非欺人、乃欺天主、 五阿那尼亞聞之、卽仆而氣絕、聞者大懼、 六時數少年起、殮屍、舁出葬之、 七約三小時、妻亦入、未知其夫所遇、 八撇特爾向之曰、爾售田、價僅此乎、告我、對曰、然、止此、 九撇特爾曰、爾曹胡共謀試主神、葬爾夫者、足殆及門、亦必舁爾出、 十婦立仆其足前、氣絕、及少年等入、見婦亦死、舁出葬其夫側、 十一全教會及聞者咸大懼、 十二宗徒於民閒、廣行奇蹟異事、信者一心集莎羅孟廊、 十三餘衆無敢近、衆民咸尊美之、 十四男女信主者益增、 十五至舁病者出衢、置於床或薦、冀撇特爾過、其影或庇之、 十六鄰邑衆舁患病及負魔者、亦多就至耶魯爾薩利木皆得愈、 十七時司祭首與其從人、素屬薩督耶克乙異端者、滿嫉、 十八遂措手宗徒、下於牢獄、 十九而夜有天神啟獄門、攜之出、曰、 二十往立堂中、以此常生言訓民、 二一宗徒聞之、崇朝入堂教誨、時司祭首與從者至、召公會及伊斯拉爾伊利族長、遣吏赴獄提宗徒、 二二吏至不見、反命、 二三曰、我儕至獄、見鍵閉甚固、守者近門立、乃啟門入視、闃其無人、 二四司祭首守堂兵總、並司祭等、聞之異甚莫解其由、 二五偶一人來告曰、爾繫之囚、現立於堂教民、 二六守堂兵總率衆役邀宗徒至、而非由强、懼民石擊、 二七迨攜至、立會所、司祭首詰之、 二八曰、我儕非嚴禁爾曹以此名誨人乎、爾反徧耶魯爾薩利木播傳、豈欲被人血歸咎我、 二九撇特爾及諸宗徒對曰、宜聽天主、甚於聽人、 三十爾懸於木所殺之伊伊穌斯、我祖之天主復活伊、 三一以己右手舉之為君宰、為救世主、特賜伊斯拉爾伊利民改悔得罪赦、 三二我儕及聖神、係天主所賜信從者、皆為此事作證、 三三衆聞言、心幾裂、謀殺之、 三四時會中有發利爾些乙人、名戛瑪利伊勒為教授師民夙尊者、離位令攜宗徒暫出、 三五乃向衆曰、伊斯拉爾伊利等、宜愼處此人、 三六昔有名斐烏達者出、自詡勝人、附者約四百、其見殺後、從者星散歸烏有、 三七厥後報名登籍時、又有戛利列亞之伊屋達出、大惑衆心、迨彼甫亡、信從者亦皆流散、 三八今我語爾、宜姑舍是人、可聽之、設其所謀所為出於人、則必自毁、 三九若出於天主、則爾不能毁之、且恐或自逆天主、 四十衆然其言、召宗徒入、扑之、仍嚴戒毋以伊伊穌斯名誨人、遂釋之、 四一宗徒皆心喜而離會所、為因伊伊穌斯名幸受辱、 四二嗣每日或在堂或在各家誨人、傳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福音無閒、

第六章
一惟時門徒益多、有客外伊屋曡亞人、不悅伊屋曡亞土著者、因施濟日需、輕於彼嫠、 二十二徒呼衆門人曰、我儕舍傳天主道、專務几筵、非宜、 三故爾弟兄中、自擇有經練達、滿聖神、具智慧者七人、我等立之司此事、 四我儕庶得專務祈禱、奉聖道、 五衆皆悅其命、遂選斯鐵芳、滿於信及聖神者、又肥利普普羅爾霍爾尼喀諾爾提孟葩爾捫及尼适賴、係安提沃伊合亞人、異族新進教者、 六共引立宗徒前、宗徒祈禱、手撫之、 七此後、天主道增長耶魯爾薩利木內、門人日益廣、及司祭中亦多有服信者、 八夫斯鐵芳篤信多能、大建異事奇蹟於民閒、 九時有屬利別爾廷異教衆、及伊克利爾涅亞、阿列克桑德利爾亞、伊克利伊克亞、並阿濟亞學士等、突起、與斯鐵芳辯論、 十而莫能勝其據智慧及感聖神之言、 十一乃使人布流言曰、我聞此人毁謗摩伊些乙及天主、 十二於是百姓與族長學士等聳動、因驟執之、曳至會堂、 十三設妄證者曰、伊毁謗此聖所、及法律不已、 十四我儕曾聞其言曰、那作雷爾伊伊穌斯、必毁此所、並改摩伊些乙所授例、 十五會堂中坐者皆目注斯鐵芳、見其儀容、嚴若天神、

第七章
一時司祭首曰、果有是乎、 二斯鐵芳曰、諸父弟兄請聽、昔我祖阿烏拉爾阿木、未徙哈爾郎爾先、居羋莎坡他密亞時、榮光天主見、 三謂之曰、出故土、離戚族、往我所示地、 四大祖乃離哈勒曡亞居哈爾郎爾、迨其父死、主移之爾現居處、 五是時天主未嘗賜立足地、但許此地予彼及其裔為業、且此際大祖尚未有子、 六天主亦謂之曰、爾裔將族異方、且為奴、歷困苦四百年、 七又曰、彼異邦奴之者、我必訊責之、後爾裔將出彼、事我於此、 八乃予割禮約、嗣阿烏拉爾阿木生伊薩阿克至八日、行割禮、伊薩阿克生亞适烏、亞适烏生我十二支列祖、 九列祖深妒伊沃西福、鬻於耶伊格撇特而天主偕之、 十拯出諸難、賜智慧、俾得耶伊格撇特君發拉爾翁歡心、封為總宰、攝政、兼司內務、 十一值耶伊格撇特及哈那昂徧處大饑且災甚、我祖絕糧、 十二時亞适烏聞耶伊格撇特有積榖、遣我祖往、斯其初、 十三及復遣之時、伊沃西福使弟兄識己、其家世乃聞於發拉爾翁、 十四伊沃西福遂遣迎父亞适烏與戚族七十五人、 十五亞适烏徙耶伊格撇特、伊及我祖、俱終於彼、 十六歸櫬西耶合木、葬於西耶合木嗣、耶木摩爾子孫地、係阿烏拉爾阿木金購者、 十七夫天主誓許阿烏拉爾阿木將成期愈近、我民居耶伊格撇特者、蕃衍愈多、 十八直至新君繼位、罔知伊沃西福懋績、 十九彼乃陰謀我族、困若我祖、令棄其嬰、俾無存活、 二十時摩伊些乙誕生、有天主前之美秀、育於家三月、 二一棄後、發拉爾翁女、收育為己子、 二二因之、摩伊些乙盡得耶伊格撇特學術、言行兼優、 二三行年四十、念及往視其弟兄、有權者、伊至耶魯爾薩利木為崇拜、 二八今返、乘車、讀先知伊薩伊亞書、 二九聖神謂肥利普曰、爾前往就此車、 三十肥利普遂趨就、聞其所讀、乃先知伊薩伊亞書、問曰、爾讀者明乎、 三一答曰、不遇啟發者、烏能明解、遂請肥利普共車、 三二適讀及經曰、其為人如羊被牽就殺、並如羔對翦毛者不鳴、其閉口亦然、 三三其被判如不足奇之人、而其來歷孰能盡解、莫視其生命為滅於地云、 三四宦官謂肥利普曰、請問先知言此何指、指己、抑指人、 三五肥利普乃啟口本此經、傳伊伊穌斯福音、 三六緩行至水濱、宦官曰、此有水、我領洗有何礙、 三七肥利普曰、有全心之信、則無妨、答曰、我確信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乃天主子、 三八遂命停車、肥利普偕宦官下水、乃授洗、 三九及出水時、聖神倏降宦官、旋有天神、攜肥利普去、宦官不復見之、遂欣然就道、而肥利普覺在阿作特、遂巡行諸邑、傳福音、已而至耶克薩利爾亞、

第九章
一薩烏勒仍蓄恐嚇殺主門徒心、親詣司祭首處、 二求得權文、寄往達瑪斯克省諸會堂、准其凡遇男女奉此教者、則繫解赴耶魯爾薩利木、 三迨行近達瑪斯克倏自天有光環照之、 四薩烏勒遂仆地、聞有聲呼曰、薩烏勒、薩烏勒、何窘逐我、 五曰、主為誰、答曰、我乃爾窘逐之伊伊穌斯、爾欲跣足踏刺、難矣、 六薩烏勒戰且懼曰、主命我何為、諭之曰、起、入城、自有以宜行示爾者、 七同行者惟聞聲不見形、咸立而噤、 八薩烏勒起立、開目不能見、乃援其手、導往達瑪斯克、 九失明三日、不飲不食、 十時達瑪斯克有門徒、名阿那尼亞、異觀中、主呼之曰、阿那尼亞、對曰、主、僕在此、 十一主曰、起、往於衢、名直衢、在伊屋達家、訪他爾斯人、名薩烏勒、彼現祈禱、 十二異觀中己見一人、名阿那尼亞、就之、手撫使復見、 十三阿那尼亞曰、主、我曾聞多人言此人於耶魯爾薩利木曡加周爾聖徒、 十四至此、又持有司祭首權文、欲拘繫籲主名者、 十五主曰、往、彼乃我選之器、將攜我名、布於異邦人、及列王、並伊斯拉爾伊利嗣、 十六我且將示之、彼必因我名受多少害、 十七阿那尼亞遂往、入其室、手撫之曰、吾弟薩烏勒、途閒見爾之主、伊伊穌斯、遣我、使爾復見、滿聖神、 十八其目忽有所脫、狀如鱗卽得見、遂起領洗、 十九且進食而健、後薩烏勒於達瑪斯克與諸徒偕數日、 二十遂於會堂傳宣伊伊穌斯、為天主子、 二一衆聞奇之、曰、於耶魯爾薩利木、殘害籲斯名者、非此人乎、至此、非仍特欲繫伊等解於司祭首乎、 二二而薩烏勒志愈堅、辯勝居達瑪斯克之伊屋曡亞人、明證伊伊穌斯、為合利爾斯托斯、 二三久之、伊屋曡亞人决計殺之、 二四薩烏勒知其謀、且因彼衆晝夜伺於城門、為殺之、 二五故門徒乘夜、以筐自牆縋薩烏勒下、 二六遁至耶魯爾薩利木、欲附門徒、然皆懼、不信其為徒、 二七乃瓦爾那瓦援之引見宗徒、備述途中主如何顯見、及與語、並如何於達瑪斯克、侃侃傳宣伊伊穌斯名、 二八自此薩烏勒居耶魯爾薩利木、得與門徒出入相交、侃侃傳宣主伊伊穌斯名、 二九亦與客外伊屋曡亞人、議論且爭辯、其人欲殺之、 三十弟兄知之、送伊至耶克薩利爾亞、歸他爾斯、 三一然徧伊屋曡亞、戛利列亞、薩瑪利爾亞諸教會、皆享安、厥德益厚、行事畏主、恆乘聖神慰、人數增廣、 三二維時撇特爾歷觀屬境、詣利達諸聖徒、 三三於彼遇人、名耶內、癱卧八年、 三四撇特爾向之曰、耶內、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愈爾、起、整爾衾綢、耶內卽起、 三五利達及薩隆爾居民、悉見之、而歸主、 三六伊沃批亞村有女徒、名他微發、譯卽黃羊、斯人素廣行善、博施民、 三七是時病死、浴屍停於樓、 三八因利達距伊沃批亞甚邇、門徒聞撇特爾在彼、遣二人敦請、切屬來毋遲、 三九撇特爾起、偕往、及至、人引登樓、衆嫠哭於撇特爾側、且出他微發生時所製表裏諸衣予觀、 四十撇特爾遂遣衆出、曲膝祈禱、向屍曰、他微發起、女卽啟目、見撇特爾、遂坐、 四一撇特爾手扶令起、召諸徒及嫠、以此女係復生、付之、 四二此事、舉伊沃批亞皆知、故人多信主、 四三撇特爾寓伊沃批亞日久、恆於皮工西孟家、

第十章
一耶克薩利爾亞內、有名适爾尼利乙、乃伊他利亞營百夫長、 二素虔誠、與舉家敬畏天主、博施民、恆於祈禱、 三晝約第九時、伊於異觀、明見天神入室、呼曰、适爾尼利乙、 四伊注視之、驚曰、主、何事、神曰、爾祈禱施濟、天主前已念及、 五爾宜遣人往伊沃批亞、請西孟號撇特爾者、 六現寓海濱皮工西孟家、彼將示爾言、爾遵行則爾及全家、皆得救贖、 七天神去後、适爾尼利乙、乃召二僕、與侍卒中虔敬者一人、 八悉以此述之、遂遣往伊沃批亞、 九翌日、行近城、當第六時、撇特爾升樓祈禱、 十饑甚思食、備餐閒、撇特爾神遊象外、 十一倏見天開、有物降前、狀如方袱、繫四角縋地、 十二內有諸般地上四足獸昆蟲天空飛鳥等、 十三且有聲謂曰、撇特爾起、殺而食、 十四撇特爾曰、主、否、凡物不潔及形惡者、我未嘗食、 十五聲復謂曰、天主潔者、毋以為汚、 十六如是者三、物復收於天、 十七撇特爾方思所見異觀何取、忽适爾尼利乙遣使者訪西孟家已至、立門外、 十八呼問曰、西孟號撇特爾者、寓此否、 十九撇特爾於尋思中、聖神謂曰、外有三人尋爾、 二十起下樓、偕往、毫毋疑、伊係我遣者、 二一撇特爾卽下、出、見适爾尼利乙遣尋之者、曰、我卽爾尋者、爾來何事、 二二答曰、百夫長适爾尼利乙、係義人、敬畏天主、為伊屋曡亞人所稱、現奉天神示、請爾至家、為聆爾訓、 二三撇特爾遂延之入、畱宿、翌日偕之往、乃有伊沃批亞處數弟兄亦偕往、 二四次日、入耶克薩利爾亞、适爾尼利乙預集親友候之、 二五迨撇特爾甫入、适爾尼利乙迎拜足前、 二六撇特爾扶之曰、請起、我亦人、 二七相與敘言入、及見衆集、 二八謂之曰、伊屋曡亞人、與異邦交及相近之禁、爾曹所知惟天主示我、無論何人、皆由以為不潔及形惡者、 二九故聞請不疑而至、試問爾曹請我何為、 三十适爾尼利乙曰、前四日、我守齋、至是時、迨第九時、在家祈禱、倏衣光潔者立前、 三一謂我曰、适爾尼利乙、爾祈禱升聞於主、爾施濟主前已念及、 三二宜遣人往伊沃批亞、請西孟號撇特爾者、伊現寓海濱皮工西孟家、彼至、必有以誨爾云、 三三故我遣人往見爾、蒙爾不拒而來、甚善、今我等咸在天主前敬候、願聞主命爾者、 三四撇特爾啟口曰、今我確知天主原非以貌取人者、 三五凡民中有敬畏天主行義者、乃為其所喜、 三六至天主賚伊斯拉爾伊利民聖言、無他、乃安和福音、託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萬有真宰所傳者、 三七其始戛利列亞徧伊屋曡亞已行諸事蹟、溯伊望垂訓授洗迄今、爾等盡知之、 三八卽如天主以聖神以異能、膏那匝列爾特人伊伊穌斯、及其巡行諸邑、善醫為魔制者、實因天主與偕、 三九其於伊屋曡亞及耶魯爾薩利木所行、且被懸於木而殺、我儕皆可為之證、 四十乃天主使其第三日復活、許顯見於人、 四一其見非顯於衆民、乃顯於天主預選為證者、卽我儕、於其復活後、與同飲食者、 四二其命我儕傳道於民、證天主所定以審判生死者、卽斯人、 四三諸先知亦為斯人預證云、信之者、賴其名、得罪赦、 四四撇特爾言際、聖神臨諸聽訓者、 四五彼受割中信者、及偕撇特爾至者、見聖神注及異邦人、奇之、 四六蓋聞其言異方言、並稱頌廣榮天主、時撇特爾曰、 四七斯人旣受聖神、如我儕然、以水領洗、孰敢禦之、 四八遂命伊等、因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名領洗、衆請畱居數日、

第十一章
一宗徒及諸弟兄、在伊屋曡亞者、得聞異邦人亦受天主訓、 二迨撇特爾旋耶魯爾薩利木諸受割者責之、 三曰、爾乃入未受割者室、與之共食、 四撇特爾依次述其事、曰、 五我於伊沃批亞祈禱時、神遊象外、異觀中見一物、如方袱、繫四角、由天縋降我前、 六注視之、察其中有地上四足諸獸、及昆蟲天空飛鳥、 七且聞有聲謂我曰、撇特爾起、殺食之、 八我曰、主、否、凡物不潔及形惡、未嘗入我口、 九聲復謂曰、天主潔者、毋以為汚、 十如是者三、後其物復收於天、 十一卽有三人來、係遣自耶克薩利爾亞、立我寓外、 十二聖神命我同往、毫毋疑、此弟兄六人、亦偕我往、我儕入其人室、 十三伊述於我等云、在家曾見天神前立、言曰、遣人往伊沃批亞請西孟號撇特爾者、 十四伊將以言告、爾及闔家遵行之、皆得救贖、 十五我言際、聖神卽臨伊等、如初臨我然、 十六我卽憶主言、伊望以水曾授洗、惟爾曹將受洗以聖神、 十七天主旣賜異邦人、與賜我等信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者恩同、我何人、敢拒天主、 十八衆聞之、心慰、僉讚榮天主曰、然則天主亦賜異邦人改悔、俾得生命、 十九當斯鐵芳遭難四散者、徧行肥尼伊克亞伊克普爾及安提沃伊合亞傳教第於伊屋曡亞人、 二十然其中有伊克普爾及伊克利爾涅亞數人、至安提沃伊合亞並於外族人、傳主伊伊穌斯、 二一主手偕之、至信而歸主者甚多、 二二此風聲漸至耶魯爾薩利木教會、遂遣瓦爾那瓦往安提沃伊合亞、 二三旣至、見主降恩寵、甚喜、勸衆全心堅持事主、 二四蓋瓦爾那瓦有德者、滿聖神及信、於是歸主者不少、 二五嗣瓦爾那瓦往那爾斯訪薩烏勒、遇之、卽攜至安提沃伊合亞、 二六二人歷一年、集其處教會、所訓誨者不少、其處衆徒、始興合利爾斯提阿尼稱、 二七時有數先知、自耶魯爾薩利木至安提沃伊合亞、 二八中有名阿戛烏者、因聖神而言、天下將大饑、及至克拉烏底乙耶克薩爾時、果有之、 二九於是門徒定議、各量所有、移濟居伊屋曡亞諸弟兄、 三十卽藉瓦爾那瓦及薩烏勒齎貲付其處司祭、

第十二章
一維時、伊羅爾德王舉手侮教會數人而窘迫之、 二斬伊望兄亞适烏、 三且見伊屋曡亞人喜此、故又執撇特爾、是乃除酵禮期、 四旣執之下獄、命四班輪守、每班四人、俟逾葩斯哈曳出至民前、 五是以守撇特爾於獄、而教會為之切祈天主、 六及伊羅爾德欲曳之出、是夜、撇特爾身繫鐵索二、寢二守卒閒、獄門外仍有卒守、 七倏天神見於前、光耀獄室、天神推撇特爾脅醒之曰、速起索銬卽盡脫、 八天神又曰、束帶納履、撇特爾從之、復曰、著衣從我、 九遂從之出、實不知天神所為係眞、為夢、 十過守者第一所、又過其二、獄有鐵門達城內、撇特爾旣至門自啟、出、行一衢、天神忽渺、 十一撇特爾悟曰、主果遣其天神拯我出伊羅爾德手、及伊屋曡亞民所望、我今誠知矣、 十二竚思頃、往伊望號瑪爾克母瑪利爾亞家、適多人集彼祈禱、 十三撇特爾叩門、有婢名羅爾達出聽之、 十四辨明撇特爾聲、甚喜、未及啟門、卽趨入告、言撇特爾現立門外、 十五衆曰、爾顚耶、婢力白其實、衆曰、果爾、則彼之天神、 十六撇特爾叩門不已、迨啟門、衆晤盡駭、 十七撇特爾手止使毋言、遂以主引出獄事、一一告之、且曰、可以此事告亞适烏及諸弟兄、遂出、他往、 十八平旦、衆守卒亂甚、因不知撇特爾渺然何往、 十九伊羅爾德索之不獲、勘守卒、命殺之、旋離伊屋曡亞往耶克薩利爾亞居、 二十伊羅爾德甚怒提爾西東人、而二邑民賴王地得糧、故一心偕至、因王內侍名烏拉斯特求和、 二一伊羅爾德定期、衣王服、坐尊位、面諭之、 二二民呼曰、此天主聲、非人聲、 二三伊羅爾德因不歸榮天主、倏天神擊之、為蟲噬致死、 二四後天主道興益廣、 二五瓦爾那瓦及薩烏勒、奉遣事畢同攜伊望號瑪爾克者、自耶魯爾薩利木返安提沃伊合亞、

第十三章
一安提沃伊合亞教會、有先知、與教授師數人、卽瓦爾那瓦、西羋翁稱尼耶格爾、伊克利爾涅亞人、劉豈乙、四掌伊羅爾德同學瑪那伊勒及薩烏勒、 二值事主守齋時、聖神曰、分予我瓦爾那瓦薩烏勒、特授曾召彼任事之職、 三於是伊等守齋祈禱畢、手撫二人遣往、 四遂奉聖神使至些列烏伊克亞、旋航海往伊克普爾島、 五至薩拉明、傳天主道於伊屋曡亞會堂、伊望亦偕往、為輔職、 六島路徑行旣盡、至葩福、遇伊屋曡亞族人、係巫、為偽先知、名瓦利爾伊穌斯、 七偕總領名些爾伊格乙、號葩韋勒、係賢人、同居、適總領請瓦爾那瓦薩烏勒至、欲聽天主道、 八夫耶利瑪、譯卽巫、攻阻二徒、極力惑總領使毋信、 九時薩烏勒別名葩韋勒、滿被聖神、注視之曰、 十噫、盈諸妄誕、詭譎魔子、為義敵者、爾反主正道不已乎、 十一今主手加爾必立瞽、至定期不見日、忽黑黯矇巫目、旋求相之者、 十二總領見之、深信而奇主道、 十三葩韋勒及從人、由葩福舟行至旁肥利亞之撇爾伊格亞、伊望舍之去、歸耶魯爾薩利木、 十四葩韋勒等離撇爾伊格亞至批西底亞之安提沃伊合亞於穌博他入會堂坐、 十五讀法律及先知書畢、諸宰會堂者使人問曰、弟兄若有訓民言、請言、 十六葩韋勒起、手招曰、伊斯拉爾伊利人、及諸敬畏天主者、聽之、 十七昔此民之天主、選我祖、舉居耶伊格撇特時、且援之增手力、導出其地、 十八於野、約四十年養育之、 十九滅哈那昂七種民、其地以鬮予之、 二十後直至先知薩木伊勒時、歷四百五十年閒、賞以理訟者、 二一旣而民求立王、天主賜之、推韋尼阿明支派人、伊克斯子、名薩屋勒、如是約歷四十年、 二二迨主廢之、擇立達微德為王、主嘉之曰、我獲得我心人、乃伊耶些乙子達微德、彼將悉行我所欲者、 二三天主依預許、卽由此人裔、為伊斯拉爾伊利民、舉救世主伊伊穌斯、 二四其將見出頃、伊望以改悔洗禮、傳伊斯拉爾伊利民、 二五迨事將竣、曰、爾以我為誰、我非彼、有後我來者誠是、卽為解其履革帶、我亦堪云、 二六弟兄乎、此救世之言、特賜爾曹、係阿烏拉爾阿木裔、及爾中敬畏主者、 二七因耶魯爾薩利木人及有司、皆不能識彼、且以定擬致每穌博他所誦先知預言皆符合、 二八雖無繇入以死罪、然竟求批拉特殺之、 二九迨經指主所載諸蹟行畢、旋由木取屍下殮葬、 三十惟天主使之復活、 三一歷多日顯示由戛利列亞、偕往耶魯爾薩利木、今衆前為之證者、 三二我傳福音予爾、卽昔天主許列祖事、至我為其嗣時、以復活伊伊穌斯應之、 三三聖詠第二章有云、爾乃我子、今生爾、 三四至使之復活、謂其不見朽壞、故又云、我昔許施惠達微德、必將實施爾、 三五是以別章聖詠有云、爾必不許爾聖者見朽壞、 三六然達微德生時、盡天主所委職、安寢則與祖同葬而見朽、 三七惟天主復活者未見朽、 三八是以弟兄宜知、賴斯人名、宣赦罪予爾、 三九且爾恃摩伊些乙法律、不能表白處、今信者賴之得表白、 四十愼之、毋俾臨爾以先知所言、 四一曰爾為藐忽者、詳視之、奇而駭絕、因爾在時、我將行一事、雖有告者、爾亦不信云、 四二欲出會堂時、有外族人、求二徒於次穌博他、復講此道、 四三迨會堂人散、伊屋曡亞及外族進教虔敬者多人、從葩韋勒瓦爾那瓦行、二徒於途、勸之常居天主寵佑、 四四次穌博他、邑人幾盡集、冀聆天主道、 四五伊屋曡亞人見所集之衆、遂滿嫉、詰難葩韋勒、誹且謗其言、 四六時葩韋勒瓦爾那瓦毅然曰、天主道應先傳爾、緣爾棄之、自作不堪得常生者、故我儕轉向異邦人、 四七因主如是命我等、依聖經云、我立爾為異族人光、俾爾為世救贖、至地極、 四八外族人聞之深喜、讚美天主、中有定命得常生者皆信、 四九主道廣布斯境、 五十乃伊屋曡亞人、唆虔敬之命婦、及邑顯者、藉之窘逐二徒出境、 五一二徒遂對衆拂去足塵、往伊适尼亞、 五二而門徒日滿於喜、及聖神寵、

第十四章
一二徒於伊适尼亞、同入伊屋曡亞會堂講道、致伊屋曡亞及耶勒利尼廣衆信之、 二然伊屋曡亞中不信者、唆異族人、憾衆弟兄、 三二徒仍久居彼、毅然傳道、均賴主佑、而主為證己恩寵福音、藉彼手行奇蹟異事、 四維時邑衆心分、有從伊屋曡亞人者、有從宗徒者、 五迨異族及伊屋曡亞人並有司、蜂擁欲凌辱石擊二徒、 六二徒甫知、逃奔利喀沃尼亞之利斯特拉爾、曡爾微亞、及附近處、 七在彼傳福音、 八利斯特拉爾有生而足弱者坐、素未嘗行、 九彼喜聽葩韋勒教言、葩韋勒注視之、見其有信可愈、 十遂大呼曰、因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名、命爾正立、其人卽踊且行、 十一衆見葩韋勒所行、乃以利喀沃尼亞方言、大呼曰、二大主、藉人形臨我矣、 十二乃稱瓦爾那瓦、為由批鐵爾、以葩韋勒善言、稱為羋爾庫利爾乙、 十三甕城由批鐵爾偶司祭、牽多犧、戴花圈、至門、合衆欲祭、 十四二宗徒聞之、裂衣躍入衆中、呼曰、 十五弟兄乎、奚如此、我儕亦人、與爾同、今傳福音予爾者、特使棄此虛妄、歸造天地海、及其中萬物之永生眞宰、 十六先時、天主雖任萬民行所欲之途、 十七然仍時刻為證有己、若雨降自天、果結依時、賜我用糧、及滿心之善、 十八以此言僅止衆祭、令之散、二徒居此講道、 十九適伊屋曡亞數人、自安提沃伊合亞、及伊适尼亞來、屬衆離伊等曰、斯二人、所言無實皆誑、唆衆遂石擊葩韋勒、意其已死曳出城、 二十迨門徒集就時、葩韋勒卽甦乃入城、次日偕瓦爾那瓦往曡爾微亞、 二一在彼傳福音於邑衆、獲徒不少、後歸時、仍歷利斯特拉爾伊适尼亞及安提沃伊合亞、 二二堅門徒心、勸之常居信、且言我儕欲入天國、必須經歷多難、 二三乃為各教會手撫立司祭、齋禱畢、獻之於所信主、 二四厥後經由批西底亞、至旁肥利亞、 二五傳道於撇爾伊格亞、遂至阿特他利亞、 二六由其處航海、至安提沃伊合亞、卽二徒為衆獻主寵佑、為盡今己完職事處、 二七旣至、延集教會、以天主若何待己、若何啟信門、招徠異族人等事告之、 二八後二徒與門人居此城多日、

第十五章
一嗣數人自伊屋曡亞來、誨諸弟兄曰、爾非依摩伊些乙例受割、則不得救贖、 二葩韋勒瓦爾那瓦、旣與之爭辯分晰、衆擬定葩韋勒瓦爾那瓦、及衆中數人往耶魯爾薩利木見宗徒長老、以此端故、 三奉教會遣者、經肥尼伊克亞及薩瑪利爾亞、徧述異邦人歸正事、致彼諸弟兄莫不大悅、 四迨至耶魯爾薩利木彼處教會、宗徒長老等欵畱之、伊數人又述天主若何待己、若何啟信門、招徠異邦人諸蹟、 五時由發利爾些乙中入教者、數人起曰、必命異邦人守割禮、及摩伊些乙法律、 六宗徒長老咸集、為共議此事、 七辯論旣久、撇特爾起曰、衆弟兄皆知、天主於門徒中久已選我、使異邦人、由我口聞福音而信、 八且洞鑒人心天主、予異邦人憑證、以聖神賜之、如我儕然、 九惟以信潔其心、並未嘗立彼我別、 十今爾胡探試天主、以列祖及我不能負之軛、强置門徒頸、 十一至我儕信得救贖、亦賴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恩寵、如彼然、 十二衆默然、第聽瓦爾那瓦葩韋勒述天主使己於異邦人行何奇蹟異事、 十三言竟、亞适烏曰、弟兄請聽、 十四西孟己述天主昔如何眷顧異邦人、特從衆中因己名、取集為民、 十五諸先知言與此符合、其載曰、 十六後達微德行堂今已壞、我將復立之、其有破裂處、我必修新之、 十七至其餘人及萬民、得聞我名者皆必尋主、是乃欲行此諸事之主所諭、 十八夫天主所為、於永世先己知、 十九是以據我見異邦歸天主者、毋累及、 二十惟寄書勸其防獻邪神所汚物、毋行邪淫、毋食勒死牲肉諸畜血、且己所不欲毋施於人、 二一因自古來、各邑會堂、每穌博他讀摩伊些乙經典、有傳其道者、 二二時宗徒長老、同諸教會、擬定其中選數人、隨葩韋勒瓦爾那瓦、遣往安提沃伊合亞卽選伊屋達別稱瓦爾薩瓦及西拉、乃弟兄夙尊者、 二三以書託之、內云、宗徒長老、及弟兄、恭候安提沃伊合亞西利爾亞伊克利伊克亞、異邦諸弟兄均安、 二四竊聞自我處出有數人、動搖爾心、惑亂爾意、俾必受割、及遵守法律等語、我儕實未託其言此、 二五乃同心旣集、决意遣選人、偕吾所愛之瓦爾那瓦葩韋勒、 二六卽為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名願致命者、就爾、 二七今遣伊屋達西拉、兼口授是事、 二八蓋聖神與我儕共願不以他任責爾、第有數要端、 二九卽防邪神汚物、毋飲牲血、毋食勒死牲肉、毋行邪淫、且己所不欲毋施於人、遵此則幸甚、伏為獲安、 三十是以奉遣者至安提沃伊合亞、集衆出書付之、 三一衆讀之深喜其訓、 三二至伊屋達西拉、亦係先知、故以多訓勸諸弟兄堅其心、 三三越數日、弟兄使其二人安然歸、往就宗徒、 三四而西拉暫願居彼、惟伊屋達自旋耶魯爾薩利木、 三五葩韋勒瓦爾那瓦、居安提沃伊合亞偕其處多人、教誨傳主福音道、 三六越數日、葩韋勒謂瓦爾那瓦曰、我儕可復往昔傳主道諸邑、省視弟兄守道如何、 三七時瓦爾那瓦欲攜伊望號瑪爾克者、 三八第葩韋勒意為不宜攜彼、昔於旁肥利亞曾離己、弗願共受差遣者、 三九二人因有微嫌遂分行、瓦爾那瓦攜瑪爾克航海往伊克普爾島、 四十葩韋勒選西拉偕行、承諸弟兄以伊付天主寵佑遂往、 四一經西利爾亞及伊克利伊克亞訓堅諸教會、

第十六章
一行至曡爾微亞及利斯特拉爾、彼有門徒、其母係伊屋曡亞本族奉教者、其父乃耶勒利尼外族人、斯徒名提摩斐、 二夙為利斯特拉爾伊适尼亞諸弟兄稱重者、 三葩韋勒欲攜之同往、因彼處伊屋曡亞人、皆知伊父為耶勒利尼族、故令伊受割、 四乃經行諸邑、以耶魯爾薩利木、宗徒長老所定規、授門徒守之、 五諸教會信益堅、人數日增、 六葩韋勒等經福利爾伊格亞及戛拉提亞、聖神禁其阿西亞傳道、 七遂至密西亞、欲往微肥尼亞聖神仍禁之、 八迨經密西亞至特羅爾阿達、 九此處葩韋勒夜見異觀、若有瑪耶克多尼亞人、就而求之曰、請涉至瑪耶克多尼亞助我、 十此後我儕决定卽往瑪耶克多尼亞、意謂主召我儕傳福音於彼、 十一遂離特羅爾阿達舟行、徑至薩摩福拉爾伊克亞、次日至涅阿坡利、 十二由此適肥利批、卽瑪耶克多尼亞入境首邑、乃羅爾瑪新邑、居彼數日、 十三值穌博他出城、近河俗有祈禱小堂、坐、共先集之婦語、 十四中有婦名利疷亞係肥阿提拉爾人、售紫布為業、夙欽天主者、旁聽之、主乃啟其心使詳聽葩韋勒訓、 十五婦舉家領洗後、求我儕曰、爾若以我為誠於主前者、則請入我室居、遂强畱之、 十六一日我儕適祈禱所、遇一婢為卜筮魔負、以占卜大利其主、 十七此婢隨葩韋勒及我儕屢呼曰、此人乃至上天主僕、以救贖道傳我者、 十八數日如此呼、旣而葩韋勒厭之顧魔曰、賴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名、我命爾離此女、魔卽出、 十九婢之主人、見所望之利已失、乃執葩韋勒西拉、曳往市見有司、 二十解至、訟於堂曰、此伊屋曡亞人、騷擾我邑、 二一傳欽崇天主教、及我羅爾瑪人不宜受行者、 二二衆聞羣起逼攻、官亦令褫衣杖之、 二三扑旣多、遂下獄、命吏嚴守、 二四吏奉是命、拘內牢、木梏其足、 二五至夜半、葩韋勒西拉祈禱頌揚天主、餘囚詳聽、 二六忽地大震、獄基皆動、諸門頓啟、械具盡脫、 二七獄吏卽驚醒、見門大啟、意囚必盡逃、引刃欲自刎、 二八葩韋勒大呼曰、毋自傷、我儕咸在、 二九吏乃索火急入、戰慄俯伏葩韋勒西拉足前、 三十旋引之出曰、尊長、我宜何為、可得救贖、 三一答曰、宜信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則爾與閤家皆得求贖、 三二遂以主道訓彼、及在其家者、 三三卽刻夜閒、獄吏洗濯二人傷痕、並與舉家領洗、 三四復延入室、設筵厚欵、且偕舉家因得信天主甚喜、 三五平旦、官遣數隸曰、釋此二人、 三六獄吏告葩韋勒曰、官遣人釋爾、可安然去、 三七葩韋勒曰、我係羅爾瑪宗派、未經擬罪、遽對衆痛扑下獄、今欲私出我、必不可、俟其自來請我出、 三八隸以此告官、官聞其為羅爾瑪宗派、懼甚、 三九遂親來謝、卽引出、請離其邑、 四十二人出獄、復入利底亞室、見諸弟兄、申明前訓而往、

第十七章
一經行昂肥坡利、及阿坡勒羅尼亞、至斐薩羅尼喀、彼有伊屋曡亞人會堂、 二葩韋勒依常入堂、歷三穌博他、與其人辯論經書、 三明證云、合利爾斯托斯宜受害、死而復活、此合利爾斯托斯卽伊伊穌斯、我傳爾者、 四彼處本族數人、及外族虔敬者甚多、貴婦亦不少、皆篤信此道、而從葩韋勒西拉、 五其伊屋曡亞不信者生妒、乃集市井無賴、於城為亂、突至伊阿松室、欲取伊等出示民、 六不遇、則曳伊阿松與數弟兄、送於邑宰、大呼曰、彼唆衆亂天下者、今已至此、 七伊阿松家畱匿伊、衆違耶克薩爾、言己有王、卽伊伊穌斯、 八民及邑宰聞此、多駭然不平、 九然取有伊阿松並從人無辜實據、卽釋之、 十諸弟兄急令葩韋勒西拉卽於是夜、往韋利爾亞、迨至、乃入伊屋曡亞會堂、 十一本處衆、賢於斐薩羅尼喀人、因其願安承教、終日尋玩經文、校彼言果是否、 十二故衆中信者多、有外族貴婦、男亦不少、 十三迨居斐薩羅尼喀之伊屋曡亞人、知葩韋勒亦傳天主道於韋利爾亞、乃至其邑、慫惑衆民、 十四弟兄亟引葩韋勒適海、惟西拉提摩斐尚存韋利爾亞、 十五導送葩韋勒人、同行至阿肥尼、於此受葩韋勒命西拉提摩斐速至後、送者卽歸、 十六葩韋勒於阿肥尼俟二人時、見此邑陳偶像、憂心戚戚、 十七乃入會堂、與伊屋曡亞人、及諸虔敬者辨論、且日在市、有所遇亦如之、 十八時有從耶批庫爾斯托亞之學士等、與之爭辯或曰、此空言者奚取、或曰、意其為傳他邦鬼神、因葩韋勒傳伊等伊伊穌斯福音及復活、 十九衆執之、送至阿列爾沃葩格署、訊曰、爾所言新道、我等亦可知乎、 二十因爾以新語置我耳、我儕欲知其意、 二一蓋衆阿肥尼、及外邦旅人、不遑他、惟務新言新聞、 二二葩韋勒立署中曰、阿肥尼人、我憑凡事觀爾曹崇祀甚矣、 二三常遊行爾崇祀所、見一寺額書曰、建獻未識之神、夫爾旣未識而崇奉之、今我以此傳爾、 二四夫造宇宙萬物之天主、乃天地眞宰、不居手造之堂、 二五享人手所事、非需索世物、自以生命呼吸、及所需予衆、 二六主用一脈血、普生人類、散處徧地、至居民界及時日限、悉預定、 二七欲人覓主、庶由覺悟得之、雖然、主實離我不遠、 二八因我儕賴之生而動且存、如爾吟詩者有云、我儕為其裔、 二九夫旣係天主裔、則不應思主性體、似金似銀似玉、為人工機巧所琢、 三十天主容忍冐時、今乃隨在命衆改悔、 三一因定一日、欲以預選者、義判天下、此事以其復活聖蹟、俾衆有徵、 三二衆聞復活言、有笑之者、或曰、是言容日更談可也、 三三於是葩韋勒離衆出、 三四然信從者亦有數人、中有阿列爾沃葩格署一司員、名底沃尼西乙、及一婦、名達瑪爾、又有數人偕之、

第十八章
一厥後、葩韋勒去阿肥尼、至适凌爾福、 二有阿克微拉者、伊屋曡亞人、生於彭特、因克拉烏底乙下令、命伊屋曡亞人、去羅爾瑪京城、故與其妻普利爾斯伊克拉、始來自伊他利亞、葩韋勒遇而從之、 三因同藝、遂偕居偕作、蓋其業製幕、 四每穌博他、葩韋勒於會堂辯論、勸本族及外族人、 五迨西拉提摩斐、自瑪耶克多尼亞來、葩韋勒心甚迫切、於伊屋曡亞人、力證伊伊穌斯為合利爾斯托斯、 六然其人敵而毁之、葩韋勒拂衣謂之曰、爾血歸爾首、我無染、後、我適異族人矣、 七遂離之、而入欽崇天主名人聞主道、信而領洗者衆、 九時夜、主以異見示葩韋勒曰、毋懼宜言毋默、 十我偕爾、無人害、因我有多民在此邑、 十一葩韋勒遂居彼、一載有半、常以主道訓誨、 十二戛利翁為阿哈伊亞總理時、伊屋曡亞人一意攻葩韋勒、曳至總理署、訟之、 十三曰、此人以違法教播衆、 十四葩韋勒甫欲啟口、戛利翁謂伊等曰、伊屋曡亞人、若理侮人及犯法事、聽爾訟、宜也、 十五惟是辯教理與人名字、及爾法律等事、爾曹自理之、我弗願判、 十六遂逐出署、 十七時衆外族人、執宰會堂者莎斯豐、署前扑之、戛利翁殊不為意、 十八葩韋勒尚居此多日、別諸弟兄、航海往西利爾亞、於肯合列爾伊翦髮、有誓願故、普利爾斯伊克拉阿克微拉夫婦、偕之行、 十九至耶斐斯乃畱二人居此、自入會堂、與伊屋曡亞人辯論、 二十衆請多畱數日、未允、 二一辭之曰、禮期伊邇、我宜往耶魯爾薩利木守之、若天主許我、仍返見爾、遂自行、離耶斐斯、彼二人俱畱、 二二特至耶克薩利爾亞、旋往耶魯爾薩利木、見會衆後、仍歸安提沃伊合亞、 二三在彼居未幾、又往、以次行戛拉提亞、福伊爾伊格亞、堅諸門徒心、 二四時有伊屋曡亞人、名阿坡勒羅斯、生於阿列克桑德利爾亞、優學明經、至耶斐斯、 二五初學主道、心存熱愛、惟知伊望洗禮、而言論講解主事、無少差謬、 二六其於會堂侃侃而宣、阿伊克拉及普利爾斯伊克拉聞其言、延伊與之詳述天主道、 二七迨阿坡勒羅斯欲往阿哈伊亞、諸弟兄附書、勸門徒接之、旣至、賴主寵佑、多助信主者、 二八因其衆前折服伊屋曡亞人、引經明指伊伊穌斯、誠合利爾斯托斯、

第十九章
一阿坡勒羅斯居适凌爾福時、葩韋勒經高阜處、至耶斐斯遇數徒、 二問曰、爾曹信後、曾受聖神否、對曰、聖神有否我未聞、 三又問曰、爾遵何禮領洗、對曰、伊望洗禮、 四葩韋勒曰、伊望僅施改悔洗、勸民信後至者、卽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 五衆聞之、旋因主伊伊穌斯名領洗、 六迨葩韋勒撫手其上、聖神卽臨、衆能言異方言、及未來事、 七其人統約十有二、 八葩韋勒入會堂、侃侃傳宣、三月之久、明證天國道、 九因數人剛愎不信、且對衆誹謗聖道、葩韋勒置弗理、亦令門徒離其黨、日於提郎爾家塾闡論、 十如是二年、至阿西亞居民、本族外族、莫不聞主伊伊穌斯名、 十一天主藉葩韋勒手、亦行非常奇蹟、 十二至其身所用巾或帕、持去、加諸病者、病卽除、魔亦遂出、 十三至伊屋曡亞司驅魔者、游行村落、誦驅魔經時、亦呼主伊伊穌斯名曰、我藉葩韋勒所傳伊伊穌斯、令爾出、 十四此係伊屋曡亞司祭首、名斯耶克瓦七子所行、 十五魔責之曰、我知伊伊穌斯、亦識葩韋勒、爾曹為誰、 十六魔憑之人、遂踴躍攻勝之、俾裸且傷、止逃出其室、 十七此事、居耶斐斯本族外族皆知、無不懼者、乃盛稱主伊伊穌斯名、 十八且信從中、多有來告罪、自訴所行、 十九素行邪術、集己書、焚衆前者亦不少、其書約值五萬金、 二十主道盛行、感動人心、其力如此、 二一事旣竟、葩韋勒擬定迂道歷瑪耶克多尼亞、及阿哈伊亞、順往耶魯爾薩利木、曰、迨至彼後、我應觀羅爾瑪、 二二乃於從者、遣提摩斐耶拉爾斯特、往瑪耶克多尼亞、而己暫畱阿西亞、 二三時攻主道騷動大起、 二四有銀工、名底密特利爾乙、向以銀製底阿那龕、使衆巧工獲利不小、 二五底密特利爾乙集其合作各工與同業者曰、吾友、爾皆知我儕惟藉此業、獲利度生、 二六而葩韋勒致衆改信、言手造偶、非眞主、斯言不第傳耶斐斯本城、殆徧阿西亞、此爾曹所見所聞、 二七是不特我業危、為人忽、卽大女主底阿那廟、亦將無足重輕、且徧阿西亞及天下所奉之顯赫將滅、 二八衆聞怒甚、呼曰、大哉、耶斐斯之底阿那、 二九舉邑擾攘、執葩韋勒同行者、卽瑪耶克多尼亞人、蓋及阿利爾斯他爾合、一意蜂擁、曳往觀劇塲、 三十葩韋勒欲出見衆、門徒阻之、 三一且阿西亞數宦、素與葩韋勒友、亦遣人勸之、毋入觀劇塲、 三二彼衆諠譁不一、蓋會聚紛亂、多不知其何為而集、 三三時依伊屋曡亞人意、呼阿列克桑德爾出衆中、來前、手止示民、欲代之訴、 三四衆知其為伊屋曡亞人、同呼曰、大哉、耶斐斯之底阿那、如此者約二小時、 三五終有一司札吏、撫衆曰、耶斐斯人、孰不知吾邑尊敬大女主底阿那、及其由大主由批鐵爾所降像、 三六然則宜靖息不可造次、 三七况爾曳至此之人、未攘竊廟物、亦未讟爾女主、 三八儻底密特利爾乙、與其同業各工、或興詞訟、自有聽訟所、且有總理、兩造質成可也、 三九若問及他事、可於合法會集决斷、 四十蓋我等因今擾亂事恐干罪戾、且無辭解此紛聚、言竟、乃致衆散、

第二十章
一亂旣定、葩韋勒召門徒、復訓誨、屬訖話別、往瑪耶克多尼亞、 二經遊其境、以廣訓宣衆、旋至格列爾齊亞、 三居三月、欲舟行往西利爾亞、奈聞有伊屋曡亞、欲乘機害之、遂擬折囘瑪耶克多尼亞而返、 四送適阿西亞者、有韋利爾亞人莎西葩特爾、乃批爾子、及斐薩羅尼喀人阿利爾斯他爾合、些空德、並曡爾微亞人名蓋、及提摩斐、復有阿西亞人提伊合克、特羅爾肥木、 五彼皆先往、俟我儕於特羅爾阿達、 六除酵禮期後、我儕由肥利批航海、五日至特羅爾阿達、在彼居七日、 七於瞻禮首日、門徒共集、為擘分麫餅、葩韋勒因欲次日起程、遂與衆講道、延至夜半、 八所集樓、鐙火足用、 九葩韋勒講論閒、有少年、名耶烏提合、坐牖上沉睡、不覺自三層樓墜、扶之已死、 十葩韋勒下樓、伏而抱之、謂衆曰、毋惶遽、其氣猶存、 十一乃復上樓、行擘餅禮食之、續論旣久、至天明、竟行、 十二彼時掖少年早至、衆見其果生、慰甚、 十三我儕先登舟、往阿斯接葩韋勒、因伊令先行、己欲步至彼、 十四迨於阿斯相會、我儕接之入舟同往密提列尼島、 十五由彼航海、翌日、至伊合沃斯島、第三日、泊薩摩斯、至特羅爾伊格利亞、次日、至密列特、 十六因葩韋勒定意、不過耶斐斯、為免於阿西亞稽延、乃欲速行、或五旬瞻禮、得至耶魯爾薩利木、 十七故自密列特、遣人至耶斐斯、請教會長老至、 十八旣至、謂之曰、爾曹皆知、自我初至阿西亞歷今、偕爾度生規、為何如、 十九事主心儘謙遜、兼流多淚、且處伊屋曡亞人謀害苦試、 二十益爾者、我無不告、或衆前、或家居、盡示爾教爾、 二一嘗傳宣本族外族改悔歸主之道、及信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 二二今我循聖神默導、往耶魯爾薩利木、未知抵彼、所遇若何、 二三惟聖神於每邑、明示有械繫患難、俟我、 二四然我不以為意、不貴生命、但願忻然驅馳、以畢我程、並盡吾主伊伊穌斯所授職事、卽以天主恩寵福音示人為幸、 二五我知爾係與我素偕、受我所傳天國道者、此後不復見我面、 二六故我於此日、自為爾證、爾衆血我無染、 二七因我以天主旨告爾、毫無失機、 二八故宜自愼、亦愼全羣、乃聖神立爾為督、牧天主吾主宰、以己血所獲教會、 二九蓋我知、我去後必有凶狼入爾中、不憫斯羣、 三十爾中亦將有人起、出畔道言、希獲門徒、 三一爾宜儆醒、憶我三年不舍晝夜涕泣訓爾各衆、 三二弟兄乎、今我獻爾於主、並主寵言、尤能堅育爾、且賜爾於諸承聖有分、 三三我未嘗索爾金銀衣服、 三四爾知我與從者需、皆成於此、我手、 三五凡我行皆赤示爾、宜如是勞苦、以扶持軟弱者、且憶我主伊伊穌斯遺言、其親口曰、予人、較受於人尤有福、 三六言竟、曲膝偕衆祈禱、 三七衆皆大哭、抱其頸接吻、 三八為其言不復見我、甚為憂、遂送泊舟所、

第二十一章
一强脫離衆後、我儕舟行徑至、适斯島、翌日至羅爾多斯順適葩他拉爾、 二遇有舟、欲濟肥尼伊克亞遂登而行、 三迨望見伊克普爾島、舟右行速往西利爾亞、於提爾泊岸、因宜卸載、 四遇門徒、遂與居七日、門徒承聖神默啟、勸葩韋勒毋往耶魯爾薩利木、 五越七日、我儕往、衆偕妻孥送我邑外、至海濱、我儕曲膝祈禱、 六言別、登舟、衆乃歸、 七自提爾至普托列瑪伊達水程旣盡、乃問安弟兄、同居一日、 八詰朝、葩韋勒及我儕數人離彼、至耶克薩利爾亞卽入七執事之一、職傳福音、名肥利普家、居之、 九伊有四女、皆能言未來事、 十居彼多日、有先知名阿戛烏自伊屋曡亞來、 十一就我儕、取葩韋勒帶、自縳手足、曰、聖神如是言、耶魯爾薩利木內、伊屋曡亞人、將如此縳斯帶主、解予異邦人云、 十二我儕與其鄉人聞之、共勸葩韋勒毋往耶魯爾薩利木、 十三葩韋勒曰、爾曹何為哭而動我心、我甘願為主伊伊穌斯名、不第受縳、卽死於耶魯爾薩利木亦可、 十四我儕見其拒諫、乃止、但曰、願主旨得成、 十五此後、束裝往耶魯爾薩利木、 十六耶克薩利爾亞有數門徒送行、引至一徒家、為宿、其徒名木那松久奉教、乃伊克普爾人、 十七迨至耶魯爾薩利木弟兄欣然相接、 十八次日、葩韋勒與我儕謁亞适烏、諸長老亦至彼、 十九葩韋勒問安訖、歷歷詳述天主使己、於異邦所行事、 二十衆聞之、讚揚主、謂葩韋勒曰、兄乎、爾知此處、本族信奉者、數逾鉅萬、皆銳志欽尊法律、 二一彼聞爾教導居異邦伊屋曡亞人、背摩伊些乙、生子不行割禮、不守一切舊規、 二二衆聞爾至、必集、將若何、 二三請從我言而行、偕我有四人、曾發誓願、 二四爾與此四人、同行潔禮、代為捐貲、俾得薙髮、如此、則衆知前聞皆謬、爾仍係守法律、 二五至信主異邦人、我儕曾酌定寄書、不必守此、惟毋食祭偶物、畜血、勒死牲、並戒姦淫、 二六葩韋勒乃攜四人、於次日同潔後、入堂、告司祭以潔期盡日、及為何人於何日宜獻祭、 二七七日將竟、由阿西亞來之伊屋曡亞人、見葩韋勒在堂、激衆執之、 二八呼曰、伊斯拉爾伊利人助我、此人隨在傳教、攻我民及法律、與此聖所、今且引外族人進堂、聖所被其汚辱、 二九蓋前見耶斐斯人特羅爾肥木與葩韋勒於城、疑葩韋勒必引入堂、 三十於是舉邑擾動、共趨執葩韋勒曳出、堂門卽閉、 三一衆謀欲殺際、傳聞至營千夫長、言耶魯爾薩利木舉邑洶洶、 三二旋率百夫長及士卒趨至、衆見武弁與士卒在、不復扑葩韋勒、 三三千夫長近前、取葩韋勒命以二鐵索繫之、詢其名及所犯、 三四衆喧譁不一、因亂不得實、命曳入營、 三五階前民擁擠、致士卒負葩韋勒、 三六民隨之、呼曰、刑之、 三七將入營、葩韋勒謂千夫長曰、我有言請告可否、答曰、爾亦曉格列爾齊亞言乎、 三八爾非彼耶伊格撇特人、昔率凶人四千、作亂出野者乎、 三九葩韋勒曰、我伊屋曡亞人、生於伊克利伊克亞他爾斯名邑、請許我與衆言、 四十迨准後、葩韋勒立階、手止、使民毋譁、衆緘默、遂以伊屋曡亞言語之、

第二十二章
一諸父弟兄、請聽、我今訴爾前、 二衆聞其語、係伊屋曡亞言、益默、 三乃續曰、我誠伊屋曡亞人、生於伊克利伊克亞他爾斯邑、為戛瑪利伊勒門下、勤相授受列祖法律、為天主而銳志、如斯時爾衆然、 四曾窘逐斯道人、欲死之而不惜、且無論男女、繫解於獄、 五司祭首族長全品、可為此證、我並受其權文、往達瑪斯克欲繫累彼處人、亦曳至耶魯爾薩利木受刑、 六乃途閒行近達瑪斯克、時約日中、倏天有大光、環照我、 七我卽仆地、聞聲曰、薩烏勒薩烏勒爾何窘逐我、 八曾對曰、主為誰、曰、我乃爾窘逐之那作雷爾伊伊穌斯、 九從者見光懼、但未辨聞語我之辭、 十我曰、主欲我何為、主曰、起、往達瑪斯克彼有示爾當行者、 十一我目因光耀失明、從者乃援手導我、如是至達瑪斯克、 十二彼有名阿那尼亞者、守法敬虔、為閤邑伊屋曡亞人所稱、 十三來就我言曰、弟薩烏勒爾試觀、我遂得見之、 十四伊又曰、我列祖之天主、欲選爾、識其旨、且見至義者、聞其親口言、 十五因爾將以所見所聞、為主證於衆前、 十六今何可緩、起籲主伊伊穌斯名領洗、滌爾罪、 十七迨我旋耶魯爾薩利木在堂祈禱、神遊象外、 十八見主語我曰、速出耶魯爾薩利木、因爾證我之言、其人不納、 十九我曰、主、伊皆知我素囚信爾者、於諸會堂扑之、 二十為爾證之斯鐵芳其血見流、我傍助以殺為是、而守擊之者衣、 二一主復語我曰、往、我將遠遣爾之異邦、 二二至此言、衆咸聽之、然甫及此、則揚聲曰、滅此等人於地、伊不應生、 二三衆喧呼脫衣、播塵於空、 二四時千夫長命牽葩韋勒入營、以鞭訊、欲知彼衆攻之而譁係何故、 二五甫以革帶縛繫之、葩韋勒謂近立之百夫長曰、撻羅爾瑪宗派、且未定擬可歟、 二六百夫長聞此、往告千夫長曰、愼爾所為、此乃羅爾瑪宗派、 二七千夫長就問曰、實告我、爾果羅爾瑪宗派乎、曰、然、 二八我以多金市此宗派、葩韋勒曰、我乃生而然者、 二九於是鞭訊遂止、且千夫長知葩韋勒為羅爾瑪宗派、而己縛之、甚懼、 三十次日欲實知伊屋曡亞人訟情、遂解其繫、命諸司祭首與全公會集、攜葩韋勒出、立衆前、

第二十三章
一葩韋勒注視公會曰、弟兄乎、我秉純心度生天主前至今、 二司祭首阿那尼亞、命左右批其頰、 三葩韋勒向之曰、爾實粉飾牆、天主殆將批爾、爾坐此以法律審我、乃悖法律使批我、 四左右曰、爾敢辱詈天主之司祭首、 五葩韋勒曰、弟兄、我不識其為司祭首、經云、毋誹爾民有司、 六葩韋勒知衆中半為薩督耶克乙門人、半為發利爾些乙門人、乃於會中呼曰、弟兄、我係發利爾些乙人、亦發利爾些乙子、因望復活、故受此審、 七甫言此、發利爾些乙與薩督耶克乙人、互爭論、各為黨、 八因薩督耶克乙言無復活、無天神、亦無諸鬼、發利爾些乙認此皆有、 九是以大衆喧噪、發利爾些乙學士、起而駮之曰、我儕見此人無惡、斯言抑或神或鬼示之、將奈之何、我不宜與天主爭、 十時因角口、漸至大亂、千夫長恐葩韋勒被衆分裂、命軍士下至會堂於衆中奪之、引歸入營、 十一次日夜閒、主見於前諭曰、葩韋勒毋懼、爾依耶魯爾薩利木曾若是為證於我、將證於羅爾瑪亦宜若是、 十二崇朝有伊屋曡亞人、共約發誓、不飲不食、直待殺葩韋勒、 十三同此謀者、四十餘人、 十四就司祭首族長曰、我儕曾誓不飲不食、直待殺葩韋勒、 十五今請爾及公會、卽時告千夫長、明日曳之見爾、佯言欲詳訊其情、將至時、我等要而殺之、 十六適葩韋勒甥、聞其謀入營密告葩韋勒、 十七葩韋勒遂請百夫長至曰、可引此少年、往見千夫長、伊有事相稟、 十八遂攜往、面稟千夫長曰、囚者葩韋勒請我引此人見爾、欲有所告、 十九千夫長卽援少年手至側問曰、爾有何告、 二十對曰、伊屋曡亞人密約、請爾明日曳葩韋勒至公會、佯言詳問其情、 二一爾毋從、因有四十餘人謀誓、不飲不食、直待殺葩韋勒、今已備、惟俟爾一言、 二二千夫長遣少年出、屬曰、毋語人爾曾以此告我、 二三乃召二百夫長曰、備卒二百、騎士七十、護軍二百、以便今夜第三時、往耶克薩利爾亞、 二四且命備數驢、使葩韋勒乘、穩付總理肥利克斯所、 二五並致書、其畧曰、 二六克拉烏底乙利西乙、上問總理肥利克斯閣下安、 二七斯人被伊屋曡亞衆執而欲殺者、我知其為羅爾瑪宗派、故以軍士趨拯之、 二八乃欲知其被訟繇、而至伊公會、 二九廉得所訟者、祇因辯論教法不合、並非處死宜囚罪、 三十今風聞伊屋曡亞有欲謀害伊者、我故速遣其赴爾轅、且示訟者、以所欲訴稟告爾、伏惟康健、 三一軍士奉命、乘夜引葩韋勒至安提葩特利爾達、 三二次日、步軍交葩韋勒於騎士護送、而自遂歸營、 三三迨送至耶克薩利爾亞以書呈、並引葩韋勒於座前、 三四總理閱書畢、遂問伊何方人、旣知其隸伊克利伊克亞、 三五向之曰、迨訟爾者至、我再聽爾、乃命伺守之於伊羅爾德公廨、

第二十四章
一越五日、司祭首阿那尼亞與族長、及辯士名鐵爾圖勒至、悉立總理前、欲訟葩韋勒、 二迨提葩韋勒至、鐵爾圖勒訟之曰、 三我儕感閣下肥利克斯恩、隨在享太平、且藉爾盡心勤勞、我家國得齊治、 四今弗敢稍悞爾政、第求容納片言、 五知此人、眞如以癘疫傳民、慫亂徧天下伊屋曡亞人、為那作雷爾教黨首、 六並擅敢汚聖堂、故我儕執之、欲依法律斷擬、 七惟千夫長利西乙至、强奪於我手、解爾、 八命我等訟者、亦來就爾、詳鞫此人、自可知我所訟諸端、 九伊屋曡亞諸人、從而和斯言、 十迨總理示意、葩韋勒乃言曰、我知爾秉公聽訟此民有年、所以帖然赴訴、 十一總理宜知、我自至耶魯爾薩利木崇拜、僅十有二日、 十二彼未見我於堂爭論、亦未見我於會堂及邑中亂衆、 十三今訟我事、彼實無取據、 十四至彼謂教黨我承認、實以此崇奉列祖之天主、誠信先知及法律所載、 十五切望天主令萬民義與不義者皆復活、彼衆實亦共望此、 十六是故我對天主及世人恆自勵、務求存不虧之心、 十七未至伊屋曡亞歷有年、今來獻祭物、並行哀矜予我民、 十八適我於堂行潔禮、並無衆亦無譁、 十九此為阿西亞之伊屋曡亞人所見、如有可攻者、彼亦宜爾前證我、 二十抑此訟我者、向見我立公會前、稍有不義否、可言之、 二一且立衆中時、曾大呼曰、則望復活、故受此審、或者非義在是、 二二肥利克斯聞而置之曰、欲稍詳斯教情、且俟千夫長利西乙至、我再訊爾、 二三遂命百夫長守葩韋勒而寬之、任其友就供毋禁、 二四數日後、肥利克斯偕其妻至、係伊屋曡亞女、名德魯爾濟拉、遂召葩韋勒、欲聽其講信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道、 二五因葩韋勒言公義節制、及將來審判、肥利克斯懼曰、姑退、俟暇再召爾、 二六且肥利克斯望受釋葩韋勒賂、故屢召共語、 二七然逾二載、坡爾豈乙斐斯特繼肥利克斯職、肥利克斯欲取悅伊屋曡亞人、因仍畱繫葩韋勒、

第二十五章
一斐斯特蒞任三日、乃自耶克薩利爾亞、往耶魯爾薩利木、 二司祭首與伊屋曡亞族諸尊者、乘機訟葩韋勒並求總理、 三恩准取之、至耶魯爾薩利木、竊計要於途殺之、 四斐斯特曰、葩韋勒現禁耶克薩利爾亞、且我將亟返、 五爾中深悉其事者可同往、彼有則訟之、 六總理居此約及旬日、旋往耶克薩利爾亞、次日扺署、坐公堂、命提葩韋勒、 七及提至、自耶魯爾薩利木來之伊屋曡亞人環立、以多且重之端訟葩韋勒、而無取據、 八葩韋勒訴曰、伊屋曡亞法律及堂規、與耶克薩爾例、我悉未犯、 九然斐斯特欲得伊屋曡亞人歡心、乃向葩韋勒曰、解爾往耶魯爾薩利木、我於彼審爾願否、 十葩韋勒曰、我立者惟耶克薩爾殿陛、其親審我宜也、夫我未嘗以不義待伊屋曡亞人、爾所知、 十一若行不義、罪或當死、我不辭、若訟弗實、則無人能以我付彼、我懇於耶克薩爾前聽審、 十二斐斯特與司員會議、謂葩韋勒曰、爾旣願聽耶克薩爾審、則送爾往見、 十三越數日、阿格利爾葩王與韋列爾尼喀、同至耶克薩利爾亞、賀斐斯特、 十四因盤桓多日、斐斯特乘便、以葩韋勒事稟曰、此有一人、乃肥利克斯繫畱獄者、 十五我在耶魯爾薩利木時、司祭首及伊屋曡亞族諸尊者訟之、請擬死罪、 十六我曾曰、未得訟者質對、預致之死、非羅爾瑪例、 十七迨伊屋曡亞人至此、我未稽延、次日卽升公堂、命提其人至、 十八然告者環列而訟、殊非我擬度、 十九惟爭論其奉事天主規範、及評論已死者、不知何許人、名伊伊穌斯、葩韋勒獨言其仍生、 二十我因不解宜如何判析此爭端、乃問葩韋勒曰、爾欲往耶魯爾薩利木聽審否、 二一第因葩韋勒務懇畱伊、俟御審查勘、我故命畱禁守之、俟遇機解往耶克薩爾、 二二時阿格列爾葩謂斐斯特曰、我亦欲聽此人、遂答曰、明日得聽、 二三次日、阿格列爾葩同韋列爾尼喀、率諸千夫長、及邑名士、大張威儀、入聽訟所、時胥役奉斐斯特命、已提葩韋勒至、 二四斐斯特曰、阿格利爾葩王、與在列者、請觀此人、斯乃伊屋曡亞衆、或於耶魯爾薩利木或於此處、僉呼求我不容其生者、 二五而我察其並無死罪、惟因彼自求御審查勘、故定意解之、 二六然欲入奏又未得確情、與其使見衆、莫若見王為愈、故特使訊後得其情、庶有所奏、 二七蓋我以為解囚而不具案宗、於例未合、

第二十六章
一阿格列爾葩向葩韋勒曰、許爾自陳、葩韋勒舉手訴曰、 二阿格列爾葩王、伊屋曡亞人所訟事、今得許申訴王前、吾幸甚、 三更幸者、因王深知伊屋曡亞俗、及教法爭辯端、求容納微言、 四我自幼在耶魯爾薩利木與本族同居、所為伊屋曡亞人悉知、 五儻肯為我作證、彼稔知我初從發利爾些乙極嚴教門、 六今我立此聽審、第為堅望天主所許列祖言必應、 七夫我十二支派、日夜殷勤奉事者、望獲所許卽此、王宜知我為望此、乃被伊屋曡亞人訟、 八得毋天主使死者復活、爾曹以為不可信、 九昔我亦思那作雷爾伊伊穌斯名、應嚴攻之、 十卽於耶魯爾薩利木、曾行者是、旣藉司祭首權柄、囚諸聖徒、及其見殺、我亦應聲、 十一且屢刑諸會堂、强使毁謗伊伊穌斯攻益猛、至外邑亦窘迫之、 十二卽藉司祭首權文、及奉委往達瑪斯克、 十三王乎、時下午、途中倏見自天有光、燦耀於日、環照我與同行者、 十四我衆皆仆地、聞有聲、以伊屋曡亞言謂我曰、薩烏勒薩烏勒何窘逐我、爾以足踏刺矣、 十五我問曰、主為誰、曰、我乃爾窘逐之伊伊穌斯、 十六起立我顯見於爾者、為擇爾事我、且以所見及將示事為證、 十七恆免爾受伊屋曡亞及異邦人害、因我今遣爾至異邦、 十八俾伊等共開厥目、轉暗為明、離薩他那制、而歸天主、卽賴信我之誠、可得罪赦、兼與諸聖同獲其業、 十九阿格列爾葩王是以我未敢違天顯示、 二十乃先於達瑪斯克及耶魯爾薩利木、嗣於凡屬伊屋曡亞地、及他邦、勸人改悔歸主、以己行事誠、彰改悔心、 二一伊屋曡亞人、特因此執我於堂、且謀殺、 二二惟賴天主庇佑、至今猶存、並尊卑前常證者無非述先知言、及摩伊些乙預載之事、必將有、 二三卽合利爾斯托斯當受害、死中始復活者、並光施此民、及異邦人、 二四正如是申訴、斐斯特揚聲曰、葩韋勒狂耶、爾由博學致狂矣、 二五答曰、否、斐斯特閣下、我實非狂、我所言眞實合理、 二六聞我侃侃言之王、知此情、蓋我堅信王前毫無隱、况此非行於屋漏、 二七阿格利爾葩王、爾信先知否、我知爾信、 二八阿格利爾葩王謂葩韋勒曰、爾幾乎勸我奉合利爾斯托斯教、 二九葩韋勒曰、願主賞恩、不獨王一人、卽今聽我言者、皆許與我同、惟毋若我械繫、 三十言竟、王與總理、及韋列爾尼喀、並列坐者、皆起、 三一退至側、竊議曰、此人無處死宜囚罪、 三二王復謂總理曰、此人若無御審查勘求、則可釋、是以總理定擬、送伊往耶克薩爾、

第二十七章
一卽定意、使我儕航海、往伊他利亞、則以葩韋勒及數囚、付阿烏固斯特營百夫長、名由利乙、 二欲沿阿西亞行、遂登阿德拉爾密特舟往、適有瑪耶克多尼亞之斐薩羅尼喀人、名阿利爾斯他爾合偕我儕、 三次日至西東、由利乙待葩韋勒甚善、許就諸友得其相顧、 四舟行風逆、則從伊克普爾島下過、 五旣渡伊克利伊克亞、及旁肥利亞海、至利伊克亞之密利爾、 六於此百夫長遇阿列克桑德利爾亞舟、將往伊他利亞、令我儕移登其舟、 七舟行甚遲、歷數日、僅至克尼德因風逆、下至克利爾特島、沿薩勒摩尼行、 八僅得過、適一處、名佳澳、去拉些亞甚近、 九歷時旣久、將泛海多艱、因已逾嚴齋期、葩韋勒屬衆、 十曰、我思若再舟行、必多傷損、不惟舟與貨、卽我儕性命亦不保、 十一而百夫長信舟師及舵工言、逾信葩韋勒、 十二因此澳守冬不便、多謀離彼、或可至肥尼克守冬、肥尼克卽克列爾特島、可泊舟處、以避西南西北風、 十三維時南風起、衆以為得志、遂起行、沿克利爾特島、 十四未幾颶風忽起、其風本名耶烏羅爾克利東、 十五舟不勝風、為之掣去、任其所之、 十六漂近一島、名克拉烏德、僅能保存小艇、 十七旣取之、水手多方護舟、纜之、且慮擱淺、乃下檣任行、 十八次日、因風狂浪巨、拋貨物、 十九又次日、共拋舟器、 二十時數日不見日星、大風愈猛、得救望已絕、 二一因衆久不食、葩韋勒立衆中曰、官長初應聽我言、不離克利爾特、則免此危損、 二二今我屬爾安心、傷舟外、爾曹不損一命、 二三因我所屬所奉主、其天神是顯見、 二四謂我曰、葩韋勒毋懼、爾必得立耶克薩爾前、今天主以舟衆賜爾云、 二五故我勸官長宜安心、我堅信事必如天主所許、 二六我意此舟、必見擲某島、 二七已而至第十四日夜、舟飄阿德利爾阿提喀海、夜將半、舟師度離岸不遠、 二八測水得二十仞、少進又測得十五仞、 二九恐舟觸石、於舟尾投四錨、待旦、 三十舟師欲逃、下小艇、佯為舟首投錨、 三一葩韋勒謂百夫長及士卒曰、舟師不在舟、爾曹不得救、 三二衆卒斷小艇索、聽其自浮、 三三黎明葩韋勒向衆曰、爾等不食、已徒俟十四日、 三四今勸爾食、得保爾生、蓋爾首一髮不失、 三五言竟、取餅、衆前讚揚天主、擘而自食、 三六時衆心亦安、乃食、 三七我儕在舟者、共二百七十六人、 三八飽後、同棄麥於海以輕舟、 三九迨平明、不識其地、惟見一澳、有岸可登、乃擬乘機進舟於彼、 四十故起錨鬆舵纜、揚小帆順風迎岸進、 四一遇有二水夾流處、擱舟其上、舟首膠定不動、舟尾因巨浪激破、 四二衆卒欲謀殺囚、畏有泅而逃者、 四三百夫長欲護葩韋勒急阻其謀、命能泅者先渡水登岸、 四四其餘、或乘板、或藉舟料渡、於是衆悉得救登岸、

第二十八章
一衆得救後、從葩韋勒者、始知島名羋利特、 二彼人待我、施恩不少、因雨寒為我儕熾火、 三適葩韋勒執薪投火、火熱蝮出繞其手、 四彼人見蝮懸其手、相語曰、是囚蓋殺人者、雖得救於海、天理仍不容其生、 五葩韋勒乃抖蝮於火、己毫無傷、 六彼人竊意少時必或腫、或扑地死、久之、見無恙、反疑其為神主、 七島長名普布利乙、有田盧、去此甚近、延我儕止宿三日、且恩禮待、 八時遇普布利乙父病熱兼瀉卧牀、葩韋勒入室、代禱、撫手醫之、 九愈後、島中負病者、多來就醫、亦得愈、 十因皆優敬我儕、瀕行、彼復餽所需、 十一居此三月、後遇阿列克桑德利爾亞舟、號底沃斯庫利爾、曾此島守冬、乃登而往、 十二行至西拉爾庫資泊三日、 十三沿岸至列爾伊格屋木越翌日、因南風起、次日乃至普鐵沃利、 十四於此遇弟兄、請我同居七日、遂步往羅爾瑪、 十五羅爾瑪弟兄聞我將至、乃出至阿批乙市及三店迎接、葩韋勒見之、感謝天主而心安舒、 十六旣至羅爾瑪、百夫長以衆囚付將軍、惟聽葩韋勒偕一守卒、私居於外、 十七越三日、葩韋勒會請本族居城尊顯者、旣集、謂之曰、弟兄乎、我未稍獲罪本族、及本地法律、然自耶魯爾薩利木、解於羅爾瑪人為囚、 十八經羅爾瑪人審訊、見我無死罪欲釋、 十九而伊屋曡亞人以為不可、我不得已、求耶克薩爾御審、並非有意訟我民、 二十是故請爾相見會論、因我繫縲絏、特為伊斯拉爾伊利民切望者、 二一僉曰、我儕未受伊屋曡亞處訟爾書、弟兄至此者、未傳何信、亦未言爾何惡、 二二但願聞爾意見若何、我知恩此教故、隨在皆有爭論、 二三乃於定期多人至其寓、葩韋勒自朝至暮、歷歷證明天國道、引摩伊些乙法律、及先知預言、勸衆篤信伊伊穌斯、 二四其言有信有不信者、 二五兩不相和致多去、時葩韋勒發一言曰、昔聖神以先知伊薩伊亞告我列祖言誠是、 二六其言曰、爾往告此民曰、爾將聽之弗聞、視之弗見、 二七蓋此民心頑、耳難聰、目自閉、恐其目視耳聽心悟遷改而我醫之云、 二八所以爾宜知天主以救贖恩、贈及異邦人、彼必將聆之、 二九葩韋勒甫言此、伊屋曡亞人咸出、多相辯論、 三十葩韋勒自賃居二年、凡來見者納之、 三一傳天國道、侃侃言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事蹟、而無禁之者、

宗徒亞适烏公書
第一章
一天主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僕亞适烏、問散處十二支派安、 二諸弟兄陷試諸艱時、宜深喜受之、 三存想試爾信之艱難、能生忍、 四惟忍力宜全顯、使爾盈備無缺、 五爾中智慧不足者、宜求徑賜衆不汝瑕疵之天主、則必賜所求、 六惟恃信毫毋疑而祈、蓋疑者譬海浪風吹、倏湧倏碎、 七如此者、毋望有何得於主、 八貳心人所行路弗篤、 九弟兄卑微者、以陟升自詡、 十富勢者、以居下為榮、因其譬草花、不免彫謝、 十一日出曝之、草枯花落、其美亡、富者紛營消敗亦如是、 十二受試諸艱、能忍者實福、以歷試後、必得戴常生冠、係主許愛己者、 十三凡陷誘時、毋言為主引、蓋天主自弗被誘、亦弗引人陷誘、 十四夫人被誘、無不為己慾所徇所餌而然、 十五慾結胎生罪惡、罪惡成生死亡、 十六我篤愛之弟兄、愼毋自欺、 十七凡美善施、全備賞、均由上降、係昭明之父所錫、彼實毫不爽、無遷移影、 十八彼情甘且以眞實聖言生我、致我於彼所造中、為薦新物、 十九是以凡我篤愛之弟兄、宜速於聽、遲於言、緩於忿、 二十蓋人忿怒必弗依天主義理行、 二一宜祛汚穢及餘惡、以謙領納所栽培聖言、能救爾靈者、 二二且務實踐聖言、不第聞而自欺、 二三蓋聞而弗行者、譬鏡鑒面、 二四旣鑒甫離、遂忘其形容若何、 二五惟能詳察完善、並函自主張道、且堅持之、非若聞而忘者、乃若遵而行者、所行皆進福、 二六爾中自揣虔恭、而不能捫厥舌、則心乃自欺、其虔恭亦必不實、 二七其天主父前純淨無疵之虔恭、乃在眷顧孤寡於患難閒、且處世自守無玷、

第二章
一吾弟兄、爾信榮光之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不宜參以貌取、 二如有人指鐶金、服華美、入爾公所、亦有貧者、衣敗絮並入、 三爾乃顧美服者曰、爾稱居此位、語貧者曰、爾宜旁立、或坐我足下、 四豈非自分畛域、效惡有司聽斷、 五可愛之弟兄、請聽我言、天主豈非選此世貧乏、俾富於信、嗣所許愛主者之天國、 六爾反輕貧乏、挾制爾、拘曳爾至公庭、詎非富者、 七辱慢爾所著美名、亦非伊乎、 八若爾能行王道、卽聖經所載云、愛相近如己、是行實善、 九如以貌取人、則不免獲罪、且與道為反悖、 十因守全法而犯一誡者、無異犯衆誡、 十一蓋戒毋行淫者、又戒毋殺人、爾雖無淫行、而殺人亦為悖法、 十二爾所言所行、宜肖將被鞫恃自主張道者、 十三因弗矜恤人者、被鞫時亦弗見矜恤、蓋審判時矜恤致勝、 十四弟兄乎、人謂有信而無行、奚益、信豈能救之、 十五設弟兄姊妹、衣食匱乏、 十六爾中或謂之安然往、願爾得溫飽、而不予彼躬所需、奚益、 十七信亦然、無行實、乃死物、 十八蓋或問曰、爾有信、吾有行、試以爾舍行之信、明示我、而我之信、能以行明示爾、 十九爾信天主惟一、甚善、而魔亦信之、且戰慄、 二十虛誕人乎、舍行之信係死物、其理爾欲明否、 二一昔吾祖阿烏拉爾阿木獻其子伊薩阿克置祭臺、非以行表己義乎、 二二豈不見其信襄助伊行、而行實致信全備、 二三乃應經云、阿烏拉爾阿木誠信主、此卽為其義、且稱為主良友、 二四由是、豈不見人得表白、以實行、非獨以信、 二五昔有妓名拉爾阿烏、曾納偵使、示之他途歸、非以行明其義乎、 二六如身無靈則尸、舍行之信、亦為死物、

第三章
一吾弟兄、毋多人為師、應知為師被鞫尤嚴、 二因吾儕各屢蹈愆、言而無愆者、是為德備、伊亦能攝全體、 三試觀我置勒馬口使馴、因之制其全體、 四彼海舟體雖巨、遇狂風鼓盪、小舵得運轉之、任舟子意向、 五舌亦然、體雖小、行則多、試看微火、能然物、何其多、 六舌卽火、為諸不義府、其於百體中亦然、且汚染全身、及然人一生周至、而自見然、由耶格恩那起、 七蓋禽獸昆蟲鱗介、皆能受制於人、且有已制伏者、 八惟舌人莫能制、乃為不可制之惡、充滿酖毒、 九讚揚天主我父以此舌、而詛詈造似主之人亦以此舌、 十夫讚揚詛詈、均由一口出、弟兄乎、不宜如是、 十一由一泉之源、兼出甘苦能乎、 十二試思無花果樹、能生青果乎、蒲萄枝、能生無花果乎、又鹹泉不能出淡水、 十三爾中睿智遠識者、可用善行及智慧之溫柔、彰明之、 十四儻爾心懷苦嫉忿爭、則毋自矜、亦毋妄稱眞實、 十五此智慧非由上降、實屬地、屬血氣、屬魔、 十六蓋媢嫉忿爭所在、其作亂及諸惡必偕、 十七若由上降之智慧、必本首廉潔、次和平、與溫柔、喜規勸、滿矜恤、及諸善果、不偏視、不偽善、 十八夫義德果、安種於守和平心、

第四章
一爾中戰鬬分爭何自來、非自百體內私慾攻而生乎、 二夫欲而不得、縱使殺戮嫉妬、亦終不能獲、戰鬬不睦、而亦不獲、因其弗求、 三求而仍不獲、因所求非為行善、特為濟己私、 四圖淫亂之男女、豈不知徇世情、實乃疾恨天主之心、是以徇世者、必為主仇、 五經載云、寓我躬之神、愛重至猜、爾思豈空言、 六然賜恩亦尤大、故曰、驕泰者、天主違拗之、轉賞恩予謙遜者、 七是以宜服天主拗魔、而魔自遁、 八心親天主、主亦親爾、負罪者淨爾手、貳心者聖爾心、 九宜自苦與哀且泣、爾笑習易以哭、爾樂習易以憂、 十主前自卑、主將升舉爾、 十一弟兄乎、毋相毁謗、其謗及議弟兄者、實謗議法律、爾若謗議法律、則非遵法律人、乃為判法官、 十二立法及審判之主惟一、彼能救能滅、爾為誰、敢議他人、 十三爾恆曰、或卽日、或明日、將往某邑、客畱一載、貿易獲利、 十四而殊不知明日事為何如、請聽我言、爾命伊何、猶熱氣暫聚立散、 十五宜易云、若主悅、及我得生、則願依某某行、 十六然爾由自矜以自衒、凡如此衒、卽為惡、 十七是故凡能為善而不為卽為罪、

第五章
一為富者應號泣將及爾之災、 二爾財物朽壞、衣服蠧傷、 三爾金銀銹黯、且其銹黯、將為爾質證、及囓爾身如火然、蓋爾所積、實為末期、 四視爾不予穫田傭值之籲呼、及傭人哭聲、咸升至主薩瓦沃福耳中、 五爾處世喜宴樂縱逸慾、肥腯乃心、如備屠割、 六爾誣擬且殺義人、係不違爾者、 七至爾弟兄、宜忍耐、俟主還來視彼農人、俟地還嘉榖、且忍俟霖雨、及時與愆期、 八爾亦當以如此忍、堅爾心、因主復來伊邇、 九弟兄等、愼毋相慍、以免鞫擬、蓋聽斷者及門、 十吾弟兄、以因主名傳諭之諸先知、恆忍與處苦難表而是則是傚、 十一昔能忍者、我等以為有福、爾曾聞伊沃烏之忍、且見主如何終之、蓋主至慈至仁、 十二我弟兄、至要者乃毋發誓、毋指天與地與他端而誓、惟出言是則是非則非恐致審擬、 十三爾中有處苦難者宜祈禱、逢逸樂者宜歌聖詠、 十四爾中有遘重疾者、宜請教會長老、近伊代為祈禱、且因主名以油傅之、 十五信而祈、可瘳厥疾、主且起之、卽素有罪過、亦蒙矜宥、 十六宜彼此認己過、互代祈禱、以得疾愈、蓋義者勤求、厥力乃鉅、 十七伊利亞與我儕有同情、先以不雨為祈、果旱三載有半、 十八復祈、而天降甘霖、地遂滋生果榖、 十九弟兄乎、設爾中有人離眞實、而有使之歸正者、 二十宜知彼使罪人去邪反正、是救一靈於死、且將蓋多愆、

宗徒撇特爾前公書
第一章
一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宗徒撇特爾予散處彭特戛拉提亞喀葩多伊克亞阿西亞及微肥尼亞移居者、 二卽賴天主聖父預知、憑神寵承聖所簡選、以順服、及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之血得灑者、願恩寵安和增爾曹、 三天主卽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父、實滿被讚揚、因其藉鴻慈、以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復活賜我重生、俾獲有靈之望、 四得無敝無玷無朽、備存於天之業、為爾、 五係賴天主能力、以信保者、致獲末世之顯之救贖、 六因之、爾宜歡樂、雖是時由諸試而暫苦、若必須、 七特為爾信見試、愈寶於煅煉失色之黃金、爾得蒙讚揚尊貴顯榮、於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復見、 八爾曾未見彼而愛、今未覩但信遂喜、係非言能盡尊榮極之喜、 九固得爾信之果、乃救靈之恩、 十昔言爾將定受恩之諸先知考查者、卽此救贖、 十一彼考查者、乃居伊衷合利爾斯托斯神、預言合利爾斯托斯受難及受榮諸蹟、咸指明係何時何况、 十二然先知得默示、其所言、卽今遵天降聖神使宣之福音、係天神亦竊慕詳察者、彼預宣非自為、乃為我儕、 十三是以可愛者、當堅束爾志、儆醒切望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降世、所予恩寵、 十四爾效順命子、毋仍蹈昧時慾、 十五乃傚召爾之聖、己亦於所行襲聖、 十六是以經云、爾宜為聖、因吾係聖、 十七且因爾以公義、卽依人所行審判者稱為父、則宜儆惕而旅斯世、 十八常懷得贖於爾祖所傳妄行中、非以易朽金銀、 十九實以合利爾斯托斯寶血、誠如無疵無玷羔、 二十乃創世先預定者、迄今方顯著、為爾、 二一係藉彼而信天主者、卽使其復活丕錫光榮之天主、特欲爾堅信切望之、 二二賴聖神以附順眞實、旣潔爾靈致備愛弟兄無偽、則宜純心相愛、 二三實乃如非由易朽精血而生、係由不朽永存天主活言重生者所宜、 二四蓋凡肉軀猶草、世人榮、如草頭花、草枯花遂謝、 二五惟主聖言永存、其聖言、卽傳爾之福音、

第二章
一是以去諸狠恨詭譎、貳心媢嫉毁謗等後、 二傚初生嬰兒、宜慕良聖言乳、為賴之能漸長於救贖、 三因主慈憫若何、爾已親嘗、 四爾曹旣就彼、係活石、人所棄、為天主所選所寶者、 五則己亦如活石、宜成靈堂、及司祭之聖列、為賴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獻天主欣享之靈祀、 六經云、今吾以所選所寶隅首石、置西翁城、凡信伊必無愧怍、 七故彼於爾信之者、則為寶、於不信之者、則為工師所棄自成隅首石、謂為礙足及陷誘石、 八因伊不伏聖言故被蹶、然預定伊罹此、 九至爾、乃特選之派、有君位之神品、係聖之民、實見納為業、為傳宣召爾出幽暗人靈明之盛德、 十昔爾非民列、今為天主民、素未沾寛免恩、而今已沾之、 十一可愛者、懇爾係旅客僑寓者、離攻爾靈之慾、 十二乃居異教度生、當善所為、致異教昔謗爾中如不善處、今眷顧日至、見爾善行、轉為讚揚主處、 十三凡人閒法度、爾宜為主順服、遵國王、因其權居上、 十四服諸臣、因其奉命彰善癉惡、 十五蓋此卽天主旨、為爾以善行塞愚魯口、 十六所為皆宜合自主張之誠、切毋以此揜飾己弊、乃效服役天主者、 十七厚以待衆、友于弟兄、寅畏天主、敬順君王、 十八為僕者、宜畏而順服其主、不第於善良樸實者、卽苛責者亦然、 十九因人無辜被屈抑、心念主而忍受、乃主所悅、 二十爾有過被屈抑而忍受、是何足褒、若爾行善反遘艱厄而能忍、斯為天主所悅、 二一蓋爾見召為此、合利爾斯托斯代我受苦、遺法予我儕、使繼其武、 二二其躬無咎、口無詭譎、 二三見詬不反言、受難無厲色、皆畀至公審判者、 二四彼身負我罪、懸於木、為我旣絕於罪如死、而生於義、蓋爾以主傷而得醫、 二五因爾昔如歧路失牧羊、今適歸爾靈之牧、及監督、

第三章
一為婦者、爾亦宜從夫命、為其中有拒聖教之夫、無待勸勉、乃緣婦行而使服、 二卽見爾貞潔敬畏而度生故、 三毋以編髮金銀錦繡等外飾為華美、 四乃以藏於心飾、和順温柔安靜不朽飾之人為華美、此天主前為貴、 五昔聖女、天主是賴亦以順夫為自飾、 六如薩拉爾敬順阿烏拉爾阿木、稱之為主人、爾若行善不畏難、可為薩拉爾女、 七為夫者、爾亦愼合宜相待、懷彼為柔弱器、且敬之、因伊亦共享施生恩寵、俾爾祈禱無所阻、 八終之、人人意宜僉同、相體恤、相愛如弟兄、懷慈憐、且敬愼謙遜、 九毋以惡報惡、以詬報詬、反代之祈福、思爾見召、以繼福寵、 十蓋愛享生見豫順者、當捫舌、毋言惡、緘口、毋妄謟、 十一避惡趨善、以求相睦道、而切追隨之、 十二因主啟目視義人、開耳聽其祈、而主面向行惡者、特滅之於地、 十三且爾向善、孰能害爾、 十四儻因義被害、實為眞福、人驚嚇爾、毋憂毋懼、 十五但心聖爾主、設人詰爾所望伊何、宜恆備對言、以温柔恭敬答之、 十六務常保良心、使謗爾為惡者、見爾從合利爾斯托斯所行皆善、則自愧、 十七因為善順主旨、遘難、較為惡受苦者、獲益良多、 十八曩合利爾斯托斯欲導我儕復詣主前、係義代不義者罪、亦受難一次、僅身被死、賴本神復活、 十九以之降下、傳播福音、予獄中所存靈性、 二十卽昔悖主忍耐待其悔者、乃大祖諾乙造船拯八人脫水厄時是也、 二一今施我等救贖者、亦類此洗禮、非潔身去垢、乃許於主常存良心受洗、 二二純賴升天坐聖父右、卽差役能力權柄天神等服其下之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復活可得、

第四章
一是因合利爾斯托斯為我儕而以身受難、則爾亦宜以此意甲胄於己、蓋身受苦者、可息犯罪、 二特為處身餘時、不復縱慾、乃順主旨度生、 三且此度生、爾悉從異邦俗、縱行不潔、卽男色畜交圖姦等慾、沉湎饕餮、及拜偶醜行、今已足、 四故彼見爾不復同伊蕩檢踰閑、而心怪異且謗爾、 五然彼必自陳於將欲審判生者死者之主前、 六緣此、曾傳福音於死者、謂其論身、則依人道受審、論靈則遵主道得生、 七然萬事末期伊邇、故宜謹愼理事、儆醒祈禱、 八尤宜誠心相愛、因愛能蓋多愆、 九宜相欵旅客毋慍、 十爾以所受恩賜、各宜相事奉、堪媲忠信執天主諸恩寵事者、 十一能言者、宜循主諭而言、共事者、宜盡主賜力而事、務求凡事、悉致天主乘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享讚美、願榮光權力、皆係於彼於無窮世、阿民、 十二可愛者、毋避遣於爾之煉試、意為怪異、 十三乃因爾於合利爾斯托斯苦有分、則應喜、為爾於其光榮見時、亦可歡欣鼓舞、 十四若爾為合利爾斯托斯名見謗、則誠有福、因光榮能力神、卽天主神、安止於爾、在彼伊見誹謗、在爾則見讚揚、 十五獨宜愼、毋因殘暴偸盜、行惡匪叛、而遭譴責、 十六若緣奉合利爾斯托斯教而被害、毋愧怍、處斯况、宜讚榮天主、 十七因審判天主家、其時或至、若審判由我儕起、彼不順天主福音者、將何以終、 十八若義者將僅得救贖、其不虔及犯法者、將見置何所、 十九故依天主旨受苦者、皆宜獻己於誠實善造之主、自仍修善、

第五章
一吾乃長老、曾為合利爾斯托斯苦難證、且分享將顯之尊榮者、勸爾中同為長老之人、 二牧爾處主羣、非由勉强、乃由心願、並順主旨督之、不貪汚利、宜甘心樂為、 三且莫主天主業、當為羣範、 四務求迨牧長復顯、爾得膺不朽榮冠、 五夫少者亦宜服長老、且各宜相服、必存謙讓、因驕泰者天主必違拗、卑遜者必賞恩、 六故宜自卑、欽服主堅臂、致主届時升舉爾、 七以所慮事聽主、因主眷顧爾、 八宜愼節儆醒、爾敵卽魔、如吼獅徧覓或得可吞噬者、 九以堅信捍禦之、知爾弟兄處世、亦常遇此難、 十願博施恩寵之主、託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召我儕享永福、受暫苦期滿、必賞爾德全、成爾為堅定鞏固、及撼不動者、 十一光榮權柄皆係於彼、永世無窮、阿民、 十二此書畧載、託誠實爾弟西魯昻寄、特為示爾所奉持天主道、乃眞恩寵、 十三於瓦微隆城、與爾同蒙簡選之會、及吾弟子瑪爾克、皆問爾安、 十四祈由和愛相行接吻禮、願安和賴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降於爾躬、阿民、

宗徒撇特爾後公書
第一章
一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僕兼宗徒西孟撇特爾、書達我儕賴吾主、卽救世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義、共獲一宗寶教者、 二願安和恩寵加爾、致親識天主、及吾主合利爾斯托斯伊伊穌斯、 三因憑彼盛權力、賜我儕為虔為度諸要需、咸賴識以榮慈召我之主、 四由此、賜我等至大至貴許、致爾以此、可分享天主聖性、避世素有以慾之敗壞、 五是以爾黽勉行此、宜於信聨德、德聨智、 六智聨節、節聨忍、忍聨虔、 七虔聨悌、悌聨愛、 八爾衷有此、且充之則在識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必弗荒而不結果、 九至無此者、乃盲而循墻摸壁、悉忘所受滌舊罪恩、 十是故弟兄等、宜勉自堅於見召見選恩、蓋由是行、不至躓、 十一則吾主卽救我之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永存國、其門必廣啟、 十二爾雖知此、且堅定於眞實、然吾不辭勞瘁、仍俾爾憶之、 十三因我暫居斯室時、深以提撕爾為宜、使爾警醒、 十四蓋自知不久遺此廬、依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示我者、 十五且於我逝世後、必乘機勉使爾仍憶斯道、 十六因吾以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降世、及鴻能諸蹟、曾示爾、非循虛誕飾辭、乃目擊其威榮、 十七蓋伊承受尊榮、係由天主父卽自榮光中、聲臨伊時曰、此乃我愛子、我慈寵盡蘊厥躬云、 十八此聲自天發者、我儕從主聖山時親聞、 十九此外、我儕尚有先知眞實言、若爾等尋繹之、譬燭暗、冀天明、晨星耀於爾心則妙、 二十爾宜首知聖經預言、非人才所能解、 二一因從無臆說之預言、乃天主之聖人、感於聖神而言、

第二章
一然民閒亦曾有偽先知、如爾中亦將出偽師、私傳敗壞之異端、反背贖伊之主、實自取速喪、 二且多人從其蕩肆行、因之眞道被謗、 三伊為貪財、以巧言餌爾、然預定審彼之斷、亦速不待、彼之沉淪、亦不少寐、 四蓋昔彼陷罪諸神、天主亦不惜、乃以暗獄拘孿待審、 五又主不惜上世、惟護存傳義道諾乙等八口、乃導洪水、湮一世不虔人、 六又莎多木國摩拉爾等邑、主擬滅為灰燼、以警後世惡者、 七惟護存義士羅特、係為比鄰黨惡、邪狅至極、而深憂至倦者、 八因此義士、與惡同處、見聞諸敗矩、義心無日不憂、 九若然則主甚能救敬虔人、免其試誘、畱不義者、待鞫日受刑、 十重責彼縱慾、逞私、藐執政、驕執不畏讟尊等、 十一天神能力精堅、較伊等殊大、尚不敢於主前苛責之、 十二伊等謗己所不知、誠如無知禽獸僅知遂軀、其身為人捕宰、故由敗壞自絕滅、 十三伊受惡報如此、因彼日以宴樂為歡、旣自汚、又污爾等、詐騙爾食與爾共筵、自以為戲、 十四厥目充惡色、及無息罪、信道不篤者、每為所惑厥心貪慣、是誠被斥子、 十五舍正道而入迷途、踪倭莎爾子瓦拉阿木、貪不義利者、 十六乃此人於其惡見責、有牝驢作人言、禁先知狂妄、 十七伊猶枯井、若浮雲、為狂風吹、永世無盡幽暗、已為伊備、 十八伊等口出粉飾高談、引誘甫離妄謬者、復使陷私慾敗壞、 十九彼許弟子自主張、而己為朽敗奴、因見勝於誰者、卽為誰之奴、 二十蓋乘知救世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旣逃離世汚、乃又被罟而見勝、則其人後患較先尤劇、 二一伊旣識而復背所受聖命、不如向不識義道為美、 二二若輩所行、誠如諺云、犬轉食所吐、豕旣潔復往淖汚泥、

第三章
一此乃次書、達爾可愛者、均使爾正意奮發、 二憶聖先知預言、及吾係救世主之宗徒命、 三且先宜知世末時、必有誹謗者、羣起恣慾、 四並云主許復臨安在、蓋自列祖安寢、謂造世迄今、萬物如故、 五懷此者、必不知古天地在水閒、由水集成、係天主以聖言所造、 六是以當世湮没、由洪水氾濫、 七今天地仍係天主聖言所保存、備焚以火、於審判沉淪惡人日、 八可愛者、第此端弗宜隱於爾、主視一日猶千年、千年猶一日、 九主非遲行所許、弗若人以主為濡滯、乃實寛假我、欲人皆改悔、不欲有沉淪者、 十主之日必至、猶盗乘夜來、於時天發聲而逝、元行鑄紅悉鎔化、地與載物無不被焚、 十一百物如是拆燬、則爾曹宜如何行善虔敬、 十二佇望仰慕天主不久復顯日、卽天烘裂解散、元行悉鎔化時、 十三然我等依主許、佇望新天新地、係義德所處、 十四故可愛者冀此、則宜勉期純無玷疵安然覲主、 十五且宜以主恆忍為我儕得救方、如我可愛弟葩韋勒、頼所賦睿智、亦曾書達爾、 十六蓋彼諸書、乘閒亦言此理、其中且有難明處、而學弗思信弗篤者、特反其意、亦如反諸經、致取沉淪、 十七是以可愛者、幸蒙知此、宜謹愼、恐效惡人、為惡所迷、致失己堅固、 十八務得恩寵、並認吾主救我者、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俱增長、願榮光歸主、卽今並永日、阿民、

宗徒伊望公書第一
第一章
一自始來成之事、乃我儕親耳聞目覩手捫者、卽生命聖言、 二夫生命實顯著、我儕見之、且為證、並以此原與父共在、近時顯著於我儕之永生、傳示爾、 三今以所見聞語爾者、特使爾與我儕相合、而我之合、乃於聖父、及其子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 四以此達爾、俾爾喜全、 五夫聞於主之福音、及我示爾者、乃天主本昭然、其中無少暗昧、 六如我言合天主、而行暗昧、則誕妄不遵眞實、 七若行於光明、亦如主恆居光明、則我儕互相合、並天主子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血、滌我諸罪、 八蓋我儕言無罪、則為自欺、而心失眞實、 九若我儕認罪、則天主原信及公義、將赦我罪、滌我諸愆、 十儻我儕自謂無罪、則以主為誑、及主聖言、亦不居我衷、

第二章
一書此、達小子、使爾不陷罪、儻人陷罪、父前有保師、卽義人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 二彼為歆憫祭、不第為我儕、亦為舉世罪、 三至我識主、由守其誡可見、 四人言識主而不守其誡、妄人也、眞實亦不居其衷、 五守其命者、則愛主之愛、其衷誠全、我卽由此知心居主、 六人自言心居主、宜傚主而行、 七可愛者、我寄爾、非新誡、乃舊誡、卽爾素有者、夫舊誡係爾夙聞之道、 八然並目為新誡寄爾、於主於爾皆是、因暗昧漸逝、眞光已著、 九人憎惡弟兄、而自言處光明、斯人尚居暗昧、 十人篤愛弟兄、實處光明、斯人斷無躓處、 十一彼憎弟兄者、實居暗昧、行止悉暗、迷於向往、因暗昧蒙其眸、 十二今書遺爾為子者、緣爾罪因主名見宥、 十三書遺爾為父者、因爾誠知原始主、書遺爾少壯者、因爾已勝惡敵、書遺爾孺稚者、因爾已知聖父、 十四我曾書遺爾為父者、因爾識原始主、曾書遺爾少壯者、因爾剛健、且天主聖言居爾衷、而己克勝惡敵、 十五毋貪愛世、及世諸物、凡愛世者、其心必無愛聖父誠、 十六因世所存、卽肉情私慾、目娛之慾、世之驕泰、皆非由聖父使、悉由世發、 十七且世易過、其慾隨然、惟遵天主旨者恆存、 十八小子乎、末時至矣、爾聞敵合利爾斯托斯者將至、今敵合利爾斯托斯者已不一、斯為末時可知、 十九彼由我儕出、然非屬我、若屬我、必恆偕我、今出非皆屬我明矣、 二十且爾已沐聖神膏、理無不知、 二一我曾書、非為爾未識眞實、乃正為爾已知眞實、併知凡誕妄非眞實所發、 二二誑者伊誰、非不識伊伊穌斯、為合利爾斯托斯者乎、是人卽與合利爾斯托斯為敵、伊不承認聖父及聖子、 二三凡拒子者、亦不能有父、承認子者、伊必有父、 二四是以爾昔聞之道、宜常存於心、若昔聞道在爾心、則爾亦在聖子及聖父、 二五至其所許我者、乃常生、 二六特寄此書、慮有惑爾者、 二七然爾所得主膏沐存於心、故不必受教於人、乃膏沐原眞無妄、能啟迪爾衆理、其啟迪之理、爾宜服膺、 二八小子乎、宜心居主、迨主顯臨、我心坦怡、並對之亦不愧、謂主復臨日、 二九爾旣知主至義、亦宜知行義人、乃主所生、

第三章
一試觀聖父、以何等愛賜我衆、致得稱且為天主子、所以世不識我、因未識主、 二可愛者、我儕已為天主子、至末路分位如何、尚未顯、今所知者、卽迨主顯、我與之克肖、蓋將見其性體、 三凡懷此望、必潔乃心、務求類主潔、 四凡犯罪必違法、蓋罪卽違法、 五爾已知主降顯、負吾罪、且主自無罪、 六凡居主不犯罪、犯罪者未見主、且未識主、 七吾小子、毋為人惑、行義者卽義士、如主義然、 八犯罪者由魔、因魔自始犯罪、天主子降顯、特為敗魔行、 九凡由天主生、不犯罪、蓋主種存厥衷、伊亦不能犯罪、因彼由天主生、 十天主子與魔子、卽由此分認、凡不行義、非由天主、不愛弟兄亦然、 十一蓋爾始聞之福音卽此、謂我衆相愛、 十二毋效從魔殺弟之喀英、其殺為何、因自行惡、而弟行義、 十三弟兄等、舉世惡爾、毋詫為奇、 十四我儕確知已出死入生、因有相愛德、彼不愛弟兄、必仍居死、 十五凡惡弟兄、卽殺人者、然爾知殺人者、其衷無常生本、 十六夫愛由主為我捐命知之、故我亦宜為弟兄捐命、 十七至此世富者、見弟兄匱乏、而自閉心、其愛天主心安在、 十八小子、我衆相愛、毋以口以舌、乃以行以眞、 十九卽由此知我屬眞實、並主前心自安、 二十若我心自責、主益責之、因主較我心尤大、且無不知、 二一可愛者若我心責處、則主前坦怡、 二二且無論何求、必得於主、因我遵主命行其所悅、 二三主命、卽令我信其子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及相愛、如其誡諭我者、 二四凡守主命、則心居主、主亦居彼、其居我儕、以主賜我之神可知、

第四章
一可愛者、凡聞諭、毋妄信其神、先宜試真出自天主否、因現世多先知出、 二夫天主神與蠱惑神、有據可別、凡承認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降世、體合肉軀、斯神由天主出、 三其不承認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降世、體合肉軀、斯神非由天主出、此為敵合利爾斯托斯神、卽爾昔聞、將必至、今已在世者、 四吾小子、爾屬天主、且已勝彼衆、因居爾衷者、較彼居世者尤大、 五彼屬世、故所言皆徇世、世人喜聽之、 六吾儕屬天主、凡識認主、喜納我言、不屬主者、則弗聽、眞實與蠱惑、其神以是別、 七可愛者、吾儕宜相愛已、因愛係由天主故、能愛人者、係主所生且識主、 八不愛人者、未識主、因主本仁愛、 九夫主愛我已明顯、乃於遣獨一子降世、使我等賴以得生、 十非我先愛主、乃主先愛我、特遣己子代我罪而為歆憫、厥愛之實在此、 十一可愛者、主旣愛我如此、則我等亦宜相愛、 十二從無人得見天主、若我等相愛、主卽居我衷、而愛主之心、亦成全於吾儕、 十三我居主、主亦居我、此由主以聖神賜我可知、 十四父遣厥子救世、我曾目擊且為之證、 十五凡承認伊伊穌斯為天主子、則主居彼、彼亦居主、 十六主愛我之愛、我等已見且信之、主原仁愛、凡恆懷愛者、心居主、主亦居彼、 十七我之愛、至審判、心亦無懼、如此全備、惟處世傚主行始能得、 十八愛內無懼、愛全備、則懼心逐於外、因懼中有苦、有懼者、厥愛尚未成全、 十九我儕宜愛主已、因主先愛我、 二十凡自謂我愛天主、而厭惡弟兄者、則為妄人、克見之弟兄猶不愛、於不見之主烏能愛、 二一且我等受主命、俾吾儕愛主者、必宜愛己弟兄、

第五章
一凡信伊伊穌斯為合利爾斯托斯、乃由主生、愛施生者、亦必愛受生者、 二我愛天主衆子、由愛生、並守其誡可知、 三因愛主之誠、全在守誡命非重負、 四由主生者勝世、能勝世、乃吾儕之信、 五蓋非信伊伊穌斯為天主子者、伊誰勝世、 六此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以水以血自彰顯、不祇以水、乃又以水兼血自彰顯者、且聖神亦為之證、因聖神乃眞實、 七蓋在天作證者三、聖父、聖言、聖神、此三實一、 八在地作證者三、神、水、血、此三者所指歸一、 九若我以人證為足信、則天主證益巨、蓋此、卽主為厥子所作證、 十凡信天主子、其心自有證居、不信天主者以主為謬、因不信天主為厥子之證、 十一其證、卽主賜我永生、而斯永生、盡蘊厥子、 十二有天主子者、有永生、無天主子者、則永生亦無、 十三書此寄爾、係信天主子名者、俾爾知緣信天主子名、有永生、 十四請觀吾儕、於主前果敢何其大、依主旨求、主必聽我、 十五旣知我無論何求主悉聽、則亦知求而得者、係主賜、 十六凡見弟兄犯罪而所犯非死罪、可為代求、主必復賜之生、謂予彼罪不至死者、蓋有死罪、今所云為之代求者、必非死罪、 十七凡非禮事皆為罪、而中有不致死者、 十八我儕知生於天主者、不犯罪、乃生於天主者、自愼防閑惡魔亦不附、 十九我知我儕係由天主、並知舉世溺惡、 二十亦知天主子降世、賜我明哲、致識眞主、且居眞者、卽居天主子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是乃眞主及永生、 二一小子乎、宜自防諸偶像、阿民、

宗徒伊望公書第二
一長老書達命婦、及幼稚者、吾所愛者、且非第我愛、凡誠知眞實者亦然、 二係為吾中所存、且偕我至永不已眞實故、 三願自天主聖父及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聖父子寵佑憐憫安和等恩、偕爾衆懷眞實相愛者、 四見爾孩提中、有能操守眞實、如我輩由聖父受誡命者、我因喜甚、 五今復懇命婦、守我所書誡、係非新立、乃自昔所存、卽相愛、 六夫相愛者、乃行如主誡、此誡、卽爾昔已聞者、為爾循之行、 七蓋誕妄者已多見於世、皆不承認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降世、體合肉軀、如此輩、實為誕妄、且為合利爾斯托斯敵、 八愼之、毋失琢磨工、務護全備賞、 九凡違合利爾斯托斯教、而不居守其道、是無天主、能確守合利爾斯托斯教者、是有聖父聖子、 十凡至爾、並非發明此教、不可欵畱、卽問候亦毋庸、 十一因問候彼、乃與其共惡行、 十二我尚有多端應書、然不欲形諸楮墨、惟期至爾覿言、為爾我喜悅備全、 十三爾姊榮婦子、均問安好、阿民、

宗徒伊望公書第三
一長老書達誠愛之蓋、 二願至愛者康健、及所為克成、如爾靈漸近道然、 三適教友來、證爾守眞實心至誠、我遂喜甚、 四得聞神子遵守眞實、我喜莫大於此、 五至愛者、爾行於教友、及賙行旅等事、卽誠信行實、 六且彼所受惠、悉於教會前表證、今爾餽贐伊等、合主意所宜、則誠善、 七因彼為主名而旅、錙銖不取異教、 八是以理宜接待賙扶如此者、為助布行眞實、 九我曾書達教會、惜其中有謀長之底沃特列爾福、不納我儕、 十因此我若適彼、則必反令追憶其所行所發謗我之言、且其身不接畱教友、意猶未足、有接畱者、且禁阻之、又逐於教會外、 十一願至愛者、毋效惡、務法善、凡為善皆主屬、凡為惡尚未及見主、 十二至底密特利爾乙、衆及眞實、皆為伊證、我儕亦然、諒爾等亦悉知我之證、確實無妄、 十三我猶有多言可書、然不欲形諸筆墨、 十四其不久晤爾、則覿詳之、 十五順詢爾曹安、並此處教友、悉問爾安、爾處教友、亦代依名問安、阿民、

宗徒伊屋達公書
一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僕、亞适烏弟伊屋達為已被恩召、及膺天主聖父並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保存之衆、 二願以慈憐安和寵愛日益爾、 三我殷勤傳爾備公救贖道、今定志書寄爾至愛之衆、勸爾凡為聖徒一次所授道、宜盡心保守、 四因有數不虔者竊入、以吾主恩寵反為邪慝由、悖獨一宰天主、及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然伊等已定受此審、 五且我願致爾憶爾所共知事、卽昔天主雖救民出耶伊格撇特、後猶罰其中不信者、 六又彼不受厥職、擅離所之天神、主猶用不斷鎖、幽囚之、待大日至而審、 七如莎多木國摩拉爾及鄰邑效其淫亂、恆行非類數城、常被火災刑、為衆烱戒、 八彼逐夢幻、及汚衊其身、藐執政、謗尊者、將亦然、 九昔上品天神密哈伊勒與魔爭論摩伊些乙屍、尚不敢私揭其短、惟曰、願主阻爾、 十今伊黨於弗知事、妄生誹謗、於本性所知、無異禽獸者、乃用之自求消敗、 十一殆哉、因伊履喀英道、荒於圖利、無異瓦拉阿木違戾陷禍、無異适雷爾、 十二此類人、於爾相愛席閒、實誘及辱爾、其貪食、但取自肥、彼誠如無雨之雲、隨風靡定、或如秋末樹、枯槁重死、根株盡拔、 十三又如海中巨浪、頻湧惡沫、或天上流星、永冥所待、 十四阿達木七世孫名耶諾合曾預指伊等言曰、主必偕衆天神將至、 十五以審判萬民、顯責其中不虔、與諸違戾、及誹謗主蹟者云、 十六彼卽好為隱謗、不自知足、縱慾、悖禮、不謙、口出傲言、貪婪、徇庇、 十七然爾至愛者、宜憶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宗徒預言、 十八彼嘗教爾曰、末時必有誹謗者、自徇私慾、 十九是乃離教宗、有生魂而無靈神、 二十惟爾至愛者、宜以所受聖教、善自建樹、藉聖神為祈禱、 二一謹守愛天主之誠、切望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鴻慈、冀得常生、 二二且待此以柔惠、詳明其况、 二三待彼以剛威、救之於火刦、然勸閒、宜自懷敬畏心、至被汚於身之衣、亦應厭棄、 二四願榮光威嚴能力權柄、皆歸獨一睿智天主、係能護爾不蹶、致歡欣無少玷疵、而立榮位前、 二五悉託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救護我等者、自歷世前迄今、及永遠、阿民、

宗徒葩韋勒達羅爾瑪人書
第一章
一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僕、葩韋勒、奉恩召為宗徒、特命傳天主福音、 二係昔主託先知所許、載諸聖經、 三乃專言己子、依其肉軀論、由達微德裔生、 四依其神聖論、以復活聖蹟、大顯明證其為天主子、卽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吾主福音、 五吾儕所沾恩、所受宗徒職、皆賴伊、特為以其名、令諸異邦人服於信、 六衆中爾曹係蒙恩召來於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者、亦有、 七今書達爾寓羅爾瑪人、係天主所愛、蒙召為聖者、願吾父天主、及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賜爾恩寵安和、 八先賴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為爾衆感謝天主、因爾之信、舉世傳譽、 九天主、乃我於神靈盡心傳其子福音以奉事之主、為我恆懷爾不已作證、 十並祈禱閒、常求天主旨、除道終能就爾、 十一因深願見爾、冀傳神靈恩、克堅定爾曹、 十二卽我與爾、彼此憑信相慰、 十三弟兄乎、弗欲爾不知、我屢定志欲就爾、願於爾中亦獲些須實、如於他邦然、奈至今猶有所阻、 十四蓋我負於耶勒利尼、及瓦爾瓦利爾、智者愚者、 十五是以論我、則傳福音、並爾居羅爾瑪人、我已備成、 十六因我不以合利爾斯托斯福音為恥、此乃天主能力、以救諸信者、先伊屋曡亞、次耶勒利尼族、 十七緣天主義在福音、量人信差等而光顯、誠如經云、義人以信得生、 十八蓋天主怒、由天顯、以罰人諸不虔不義、卽詭詐覆壓眞實者、 十九因人克知屬主事、明顯於衆、係天主特示之、 二十乃天主永能及性體、原不可見、察其所造物、自開闢來、可考可知、致伊等無推諉、 二一奈彼旣知天主、仍不以天主尊敬、並不感謝、反生妄意、心頑遂暗、 二二自稱為智、適成為愚、 二三以不朽天主榮、易為速朽或人或禽獸或昆蟲像、 二四故天主聽其恣慾、淪汚穢、互辱其身、 二五彼以天主眞實、易為虛妄、而叩拜奉事受造物、以代永遠滿被讚揚造物主、阿民、 二六是以天主任其縱醜慾、至如彼等婦女、以順性用、變為拂性施、 二七男子亦棄婦女順性用、慾火灼熾、男與男竟腆為汚辱事、則身受拂性應得之報、 二八彼旣不存主於所知、主則任其偏僻喪心、妄作蕩行、 二九至充諸不義、及淫行、詭詐、貪婪、虐狼、嫉妬、兇殺、爭鬬、欺哄、乖戾等、 三十原屬隱刺妄證、恨怨天主、苦累旁人、自矜、驕傲、淫巧、違忤父母、 三一昧良背約、不睦結怨、中無惻隱之人、 三二彼雖知有天主至公審判、謂凡若此行宜死、乃竟不惟自作、且以他人率為、從而嘉獎、

第二章
一是以爾不論係何等、凡擬議人、自亦不能免議、緣爾責人適責己、爾責人者、躬自蹈之、 二而我儕知天主公義鞫、必加行此者、 三或爾責人而自行此、豈自揣可逭天主公義鞫、 四抑藐視天主鴻慈寛容恆忍、罔念其仁愛、待爾改悔、 五緣剛愎自用、罔有悛心、爾積怒於怒日、及顯主公義審判日、 六時主依各所行各報之、 七卽恆居善而求光榮尊貴及無朽者、以永生報之、 八剛愎不服眞實、而徇不義者、以赫怒與忿懥報之、 九殆哉、窘苦將予彼誰惡之心、先伊屋曡亞、次耶勒利尼人、 十而光榮尊貴安和、將賞凡為善者、先伊屋曡亞、次耶勒利尼人、 十一因天主不偏視人、 十二彼法律外獲罪者、將於法外見沉淪、其法律內獲罪者、將以法受定讞、 十三蓋天主前、非徒聽法律者為義、乃遵法律將成義人、 十四因異邦人原無法律、乃率性合法、則伊雖無法律、而自為自法、 十五可見其行實明顯、法冊所陳、悉銘於心、且其良心亦可為證、卽其意念互褒貶、 十六於天主以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鞫人隱微日、如我福音所傳、 十七爾稱為伊屋曡亞人、以法律是依自詡有主、 十八且知主旨、因窺習於法、可辨嘉美、 十九是以自信為瞽者相、居暗者光、 二十愚者師、蒙童傅、眞實及知之式、全資法律具文、 二一則欲訓人、胡不先自訓、勸人毋竊而自盜、 二二勸人毋淫而自犯姦、惡偶像而自攘聖物、 二三自詡知法律而以之自犯、汚辱天主、可乎、 二四緣爾故、如經載主名被謗異邦、 二五夫割禮有益、在爾遵法、若爾犯法、雖受割猶若未然、 二六彼身未受割而能守法誡、雖未受割、豈不代之、 二七其身未受割而守法者、豈不罪爾、係執聖經受割而仍犯者、 二八蓋非外表似伊屋曡亞者、卽為伊屋曡亞人、並非身受割者、卽為割禮、 二九乃心肖伊屋曡亞者、誠伊屋曡亞人、並割禮亦在心、謂順神、非徒依經文所行者是誠為割禮、若此者、獲嘉獎、非由人、乃由天主、

第三章
一然則屬伊屋曡亞人有何利、抑受割有何益、 二任反覆思議、乃利益莫大、其首要則天主諭旨付伊保護、 三蓋其中縱有數弗忠者何傷、得毋緣彼弗忠而廢天主信、 四非也、夫天主至誠、兆姓作偽、經亦云、爾所言皆至確及爾審案亦至公、 五今藉常理論、若緣我等不義、益彰天主義、吾尚何言得毋天主顯怒亦為不義、 六非也、若然、則主又烏能鞫世人、 七如緣我弗忠、益彰主信、兼顯其榮、則我因何受斷擬如罪人、 八抑為惡以致轉善不亦益、卽如爾中有數人誹謗、言此誣係我傳、然彼必受主鞫、 九何則、我儕有恃符於衆乎、烏有、前曾證伊屋曡亞及耶勒利尼人皆服罪、 十如經言無一義者、 十一無曉悟者、無尋主者、 十二皆棄正、悉不堪無成德者、至一亦無、 十三其喉似啟棺、其舌施欺騙、其唇藏蝮毒、 十四滿口詛咒殘苦、 十五為流人血、其足疾趨、 十六履途所遺、卽毁敗殘害、 十七伊弗識平和路、 十八目前實無寅畏天主心云、 十九然吾儕知法律所載、對屬法律人言、至杜衆口、顯舉世服罪天主前、 二十是以僅恃法律行、無一能表白於主前者、蓋法律第使人認罪、 二一今法律外、更明顯天主義德、乃法律及先知預證者、 二二卽天主義德、賴信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明顯於衆人、而發見於衆信之者、因無區別、 二三緣衆皆獲罪見褫主榮、 二四今獲稱義者、係徒承之、僅藉主慈、賴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代贖、 二五因天主立其為歆憫祭、藉信其所流血、特顯本義於贖人昔犯諸罪、 二六卽於主容忍時、謂特顯其公義於今、俾衆悉知天主乃至公義、甘寛免誠信伊伊穌斯、 二七然則堪自詡處安在、盡滅矣、係以何法律滅、豈恃行事法律、非也、乃恃信誠法律、 二八蓋我確證人得稱義賴信、不論其憑法律行否、 二九夫天主豈獨伊屋曡亞人主、而不兼為異邦人主、誠兼為異邦人主、 三十因憑信寛免受割者、與憑信寛免未受割者仍一天主、 三一然則以信廢法乎、非也、乃振興法律、

第四章
一譬吾祖阿烏拉爾阿木僅恃肉軀、有所得乎、 二若阿烏拉爾阿木恃己行而得稱義、則彼有可自詡處、並非向主前、 三因經載云何、阿烏拉爾阿木信天主、厥信主視為義功、 四凡建功者、所獲賞、不為恩、乃分所宜、 五惟無功第信赦罪人之主、此信可代義功、 六卽如達微德、以主視為義者、不論有功否、亦稱其為福、 七曰得赦其過蓋其愆者、皆誠有諨、 八蒙主不顧其罪者誠有福云、 九其得稱有福伊誰、曾受割抑未受割者前云、主以阿烏拉爾阿木信視為義功、 十而其蒙視為義、係何時、於受割後、抑受割先、非後乃先、 十一大祖阿烏拉爾阿木卽受割禮蹟為印記、以彰明割禮先信功、因此大祖亦可為未受割而有信者父、致伊亦蒙視為義之恩、 十二並為曾受割者父、非謂身徒受割、乃兼傚其父、阿烏拉爾阿木未受割時而信之跡、 十三因阿烏拉爾阿木及其裔蒙許、舉世嗣之、非恃法律、乃恃信之義功、 十四若徒恃法律、得嗣世、則信盡滅、主許亦妄、 十五因法律易觸怒、無法律則無犯法處、 十六是則恃信、是則賴憐憫、主許亦不徒然、實關一切裔、不獨依法律計、並及諸傚阿烏拉爾阿木信之裔、 十七亦如經云、我以爾為兆姓父、伊卽為我衆父於所信主、係能使死者復活、命無者為有之主前、 十八大祖於己難望事、秉望切信、至得為萬民父、如記載云、爾裔將若是多、 十九其信之篤、雖年幾百齡、血氣就衰、及薩拉爾胎殆至枯、皆弗顧、 二十聞主有許、不致稍懷疑貳、惟信彌篤、歸榮天主、 二一切信主終必克成其所許、 二二則此信、代為義功、 二三然經言以信代義功者、不第指大祖言、 二四亦指我儕、我儕亦可蒙視為義、第信天主使復活之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 二五係為我罪被解、為使我得赦免而復活者為要、

第五章
一是以我儕乘信得寛免、親睦天主、皆託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 二且託之乘信造聖寵於此而立、並以冀主榮自矜、 三不第此、雖患難際、亦能自矜、深知由患難能生强忍、 四强忍能生練達、練達能生恃望、 五恃望不啟羞、因天主寵愛託賜我之聖神、盡注吾心、 六因吾儕尚疲弱時、合利爾斯托斯至定期為我不堪衆受死、 七夫代義人死者、諒其或無、代恩人死者容或有之、 八而天主伸愛於我、至我尚屬罪人時、合利爾斯托斯代我死、 九今賴其血、旣得寛免不尤託伊免怒乎、 十昔我儕為主敵時、賴其子死得親睦天主、今旣親睦則賴其生不益得救乎、 十一不惟是、且倚天主而自矜、咸賴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致我儕親睦者、 十二如緣一人罪入世、因罪死亦入、而漸延及世人、因人皆犯罪、 十三蓋法律先、罪亦在世、而不以為罪者、因法律尚未宣示、 十四然死自阿達木至摩伊些乙、統權治未傚阿達木愆者、阿達木卽後至者預像、 十五夫罪懸絕於恩賜、若緣一人罪致衆皆死、則天主寵、及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一人恩賜、為衆益高厚、 十六且恩賜懸絕於由一罪人之審判、因審判由一罪定衆讞、恩賜則於多罪施赦免、 十七若緣一人罪死、依彼一人權治我衆、則獲洪恩、及義德賞者、益賴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一人權治常生必矣、 十八是緣一罪、衆皆受判擬、亦緣一義、衆皆得赦以生、 十九旣緣一人悖命、多人染罪、亦賴一人順命、將多人成義必矣、 二十法律後至、而罪益顯、迨罪益顯、而恩寵洪益彰、 二一特如罪惡以死權治世人、恩寵亦以義權治之、施之常生、純賴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為然、

第六章
一然則何謂、得毋仍居罪、以益彰其恩洪、 二否否、我儕已為罪致死、何仍居罪、 三豈不知因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名領洗者、曾沒其死中、 四如是、我等卽以領洗、彰明主死、偕之同葬、為如合利爾斯托斯自死中復活、而顯聖父榮、我儕依之、亦日新而度生、 五若我等與主死同、復活亦與之同、理應然、 六確知我等舊人、與主同被釘、特為滅絕罪體、使不復為罪奴、 七蓋死者脫罪、 八若我誠與合利爾斯托斯同死、則確信必與之同生、 九確知合利爾斯托斯復活後、永不復死、死亦不復能制彼、 十其死、為罪一次而死、今其生、為天主而生、 十一如是、爾曹以己對罪亦為死、對主亦為生、皆賴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 十二爾毋俾罪得行權於爾易死身、甘徇其慾、 十三並毋從百體獻於罪、為不義器、必如復生者、獻己於主、俾爾百體主前為義器、 十四罪不應行權於爾、因爾非屬法律轄、乃屬聖寵護、 十五何謂也、緣不屬法律而獲聖寵、尚可犯罪乎、斷不可、 十六豈不知爾獻己為奴以服役、則為役爾者奴、獻於罪則取死、獻於順則獲義、 十七尚其感謝天主、因爾夙為罪奴者、今誠心遵爾所受教範、 十八旣脫罪軛、為義之奴、 十九我思爾肉軀荏弱、以常言論、如爾曾獻百體為罪汚奴作狂、今亦宜獻爾百體為義之僕希聖、 二十因爾夙為罪奴時、不屬義轄、 二一夫當日所獲果伊何、卽自愧者、因其終歸死、 二二今爾旣脫罪、為主之僕、則爾果乃聖、其終歸常生、 二三蓋罪之報卽死、天主恩賜係常生、賴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

第七章
一弟兄乎、爾豈不知法律繩人僅畢生、此特語諳法律者、 二譬婦從夫、夫在為夫法繩、夫死則脫夫法、 三設夫在而婦他適、是謂淫行、夫死則脫夫法、雖他適不得謂淫、 四如是、爾弟兄亦藉合利爾斯托斯身、於法律為死、特使他屬、卽復活者、而結實為天主、 五我徇軀時、私慾緣法律所顯者、動乎百體、為死結實、 六今旣為繩我法律死、乃得脫其束、特為奉事天主、依新神、決非舊文、 七然則奚言、豈法律為罪因、否、非法無以見罪、若法律不言毋縱慾、則吾無由識慾、 八奈罪乘誡命機、滋生衆慾、蓋無法律、則罪為死物、 九昔未有法而我生、法至則罪活、 十而我死、則誡命本為我生而立、今反致我死、 十一蓋惡乘誡命誘我、因之致死、 十二是以法律實聖、誡命亦聖、且義且善、 十三然則善能致我死乎、否、實罪、特顯罪以善能死我死、為罪緣誡愈形其極、 十四我儕知法律本乎神靈、我乃血軀、被鬻於罪、 十五蓋我所為不自解、緣我行非所欲者、乃行所惡者、 十六若我行我所惡事、則證法律實善、 十七是行非我、乃居我衷罪行之、 十八蓋我確知我衷、卽軀內、無善居、因雖有愛善心、而成善蹟則無、 十九緣所欲之善我不行、而所惡之惡乃行、 二十若行所不欲事、則行者非我、乃居我衷罪、 二一是以我悟得斯理、凡擇善而為時、卽有惡近我、 二二因循我內之人、自悅天主法、 二三奈百體中、覺復有一法、與吾靈心法戰、俾我曲徇居百體內罪法、 二四殆哉我之為人、孰能拯我出此致死體、 二五仰賴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感謝天主、由是觀、我以明悟則遵天主法、以血軀則趨罪法、

第八章
一是以心居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卽非徇血軀、乃率靈神度生者、無判擬處、 二因神靈法、卽於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度生法、脫我於罪及死法、 三蓋法律旣緣軀見弱、至無能為、則天主遣己子、躬類罪軀、以為贖罪祭、且藉身定罪之判擬、 四使法律義滿成於我、係不徇軀而從神者、 五蓋徇軀度生者、注念係軀、從神度生者、注念屬神、 六徇皿軀諸念、係死、從靈神諸念、係生且安、 七蓋徇軀意念、對主為仇、因不服天主法律、且不能服之、 八是以徇軀度生者、不能邀主悅、 九至如爾度生、非徇軀、乃循神、均量以天主神居爾心之度、彼無合利爾斯托斯神居心者、弗屬合利爾斯托斯、 十設合利爾斯托斯居爾、則爾軀緣罪雖屬死、而靈神倚義屬生、 十一若俾復活伊伊穌斯者神居爾、則使復活合利爾斯托斯者、以其居爾衷神、亦能令爾屬死軀復活、 十二故此弟兄等、我儕不負徇軀度生債於軀、 十三若爾徇私度生、必至死、儻藉靈神盡滅徇軀私、則必得生、 十四蓋係主神導者、悉為天主子、 十五今爾等所獲神、非為奴之神、致仍危懼度生、乃為義子之神、因之懇籲曰、阿烏瓦我父、 十六卽此神、予我靈神默證、吾儕為天主子、 十七旣為子、則為嗣、卽天主嗣、亦與合利爾斯托斯同嗣、第與之同厄、亦為與之偕榮、 十八因我以為今暫厄、較我將顯之榮、實不足為意、 十九蓋萬物企望天主衆子顯、 二十夫萬物失所伏幻、非由其本性、蓋有使之者、係懷冀、 二一其亦必脫朽壞奴、享天主衆子自由榮、 二二吾儕知萬物至今、共嘅勞辛、 二三不第斯、卽我儕係已受聖神聘者、心亦歎望得為義子、及吾身之贖、 二四蓋我儕得救以冀望、望而見之非為望、因所望今已得見、豈猶有望、 二五若望未見之端、則忍以待、 二六且聖神健助我儕柔弱、因我宜禱云何、及何禱法、皆不自識、乃聖神以不可言之嘅歎、代我禱之、 二七洞鑒衆心主、識聖神意、因其遵主旨、代聖徒禱、 二八且我儕知彼愛天主之人、卽依其旨見召者、無不助之進善、 二九因主以所預知者、預定伊與其子同式、使子為衆弟兄中之長、 三十以其所預定者、己皆名之來、蒙召者悉稱義、成義者加光榮、 三一然則尚何言、若天主佑我、孰能攻我、 三二其為我衆捨己子而不惜之主、豈不並以諸恩賜我、 三三孰能判斷天主所選民、天主已成其為義、 三四復孰能罪之、合利爾斯托斯伊伊穌斯死而復活、位於天主右、恆為我保、 三五孰能離我於天主之愛、抑豈患難阨窮、窘逐饑餓、裸裎艱危白刃乎、如經載、 三六我為主、每日見殺、人待我如定屠之羊云、 三七然我賴愛我者佑、易勝此諸難、 三八因我深知死生、差役、差役首、權柄、及今將來、 三九極高至深、及一切受造物、悉不能離我於天主之愛、係基於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

第九章
一今對合利爾斯托斯及聖神言、實無偽、我心可為證、 二卽我有大憂、痛心不已、 三蓋我甘被絕於合利爾斯托斯、第能救弟兄、卽骨肉親、 四係伊斯拉爾伊利宗派、卽承嗣光榮遺詔法律禮儀允許諸恩、皆屬伊等、 五夫列祖、係伊等祖、合利爾斯托斯假體亦其裔、而實為萬有上永世滿被讚揚之天主、阿民、 六然天主言永弗能舛、蓋由伊斯拉爾伊利生者、非盡為伊斯拉爾伊利人、 七且由阿烏拉爾阿木生者、非盡為其子、經云、惟於伊薩阿克、得稱爾裔、 八其言精血所生諸子、不能為天主子、惟依許生者、克為其裔明矣、 九其許云、吾再至如期、薩拉爾必有子、 十不第此、列爾韋喀從我祖伊薩阿克懷雙孕時、亦嘗若是、 十一因子未生、善惡未形、特為彰明天主選人旨、其選、 十二非由行、乃由召、曾諭列爾韋喀曰、長子必服役於幼子、 十三故又云、吾愛亞适烏、不愛伊薩烏、 十四尚何言、豈天主不公、非也、 十五諭摩伊些乙曰、我願矜恤者矜恤之、願憐憫者憐憫之、 十六是以非由人意、非由人功、乃由天主矜恤、 十七又經諭發拉爾翁云、我立爾、特顯我能於爾、及我名播天下、 十八可見主願矜恤者、乃矜恤之、願致固執者、乃固執之、 十九爾必詰我曰、然則主何忍罪我、孰能違其旨、 二十人歟、爾乃誰敢於天主辯、器具奚能向造者云、胡造我若此、 二一泥權非在陶人乎、同一撮土造、或為器用之貴、或為器用之賤、 二二設天主欲彰義怒、並恆久容忍、顯其能於久宜毁可怒器、 二三特兼顯己大榮、於可矜恤預定得榮器、 二四謂於我儕蒙召者、不第選自伊屋曡亞中、且及異邦人、斯何不可、 二五先知沃西亞書載主言云、非我民、將稱為我民、非蒙愛女、將稱為可愛、 二六又爾非我民句下復云、異日將稱為永生天主子、 二七而伊薩伊亞語伊斯拉爾伊利人曰、伊斯拉爾伊利衆子、其類雖如海沙、而得救者僅其餘、 二八因主以義斷擬、且迅結之、卽將行於地、永弗能更之事、 二九伊薩伊亞又云、如主薩瓦沃福不遺我衆一裔則必若莎多木國摩拉爾、 三十如是、今尚何言、惟言異族人不求義而竟獲之、謂由信之義、 三一伊斯拉爾伊利人於法律求義、終未得、 三二此何故、緣不於信、僅於法律諸行而求、因彼己蹶於躓石、 三三如經云、我今以躓石、卽誘石、置西翁城、信主者必不貽羞、

第十章
一弟兄等、至伊斯拉爾伊利人、我心所願、及恆禱於天主者、乃為伊等得救、 二我亦能為之作證、彼有熱心於主、然未參明晰、 三因其未察明天主義、惟以己義强代之、則不服天主義、 四蓋合利爾斯托斯乃法律終、致凡信之者得成義、 五摩伊些乙論恃法成義者曰、凡盡遵此者因之得生、 六而由信之義曰、毋意謂孰能升天、言其請合利爾斯托斯降下、 七或孰能下地獄、言其由死援合利爾斯托斯乎、 八試觀聖經何謂、夫斯言近爾在爾口、在爾心、是乃信之言卽我所傳者、 九蓋爾口承認伊伊穌斯為主、且爾心誠信天主使之復活、則得救、 十因人以心信為成義、以口認為得救、 十一經云、信主者必不貽羞、 十二可見本族異族、悉無區別、因全衆惟一主、卽普施鴻慈、予諸籲之者、 十三因凡呼主名者、可得救、 十四然而未信者、奚能呼之、未聞有主、何由信之、無人傳播、何能聞之、 十五未蒙差遣、烏能傳之、經亦云、傳和平報嘉音者其步履美何如、 十六奈非皆聽受福音者、因伊薩伊亞曾云、主、我所傳、聞而篤信者誰、 十七如是、信由聞而興、聞由主諭而作、 十八試問伊等、豈未聞、否、已聞之、因其聲音徧宇內、其言語抵地極、 十九又問曰、伊斯拉爾伊利人豈未知、考摩伊些乙曾云、我將用庸民、使爾愛至奮興、用頑民、使爾愛以激勵、 二十且伊薩伊亞侃侃言曰、未覓我者已遇我、我曾顯於未問我者、 二一惟指伊斯拉爾伊利人曰、我終日舉手、招弗聽及頑梗民、

第十一章
一我又問曰、天主豈拒厥民、非也、我亦伊斯拉爾伊利民、阿烏拉爾阿木裔、韋尼阿明支派、 二天主未拒其預知之民、爾等豈不知經言伊利亞如何呼天主呈訟伊斯拉爾伊利人曰、 三主、爾先知、彼盡殺之、爾祭臺亦已毁之、僅我畱、今又欲索我命、 四主以何答之、曰、我有七千人、未嘗曲跪瓦阿勒前、 五今亦然、賴寵恩遴選、僅存其餘、 六夫旣由恩則不由功、否則恩不為恩、若由功則不由恩、否則功不為功、 七然則何耶、彼伊斯拉爾伊利人所求未得、惟選民得之、其餘盡惛迷、 八經云、天主予其昏昧心、不明目、不聰耳、至今、 九達微德亦曰、厥筵甘作機作罝作陷、以報復之、 十願厥目昏至不見、厥背永屈弗伸、 十一又問曰、伊斯拉爾伊利人豈躓不起、非也、彼躓為俾異邦人得救機、特令伊斯拉爾伊利人發奮、 十二若彼躓致舉世富、且彼匱致異邦富、則其豐盈不益致勝、 十三言此、特為爾異邦人、因吾係居異族師位、顯揚吾職、 十四或可因之激勵吾骨、肉親屬、而俾數人或得救、 十五若因伊等被棄、而舉世得和睦、則伊等見納、不似致出死入生乎、 十六初穫旣聖全類亦聖、根聖、衆枝亦聖、 十七若有自折枝、爾素為野欖者、補接此枝缺處、以分享其橄欖根脉、 十八則毋誇於枝、儻萌是念、宜思爾實賴根、非根賴爾、 十九如曰、枝見折、俾我得接之、 二十善也、彼以不信故見折、爾以信見存、則毋自驕、宜戒懼、 二一天主且不惜本然枝、何有於爾、 二二爾明見天主慈與嚴、於蹶者嚴、於爾則慈、惟爾恆於慈為要、否則亦被折、 二三若彼蹶者、弗終於不信、亦必見接、因天主能復接之、 二四爾原見折野欖枝、反性得接佳樹、彼循欖本性、復接故根豈不甚易、 二五弟兄等我甚欲爾克知斯奧、以免自滿、謂本族大半惛迷、乃暫俟衆異族依定數歸主、 二六如是、而伊斯拉爾伊利人悉得救、如經載云、救者必下自西翁、革亞适烏不虔、 二七且厥罪缷負時、我所降詔卽此、 二八夫對福音伊等為仇、特為爾曹、對選恩乃見愛於主、特為列祖故、 二九蓋天主賜與召選、永弗更易、 三十試思爾曹係昔不聽天主者、今乘本族不聽、而蒙矜恤、 三一伊等特緣爾得矜恤、今時不聽者、將亦能得矜恤、 三二天主許萬民處不聽命、特欲恤衆、 三三大哉天主榮福睿智知識之淵、其籌畫不可測、其踪不易追、何其大、 三四因孰能洞徹主之意、 三五或孰與主設謀、孰先施之、致主應償、 三六因宇內無不本之成之向之、宜尊榮讚揚之於世世、阿民、

第十二章
一是故我以天主慈憐、懇爾弟兄、以己身為生為聖、並為主甘享祭獻之、乃爾存靈役所當盡、 二毋徇此世、乃作新爾靈明、務億覺何者為符主旨為美、為主所甘享、且為純粹、 三我藉所受恩勸爾衆自尊毋過當、宜謙自卑、均依主賦信分而自度、 四如身有百肢、各司其用、 五我衆於合利爾斯托斯亦為一體、而各互為諸肢、 六緣藉賦畀恩、我等所得賜不一、則得預言宜依信度而預言、 七理事則理事、教誨則教誨、 八勸慰則勸慰、賙濟則以實心、治理則以慇勤、矜恤則以喜悅、 九愛毋偽、惡惡而親善、 十悌心相愛、敬長相讓、 十一勤毋怠、神宜熾、全為事主、 十二懷望宜喜、遇難宜忍、祈禱宜恆、 十三供聖徒所乏、修習欵遠人、 十四窘逐爾者代之求福、宜求福毋詛咒、 十五遇悅者同悅、遇悲者同悲、 十六意宜同、志毋自高、惟謙是從、毋以懵想自恃、 十七毋以惡報惡、勉力為善於衆、 十八爾等若能和於衆、則宜盡己力相和、 十九可愛等、毋復己仇、乃以之付主怒、蓋經載主曰、復仇在我、我必報之、 二十是故爾敵若饑飼之、若渴飲之、行此則猶以熱炭集厥首、 二一毋使惡勝爾、爾宜勉以善勝惡斯可、

第十三章
一凡人宜服居爵位者、爵位大小、非天主命弗得居、凡爵秩皆天主定、 二故抗有爵者、是違天主制、逆者必受審、 三且有司之可畏、非為行善者、實為行惡者、爾欲不畏居位者、宜行善更得其褒、 四居位者係主遣使、原為益爾、儻爾行惡宜畏之、彼刃不徒操、以其為天主使、嚴刑加諸作惡人、 五故宜服之、非僅畏刑、吾良心使然、 六爾等輸稅職此故、伊乃主之執事、專務斯政、 七故宜予何者卽予、稅則納、餉則輸、宜畏則畏、宜敬則敬、 八相愛債外、別無應負者、因愛人者盡法律、 九誡曰、毋淫、毋殺、毋竊、毋妄證、毋貪、至其餘一言以蔽之、曰愛人如己、 十夫愛不忍傷相近、則愛盡全法律明矣、 十一且度此時、知寤期己屆、蓋今救贖恩、較我初信時益近、 十二夜旣闌、晝伊邇、當棄行暗務、而服光明甲、 十三凡行悉合規如晝行然、毋宴樂蕩檢、毋犯色邪侈、毋乖離媢嫉、 十四乃以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是佩是服、扶養乃身、不可縱至徇慾、

第十四章
一信未篤者可容納之、切毋爭論意見、 二因有自信凡物皆可食、又有弱者乃食蔬、 三食者毋證斥不食者、不食者毋妄擬食者、因天主容納之、 四爾何人、敢定擬他人僕、其立與躓、有主審判、且彼必起立、因天主能立之、 五彼視日與日有別、此視諸日相同、各宜順其良心、 六彼別日者、宜為主別、不別日者、亦宜為主、食者為主食、因而感謝主、不食者亦為主不食、亦感謝主、 七蓋吾儕無為己主者、亦無為己死者、 八生乃為主生、死亦為主死、故或生或死、莫不屬主、 九合利爾斯托斯死起復活、特為司諸生及死者、 十爾等妄擬弟兄奚為、其證斥弟兄又奚為、我衆必皆詣合利爾斯托斯受審、 十一經載主云、吾乃永生、凡膝必跪我、凡舌必承認天主、 十二故我衆必各復命於天主、 十三是以毋復相妄擬、寧自思、毋設陷弟兄被誘被躓機、 十四賴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我知且信、原無不潔物、然以物為不者、卽於彼為不潔、 十五若緣食物致弟兄憂則所為非循愛、毋以食物敗壞合利爾斯托斯代死之人、 十六毋致人毁謗爾善、 十七因天國不在飲食、實在義德安和、及賴聖神喜悅、 十八凡以此奉合利爾斯托斯、卽為天主喜悅者、人亦宜矜獎之、 十九是以固執致人和平及相養德事、 二十毋以食物敗主勳、凡物皆潔、儻以食致人陷誘、則不免惡、 二一寧不食肉不飲酒、及凡引弟兄躓、或陷而心憂者、均不為、尤善、 二二爾篤信乎、宜自存此心於主前、凡擇而行後、內省不疚實有福、 二三心疑而食者見罪、因其悖信、蓋凡悖信而行皆罪、 二四彼能堅固爾等符吾傳之福音、及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教訓、卽所見奧秘永世所隱、 二五今依永生主旨、符先知所遺經典、明顯而宣於萬民、以使之服信、 二六獨一睿智天主、賴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實係光榮於世世、阿民、

第十五章
一吾中勇者、宜容納彼劣等之弱、非圖自怡、 二我等各宜致人心怡務引於善而輔其德、 三因合利爾斯托斯亦非圖自怡、然如經云、詬爾之謗言、悉墮落於我、 四昔所載、皆以訓我等、特以忍及藉經之慰、而護存盼望、 五願彼忍慰之主、賜爾曹合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教同意、 六使爾一心一口、讚揚天主、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父、 七是以宜相容納、亦猶合利爾斯托斯容納爾等、俾共享天主榮光、 八我實告爾、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為役使、於受割者、為顯主眞誠、應天主昔許列祖之言、 九於異族者、為顯矜恤伊等、使之讚揚天主、如經載云、主乎緣此我願於異族頌美爾、並謳歌爾名、 十經又曰、異族人、可與主民同樂、 十一又曰、異族人、可讚揚主、萬民亦可頌主、 十二伊薩伊亞亦曰、伊耶些乙根將萌枝、其興為王於異族、異族仰望向伊、 十三願仰望主滿爾諸喜悅、及憑信之安和、特賴聖神寵力、而豐富於仰望、 十四弟兄等、雖我深知爾曹充滿仁慈、及諸知慧、至各能訓導他人、 十五乃我寄書且多言者、特使爾復憶恃主所賜我恩、 十六令我為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執事於外族中、並行宣福音祭儀、特以此異族獻、乘聖神之聖、得悅於主、 十七所以論承奉主事、賴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我差堪自詡、 十八因我不敢言合利爾斯托斯用我使異族人服信而未成之事、即以言以行、 十九或以奇蹟異事之力、及聖神之能、助我徧傳合利爾斯托斯福音、自耶魯爾薩利木鄰邑、周行至伊利利爾克、 二十且我力籌傳福音、不在合利爾斯托斯名已著處、以免建於他人基、 二一乃如經云、彼未聞傳主信者將觀之、未得聆之者將識之、 二二卽此節、屢阻我至爾、 二三今因在此、無類我所籌處、且歷數年、甚願適爾、 二四我必至、爾須值往伊斯葩尼亞時、因我切望便途見爾、及畧得滿意後、蒙爾餞行、 二五今我赴耶魯爾薩利木供聖徒役、 二六蓋瑪耶克多尼亞、阿哈伊亞捐貲、為供耶魯爾薩利木聖徒貧者、 二七彼喜悅且亦宜行是、蓋異族人得同享其靈神、則亦應以養身物供事之、 二八迨備役畢、並此善心之實付清、將由爾處、往伊斯葩尼亞、 二九我切望就爾時、必以合利爾斯托斯福音厚祉臨爾、 三十且因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名、及聖神寵愛、普勸弟兄、共我偕力代為祈主、 三一拯我免於伊屋曡亞不信者、並為我所供耶魯爾薩利木事聖徒喜悅之、 三二俾我克循主旨、歡然至爾、偕爾享安、 三三願安和主常偕爾衆、阿民、

第十六章
一特薦肯合列爾伊教會藉助女、我等妹、肥瓦、予爾、 二爾宜效聖徒、緣主名欵畱之、遇有所需、爾宜助之、因伊亦素輔多人、兼及我、 三問安於普利爾斯伊克拉及阿克微拉、皆係為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與我同勞、 四且伊等為存我命、而置其頸不第我感之、凡異族諸教會亦然、並致意與其家教會、 五問安可愛者耶撇湼特、係阿哈伊亞為合利爾斯托斯薦實、 六問安瑪利爾亞係為吾儕多勞者、 七問安吾戚昂德羅爾尼克及由尼乙係共吾被囚、乃主徒中著名士、先我信合利爾斯托斯者、 八問安信主我可愛者阿木普利乙、 九問安為合利爾斯托斯共我辛勞之屋爾邦及我愛之斯他伊合乙、 十問安阿撇列斯、為合利爾斯托斯曾經試驗者、問安阿利爾斯托屋勒閤家、 十一問安吾戚伊羅爾底翁、及那爾伊克斯閤家信主者、 十二問安為主服勞之特利爾斐那、及特利爾佛薩、問安我可愛之撇爾西達、曾為主多勞者、 十三問安魯爾福、為主揀選者、及若母、卽我母、 十四問安阿型克利爾特福列公特耶爾瑪葩特羅爾烏耶爾密乙及偕居諸弟兄、 十五問安肥羅羅格並由利亞尼雷爾及厥妹、並沃凌普與諸聖徒、 十六爾以接吻聖禮、互問安、言合利爾斯托斯諸教會、皆屬問爾曹安、 十七懇弟兄詳審諸啟競、及蠱惑人心、係不符爾素習之教理者、宜避之、 十八緣彼奉事非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乃惟己腹、以巧言媚語、誘感樸實者心、 十九爾等服從聖教徧聞於衆、吾因之甚喜、第願爾於善則智、於惡則僕、 二十願安和主、以薩他那速置爾足下、踐踏之、願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恩寵與爾偕、阿民、 二一我同勞提摩斐我戚劉豈乙亞松莎西葩特爾、亦均問爾安、 二二我鐵爾豈乙代書此者、亦緣主名問爾安、 二三我及全教會旅主蓋附候爾安、邑司庫耶拉爾斯特、與弟克瓦爾特均問爾安、 二四願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恩寵與爾衆偕、阿民、

宗徒葩韋勒達适凌爾福人前書
第一章
一遵主旨、奉恩召為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宗徒葩韋勒、及弟莎斯豐、 二書達适凌爾福天主教會、卽於合利爾斯托斯伊伊穌斯成聖、蒙召為聖、與隨在籲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名者、不第我處、彼處亦然、 三願天主我父、及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賜爾恩寵安和、 四夫我為爾衆恆謝吾主、緣爾於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見賞天主恩寵、 五卽因爾於彼、獲一切富有、諸方言、各知識、 六至合利爾斯托斯證、益堅爾中、 七爾曹亦充諸恩賜、俟望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顯臨、 八其將堅爾至終、俾爾於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日、無微瑕疵、 九天主乃召爾等合其子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者、原誠實、 十賴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名、懇弟兄、論宜同、毋分爭、乃相合一心一意、 十一蓋合羅亞家人語我、言爾等有分爭、 十二卽謂爾中有云、我屬葩韋勒、我屬阿坡勒羅斯、我屬伊克發、我屬合利爾斯托斯者、 十三夫合利爾斯托斯豈已分、或葩韋勒為爾等受釘、抑爾因葩韋勒名領洗、 十四感謝天主、因於克利爾斯普及蓋外、未嘗授洗爾中一人、 十五免人言我因己名授洗、 十六亦授洗斯鐵芳閤家、其餘授洗與否並不知、 十七因合利爾斯托斯遣我、非為授洗、乃為傳福音、並非憑巧言、恐輕合利爾斯托斯聖架、 十八蓋聖架道於沉淪者、視為不智、於我儕得救者、識為天主能力、 十九經載云、我將滅智之智、廢賢之賢、 二十智者安在、學儒安在、世之善辯者又安在、豈非天主易此世智為不智、 二一緣世人恃己智、察主睿智、尚不識主、故主悅以質樸言、救諸信者、 二二伊屋曡亞人索異蹟、耶勒利尼人求智慧、 二三乃我傳宣合利爾斯托斯、受釘刑架者、伊屋曡亞人視為可厭、耶勒利尼等視之為愚、 二四惟於奉召者、無論伊屋曡亞及耶勒利尼、皆視之為合利爾斯托斯、為天主盛能、為天主智慧、 二五因主之愚、智過人、主之弱、强過人、 二六弟兄等、試觀爾奉召者為何如人、爾中不多依血氣而智者、不多能者、不多貴者、 二七然天主選世之愚、以愧智者、選世之弱、以愧强者、 二八選世卑賤者、見輕者、人視為無者、以廢世之為有者、 二九特為主前凡血軀無可自矜、 三十爾等第賴伊、而居合利爾斯托斯伊伊穌斯、乃為我等由天主成智慧義德聖寵代贖、 三一至經載云、自詡者宜恃主而詡、斯言應矣、

第二章
一素就爾弟兄傳主之證、亦未嘗用巧言才智、 二因居爾時、我心志已定於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且被釘外、決不別求於爾有所知、 三而偕爾中時、我恆至荏弱、驚懼、及甚戰慄、 四蓋吾所傳所語、非在人才智巧言、乃在聖神寵佑良能彰顯、 五為爾信、不以人才智、惟以天主鴻能為基、 六至吾儕傳睿智道、必於深造之人、第非此世之智、亦非此世易敗有司之智、 七乃天主秘且之睿智、係永世先預定以榮我者、 八卽今世有司、皆未能諳識之、設彼諳識、則不忍釘榮光主於刑架、 九然如經云、天主為愛之者所備、皆係目未見、耳未曾聞、心未曾度、 十而天主以己聖神悉啟牖我等、蓋聖神無不洞徹、卽天主深奧亦及、 十一夫人衷所藏、非居其心之神孰能知、屬天主者亦然、非其神烏能知、 十二吾儕所領受、非此世神、乃天主神、為俾我知主所賞者係何、 十三卽以此傳爾、並用言非憑世人才智、乃由聖神所習、謂屬神者、以神法顯之、 十四夫任情者、弗納天主聖神所發、緣視為不智、且亦莫能識、因此、祇遵神法可解、 十五任神者、無弗明辨、而人不能辨伊、 十六蓋孰曾洞主智慧、而能教之、至吾儕、則持有合利爾斯托斯智慧、

第三章
一弟兄等、我與爾言、不能視爾如任神、乃如任情者、謂如合利爾斯托斯孩提、 二我曾哺爾以乳、非以糧、因初未能食、卽今亦未能、 三緣爾尚任情、蓋爾中有媢嫉爭鬬啟競、豈非任情徇俗行、 四旣有言我屬葩韋勒、又有言我屬阿坡勒羅斯、爾豈非任情、 五葩韋勒為何、阿坡勒羅斯又為何、第執事者、助爾信主、且各依主所賞力、 六夫我樹、阿坡勒羅斯溉、滋長惟主、 七故樹與溉、無足重、全賴滋長之主、 八樹者溉者一也、各因勞受值、 九吾儕佐主同勞、爾曹乃主之稼穡、卽主建之屋宇、 十我賴天主所賜恩、效賢工師築基、他人經營、但各宜詳愼所造合否、 十一蓋於已築之基、卽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外、無能更易他基者、 十二如是、凡用金銀寶石、或草木禾藁、建此基上、 十三其功必顯、因有日必開彰之、蓋將火試、此火明試各人功如何、 十四若所建者存則受植、 十五焚燬則失賞、而自身免焚滅、亦類脫諸火、 十六豈不知爾等乃天主堂、且主神居爾衷、 十七人毁乃堂、天主必毁之、因天主堂係聖所、而斯堂卽爾曹、 十八愼毋自欺、爾中有自以為智於斯世者、宜易為不智、致獲眞智、 十九因此世智、主前實為愚、如經載云、將拘智者、卽以伊詭計、 二十又曰、主鑒智者意為虛幻、 二一是故毋倚人自詡、因皆屬爾、 二二或葩韋勒、或阿坡勒羅斯、或伊克發、或世、或生或死、或現今、或將來、皆屬爾、 二三爾屬合利爾斯托斯、合利爾斯托斯屬天主、

第四章
一是以人宜目我儕、僅為合利爾斯托斯執事、祇司主機密、 二其望於司者惟忠、 三爾及人議我為何如、我以為細事、而我亦弗自審、 四雖覺無可自責、然亦不敢以此自白、蓋審擬我乃主、 五是以時未至、毋擬議人、待主臨日、將燭諸幽隱、顯諸心謀、是時人各得褒於主、 六弟兄等、吾為爾藉此比己、及阿坡勒羅斯、令爾學我儕、毋矜己、過於記載、並毋相輕、 七蓋孰分晰爾、爾所有何非假、旣假又何自矜、似未曾假者、 八爾等已飽足、已豐富、而乘權悉不用吾、然吾甚願爾乘權、為吾與爾偕享之、 九竊思天主、以我儕宗徒立微末、如擬死之囚、緣我儕見若劇觀、為世為天神萬民所視、 十我儕緣合利爾斯托斯為愚、爾依合利爾斯托斯反為智、我儕則柔、爾等則强、爾則享榮、我儕處辱、 十一迄今、我儕飢渴裸裎、受撻流離、 十二服勞躬作、人詬我儕、為之祝福、窘逐則忍、 十三誚謗為之代求、至今、衆視我如掃除垢、如足踐塵、 十四書此、非欲愧爾、乃勉屬爾、如吾愛子、 十五因爾等雖有萬師、引爾至合利爾斯托斯前、然無多父、我賴合利爾斯托斯伊伊穌斯、以福音生爾、 十六是以懇爾效我、如我法合利爾斯托斯、 十七特此、遣愛弟子忠於主之提摩斐、令伊俾爾追憶吾為合利爾斯托斯所行道、俱合我於諸會隨在訓誨、 十八爾中有人、因我未往、妄自夸大、 十九如蒙主許、我必速至、並不取夸者言、 二十第搜索其能、因天國不在言而在能、 二一爾欲維何、欲我至爾、攜以杖、抑以心存愛戀及柔惠意、

第五章
一確聞爾中有淫亂、於異教亦未聞有此、至有烝父室者、 二而爾等尚敢自夸、罔知痛泣、擯行此者於爾會外、 三然吾身雖遠而神邇、似共爾在、心擬定爾於會集時、將犯此者、 四因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名、偕吾神、並賴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權、 五以彼付薩他那、厄其體、俾其靈得救於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臨日、 六爾實無可自夸、豈不知微酵能發全團、 七故爾務淨盡舊酵、致成新團、而合除酵所宜、因吾葩斯哈、卽合利爾斯托斯、已代我被宰、 八所以宜慶賀、非倚舊酵謂惡詐酵、乃倚潔與誠之餅、 九吾書寄爾、毋與淫亂交、 十然非概言此世之淫行貪婪、殘忍拜偶者、若是、則爾非避世不可、 十一吾書寄爾、乃旣稱為弟兄者、而或淫行貪婪拜偶、及詬誶沉湎殘酷、卽似此、則毋與交、並毋共食、 十二審擬外者、與我何與、其內、非爾所宜審擬乎、 十三蓋外者有主審擬是以宜擯爾中行惡者、

第六章
一爾中偶遇相爭事、曷敢於不義者前求審、而弗於聖徒、 二豈不知聖徒將鞫世、世且將為爾鞫、詎不應鞫常事、 三豈不知吾儕將鞫諸神、况世事、 四至爾等遇相爭事、而使會中所卑鄙者鞫之、可乎、 五特增爾愧曰、爾中詎無一智者、可鞫弟兄、 六乃弟兄相爭、且訟於不信者、宜乎、 七卽爾相爭、亦為大疵、爾盍寧受欺、盍寧忍失屬己者乎、 八爾反欺人奪人、且卽弟兄、 九豈弗知不義者不得繼天國、毋自欺、凡淫亂拜偶、偸姦手淫比頑、 十偸盜貪婪、沉湎詬誶勒索者、皆不得繼天國、 十一爾中數人曾如此、而今賴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名、及吾主之聖神、皆已洗滌、成聖得義、 十二凡事無不任我而非盡有益、夫事雖皆任我、然一亦不應主我、 十三食為腹、腹為納食、主將悉廢、爾有身非為行淫、乃為主、主亦為身、 十四夫天主復活吾主、必將以己能活我、 十五豈不知爾身乃合利爾斯托斯肢、今我於合利爾斯托斯肢、可易為娼妓肢乎、望主佑護、 十六豈不知附妓者、與妓為一體、因經載云、二者成為一體、 十七彼附主者、與主成一神、 十八宜遠淫行、因人犯無論何罪、皆與身無涉、行淫者獲罪於已身、 十九豈不知爾身乃獲自天主、係聖神所居堂、且爾已非屬己、 二十因爾係重值所購、是故宜以身以神、讚榮天主緣均屬主、

第七章
一至爾書問之事、我答云、男不近女乃善、 二然為免淫、而夫宜有一婦、婦亦宜有一夫、 三夫予婦應適宜、婦予夫亦然、 四婦不得身自主、惟夫主之、夫亦不得自主身、惟婦主之、 五毋相離、惟互願且暫、或務守齋祈禱、後仍相聚、庶免薩他那藉爾情不自禁、誘爾、 六言此者、乃權非命、 七幸願廣衆如我然、但人稟賦於主各殊、一如此、一如彼、 八我論曠夫嫠婦等云、若守如我乃善、 九儻弗能自制、仍嫁娶可、與其慾熾、寧嫁娶、 十於已嫁已娶者諭、並非吾言、乃主命、曰、婦不宜離夫、 十一若離、則毋他從、否則宜仍與夫和、夫亦不宜出婦、 十二諭他人、乃我云、非主命、如弟兄娶不信主婦、彼喜同居、則毋出、 十三又婦有不信主夫、彼喜同居、亦毋離、 十四蓋不信主夫、緣信主婦得聖、不信主婦、亦緣信主夫得聖、否則爾生子不潔、而今俱聖、 十五若不信者欲自去、聽之、此則弟兄姊妹、皆得械釋、因天主召我等以守和、 十六婦焉知幸或救夫、其夫焉知幸或救婦、 十七第人各應遵主賦、及凡當行、依主命乃可、吾誡諸會卽此、 十八凡旣受割見召者、則毋隱、未受割見召者、則毋受割、 十九蓋割與不割悉無關、惟恪守主命為要、 二十人見召時、無論處何分位、宜守此舊分、 二一設爾為奴見召、毋慮縱有脫免法、仍乘機務獲神益可也、 二二凡為奴見主召、主視之如自由、彼自由見召、亦為合利爾斯托斯奴、 二三爾曹旣為重值購、愼毋為人奴、 二四弟兄等、受召時、處何分位、各宜主前守此舊分、 二五論及守貞、吾未受主諭、惟恃忠主之恩、願勸爾守此、 二六察今窘迫、我意不嫁娶為美、 二七儻旣娶毋棄、旣棄毋求、 二八若爾娶無尤、女嫁亦無尤、但若輩身必受難、而吾不忍視爾罹禍、 二九弟兄等、吾確告爾、斯時乃緊遽境、彼有妻者宜如無妻、 三十悲者如無悲、喜者如無喜、購者如無得、 三一享此世者如無享、蓋此世態遷逝、 三二而我欲爾束心無所慮、夫無妻者素慮主事、務求悅主、 三三有妻者素慮世事、務求悅妻、婦與處女有異、 三四無夫者慮主事、務求其體及神成聖、有夫者慮世事、務求悅夫、 三五言此原為益爾、非欲束爾、特使爾合理、無閒斷無紛擾而事主、 三六若有人慮其女年踰及笄、恐或致羞、且事亦不免、其人隨己欲處之、亦無尤、若此女、宜嫁之、 三七儻人心志堅定、且非出於强、欲己女守貞、不嫁為美、 三八總之、嫁為美、不嫁尤美、 三九夫在則為夫法繩、夫死則婦脫夫法、他適亦任所欲、惟順主旨乃可、 四十意伊不他適尤善、而自思我亦有主神、

第八章
一論祭邪神物、吾等知、因人各有知識、惜知識每令人自衒、惟愛慕育德、 二顧自為知者、則所知必不合當知度、 三惟愛天主者、己有由主賞之知、 四是以論食祭偶物、吾等知、宇宙中偶、原無足重輕、並知獨一天主外、更無他主、 五天地閒雖有若許得稱主者、因已有多天主、多主、 六然我等惟有獨一天主聖父、為萬物本、我衆所向、並獨一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萬物賴之得成、我儕亦然、 七奈非人人悉如此知、至今尚有懷重偶心、食厥祭物者、是其良心本弱、又加汚、 八夫食物悉不能導我近主、因食無所得、不食亦無所失、 九然宜戒愼、恐此自專、致劣弱者被誘、 十設有見爾素稱有知、於廟共坐同食、其良心本弱、不將漸誘其食祭偶物乎、 十一則緣爾知識、致夙弱弟兄係合利爾斯托斯代死者沉淪、 十二然爾旣得罪弟兄、並損其柔弱良心、卽得罪合利爾斯托斯、 十三是以食物若誘弟兄、吾寧永不食肉、以免其被誘機、

第九章
一吾非宗徒乎、非自由乎、非己得見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乎、爾非我為主功效乎、 二我為他人、縱非宗徒、並非為爾、因爾卽吾於主為宗徒職印證、 三是乃對妄擬我之親供、 四豈我等無權飲食、 五無權姊妹中擕女同行、如他宗徒、及主弟兄與伊克發然、 六抑第我及瓦爾那瓦無權不自勞作乎、 七孰為軍士自備資斧、樹蒲萄不食其果、牧羣不食其乳、 八言此、豈僅俚言、法律非亦如是言、 九因摩伊些乙法律載云、碾榖牛、毋籠其口、天主籌此豈在牛、 十抑亦為我言、實為我載曰、農宜持望而耕、碾亦冀得所望、 十一若我等以屬神播爾中、則獲爾屬身者豈為過、 十二他人且操此權、况我、然我不恃之、寧忍諸難恐或阻合利爾斯托斯福音、 十三詎不知諸司祭、賴獻物自養、祭臺使、亦得分於臺、 十四如是、主命傳福音者、亦賴福音養生明矣、 十五然類此、我未納一介、且書此、非俾爾將如是行於我、因寧死不使人滅吾榮、 十六夫我傳福音、原無取榮、乃我分宜為、儻不傳福音、誠有禍、 十七若吾甘行此、可望獲賞、若由强為之、祇自盡職、 十八彼賞唯何、卽由傳合利爾斯托斯福音、未嘗耗人財、謂傳福音、理宜享者我未享、 十九我原不為衆役、而今已為衆役者、特為獲衆益多、 二十於本族我若類之、期救本族人、於守法律者、我雖不屬其侶、仍類之、特期救守法律者、 二一於不守法律人、我原非其類、係宗合利爾斯托斯法律者、而類彼不守法律人、特為救之、 二二於劣弱者我亦類之、特為獲劣弱者、於各等人吾各類之、特為設法或得可救者、 二三為福音行此者、冀我亦有其分、 二四豈不知馳逐角勝者、其人雖皆馳、而獲賞惟一、爾曹馳逐、宜勉力於必得則善、 二五練功皆撙節調用、伊冀得易敝冠、若吾儕冀者、乃不敝冠、 二六是以我馳逐非同無定、對敵非同擊虛、 二七乃克己使百體從令、以免能教人而自見暴棄、

第十章
一我欲弟兄知我列祖、皆曾於雲蓋下徑行海中、 二皆受摩伊些乙於雲於海之洗、 三皆食一色屬神食、 四皆飲一色屬神飲、因其曾飲由隨行神石、其石卽合利爾斯托斯、 五然其中天主悅者弗多、因彼見擊仆野、 六此皆為我表鑒示警、毋效彼嗜惡、 七爾亦毋效伊等拜邪神、經指斯人曰、民坐飲食、起舞蹈、 八亦毋行淫、如彼中行、而一晝夜殞二萬三千人、 九甚毋探試合利爾斯托斯、如彼中探試而死於蛇、 十毋生怨尤如彼中怨尤而亡於誅滅者、 十一此皆為我表鑒、且載於書、以訓我屬世末所及人、 十二是故自以為立者、宜愼免傾、 十三爾所遇試誘、亦人之常、天主至公、不忍爾被誘過力、乃於誘試、量力減之、致爾勝厥誘、 十四可愛者、宜避拜偶、 十五諒爾係明智而言此、爾自審吾言、 十六所承寵福爵、卽吾等降福者、豈非體合利爾斯托斯血、所擘餅、豈非合合利爾斯托斯體、 十七蓋我等多人、卽一餅一體、因以一餅分領、 十八觀伊斯拉爾伊利裔中、食祭物者、伊非同敬獻乎、 十九吾所言奚取、或偶像有所關、抑祭偶物有所關、 二十非也、彼異族所獻祭、非敬主乃祀諸魔、而我不欲爾結諸魔、 二一爾等不能並飲主爵與魔爵、不能共主席及魔席、 二二我等豈敢激主、豈强勝主、 二三凡事莫不任我、而非盡有益、夫事雖皆任我、非盡能育德、 二四凡人毋求益己、宜求益人、 二五諸售於市者、當不問而食、免心疑、 二六蓋大地及所載物、無不屬主、 二七有不信主者宴爾、爾欲往、其所陳者毋問而食、免心疑、 二八設有謂爾曰、此祭偶物則毋食、因信其言、並慰良心、蓋大地及所載物、無不屬主、 二九所謂良心者、非己心、乃彼心、因何致我自主、受人良心審、 三十若我得食而謝主、則何由感謝而見誹、 三一於是或食或飲、或一切行止、必歸榮天主而為、 三二毋俾伊屋曡亞耶勒利尼、並天主教會人猶豫被誘、 三三如我亦凡事悅衆、不求益己、乃求益衆、使其得救、

第十一章
一宜效我、如我效合利爾斯托斯、 二弟兄等、我嘉獎爾、因爾於屬我者憶之、於我傳者堅持之、且皆依我所命、 三並欲爾知、凡夫首乃合利爾斯托斯、婦首乃夫、合利爾斯托斯首乃天主、 四凡男祈禱講道而蒙首、則辱其首、 五若女祈禱講道弗蒙首、亦辱其首、蓋此與翦髮不異、 六女不願蒙首、何弗亦翦髮、若女以翦髮薙髮為羞、宜蒙首、 七是以男不宜蒙首、因係天主像及光榮、婦乃男之光榮、 八因非男由女有、乃女由男有、 九且非男為女造、乃女為男造、 十所以女宜蒙帕於首者、以顯有束、又為天神、 十一然於主、視男同視女、視女同視男、 十二因女緣男、如男緣女有、而凡物無不緣天主、 十三爾曹試思、女不蒙帕禱主宜乎、 十四蓋人本性、豈非示男長髮為辱、 十五至女長髮則為榮、蓋以髮賜女、代為帕飾、 十六如有辯此理者、吾儕及主之教會概無此習、 十七今諭此、不加獎爾、因爾會集、非求益乃招損、 十八其一、聞爾會集時、偶有紛辯、此節我畧信、 十九因爾中理宜有異辯、以顯相當者、 二十其二、爾曹會集、弗合食主晚餐宜、 二一乃各趨先食己物、是以饑者有之、醉者有之、 二二爾欲飲食、豈無私室、或藐主堂、抑致貧乏者恥、於此吾將何謂、嘉獎爾乎、弗予也、 二三因我授爾者、係主親授吾、卽吾主伊伊穌斯見賣之夜、取餅、 二四感謝而擘曰、取食、斯乃我體、代爾擘者、宜行此、以憶我、 二五嗣宴後、復取爵、亦曰、此爵、乃新遺詔憑我血所立、爾凡飲時、宜行此以憶我云、 二六因爾每食此餅、飲此爵、皆宣示主死、至再來、 二七所以凡不合宜而食此餅飲此爵、實負罪於主體主血、 二八故人必先自省、然後可食此餅、飲此爵、 二九若不合宜而食飲、實為食飲罪案、緣不尊主體、 三十特由此、爾曹多有衰弱患病、而死者亦不少、 三一苟能自審、必不被審、 三二今被審者、受主薄譴、以免受審與世同例、 三三是故弟兄聚食晚餐、宜彼此相俟、 三四饑者可食於私室、免聚以取咎、其餘、待親至治理、

第十二章
一惟不忍弟兄罔知聖神賦畀諸恩、 二爾知居異教時、素趨啞偶、似被人强迫、 三今復告爾、凡依天主聖神言、其口必不出詛詈伊伊穌斯語、亦如非依天主聖神、無能稱伊伊穌斯為主者、 四是賦畀有殊、而聖神惟一、 五事任有殊、而主惟一、 六功效有殊、而行諸事於衆之天主惟一、 七夫聖神之顯功、分予各人、俾衆益、 八於此由聖神賞智慧言、於彼由聖神賞知識言、 九於此由聖神賞信德、於彼由聖神賞醫能、 十於其賞能行異蹟、於此預言未來、於彼能別神眞偽、於此能語方言、於彼能譯方言、 十一此皆獨一聖神治理、隨其所悅分畀、 十二如乃體一而有百肢、肢雖多、究為一體、合利爾斯托斯亦然、 十三因吾等弗論本族異族、為奴與否、皆領洗由一聖神、為成一體、悉已見飲於一聖神、 十四夫體不止一肢、乃多肢、 十五若足曰我不屬體、因非手、豈果不屬體、 十六耳或曰我不屬體、因非目、豈果不屬體、 十七若體盡目、聽安在、盡耳、嗅安在、 十八夫天主置百肢於體、各隨聖意、 十九如諸肢易一肢、則體何以成、 二十今肢有多而體惟一、 二一目不可謂手曰、吾毋庸爾、首不可謂足曰、吾毋庸爾、 二二然體之百肢、似屬柔者、尤為切要、 二三肢中以為賤者、吾等倍加保護、 二四且體之醜者罩飾之、體之美者毋庸飾、天主調和人體、賜次者益貴、 二五使體中無相反、而百肢相關以保、 二六如一肢苦、百肢同苦、一肢榮、百肢同喜、 二七爾曹乃合利爾斯托斯體、而各自為肢、 二八今天主由衆中選立、於教會首宗徒、次先知、又次教師、且分畀以行奇蹟、施醫佐事、治理、言異方言等恩、 二九豈皆宗徒、皆先知、皆教師、皆行奇蹟者乎、 三十豈皆獲施醫恩、皆能言異方言、皆能譯解乎、 三一爾曹宜覓至恩賞、吾將示爾尤善道、

第十三章
一如於人及天神之言、我皆能言而無愛、則猶銅鳴琴響然、 二設有先知之明、能探鑒奧理、且全信至能移山等恩而無愛、則我似無、 三若罄所有濟貧、舍身被焚而無愛、則亦無益、 四夫愛乃寛忍慈仁、愛必不妒不夸不傲、 五不妄行、不圖己、不輕怒、不念惡、 六不喜非義、乃喜眞實、 七無不容隱、無不信、無不望、無不承忍、 八且縱先知將已、方言將息、知識將滅、愛亦無竭、 九因吾等知識參半、預知參半、 十迨成全、則參半絶、 十一初我為稚子時、所言如稚子、思念如稚子、辨論亦如稚子、迨成人則稚子童心棄、 十二今我等所見、大抵似隔昏黯玻璃、他日乃親晤對、今所知參半、後必深知、如主知我然、 十三今世所存、卽信望愛、而三者中愛為大、

第十四章
一宜求愛德、亦盡心求神恩、尤求賜解經才、 二若言人弗解之言、則非對人言、乃對天主、因聽者不晰、伊乃藉聖神言奧妙、 三若講解者、乃對人言、為輔德勸勉安慰、 四是以言人不晰之方言者僅益己、兼講解者則益教會、 五吾願爾衆、皆得言方言、然不若能講解、蓋講解者、較言方言為最、若兼能譯、以益教會、尤善、 六弟兄等、如我就爾、第以方言傳、並不以默示或知識或預言或教訓而解、則何益、 七夫有聲無靈物、如簫如琴、若不正其音、焉知鼓吹者為何、 八如吹角而音無別、奚以備戰、 九若爾舌發不解之音、焉知所言為何、爾言第發於虛氣、 十譬世方言固多、莫不涵意、 十一儻我未解其意、則言者以我為異方人、我亦以彼為異方人、 十二若爾曹切求神恩、宜豐於此恩、特益教會、 十三是以言方言者、宜祈且譯解、 十四若我用方言祈禱、是吾神雖行祈禱、而吾明悟未曾獲益、 十五將奈何、惟以神兼明悟祈禱、以神兼明悟讚揚、 十六若爾第以神讚揚、則立俗人列者、聞爾感謝辭、將何以應云、阿民、因不解爾云何、 十七爾感謝實為誠善、奈他人不獲益、 十八感謝天主、我能言方言、多於爾衆、 十九但教會中、與其言方言以萬者、寧言明語五、使人受益、 二十弟兄等、明悟毋類稚子、行惡可類稚子、若明悟宜類成人、 二一法律載主曰、用異舌異唇、將諭斯民、伊仍不聽我云、 二二可見方言恩、係為不信者徵、非為信者、若講解恩、非為不信、乃為信者、 二三全會旣集、如衆各言方言、而有不知不信者入、豈不謂爾為狂、 二四儻衆各講解、其不信不知者入、遂受衆責、受衆審、 二五因而心之隱微顯著、則伏拜天主、並言天主實偕爾、 二六弟兄等、事宜若何、爾衆集時、各人有或頌詩、或教訓、或方言、或默示、或譯解、皆宜行以輔德、 二七有言方言者、或一二人、多則三人、且宜序言、必須一人譯解、 二八如無譯解者、則於教會宜緘默、第心語己、語天主、可也、 二九講解者亦宜二三人語衆、餘則揣其所言、 三十儻傍坐者得默示、初言者當緘默、 三一因爾衆依序皆能講解、致衆習學、及得教訓、 三二先知講解之神、亦屬先知、 三三因天主非致亂主、乃和平主、夫效他處諸教會及聖徒、 三四爾等婦女輩、在會堂、亦宜緘默、因依法律所載、弗許伊等言、務宜承順、 三五欲有所學、可歸問夫、蓋婦女於會堂言、非宜、 三六夫天主聖言、豈爾處出、抑專及爾、 三七爾中有自為先知者、或自為承聖神者、試識認我所書、為主命否、 三八不願承認者聽之、 三九是以弟兄務求講解、而莫禁言方言、 四十第所行皆當秩然合宜、

第十五章
一弟兄等、復令爾憶、前吾所傳爾所受福音、並賴之已立、 二且執之得救、在謹守吾教言、第恐爾信而無根、 三因昔授爾、悉我所受、卽合利爾斯托斯緣吾罪代死、符經典、 四見瘞後、第三日復活、符經典、 五其見於伊克發、次見於十一宗徒、 六次同時見於五百餘弟兄、其中雖有安息者、然大半猶存、 七亦見於亞适烏、又復見於諸宗徒、 八卒見於吾、若滑胎生者、 九因宗徒中我係至微、並不堪稱宗徒、緣曾窘迫天主教會、 十而賴天主恩、我得為我、且此主恩非徒存、乃我服勞過於衆、然非我、實偕我天主恩、 十一是以或我或伊等所傳惟此、爾曹亦曾如此信之、 十二我儕旣宣合利爾斯托斯復活、何爾中仍謂無復活、 十三無復活、則合利爾斯托斯亦未復活、 十四合利爾斯托斯未復活、則我所傳為空言、爾亦為徒信、 十五且無復活、則我等於主前為妄證、因言天主令合利爾斯托斯復活、而實無此事、 十六若死者不復活、則合利爾斯托斯亦未復活、 十七合利爾斯托斯未復活則爾為徒信、爾罪仍在爾、 十八卽遵合利爾斯托斯死者亦沉淪、 十九若我等冀望合利爾斯托斯止今生、則吾較苦者尤苦、 二十然合利爾斯托斯誠復活、乃諸死中為首、 二一夫因人有死、亦因人有復活、 二二如因阿達木皆至死、今賴合利爾斯托斯亦將均復活、 二三各依其序、先合利爾斯托斯為首、次屬合利爾斯托斯者皆於伊再臨日、 二四嗣後卽終、謂合利爾斯托斯旣敗世執政居位有能者、後歸權聖父天主、 二五因其宜王、至以諸仇置其足下日、 二六末仇卽死亦絶、 二七因所有付合利爾斯托斯足下、旣云所有付之、則彼付之者、不在其中明矣、 二八迨萬物服之、則聖子亦服付己萬物者、為天主合各物而為各物、 二九不然則彼為死者領洗何為、若死者永不復活、則又奚必為死者領洗、 三十我儕亦胡冒險恆苦、 三一我逐日嘗死、實卽藉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吾主、所獲爾中光榮、作證、 三二以恆理論、當我於耶斐斯曾受獸鬬刑、若死者無復活、斯何益、不若姑圖食飲、因明日死、 三三毋自欺、與惡人交、壞善習、 三四務清醒、且毋犯罪、蓋雖愧爾、吾敢言、爾中有不識天主者、 三五或問死者何以復活、彼憑何身出墓、 三六愚哉、爾所播種、非死不能生、 三七且爾所播、非將來之體、乃種之播者、或麥或百榖子、一粒而已、 三八天主隨己意、賜體各殊、 三九夫非形體皆一、有人體獸體魚體鳥體、各不相同、 四十且有天上各體、地下各體、而天上地下諸體、得榮亦異、 四一日有日榮、月有月榮、星有星榮、且衆星榮亦相殊、 四二復活時亦然、所播有壞、復活弗壞、 四三所播係陋、復活乃榮、所播柔弱、復活强健、 四四所播者血氣身、復活者神靈體、蓋有血氣身亦有神靈體、 四五是以經載云、初人阿達木成為血氣之魂、末阿達木者、乃施生之神、 四六然非屬神在先、乃屬血氣者、其屬神在後、 四七第一人由地而屬地、第二人乃主宰由天、 四八屬地者如此、則凡屬地者莫不如此、屬天者若是、則凡屬天者亦無不若是、 四九如我曾負在地者式樣、則負在天者式樣必矣、 五十第言爾弟兄血氣不能得天國、可壞者不能得永不壞福、 五一今以機密示爾、吾衆無盡死、而悉變化、 五二須臾瞬息閒、在末角鳴、蓋角甫鳴、死者藉不壞身復活、而我等則變、 五三緣此可壞物、應衣不壞、此可死者、著以不死、 五四至可壞者已衣不壞、可死者已著不死、則應經載、死被勝吞滅、 五五死乎、爾毒剌何在、地獄乎、爾勝我何在云、 五六死之毒剌罪、罪之能力、法律、 五七感謝天主、因其託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賜我得勝、 五八是以可愛之弟兄、宜貞固弗搖、恆務進主事、明知主前、爾功無徒勞、

第十六章
一論捐集聖徒金、宜效行我命戛拉提亞諸會規、 二卽每主日、爾曹各量力預蓄之、免我來時始捐、 三迨至、則託爾擇人、我遺書俾攜爾金、往耶魯爾薩利木、 四若值我宜行、則伊隨我俱往、 五夫我途經瑪耶克多尼亞、則至爾、因適欲過彼處、 六至爾處、擬居之、抑或寓冬、為爾伴送我於所往、 七因此我不欲邂逅見爾、若主許我與爾久居、實所幸望、 八擬居耶斐斯、至五旬瞻禮、 九蓋為我大啟寛廣門、仇敵攻者亦多、 十值提摩斐就爾時、宜保其無虞、因彼務主事勞心、一如我、 十一是以愼毋藐視之、宜安送之、使就我、我侯彼與弟兄偕來、 十二我力勸弟阿坡勒羅斯、偕諸弟兄、就爾、彼現不欲往、值假便必至、 十三宜儆醒、宜健信、宜勇敢、宜剛毅、 十四凡事由愛而行、 十五爾知斯鐵芳家在阿哈伊亞、係倡首、並專務事宗徒、 十六今勸弟兄、務尊敬斯類人、亦尊敬凡同作同勞者、 十七斯鐵芳及佛爾圖那特阿哈伊克至此、我喜甚、因其補我不及見爾之歉、 十八蓋伊安慰我之神、宜敬如此人、 十九阿濟亞諸會、問爾安、阿克微拉及普利爾斯伊克拉、與其家教會、緣主名切問爾安、 二十諸弟兄亦均問爾安、爾以接吻聖禮、宜相問安、 二一我葩韋勒親書問爾安、 二二凡不愛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者、宜受阿那斐瑪、瑪郎爾阿發、 二三願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恩寵偕爾、 二四及我遵合利爾斯托斯伊伊穌斯愛、亦偕爾衆、阿民、

宗徒葩韋勒達适凌爾福人後書
第一章
一遵天主旨、為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宗徒、葩韋勒及弟提摩斐、書達适凌爾福天主教會、與徧阿哈伊亞諸聖徒、 二願天主吾父及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賜爾恩寵安和、 三天主乃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父、卽憐憫之父、各安慰之主、實為滿被讚揚、 四其能慰我儕於諸患難、俾我以身受主慰、轉慰他罹苦難者、 五因合利爾斯托斯苦難於吾輩滋盛何如、賴合利爾斯托斯慰、亦如是滋盛、 六然我等或受苦、則特使爾得安慰、得救贖、惟憑爾忍受與我同乃可成、 七至於爾吾望已堅、或受慰、則亦為使爾得安慰、得救贖、諒爾旣同受苦必同受慰、 八不欲弟兄不知、吾等於阿濟亞所遭苦、被抑至極、勢過於力、至保生望將絶、 九然吾心恆存擬死判、特為我不恃己、惟恃能復活死者之天主、 十彼曾拯我於危急、又拯我於今、復望拯我於後、 十一乃藉爾為我代祈、特由多人代祈所得、則有多人為我感謝、 十二因吾輩自詡、卽良心證、謂藉樸實及主喜之誠心、非恃肉軀才智、乃恃天主恩寵而度生於世、至在爾閒為甚、 十三蓋吾所書非他、惟爾所閱、所已承認者、並望爾至終承認、 十四因爾於我已畧有承認、乃於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日、爾以我為榮、我亦以爾為榮、 十五久懷此志、欲早就爾、令爾復受寵恩、 十六期欲由爾往瑪耶克多尼亞旋復就爾、得爾送我至伊屋曡亞、 十七然如此擬、我豈浮移而行、或所行徇軀、至我甫是卽非、 十八誠實、天主知我凡語爾者、未嘗有甫是卽非、 十九因我及西魯昻提摩斐於爾閒傳天主子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未曾有甫是卽非、實為是、 二十因天主許、皆於彼實是、於彼實阿民為讚榮藉我等歸主、 二一因堅振我儕及爾等於合利爾斯托斯、並以膏傅我者實天主、 二二伊以印印我、以聖神為聘質、賜我衷、 二三籲洞鑒吾心天主作證、特恤爾故、迄今未至适凌爾福、 二四此非吾鈐束爾信、乃輔助爾喜、蓋爾信已堅立、

第二章
一是以吾定不以憂復至爾、 二若令爾憂、則舍爾被吾憂者、孰復使我悅、 三昔書達爾緣此、謂免至時、以我所悅者、轉使我憂、蓋我深信爾衆以吾悅卽爾衆悅、 四由哀痛迫切心、不勝流涕、曾書達爾、非為令爾憂、乃使爾知吾愛爾之誠至盈餘、 五縱有人憂我、則不僅憂我、亦使爾衆憂、不謂已甚、祇言畧憂、 六其人卽用會衆罰已足、 七今爾宜赦之慰之、不致彼為殷憂所吞、 八是以勸求爾納之於愛、 九特此曾書達爾、欲試爾凡事從否、 十而爾赦宥者、吾亦宥赦之、因我所赦者、藉合利爾斯托斯位、為爾赦之、 十一以免薩他那虧我等、蓋其詭謀我非不知、 十二至特羅爾阿達時、為傳合利爾斯托斯福音、雖主為我闢門、 十三乃未遇弟提特、吾心弗安、遂別伊衆、往瑪耶克多尼亞、 十四感謝天主、常使我儕倚合利爾斯托斯而奏凱、用我隨在播揚、認主馨香、 十五因我等係合利爾斯托斯馨香、獻天主或於得救者、或於沉淪者、 十六於彼為死之香、致死、於此施生之香、致生、乃孰堪任此、 十七蓋吾不類多人、私造主言、乃誠由天主、並天主前依合利爾斯托斯而傳、

第三章
一吾等詎宜復相薦、豈比他人、我亦需薦書於爾、或接爾薦書、 二爾卽吾薦書、錄於我心、衆所識而讀者、 三爾明顯係合利爾斯托斯書、我所錄、非以筆墨、乃以永生天主神、非於石板、乃於肉軀心板、 四依合利爾斯托斯、吾於天主前、而堅信之如此、 五非謂我恃己能思何者、如由己、乃吾能悉由天主、 六主賜我能為新遺詔役、非循文字、乃本神理、蓋文字致死、神理致生、 七若應鐫石致死之文字役、其榮大、至伊斯拉爾伊利人、不能注視摩伊些乙面之暫榮、 八况應神役、其榮不尤大、 九若應致人受審役為榮、則應致人成義職不益榮、 十且彼榮憶較此愈顯榮、乃不足為榮、 十一蓋暫有者若榮、則永存者必尤榮、 十二恃有此望、我故毅然行、 十三非如摩伊些乙蒙帕於面、為伊斯拉爾伊利人、不得窺彼暫有終無者、 十四惜伊斯拉爾伊利人心盲、因此帕、其讀古遺詔時、至今仍蒙厥心、並未揭、因其帕、惟由合利爾斯托斯能啟、 十五至今彼讀摩伊些乙書者、猶有帕蒙心、 十六惟其歸主、此帕始揭、 十七天主乃神、主神所在、卽自由所在、 十八若吾等則面已啟帕、得鑑觀主榮、乃依主神、亦得化為是像、卽由榮而益榮、

第四章
一是以旣霑主恩受此職、我儕不鬱、 二然棄隱藏、係愧恥所宜、弗行詭譎、弗淆主言、惟表彰眞實、以己對主前而質衆心、 三設我所傳福音猶有揜、其為沉淪者揜、 四卽無信者、因斯世之主盲其心、至傳合利爾斯托斯、係無形天主實像、其福音榮光、似不照之、 五蓋我傳宣非己、乃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若吾則遵伊伊穌斯為爾僕、 六因幽暗中、命光輝炳耀之天主、今並照吾心、使知天主榮、顯於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 七然如此珍寶、我等藏於瓦具、使衆知此莫大之能、非由我儕、乃由天主、 八夫我遇圍困、不至阨窮、處險境、毫不失望、 九見逐未見棄、見擲未見亡、 十恆佩我主伊伊穌斯死狀、冀伊伊穌斯之生、亦顯於吾身、 十一吾儕生而緣伊伊穌斯時趨死路、冀伊伊穌斯之生、於我屬死軀、因之而顯、 十二至死行於吾儕、生行於爾中、 十三經載云、我曾信而言、吾儕存此信神、亦信而言、 十四確知使吾主伊伊穌斯復活之天主、亦能賴伊伊穌斯致我復活、及偕爾並立、 十五且凡遇皆為爾、冀宏恩致多人感謝、愈顯天主榮、 十六故吾儕不鬱、縱我外者漸敗、而內者日新、 十七因暫時輕苦、備悠久至重榮予吾儕、 十八第務者非為可見、乃為不可見、緣可見者暫、不可見者常、

第五章
一因知迨我土室卽此盧傾圮、我等由主必得在天居所、乃永久、非手造室、 二卽此故、恆懷太息、深望衣我等天室、 三第恐衣後而體仍裸、 四處此土室者、負重而太息、因非欲解脫、乃欲罩衣、期屬死被吞於生、 五天主造我專為此、並賜聖神為聘質、 六故心恆毅、旣知居身卽主、 七因現時非憑目覩、第憑信行、 八是則心毅、寧願離身主居、 九是以或居身、或離身、悉務為主悅、 十蓋吾衆必立合利爾斯托斯案前、據本身一生所行善惡而受報、 十一旣知主可畏、我等勸勉人、夫我等於主顯明、諒於爾良心亦顯明、 十二非今復自薦於爾、乃於爾以我儕自矜之機、為爾等對彼、以外貌非以良心自詡者有所云、 十三若我儕鋪張、係為天主、若拘謹、係為爾曹、 十四蓋合利爾斯托斯之愛激我、係思若一人為衆死、與衆死無異、 十五乃合利爾斯托斯實代衆死、特為生者、非仍為己生、必為代死復活主而生、 十六是以自今吾不以肉軀識人、雖曾以軀識合利爾斯托斯、今不復以軀認之、 十七蓋諸居合利爾斯托斯者、實係新物、凡故舊已逾、今諸物更新、 十八且皆本天主、賴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使我等睦於己、並以通和主職、授我儕者、 十九謂天主不念世人罪、託合利爾斯托斯令衆與主復睦、並以通和訓付我儕、 二十是以吾儕為合利爾斯托斯使、因合利爾斯托斯名、如主親諭、勸爾等曰、與主通和、 二一蓋天主將不識罪者、代為贖罪祭、特使我等寓之、成義於天主前、

第六章
一我儕係任同勞、勸爾毋徒受主恩、 二經載云、得意時、吾聽允爾、賞救日、吾祐助爾、今乃得意時、賞救日、 三吾儕務弗礙人、免貽謗吾職、 四乃以所行明顯為天主義僕、凡遇患難災害困窮、 五刑傷繫獄、發遣勞苦、不寐守齋、悉賴多忍、 六全係貞淨機變、寬恕温和、憑聖神及無偽之愛、 七眞實言、天主能、公義械、持於左右、 八或處榮遭辱、被謗受譽受誣、似欺而實誠、 九似人不知而衆實曉、似死而實生、似受刑而未亡、 十處憂而常欣、自處貧而富衆、自無所有而無不轄、 十一适凌爾福人、我口已為爾啟、我心已為爾寬、 十二爾居我心實弗為褊、我居爾心、則褊、 十三吾誨爾若子、宜闊啟乃心、如量相償、 十四毋與不信者、同挽爾弗恰軛、蓋義與不義、何侣之有、光與暗、何交之有、 十五合利爾斯托斯與韋利阿爾何契之有、信與不信、何類之有、 十六主堂與偶、何當之有、爾固永生主堂、謹依主曰、吾將居其內、遊其閒、並為彼主宰、彼為我民、 十七故又曰、出彼中速離之、且彼之污穢亦毋撫、吾則納爾、 十八且為爾父、爾亦為我子女、此乃握權主言之、

第七章
一是故可愛者、旣有如此許、宜自潔去靈形諸污穢、敬畏天主而躋聖、 二爾容接我等、我未欺人、未誘人敗行、未貪取人財、 三言此、非責爾、因曾言爾恆居我心、至共死生亦願、 四今與爾、我放言、緣爾而多自矜、雖處患難、而滿安慰、溢喜樂、 五蓋至瑪耶克多尼亞後、我身無寧居、屢遭顚沛、外恆交攻、中存恐懼、 六幸慰罹患天主、以提特來慰我、 七且非第以其來、乃更以其受爾曹慰者慰我、卽來告爾如何戀慕涕泣、熱中愛我狀、致我喜益加喜、 八是以前寄書令爾懷憂、當亦惜之、今不復惜、因明見此書、暫為爾憂、 九然所喜非喜爾憂、乃喜爾憂而知悔、蓋爾憂為主、乃由我而毫未受傷、 十夫為天主憂、能生定決之悔、致得救贖、為世憂致人死、 十一試觀此為天主憂、所顯戀慕何其大、受過何其謙、惡其染罪何其深、恐懼何其切、競勤何其勵、嚴克何其精、自責何其厚、究之、爾於此實表自潔、 十二故前書寄爾、非為彼欺人者、亦非被欺者、直欲明顯我戀慕爾於主前、 十三因我由爾慰己享慰、乃見提特喜其心神於爾衆獲怡、我愈喜、 十四吾曾以數事向伊獎譽爾、今無愧、蓋我曾論爾者、悉屬眞實、今讚爾於提特前、亦然、 十五且提特念爾悅服、懷敬懼戰兢接彼、伊心不勝愛戀、 十六今吾喜、因毋拘何者、爾均可託、

第八章
一示爾弟兄知天主賜瑪耶克多尼亞諸教會恩、 二卽居諸困難探試閒而愈喜、雖處甚貧益彰其厚濟、 三吾確證其樂助、竭力復愈量、 四伊等慇懇我納其捐、及供濟聖徒分、 五且行非惟如我所望、乃以己先獻主、後合主旨、兼獻於我、 六至吾等勸求提特、依所創範於爾中、並此善事理竣、 七爾於信言識欣勤、及愛慕我等諸事、旣富有、則亦宜富有此善、 八言此、非命爾、乃以他人欣勤、試爾仁愛誠、 九蓋爾曹皆知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恩、彼原富、因爾致貧、以其貧致爾富、 十今我屬爾行此、係為爾所宜、蓋爾不惟現行、並自邇年曾有樂行意、 十一今當竭力實行、為爾夙欣勤者、可量力成、 十二若人樂欣勤則見納、量人所有、非强其所無、 十三毋俾彼寬舒而爾窘苦、乃務求均、 十四今以爾有餘、補彼不足、厥後亦以彼有餘、補爾不足、是則彼此皆均、 十五如經云、歛多者所得無餘、歛少者所得無乏、 十六感謝天主、付提特如此欣勤心於爾、 十七彼雖經我勸求、然因欣勤、自欲就爾、 十八我復遣一弟偕提特往、乃係傳福音故、在諸教會中有令聞者、 十九且教會選之隨我行、為助此捐集事、係我以光榮主、並量爾欣勤心、 二十所行者、此惟恐人見我經手多金而譏剌、 二一因我儕務善、不第主前、卽人前亦然、 二二與彼更遣一弟、係以多事屢試其欣勤、今緣深信爾、彼欣勤愈切、 二三至提特、乃爾處吾同勞友、此弟、乃教會之遣使、合利爾斯托斯之光榮、 二四是故諸教會前、宜以爾愛慕、及我以爾自矜悉非虛表證於彼、

第九章
一然論濟聖徒功、我毋庸書予爾、 二因確知爾欣勤、故於瑪耶克多尼亞人前、以爾自矜曰、阿哈伊亞客歲已備、至以爾欣勤、激勵多人、 三及遣弟兄、恐我以爾自矜者、或歸虛、乃為如我言早備、 四又恐瑪耶克多尼亞人偕我至、見爾無備、則我重自矜者為妄、不謂爾等、我儕實抱愧、 五故吾以為宜請弟兄、先往爾處治理、使已宣捐項妥備、而輸將豐富、非出慳嗇、 六我尚有曰、慳稼慳穡、富稼富穡、 七然則各隨其願、毋由憂慮、毋由勉强、蓋甘施濟者、乃天主所喜、 八夫天主極能以諸恩福爾、使爾恆無不足、且富饒於諸善、 九誠如經載、彼拋散而濟貧、其義乃永存、 十彼加種予農、賜糧養身之主、將使爾所播種益加多、及爾為義效亦增益、 十一至令爾豐富、得以博施、係託我等、致興感謝天主、 十二蓋此施濟職、匪特補聖徒不足、尤令多人益謝天主、 十三因見此施濟實蹟、彼遂光榮天主、緣爾悅服合利爾斯托斯福音、並誠心通合彼、及他衆、 十四彼必為爾祈禱、原戀慕爾、更因見主寵恩厚錫爾、 十五夫賜以莫可言喩恩之天主、實宜受感謝、

第十章
一而我依然卽温離厲之葩韋勒、今因合利爾斯托斯温和寬仁勸爾、 二切求毋使我至爾時、以人視為粗戾之儼然、嚴束彼、卽以我為恃血氣理事者、 三夫我步趨、雖憑血氣、而非以血氣戰守、 四蓋我干戈、非屬血氣、乃藉天主力、能破諸堅壘、卽執此兵、敗毁機謀、 五與凡驕泰、係攻屬天主知識者、且攝人思慮、歸服合利爾斯托斯、 六及爾聽命、成就我備罰違命者、 七爾以外貌擬人乎、凡自為屬合利爾斯托斯、則宜憑己度量、而思彼屬合利爾斯托斯者、我亦屬合利爾斯托斯、 八設我以天主賞賜權、係非為敗人、乃以輔德、雖甚誇詡亦無愧、 九然為人不至意我徒以書駭爾、 十因有言我書嚴厲者、及接晤時身柔詞卑、 十一此人宜知、暌違書言如何、晤對所行必若是、 十二因我等不敢於自詡者與匹與較、伊等以自較自度於己、實係不智、 十三吾儕不過分自詡、惟遵主賦我分、賜我至爾處、 十四因我不逾分、猶未至爾處者、蓋傳合利爾斯托斯福音實及爾、 十五且自詡、非藉他人功、謂我分外、並切望爾信日篤、因之益獲光榮於我分內、 十六至能傳福音於較爾遠者、均不欲以他人分內已成者自詡、 十七願自詡者、宜倚主自詡、 十八夫應薦者非自薦舉、乃天主所薦、

第十一章
一爾稍恕我狂幸甚、且求恕之、 二因我效天主熱中愛爾、蓋我聘爾於一夫、特欲以爾為貞女、獻於合利爾斯托斯、 三第恐如昔有蛇、以詭詐欺惑耶瓦、今爾心由漸離合利爾斯托斯純樸而見傷、 四設有人就爾傳伊伊穌斯異我所傳、或令爾受之神、異昔所受、或導爾承福音、異昔所承、則爾必聽恕其人、 五我自謂不亞大宗徒、 六我言雖魯而識不然、然究為爾所知、 七我卑以自牧、而升舉爾有罪乎、緣傳主福音、不耗爾財、 八為爾役時、我今他會虧損、而取日用需、並宿止爾處、偶有缺亦不累人、 九有自瑪耶克多尼亞來之弟兄、補我不足、且凡所需、我會務免致累爾將亦然、 十合利爾斯托斯眞實、存於我如何、阿哈伊亞諸方我之光榮、無人奪亦如是、 十一為此何故、豈因不愛爾、天主知之、第昔行是、將亦行是、 十二特為覓自詡機者、不使其得、若伊果願自詡可法我、 十三蓋此冒宗徒、實為詭譎傭、第貌似合利爾斯托斯宗徒、 十四此誠無足奇、蓋薩他那亦冒肖光明天神、 十五是以彼役亦易貌似義役、然其終必依所行、 十六復言曰、爾毋以我為狂、否則我稍自詡時、仍聽我如聽狂人、 十七且茲所言、非主命、乃若狂而自矜、 十八因多人以血氣自詡、則吾亦可自詡、 十九爾固智者、見人狂、頗能淡然遇之、 二十若人强役爾、啖爾婪爾、以及傲爾批爾、爾亦淡然漠然、 二一吾抱愧而言、我實庸劣、莫能行此、儻伊此外別有敢自詡處、我亦狂而敢、 二二彼為伊屋曡亞人、我亦然、為伊斯拉爾伊利裔、我亦然、為阿烏拉爾阿木嗣、我亦然、 二三為合利爾斯托斯役使、我則狂然云、吾愈於彼、我負勞較多、受楚較過、繫獄較多、瀕死者較頻、 二四夫伊屋曡亞、凡五次鞭我、每次四十減一、 二五受杖者三、石擊者一、舟壞凡三、一晝夜溺深海、 二六屢為行旅、於河流而危、遭寇而危、遇宗親而危、遇異邦而危、邑中而危、野外而危、航海而危、偽弟兄中而危、 二七勤而勞苦、恆忘寢、每饑渴常守齋、每值嚴寒屢無衣、 二八此外日有多人詢問、且日關念諸教會事、 二九夫人心力荏弱、而我弗體之乎、人孰被誘而我弗熱中、 三十若我自矜、寧以荏弱而自矜、 三一天主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之父、恆滿被讚頌者、知吾不偽、 三二昔於達瑪斯克內、屬阿列爾發王之總領守城、欲執我、我乘筐由牖縋、而脫其手、

第十二章
一誠哉、自詡雖無益、然以主畀我異觀默示、畧述之、 二我知有一崇奉合利爾斯托斯人、於十四年前、見升舉至第三重天、其肉體偕升與否吾不知、天主知之、 三但知此人升舉、其肉體偕否我不知、天主知之、 四伊至天堂聞奧言、人實不能道者、 五於若人則可詡、於己荏弱外無可詡、 六儻願自詡、亦不為狂、緣欲言者皆眞、但恐人乘所見聞、擬我過當、 七特恐因此至大默示、而我自高、故身恆受剌、卽任薩他那役者懲繫、使不得自高、 八曾三求主驅逐離我、 九主曰、吾恩予爾足矣、因吾之能、於荏弱中益彰云、故我甘以荏弱自詡、望合利爾斯托斯寵能、寓吾內、 十是以為合利爾斯托斯、我遭荏弱凌辱、阨窮災害、窘逐中甚喜、因吾在荏弱時、有能力、 十一吾之詡、至於狂、緣爾不得己、爾且譽我、蓋我雖微末、而弗稍遜大宗徒、 十二我躬為宗徒實據、卽在忍耐奇蹟、異事異能、莫不已顯爾前、 十三除我不累爾、爾有何不及他會、希恕我此失、 十四今我三欲就爾、仍不欲累爾、蓋吾覓者非爾有、特覓爾、因非子積財為父、乃父積財為子、 十五我甘耗貲財、且願鞠躬盡瘁、為爾神受益、並不計我愛爾至極、而爾愛我不能及此、 十六設我躬不累爾、而係巧詭取爾、容有異說、 十七然吾所遣人中、曾藉誰取爾財、 十八曾勸提特往、復遣一弟偕之、提特取爾財乎、吾等理事、非一心乎、所行路、非步亦步乎、 十九抑爾意我欲自訴於爾否、可愛者、此悉依合利爾斯托斯天主前、特輔爾德而言、 二十因恐至爾時、爾不能副我望、我不能副爾望、卽恐遇有爾中爭鬬嫉妬、忿怒朋黨、妄證隱剌、驕傲悖理、 二一慮至爾時、吾主復任我憂慮、謂恐見爾中犯污穢、淫行、邪侈、而不改悔者、致吾哀慟、

第十三章
一今第三次欲至爾處、憑二三口證、言皆足徵、 二昔曾言今復言、如覿然、今與爾暌、書此達爾中已犯罪者、及他衆、迨復至、必不宥、 三爾欲得託我言者果合利爾斯托斯否之據、夫合利爾斯托斯於爾非弱、乃甚有能、 四雖合利爾斯托斯由弱被釘刑架、而賴天主鴻能實生、我儕追隨合利爾斯托斯亦弱、然賴天主鴻能、必與之遂生爾中、 五爾宜反躬自省、果居信否、務宜自審、豈不自知合利爾斯托斯伊伊穌斯誠在爾心、抑或爾不副所宜、 六至吾等、則堅望爾、必知我副所宜、 七懇求天主、使爾毫無行惡、非為顯我副所宜、乃為我雖不副所宜、爾衆仍皆行善、 八因我等逆眞實、殊無力、順眞實、則有力、 九我雖弱而爾有能、乃為深喜、所願惟爾德備、 十特因此於睽違書此遺爾、冀我晤爾時、庶免事嚴罰、純依主所賜權、非為敗人、乃以輔德、 十一總之、願弟兄恆安喜、德日增、交相慰、心相和、則掌仁愛安和主必偕爾、 十二屬以接吻聖禮相問安、本處諸聖徒、悉問爾安、 十三願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恩寵、天主聖父慈愛、聖神之通合、與爾衆均偕、阿民、

宗徒葩韋勒達戛拉提亞人書
第一章
一宗徒葩韋勒、係非由人、亦非託人、實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及使其復活之天主聖父共選者、 二並偕我共處諸弟兄、書達戛拉提亞各教會、 三願恩寵安和至爾、由天主聖父、及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 四卽遵天主吾父意旨、為我罪捨己、以拯我脫此惡世者、 五斯宜受讚榮於無窮世、阿民、 六我甚駭異、見爾夙蒙召、沾合利爾斯托斯殊恩者、今去之速、而從他福音、 七雖此非另一福音、但有人惑爾、欲緣更合利爾斯托斯福音、 八然或我儕或天神自天來、傳福音予爾、異我已傳者、悉宜阿那斐瑪、 九旣言之乃復申言、凡傳福音異爾已受者、悉宜阿那斐瑪、 十今我勉竭、豈為要人心、抑為要主心、且復求悅於人乎、果至今求悅於人、則必不能為合利爾斯托斯僕、 十一是以示爾弟兄、我夙傳之福音、非由人、 十二因我曾受及學、悉非由人、惟乘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顯示、 十三諒爾曾聞、我夙從伊屋曡亞教規、窘逐天主教會何甚而殘賊之、 十四從伊屋曡亞本教、較同族侣所為更甚、於列祖遺傳愈熱中、 十五然自吾母胎揀選、及恩召我之天主旣悅、 十六以其子示我內、而使我傳福音於異邦、我遂不謀於血軀、 十七亦弗往耶魯爾薩利木、見先我為宗徒者乃往阿拉爾微亞復至達瑪斯克、 十八嗣越三載、赴耶魯爾薩利木、往謁撇特爾、與之居旬有五日、 十九見主兄亞适烏外、其餘宗徒、皆未及見、 二十書此達爾、天主知我無偽、 二一厥後、我至西利爾亞伊克利伊克亞屬境、 二二而伊屋曡亞合利爾斯托斯諸教會未識我、 二三第聞素窘逐之者、今以其所殘賊道傳於衆、 二四因之而為我讚榮天主、

第二章
一嗣十四年後、與瓦爾那瓦及提特、復往耶魯爾薩利木、 二且往彼、係由默示、至、卽以傳於異邦之福音、就正著名士、俾其詳酌、庶免我先後所為徒勞、 三至偕我之提特雖係外族、伊衆亦未勒之受割、 四並弗顧有數偽弟兄偕來、私窺我賴合利爾斯托斯伊伊穌斯所得自由而僕我、 五然我等未嘗一時容彼、並未服之、使福音眞實、恆存爾中、 六至彼中著名士、毋問伊何稱、無與我、天主弗以貌取人、然彼著名者、亦無增益、 七且反此、見主委我傳福音於未受割者亦猶委撇特爾傳福音於已受割者、 八因助撇特爾盡宗徒職、訓受割者之主、與助我為宗徒、訓異邦人者、同一主、 九彼衆徒中、亞适烏、伊克發、伊望赤為教會柱、知主賜我寵佑、故以持手付我、及瓦爾那瓦、為相合據使我儕往異邦、而伊往受割者、 十但屬我繫念貧者、我已盡心為是、 十一迨撇特爾至安提沃伊合亞、我面詰之、緣伊有可責處、 十二因亞适烏遣者未至前、撇特爾與異邦人同食、迨至、撇特爾又愧於受割者、隱避之、 十三其餘本族、亦相率為偽、至誘瓦爾那瓦效行、 十四我見其行有差、不符福音眞實、乃衆前語撇特爾曰、爾係本族、並不從本族俗、乃從異邦、則又何使異邦人、從本族俗、 十五我儕生係本族、非異邦中罪人、 十六乃蒙恩知世人非恃法律行、惟恃信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而成義、我遂信合利爾斯托斯伊伊穌斯、特為由信合利爾斯托斯並非恃法律行得成義、因恃法律行成義之肉軀、未之有、 十七我儕賴合利爾斯托斯求成義、若仍居罪、得毋合利爾斯托斯為罪役、非也、 十八蓋我以素圮毁者、今復建築之、則明示昔所毁舛誤、 十九我為法由法死、以得生於天主、我共合利爾斯托斯被釘、 二十今仍生者、非我、乃居我內合利爾斯托斯、至我軀生、乃全賴信愛我、及為我獻己之天主子、 二一我弗棄天主恩寵、若恃法律實能成義、則合利爾斯托斯受死為徒然、

第三章
一無知哉、戛拉提亞人、孰哄誘爾使不從眞實、蓋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蹟已表明、至其受刑架、如於爾目前、 二我欲知惟此、乃爾受聖神、恃法律行、抑由從教之信、 三爾何竟如此無知、始則以神、而終以軀、 四且經歷旣多、豈皆徒然、或止徒然為幸、 五夫賜爾聖神、及行異事於爾、其由恃法律行而行、抑由從教之信而行、 六如阿烏拉爾阿木信天主、此信曾代義、 七則宜知信主者、皆阿烏拉爾阿木裔、 八且經典預明天主將依信成異邦人義、故示阿烏拉爾阿木云、兆民將藉爾受福、 九可見信主者、皆得與信主之阿烏拉爾阿木並受福、 十至恃法律行者、必皆服詛、因經載、凡不恆遵法律所載行、皆服詛、 十一至人恃法律、不得成義天主前、斯理甚明、緣義人以信得生、 十二法律者不由信、惟遵此行者得生、 十三合利爾斯托斯贖我儕脫法律詛、代我服詛、如經載、懸木者被詛云、 十四為使阿烏拉爾阿木之福、乘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施及異邦、為我等緣信克受天主所許聖神、 十五弟兄等以恆情言、卽人之遺訓旣定、亦無得廢增、 十六然於阿烏拉爾阿木有許、及其裔、未言衆裔、似指多人言乃曰爾裔、實指一人、卽合利爾斯托斯、 十七我所云、天主昔日遺許合利爾斯托斯詔、四百三十年後所立法律、未能廢遺許致歸烏有、 十八設嗣業由恃法律、則必非由許、而天主以許賜阿烏拉爾阿木、 十九然則設法律何、曰、法律特緣罪端設、僅俟遺許裔至、且法律藉中保手、兼恃天神傳衆、 二十夫中保必居閒、而天主惟一、 二一法律與天主遺許相反乎、非也、因所賜法律、若能使人生、則人成義實恃法律可得、 二二而經明證萬人皆負罪、特示所許福、惟視信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乃賜、 二三夫信未至先、我衆皆為法律繩、至信顯、 二四可見法律如阿保、弗我至合利爾斯托斯、使以信成義、 二五信旣著、則不復屬阿保、 二六因爾曹賴信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皆為天主子、 二七爾係因合利爾斯托斯名領洗者、皆飾服合利爾斯托斯、 二八至本族外族、及主僕男女等別已無、因爾賴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均成為一、 二九若爾屬合利爾斯托斯、則為阿烏拉爾阿木裔、且依許旨、必為嗣業子、

第四章
一再、嗣業子雖為全業主、然髫齡時與僕無異、 二直至父遺命期、每受制於師保冡宰、 三我儕亦然、髫齡日、亦為世元行束、 四至定期滿、天主遣己獨一子由女生、服法律、 五特贖服法律者、使我衆得有繼子分、 六爾旣得為子、則天主遣厥子神、居爾心、籲曰、阿烏瓦、吾父、 七如是、爾為子非僕、旣為子、則賴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為主嗣業者、 八昔爾不識主、敬事者皆非眞主、 九今旣識天主、寕謂蒙主識、奈何復向懦窘元行、甘為之僕、 十守日月節年、 十一深恐我於爾徒勞、 十二弟兄等、切懇爾法我、因我弗異爾、爾未稍欺我、 十三且爾知我初次雖以弱身傳福音予爾、 十四爾乃不藐視不厭棄我、係躬被試誘者、反接我如天神、如接合利爾斯托斯伊伊穌斯然、 十五當爾受福禧何其大、蓋我證爾、其時若肯、爾必抉己目予我、 十六今以眞實告爾、豈反為爾仇、 十七彼為爾熱中、實非美意、蓋欲離閒爾、使為彼熱中、 十八夫為善熱中、恆久乃美並非僅晤我時、 十九可愛子、我為爾似復坐蓐劬勞、冀合利爾斯托斯見印爾心、 二十今吾深願偕爾、並易吾音、因視爾吾至猶豫、 二一願法律者請告、爾果曾聽法律否、 二二法律載云、阿烏拉爾阿木有二子、一出婢、一出嫡、 二三婢生者循軀、嫡生者依許、 二四斯典足為二遺詔預象、一則由西奈山產人為奴、卽阿戛爾、 二五蓋阿戛爾、指阿拉爾微亞之西奈山、猶今之耶魯爾薩利木、因與其子皆為奴、 二六然在上之耶魯爾薩利木為自主、斯卽我等母、 二七如經云、胎荒不孕婦最宜樂、未坐蓐劬勞女歡聲呼、蓋被棄婦得子、較有夫之婦多、 二八弟兄等、我儕為允許子、亦猶伊薩阿克然、 二九又昔循軀受生子、曾窘逐依神道生者、今亦如是、 三十經載云何、宜逐婢及其子、因婢子不得與嫡子共嗣業、 三一弟兄等、可見我儕非婢生、乃嫡出、

第五章
一是以爾宜立於自主、係合利爾斯托斯賜我者、毋復投頸奴軛、 二今我、乃葩韋勒、明語爾、若爾受割、則合利爾斯托斯於爾殊無益、 三且復言受割者、宜守全法律、 四爾等恃法律切望成義者、已離合利爾斯托斯墜絕恩寵、 五至我儕、則憑神俟、切望成義乃緣信、 六蓋宗合利爾斯托斯伊伊穌斯、受割與否、皆無關、惟信以愛相輔實有益、 七夫爾素履正、誰阻爾不循眞實、 八此更易之教、非由召爾者所致、 九微酵能發全團、 十我賴主確信爾、意此必無異念、至惑爾者、不問何人必受審、 十一弟兄等、至於我、設迄今宣示割禮、胡猶窘逐我、若然、其刑架試誘情亦無、 十二誠願誘惑者、僉見離於爾、幸甚、 十三爾弟兄蒙召得以自主、第毋以自主而縱慾、乃以誠愛相事、 十四因法律總綱可蔽、卽愛人如己、 十五設爾相噬相吞、愼之、恐相殘相滅無孑遺、 十六吾所言者、謂爾宜從神、毋循軀慾、 十七因軀所好神必惡、神所好軀必惡、二者恆相敵、至爾行非所悅、 十八若神導爾、則不為法律束、 十九夫循軀行、如姦淫苟合、汚穢邪侈、 二十拜偶巫術、結仇爭鬬、媢嫉憤怒、朋黨釁隙、誘感異端、 二一恨怨兇殺、沉湎蕩檢、並斯類、昔我曾言、今復申命爾、行是者不得嗣天國、 二二至神之實、乃愛慕喜悅、安和忍耐、仁慈良善信德、 二三温柔節制等、法律設、非為此、 二四非屬合利爾斯托斯、各以軀與情及慾、悉釘於架、 二五我儕旣秉神生、必宜遵神行、 二六毋尚虛榮、毋相激怒、毋相嫉妒、

第六章
一弟兄等、設人陷罪、爾居神品者、宜溫柔規正之、自亦宜內省、恐己亦見惑、 二宜相扶助荷負、以盡合利爾斯托斯道、 三無而為有者、是自欺、 四宜各勘己行、因之有可矜者、在己弗在他人、 五緣人各負己任、 六受教者、宜以所有、分奉授者、 七毋自欺、天主不可罔、蓋種何者必依之穫、 八循軀種者、所獲必軀之朽敗、遵神種者、所穫必神之永生、 九行善毋憂戚若力不中輟、則屆期必穫、 十是以乘時宜行善於衆、尤於同信者、 十一試視我長幅親書若許達爾、 十二彼竊外貌渾俗者、强爾受割、特欲免為合利爾斯托斯刑架見窘逐、 十三蓋彼受割者、自亦不守法律、使爾受割、第為於爾身有所夸、 十四至我、則祈主護佑、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刑架外、不致別有自夸、緣此架、世為我實受釘、我為世亦然、 十五蓋宗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受割與否皆無關、有關惟復新物、 十六凡遵此道度生、與係天主之伊斯拉爾伊利民、必受安和矜恤、 十七總之、無論伊誰、皆毋擾我、因我身帶吾主伊伊穌斯瘡痍、 十八弟兄等、願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恩寵、與爾神偕、阿民、

宗徒葩韋勒達耶斐斯人書
第一章
一奉天主旨、為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宗徒葩韋勒書達耶斐斯聖徒、係誠信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者、 二願吾父天主、及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恩寵安和降至爾、 三天主乃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父、實宜滿被讚揚、其於合利爾斯托斯降我儕各神祉、係在天者、 四蓋自創世先、於伊伊穌斯擇我儕、特冀主前作聖、及純愛無玷、 五並依厥美意、乘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預定我儕為子、 六以彰厥榮恩、藉愛子、令我儕受諸寵錫、 七至緣合利爾斯托斯、我等於其血得罪贖、純賴己洪慈、 八乃在各智慧及才藝、益賞我儕者、 九示我等奧秘旨、契合其內預存之美意、 十為治理期滿之定制、致上天下地物體集、統歸一首、乃合利爾斯托斯、 十一惟乘伊、我儕得嗣業、卽循理萬事主預定聖意、 十二特為我儕冀合利爾斯托斯者、得彰其光榮用、 十三爾曹乘伊、旣聞眞實道、卽救爾之福音、並誠信合利爾斯托斯、亦見印以所許聖神、 十四卽我儕得嗣業之聘質、乃天主為贖己分、並益彰厥榮所予、 十五是以我聞爾有信合利爾斯托斯伊伊穌斯、並愛諸聖徒之忱、 十六為爾感謝天主不已、祈禱時憶爾、 十七切求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之天主、卽顯榮父、賜爾智慧及默示神、使爾識之、 十八並使爾心之目克明、得知爾蒙召之聁望為何、及聖徒將得之榮業何其富、 十九並天主榮力、每顯行於我、係倚其全能而信者、其榮力何其大、 二十乃顯所行於合利爾斯托斯、卽使其復活、坐於天在己右、 二一超越首領、權柄、能力、主制、及今時來世所稱諸名、 二二且以萬物服伊足下、使其立萬物上、為教會首、 二三乃為其體、謂以所有充滿所有者之具足、

第二章
一並爾等為罪惡係死者、 二此罪惡中、爾昔徇世俗、服在空乘權王、係挾制於拂逆子之魔而度生、 三衆拂逆中、我儕素皆縱軀慾、成肉體及私意所欲、論性為可怒子、如伊衆然、 四天主乃鴻慈、以其無窮仁、愛我者、 五俾我為罪惡至死者、偕合利爾斯托斯復生、因爾曹得救、惟賴恩寵、 六及與之復活、並於合利爾斯托斯伊伊穌斯、已使同坐於天、 七特藉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賜我之憐憫、彰其鴻慈於後世、 八蓋爾曹賴恩寵、由信得救、而此非由爾、係天主賞、 九並非由己功、為衆中無一敢自夸者、 十緣我衆皆係其所造、乘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造就、為我遵主預定之善而行、 十一是以爾宜恆憶、論軀夙為異族、彼受肉軀人手所行割者、稱爾未受割、 十二維時爾遠合利爾斯托斯、伊斯拉爾伊利政弗與、諸遺許詔無分、悉無所望、處世亦不識有天主、 十三今則恃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爾曩遠離之者、因其血已得近、 十四夫乃我之通合、使分處者為一、又以其身體、毁所隔垣、謂仇怨、 十五廢棄法律諸規諸誡、特為在己合二為一新人、而成安和、 十六並以刑架殺戮仇怨於己一身、使二者通合於主、 十七旣降至、則傳予爾遠者近者、和藹福音、 十八因賴伊同遵聖神、爾我皆可躋聖父前、 十九是以爾今不復為外屬、為異旅、乃與諸聖同域、為天主家屬、 二十因皆已得立於宗徒先知基、以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為屋隅石、 二一其上大厦、次第結構、增高繼長、成為獻主之聖堂、 二二爾曹亦恃此石、憑聖神共建、為主所居處、

第三章
一因之、我葩韋勒緣爾異邦人、而為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囚、 二諒爾曹曾聞天主定制恩、為爾賜我者、 三因主奧指、默示我、斯曾畧書、 四爾讀之可知我悟合利爾斯托斯奧秘如何、 五此前古未嘗示人、今蒙聖神顯示其聖徒、及諸先知、 六卽異邦人、皆能為嗣業子、係合一體、共享天主於合利爾斯托斯伊伊穌斯所許、悉由福音、 七為此福音、藉主恩寵、憑賜能力、我為執事、 八諸聖徒中、我屬微末、而蒙賞此恩、卽於異邦傳合利爾斯托斯人莫測之富有、 九並將奧秘、係乘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造萬物主、於永世先所懷之定制為何、彰顯衆前、 十特為在天首領能力等、胥藉教會、能知天主各智慧、 十一悉遵前古預定義旨、今於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而成、 十二乘伊由篤信、我儕亦得有毅然心、且易謁進、 十三是以懇爾、視我代爾所受苦難、實為爾榮、心毋憂葸、 十四特此、吾常曲跪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之父前、 十五乃上天下地所有為父者、咸由之得召、 十六求伊賴其榮福廣大、賜爾藉厥神、堅結於內體人、 十七卽合利爾斯托斯緣爾信居爾心、 十八為爾曹卽根深址固於愛慕則與諸聖徒、共能洞徹其修廣高深係何、 十九並能識人莫測之合利爾斯托斯愛、致主具足充滿爾躬、 二十夫恃盛力主、係能於我衆較人所思所求施行益多者、 二一願教會中、託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恆以讚美歸之於永世無窮、阿民、

第四章
一是以我係為主被囚者勸乞爾、行事當符蒙召恩、 二悉由謙讓、溫柔忍耐、秉愛相恕、 三以相和維繫、務求護神之純一、 四夫一體一神、亦如爾蒙召所望福惟一、 五主一信一、洗禮亦一、 六天主萬民父、宰萬億、通兆姓、恆居吾中者、亦惟一、 七第我衆恩寵俱沾、各依合利爾斯托斯所予量、 八是故經謂爾上升、則奪其被擄者、並頒賞賜人云、 九旣謂之升、非指彼先降於地最深域乎、 十彼降者、與升高於諸天、為充滿上下者乃一、 十一卽伊選立、或為宗徒、或為先知、或傳福音、或為牧為師、 十二為使聖徒備盡厥職、培養合利爾斯托斯體、 十三直至我衆皆能造信之誠、及識天主子之明、同至成人、品量同合利爾斯托斯充備、 十四為我等不復同幼稚、易被各教風搖惑、妄人詭計誘試、巧術所欺、 十五乃秉愛務眞實、無不漸長於本首、卽合利爾斯托斯、 十六賴伊全體、係聯屬鞏固者、憑各輔助相關、百節相承、量力運動、得生長而滋以愛、 十七故誨爾、且因主名勸乞爾、毋復效異邦、率其妄心、 十八蒙昧無知、心頑被棄、離屬主生者而行、 十九旣漸罔覺、則恣己邪侈、至貪利故、行諸穢惡、 二十然爾從合利爾斯托斯學異是、 二一因爾聞之、及由之學明、乃依伊伊穌斯眞實、 二二在能革其舊人、與其夙習、漸朽于誘慾者、 二三俾心神更新、 二四而衣著新人、係肖主儀、秉賦公義眞實之聖所造、 二五是以棄偽後、與相近者各言存誠、因吾衆亙為百體、 二六怒弗宜至罹罪、毋藏怒至日暮時、 二七毋容魔得處、 二八夙行竊者今毋復行、更宜服勞盡心理有益工、以兼能周貧乏、 二九凡穢言毋出口、出言必滋人信、俾聽者受寵、 三十毋欺侮天主之聖神、係曾印爾於被贖日者、 三一凡焦急、酷虐忿怒、暴躁訕謗、及諸怨恨等、悉宜拋擲、 三二務宜以良善、慈愛而相待、且相恕、亦如天主緣合利爾斯托斯恕爾然、

第五章
一是以宜效法天主、肖愛子所宜、 二且以愛相待、亦如合利爾斯托斯愛我等、並代我舍身、獻己為禮物、為祭祀、為馨香於主前、 三至淫行汚穢、貪婪等、爾中言亦不可、肖聖所宜、 四亦如淫辭浮言、戲謔等語、類非所宜、寕言感謝、 五爾宜知凡淫行、或他汚穢、並貪婪、卽與拜偶同者、皆不得入合利爾斯托斯及天主國、 六容以無稽言誑爾、緣此天主怒必臨悖逆子、 七是以毋與之同羣、 八爾素暗昧、今藉主為光明、宜效光明子而行、 九夫神靈光明所結實、乃在慈愛公義眞實、 十務察明主悅者係何、 十一且毋與於闇昧無實之行、更當質之、 十二因彼隱行、言之可辱、 十三緣凡物顯露者、皆以光燭顯、蓋顯事物皆係光、 十四故經云、寐者宜寤、由死中速起、則合利爾斯托斯必光照爾、 十五愼爾所行必中矩、毋效無智、思齊有智、 十六宜善乘機、因時日惝怳、 十七故不可愚昧行、務洞明主旨、 十八毋醉酒、因由之致蕩肆、惟務滿聖神、 十九或以聖詠、以聖歌、以神賦、悉出於心、讚美天主、 二十託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名、凡事皆感謝天主聖父、 二一彼此循命、各存敬畏天主心、 二二婦從夫如主、 二三因夫為婦首、猶合利爾斯托斯為教會首且救全體者、 二四夫教會聽合利爾斯托斯命、婦凡事亦宜聽夫命、 二五夫宜愛本婦、亦猶合利爾斯托斯愛教會、致代為捨身、 二六冀聖之以池水及聖言、洗滌潔凈之、 二七為教會於主前顯榮、毫無瑕疵釁玷類、乃全聖悉純、 二八夫宜愛其妻如己身、因愛其妻者卽自愛、 二九人未有惡己身者、咸保之養之、亦如主保養教會、 三十緣我儕係主躬百體骨肉、 三一故人離父母、膠漆其妻、二人成為一體、 三二此機密大矣哉、吾言指合利爾斯托斯與教會相關、 三三如是爾曹宜各愛妻如己、妻亦宜敬畏其夫、

第六章
一為子者、必順父母命、乃遵主旨、此且合理所宜、 二夫孝敬爾父母、衆誡內係第一有所許、曰、 三吉詳必及於爾身、而延壽於世、 四為父者、亦毋激爾子女怨怒、必以主之教、訓誨養育之、 五為僕者、宜聽主人命、敬畏竭誠、如奉事合利爾斯托斯然、 六毋效彼取悅人者、第目前服役、必盡為合利爾斯托斯本分僕、專心遵奉主旨、 七中心悅服、事人如事主、 八深知人不論為主為僕、各依其行善分量、必受酬於主、 九為主人者、待僕亦宜馭以寛、宜知在天爾與彼、共有不偏視人之主、 十總之弟兄等、賴主能力宜剛健、 十一宜衣佩天主堅甲利兵、為克敵魔之詭譎、 十二因我與戰者、並非血氣骨肉人、乃與司掌權力及暗此世君、卽居空惡魔是、 十三故取天主堅甲利兵、致可禦於惡日、務勝諸毒法仍立、 十四故宜預待、以誠為束、以義為甲、 十五以安和福音之剛健為履、 十六更堅持信為盾、可滅惡敵火箭、 十七且取救贖兜鍪、並持神劍卽天主聖言、 十八賴聖神恆行一切祈禱、及懇求、並務儆醒無倦行此、且為聖徒籲祝、 十九並為我俾賞我言、得啟口明晰、侃侃宣示福音奧秘、 二十我因之於縲絏盡使之分、卽致我得果敢合宜而言、 二一今為爾曹亦知我所歷所施况、皆告爾者係提伊合克乃崇主忠吏、並為我可愛弟、 二二我遣伊特為爾知此處情形、而授安爾心、 二三祈天主聖父、及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賜諸弟兄、安和愛慕兼信、 二四願恩寵偕諸純愛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者、阿民、

宗徒葩韋勒達肥利批人書
第一章
一葩韋勒及提摩斐乃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僕、書達居肥利批遵合利爾斯托斯伊伊穌斯之聖徒、兼諸主教執事等、 二願吾聖父天主、及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賜爾恩寵安和、 三每緬懷爾、感謝吾主、 四每祈禱閒、歡然為爾衆祈、 五緣爾自初迄今、共贊襄福音、 六深信於爾興此善工主、漸成至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臨日不已、 七我如是意度爾固宜、因我於縲絏、及明辨堅定福音時、心恆念爾衆、係與共享恩寵者、 八主鑒我心、我以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愛愛爾衆、 九且祈禱、願爾純愛知覺日滋多、 十為爾能辨識其尤、於合利爾斯托斯臨日、顯爾心純善無疵、 十一並賴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充義實、以彰主榮譽、 十二願弟兄皆知我所遇境、益助福音廣布、 十三至我緣合利爾斯托斯縲絏、徧聞於公廨及他署、 十四教會衆多弟兄、因我縲絏而膽壯、毅然述主言無懼、 十五衆中雖有宣合利爾斯托斯、而懷嫉妬及逞口辯人、其善意宣之者亦有、 十六彼乃圖逞口辯者、汚穢而宣合利爾斯托斯、欲益我縲絏苦、 十七此乃緣愛我、且知我膺證福音職、 十八然則何關、凡宣合利爾斯托斯、不論其本意或誠或偽、我咸悅之、且至終悅不已、 十九因深知此、倚爾為我祈禱、並賴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之神、必致我得救、 二十深知切望、吾凡事必至無愧、乃秉毅然及今亦如常、合利爾斯托斯、因我躬或生或死、必廣被讚榮、 二一因我生乃為合利爾斯托斯、死則獲益、 二二若吾軀生、致吾職有益、其宜何擇吾不知、 二三我今兩難閒、欲逝世而歸合利爾斯托斯、此為愈美、 二四而我在世、於爾甚切要、 二五但深知我必仍存偕爾、為爾見增且悅於信、 二六特為爾於我再至爾時、以我賴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而自詡、 二七第爾行事必宜符合利爾斯托斯福音、為我晤對則見、暌違則聞、爾同心堅志、合意協力、護福音道、 二八並敵之諸計、毫不畏懼、此乃為仇必亡、爾得救之效、皆賴主賞、 二九因爾曹已得、不第信合利爾斯托斯、且為之受苦、 三十與爾素目擊及今復聞、我受之苦不異、

第二章
一是以若爾等有合利爾斯托斯之安慰、相愛之撫綏、神之交結、及矜憫居爾心、 二則增益我悅、乃宜同一意、同一愛、同一心、同一念、 三凡事毋尚分爭、毋自矜伐而行、乃宜自謙、以人為愈己、 四不第各務己益、亦兼務利人、 五因爾心宜存合利爾斯托斯伊伊穌斯意為意、 六彼原係天主像、卽匹主不為僭、 七然猶虛己藉僕像自處而為人、形體與人無異、 八屈己順命至死、且死於刑架、 九緣此、天主躋之無上、並錫顯名、超諸名、 十使於伊伊穌斯名前、凡上天下地幽冥膝皆曲、 十一並凡舌皆承主伊伊穌斯實為合利爾斯托斯、以讚榮天主聖父、 十二是以可愛者、念爾恆聽順我、不第晤對、卽暌違時益然、故勸爾寅畏戰兢、力行以得救贖、 十三蓋致爾向善及果行者乃天主、皆順其美意施、 十四凡事毋懊怨毋疑惑而行、 十五俾爾心純無咎、為天主子、無疵可議、居此怠妄敗壞衆中、而如星光燦爛於世、 十六奉屬生道、致我於合利爾斯托斯臨日、定顯嘉獎、我勉進非虛、服勞非徒然、 十七奉事供獻助爾信之祭、我躬雖為灌以配、而深悅此、並與爾同悅、 十八爾亦宜悅此、並與我偕悅、 十九賴主伊伊穌斯、切望不久速遣提摩斐涖爾、欲悉爾况、得慰我心、 二十因提摩斐籌慮爾事甚誠、外此我無其匹、 二一因他衆惟己是謀、非合利爾斯托斯伊伊穌斯所召、 二二至斯人忠心爾素知、蓋傳福音時、其從事我、猶子於父、 二三故視我事如何定讞、冀立遣之、 二四且望主恩不久親至爾、 二五然以合事宜、先遣弟耶葩福羅爾底特乃與我同勞共職、亦為爾使、且供我乏者、 二六其戀慕爾衆、且知爾聞其有疾、伊轉深為憂、 二七彼疾瀕死、惟天主矜憐之、不惟憐伊、且矜憐我、免使苦益加苦、 二八故茲遣之愈切、使爾見之欣喜、我憂亦稍釋、 二九是以爾曹因主名、宜欣喜晉接之、且申敬若此人、 三十因伊宣勞合利爾斯托斯事、瀕死不顧己命、補爾事我之不逮、

第三章
一且弟兄宜於主為悅、前言頻書、我不憚煩、而於爾有益、 二愼防犬、防愿行者、防割禮、 三因我儕若以靈神事主、以合利爾斯托斯伊伊穌斯為自詡、並非恃軀、乃實為受割者、 四雖我以軀亦能自恃、若他人能以軀自恃、我愈可自恃、 五我生八日卽受割、固為伊斯拉爾伊利裔、韋尼阿明支、世為本族、以教言、則為發利爾些乙門人、 六論及熱中、為窘逐聖教會者、論及法律義、則無疵可摘、 七然初意為我益、今緣合利爾斯托斯皆等輕塵、 八且緣識吾主合利爾斯托斯伊伊穌斯識之美盛、則我一切視為無益、諸事等於糞壤、專心務求獲合利爾斯托斯、 九並居合利爾斯托斯、非恃守法律在己義、乃恃信合利爾斯托斯義、卽主賞之信義、 十務求深知合利爾斯托斯及其復活之鴻能、與何以分沾其苦、以效其死、 十一務期得至復活、 十二言此、非我已至或已成、惟前進冀或得至、卽如合利爾斯托斯伊伊穌斯得至我然、 十三弟兄等、我不以為得至、惟不顧其後、乃徑前追隨、 十四直趨標凖、期得天主於合利爾斯托斯伊伊穌斯上召賞、 十五我儕已成德者、皆宜如此想、若爾曹意此有歧、則天主亦必訓示之、 十六然我儕宜念依功修所造地、及合地法而度生、 十七弟兄等、宜效我、宜視諸循行模楷、乃爾於我儕曾見者、 十八因有多人不遵此法行者、昔我言之、今又涕泣而謂、彼與敵合利爾斯托斯刑架者無異、 十九彼終必沉淪、伊主係口腹、所榮乃醜辱、所思悉涉世情、 二十而我居處實在天、卽望救世者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降臨所、 二一彼有鴻能、服萬物歸己、必以此能、化我卑陋身、像厥榮顯體、

第四章
一是以我極可愛可慕弟兄、卽我之欣喜、亦我之花冠、宜如此堅立於主、 二勸勉耶倭底亞、勸求型提伊合亞同意於主、 三並求爾輔我侣、贊襄二婦、因行傳福音功、彼曾協助我、及克利們特、與我諸同勞、其名書常生冊者、 四爾宜恆喜悅於主、且復曰、宜喜悅、 五爾溫良務顯衆前、 六主臨伊邇、毋慮俗需宜恆存感謝誠、於禱籲閒、以心所願、自陳主前、 七則主之安和、人意不能測者、將爾志爾念、保護寓於合利爾斯托斯伊伊穌斯、 八總之弟兄、凡若眞實端莊、公義廉潔、可愛可稱、有德有譽等類、爾皆宜念茲、 九凡學於我受於我、及見聞於我等事、皆務行之、則安和主常偕爾、 十見爾賙我意復萌、我賴主不勝欣悅、爾素卽欲賙我、乃無機可乘、 十一言此者、非有不足需因我習慣、隨所有莫不自得、 十二我善處貧賤、亦善處富厚、隨境諳練久、可飽可饑、可豐可歉、 十三藉合利爾斯托斯堅我、無不能、 十四然爾供我患難時誠善、 十五肥利批人、爾知我始傳福音於離瑪耶克多尼亞後、於授受需惟有爾、他處會無與、 十六卽於斐薩羅尼喀時爾曾一二次賙我急、 十七並非我强索爾贈、乃希結實致爾益、 十八我畱納諸有餘、爾託耶葩福羅爾底特惠我者、我受之如馨香可納之胙、天主所享者、於願甚足、 十九吾之主、因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憑己光榮富有、暢爾所需、 二十夫讚榮宜歸我父天主於無窮世、阿民、 二一問諸從合利爾斯托斯伊伊穌斯聖徒胥安、偕我諸弟兄、均問爾安、 二二諸聖徒亦問爾安、耶克薩爾御衆、尤為致意、 二三願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恩寵、與爾衆偕、阿民、

宗徒葩韋勒達适羅斯人書
第一章
一遵天主旨、為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宗徒、葩韋勒、與弟提摩斐、 二書達居适羅斯弟兄、卽奉合利爾斯托斯伊伊穌斯、聖且忠信諸徒、願吾父天主、及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恩寵安和降至爾、 三我儕為爾祈禱、每感謝天主、卽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父、 四因聞爾倚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存忠信及愛諸聖徒忱、 五均純望在天為爾積者、誠如爾夙聆於福音眞道、 六卽傳於爾、亦如傳於天下、且每漸長而結果、亦如爾內自爾聞及識認天主恩、於眞實日始、 七乃遵我可愛同僚耶葩福拉爾斯、實合利爾斯托斯為爾忠藎執事所效、 八卽彼告我爾中有循神誠愛、 九故我儕自聞始、卽為爾祈禱不輟、祈主滿爾識聖旨、於諸睿智神慧、 十俾符主度生、務求感悅其意、每修善行而結果則日躋、以深知天主、 十一恃彼榮光權、自堅諸力、純依忍耐寬恕、參以欣喜、 十二且感謝天主聖父、召我衆克與諸聖徒、共承其業於光明域、 十三拯我衆於幽暗制、置諸厥愛子國、 十四蓋於伊卽由其血、我儕得贖及赦罪恩、 十五彼乃無形天主像、生於萬物先、 十六蓋萬物中無論於天於地、有形無形、或寶座、主制、首領、權柄等、莫不以之受造、且全以之向之、 十七彼先萬物、萬物倚之恆存、 十八實為教會體之首、其為原始、由諸死中肇生、為萬類倡、 十九蓋聖父喜諸德之滿、居乎子、 二十特託伊與己、通和於天地所屬、賴彼賜安和、謂憑伊刑架血、 二一爾等昔被棄、且由徇惡為仇者、 二二今賴合利爾斯托斯、以厥身卽憑其死、亦獲與之通和、冀爾於主前、成聖無疵、無辜而立、 二三惟爾堅立不移、恆存於信、不絕望福音為要、乃爾素聞、現布天下、卽我葩韋勒為執事所傳者、 二四今代爾處苦厄、而自喜不禁、且補合利爾斯托斯之苦、代伊體、謂教會、於我身尚未足者、 二五為此教會、我為執事、奉主安置、為爾付我、以應天主聖言、 二六乃往世往代所隱之機密、今顯明予己聖徒、 二七係天主以此機密榮光、於異邦人閒、何其富有、所喜示者、謂機密、卽爾衆中、合利爾斯托斯乃得榮光之倚望、 二八我所傳卽伊、務期勸誨諸人教習諸智慧、特俾諸人於合利爾斯托斯伊伊穌斯而得純全、 二九藉主所顯於我大力、我服勞勉竭、特為此、

第二章
一欲爾知我為爾並居勞底伊克亞及伊耶拉爾坡利與諸未嘗覿我者、竭慮何其多、 二願慰其心、以仁愛相浹洽、冀得純全頴悟之富有、洞知天主聖父、與合利爾斯托斯機密、 三因伊內睿智識認各珍奇、悉蓄藏之、 四言此、恐人以巧言惑爾、 五蓋我身雖遠、而神偕爾、深鑒且喜、爾秩然有序、並堅信合利爾斯托斯、 六是以爾昔承主合利爾斯托斯伊伊穌斯何如、今宗之行亦宜何如、 七務於合利爾斯托斯根深植、並堅固於信、如爾曾學然、且以之增長而感謝、 八弟兄等、愼毋為人誘、以曲學空言、循人遺傳、循元行小學、非遵合利爾斯托斯者、 九因天主之全備、悉形居合利爾斯托斯、 十於其內、爾衆亦有全備、伊為一切主制權柄首、 十一於其內、爾受割、藉脫罪體、係非手刀所為、乃合利爾斯托斯割禮、 十二於聖洗禮、爾等與之同穴、並與之同見甦、乃憑篤信天主盛力、係使其自死中復活者、 十三爾赤為羈惡、及缺受割屬死者、今天主宥爾諸罪、亦俾與合利爾斯托斯復生、 十四並律例所載供我之文、悉滅去之、蓋律法所載、實有供我者、彼則因取之、而釘於刑架、 十五銷主制權柄力顯辱之、以自身勝彼、 十六是以凡飲食瞻禮新月與穌博他等規、無人能斷擬爾等、 十七斯乃將來之影、體卽合利爾斯托斯、 十八毋論伊何、均不宜以任意謙卑、崇事天神而誘爾、乃談所未經者、恃肉軀才力、妄自矜夸、 十九而不倚首、乃令全體百節、相維繫以鞏固、而漸長於天主所施之長者、 二十爾旣為元行小學、與合利爾斯托斯同死、豈復效居世而從律例、 二一卽毋執毋嘗毋捫之、此皆偏用、有損於人者、 二二循人所誡所傳、 二三此第智慧表、徒私心崇事、自卑自刻、甘粗糲以飽其身、

第三章
一是以爾若與合利爾斯托斯復生、則宜希向上、卽合利爾斯托斯坐天主右邊、 二謂所擬向、宜上非下、 三因爾已死、爾生命與合利爾斯托斯共蘊於天主、 四迨合利爾斯托斯乃爾生命原、復顯、爾亦與之共顯於光榮、 五故宜滅絕處世肢節、卽淫行汚穢縱情恣肆、貪慾、實與拜偶同、 六因此天主怒、必臨悖逆子、 七昔爾居彼衆中時、亦曾行之、 八今爾宜祛凡忿怒暴躁、懷恨謗讟、及口出淫辭等、 九彼此毋誣妄、宜脫舊人及其行、 十而之以新人、日新於智者、循造伊之主像、 十一於彼無耶勒利尼、伊屋曡亞、曾受割否、或夷或斯伊克福、或僕或自主等別、一切均係合利爾斯托斯、皆伊充滿之、 十二故效主所選聖且愛者、宜衣被憐憫仁慈、謙讓溫柔忍耐、 十三儻有嫌隙、各宜相容相赦、夫合利爾斯托斯赦爾罪、爾宜如是相恕、 十四更衣以仁愛、乃諸善總綱、 十五且主之安和、宜宰於爾心、因爾蒙召為享此、以成一體、並宜相和睦、 十六合利爾斯托斯聖諭、宜充實爾衷、憑智慧彼此訓誨、以聖詠歌頌神賦、賴寵佑於心頌主、 十七總之、所言所行、必因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名而為、且賴之以謝天主聖父、 十八婦宜從夫、乃循主所宜、 十九夫宜愛婦、毋苛以相待、 二十子女凡事必順父母、蓋此乃主所悅、 二一父毋俾子女怨怒、致激其憂懣、 二二僕宜凡事遵主人、毋第目前服役、如取悅於人者、必以誠課事、存畏天主心、 二三並凡所為宜專心、乃猶事主、非事人、 二四深知由主必得嗣業報、因爾所事、卽主合利爾斯托斯、 二五至彼行虛偽、必受虛偽報、蓋天主無偏視、

第四章
一為主人者、給僕以所宜、且合義、知在天爾亦有主、 二宜恆於祈禱、且儆醒行之、心存感謝、 三並代我儕亦求天主、闢言門、贊助易宣合利爾斯托斯機密、吾因之被縲絏者、 四為我以此能顯著而合所宜、 五爾待會外人、宜愼且善乘其機、 六言宜每含寵愛、以鹽調和、且應答知因人而施、 七我可愛弟提伊合克、乃服役者、且主前為同僚、將以我近况語爾、 八我遣之、特悉爾情形、兼慰爾心、 九並遣爾同邑忠信可愛弟沃尼西木、伊等將以斯地諸况語爾、 十與我同囚者、阿利爾斯他爾合、及瓦爾那瓦之甥瑪爾克、問爾安、若伊至、我命爾晉接之、 十一伊伊穌斯別稱伊屋斯特、亦問爾安、彼二人係受割者、第與我同勞、傳天主國、誠慰我、 十二爾同邑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僕耶葩福拉爾斯、問爾安、伊恆為爾竭力祈禱、期爾純德全備、滿主所悅、 十三我誠證爾、伊為爾及居勞底伊克亞伊耶拉爾坡利人、不勝慇心、 十四醫士魯喀、係我可愛者、與底瑪斯、問爾安、 十五並祈代問安於居勞底伊克亞諸弟兄、曁寕芳與其家之會、 十六爾閱此書訖、可便寄勞底伊克亞會、使彼亦得披覽、而由彼所發書、爾亦索讀、 十七寄語阿爾伊合普曰、愼之、於主所受職、爾宜盡心理之、 十八我葩韋勒親書問爾安、尚其念我縲絏、願主恩寵偕爾衆、阿民、

宗徒葩韋勒達斐薩羅尼喀人前書
第一章
一葩韋勒西魯昂提摩斐書達居斐薩羅尼喀服膺聖父天主、及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教會、願吾父天主、及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恩寵安和偕爾、 二我儕為爾衆恆謝天主、每祈禱閒緬懷爾、 三每念爾信之效、愛之勞、及望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之純一不易、於吾父天主前、 四深知爾天主所愛弟兄見召恩、 五因我儕曾傳福音於爾、不第憑言、乃兼能力、並聖神及諸實據、如弟兄自知、我居爾時、為爾伊何、 六爾曾效我兼效生、雖處諸苦厄、能藉聖神之喜以受道、 七致予居瑪耶克多尼亞阿哈伊亞信者為模楷、 八蓋不僅主道由爾流行瑪耶克多尼亞阿哈伊亞全境、乃爾信天主風聲、亦隨在播揚、我固無庸煩言、 九因彼自言我等如何入爾處、爾如何棄偶而歸主、以事永生眞實天主、 十並俟其由死中復活子伊伊穌斯、自天降來、拯我免將來怒者、

第二章
一弟兄乎、爾知我昔至爾處、非徒然、 二乃於肥利批被杖見辱後、如爾自知、我儕賴吾主、敢强勉傳福音予爾、 三蓋我之教、無歧謬、無偏私、無詭詐、 四然緣天主選我、為託以福音、則我等傳之、弗思悅人、務取悅天主、能察吾心者、 五因爾自知、我於爾從未用諛言、無貪婪謀、天主可證、 六我弗要譽爾、亦不要譽他人、 七夫我藉合利爾斯托斯宗使分、克以威嚴入爾、乃以祥和欵爾中、猶乳嫗慈育赤子、 八專務爾益、我儕不第以天主福音傳爾、並以己生命付爾亦願、因爾成為我所愛者、 九蓋弟兄等、爾記念我勤勞疲乏、謂傳天主福音、晝夜工作、免累爾中一人、 十我昔行於爾中信者前、何其聖且公、無疵可摘、此爾與天主可為我證、 十一因爾知我儕效父勵厥子、以爾一一如何、 十二勸請丁寧、懇求所行、克對召爾享其國及榮之天主、 十三是以我感謝天主不置、因爾受聞於我之主諭、非猶人言、乃如出自天主、是誠出自天主、係力行爾信者中、 十四弟兄乎爾今為效奉合利爾斯托斯伊伊穌斯、居伊屋曡亞天主教會者、蓋爾由同族受難、亦如彼由伊屋曡亞者然、 十五伊屋曡亞人害主伊伊穌斯、及主所遣諸先知、又窘逐我儕、彼弗思悅於天主、而與衆為敵、 十六復禁阻我訓異邦人得救贖道、如是、厥罪漸益滿量、然怒已及之、 十七弟兄乎、我儕暫違爾、身遠非心、實愈願覯爾、 十八因我儕、卽我葩韋勒、一再欲涖爾處、奈薩他那阻止、 十九蓋我所望欣喜及自詡榮冠伊誰、豈非爾在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臺前之臨日、 二十爾卽我之榮及喜、

第三章
一是故吾儕不能復待、願自畱阿肥尼、 二遣弟提摩斐卽天主執事、於傳合利爾斯托斯福音務、與我同勞、俾堅固爾於信、及以此廣訓爾、 三不致一人為此患難搖惑、因爾自知、此乃吾儕定分、 四蓋與爾偕、我曾預言、吾儕必受難、今果如是、爾亦知之、 五故我不能復待、遣人探爾信何如、恐試者惑爾、致我徒勞、 六今提摩斐旣旋、報嘉音、言爾信愛况、且懷念我、恆欲相晤、如我之欲見爾、 七則雖處患難窘苦、而念弟兄信誠、我因爾受慰、 八因爾遵主堅立、我則生、 九將何以酬報天主為爾、卽為全備之喜、我於吾主前、緣爾之喜、 十晝夜慇心祈禱、求得見爾、以補爾信不逮、 十一惟願吾父天主、及我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於我程坦治至爾、 十二於爾使敦友誼、汎愛衆、猶我愛爾、 十三為堅定爾心、致聖誠、無疵可摘、於吾父天主前、在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偕己諸聖徒臨日、阿民、

第四章
一究之、弟兄等、我因主伊伊穌斯名勸求爾、昔於我所受道、宜如何行以悅天主、卽今所行道、後亦務加勉、 二蓋爾己知、我以主伊伊穌斯誡命授爾者維何、 三夫天主旨、乃令爾為聖、使爾戒淫慾、 四謂各能守其體具、在聖及尊重、 五非在縱嗜慾、似異邦不識主者、 六為爾逐事於弟兄不違理、並不萌貪心而相待、因有主罰報之、此我素丁寧告爾、並作證、 七蓋天主召我、非為邪穢、乃為聖潔、 八所以拒此命者非拒人、乃拒以厥聖神賜我儕之天主、 九言及相悌愛、無庸我書、因天主已啟誨爾、彼此相友、 十且爾已汎愛徧瑪耶克多尼亞衆弟兄、惟勸求爾、勉力此、日以博、 十一恬靜是悅、本分是圖、躬自操作、一如我命爾、 十二於外人前宜合矩、並己一無匱乏、 十三今欲弟兄知己死者况、俾爾毋如彼無望者為之憂、 十四若我儕信伊伊穌斯死而復活、則亦信天主將使遵伊伊穌斯死者、與伊俱至、 十五蓋奉主命告爾、我儕係主臨日尚生存者、必不先彼諸死者、 十六因天神聲呼、及吹天主角後、主親自天降、旋見諸遵合利爾斯托斯死者、必先復活、 十七厥後我儕生存者、亦同乘雲升空迎主、庶與主永偕、 十八爾宜以斯言相慰藉、

第五章
一至言時期、無庸我書於弟兄、 二蓋爾詳知主之日將臨、猶盗乘夜猝來、 三因人自謂平安無恙時、而禍如產婦之劬勞突至、伊實不得免、 四至爾弟兄、非處幽暗、彼日弗能如盗襲爾、 五爾曹皆光明旦晝子、因我儕非暗昧昏暮所屬、 六是以我等不宜寢若彼衆、必儆醒振惺、 七因彼寢者夜寢、醉者夜醉、 八若我則為旦晝子、宜振惺、並衣信愛甲、及以得救望為兜鍪、 九蓋天主簡我、非為譴怒、乃為得救、胥賴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 十代我死者、特使我等或寤或寢、恆與之俱生、 十一故宜彼此勸慰、相輔成德、亦如爾夙行、 十二懇祈弟兄、恭敬彼為服勞、及爾衆中遵主司治、並訓誨爾者、 十三特念其功、宜敬且愛之、彼此亦宜相睦、 十四且勸弟兄、儆彼無度、慰厥氣餒、懦弱者扶之、處衆以寛忍、 十五愼之、毋使爾衆中、或有以惡報惡、 十六乃相待及待衆、必恆從善、 十七宜恆欣喜、 十八祈禱不輟、一切事、宜感謝、是乃天主為爾賴合利爾斯托斯伊伊穌斯旨、 十九毋自撲滅聖神、毋藐視講解寵能、 二十逐事詳察、惟擇其善、 二一戒己於諸惡、 二二願安和主、使爾滿成為聖、 二三並備我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臨日、護全爾神、靈、體、俾無一疵可摘、 二四召爾者、實信伊必為是事、 二五求弟兄、為我亦祈禱、 二六問安諸弟兄以接吻聖體、 二七因主名、令爾誦此書、予諸聖弟兄聽之、 二八願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恩寵偕爾、阿民、

宗徒葩韋勒達斐薩羅尼喀人後書
第一章
一葩韋勒西魯昂提摩斐、書達斐薩羅尼喀、服膺吾父天主、及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教會、 二願吾父天主、及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賜爾恩寵安和、 三我儕理宜恆為弟兄感謝主、因爾信漸滋、爾衆相愛日增、 四致我儕於諸教會、藉爾自榮、卽藉爾於窘迫患難閒、所存堅忍篤信、 五以顯天主公義審判必臨、並膺天國、因之而處諸患害、 六因天主前視義所宜、苦爾者以苦報之、 七至爾受其苦者、則報爾偕我儕以安、乃於主伊伊穌斯偕其盛能諸神、由天昭著日、 八卽以烈火行其公判、於彼不識天主、不服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福音者、 九斯人必受刑、而永滅亡於主面、及其榮光盛能、 十乃主降臨以受榮於厥聖徒、見異於諸信士日、因我儕所證於爾者己有據、 十一是故恆為爾禱、望我主成爾克當所蒙召、且盡厥善意、以力成爾信功、 十二為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名、藉爾得榮、爾亦藉之得榮、純賴天主、及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寵恩、

第二章
一至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臨日、與我衆會歸之蹟、切求弟兄、 二或為神感、或聞人言、或展手書、似我所遺、言合利爾斯托斯臨日伊邇、悉毋輙驚擾、 三愼毋因何為人誘、蓋必有背信蹟、及屬惡人沉淪子先出、 四敵無度、妄自尊崇謂超於凡稱主世所崇拜者、至入主堂、居主位、自以為主、 五豈爾不憶吾居爾中曾言此、 六今爾亦知阻其屆期出之故、 七因惡違之秘已萌、惟弗克成就、直至阻之者逝没、 八於時惡違者見、主伊伊穌斯以辭氣擊之、並以昭厥臨、俾淪胥以亡、 九彼惡違者至、藉薩他那力、行妙用、偽為異蹟奇事、 十詭詐百出、自棄者為所惑、蓋彼不喜受眞實、係致得救者、 十一因此天主任其乖謬、信諸誑言、 十二故不信眞實悅不義者、將悉受判擬、 十三主愛之弟兄、我儕宜為爾恆謝天主、因伊預簡爾、蒙聖神之聖、及信諸眞實之誠而得救、 十四且簡爾藉我傳福音召爾、得與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榮、 十五是以弟兄意宜堅立、於我口述或書遺所傳道、固守之、 十六願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及吾父天主、曾愛我儕、並依其寵恩、賜以永慰善望者、 十七恆加慰爾心、堅爾於一切善言善行、

第三章
一究之、求弟兄為我儕祈禱、俾主道流行、被厥休稱、若爾中然、 二且免我儕見害於違理者惡者、蓋人非皆有信、 三然主實信、俾爾堅立、免陷惡謀、 四我儕賴主堅信、爾遵我示行、後必仍遵之、 五惟願主啟迪爾心愛天主、及效合利爾斯托斯忍耐、 六弟兄乎、因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名、命爾遠凡無度、及不遵受我遺傳之弟兄、 七緣爾自知、宜如何法我、我居爾中、未嘗無度、 八亦非素餐、惟是勞辛、晝夜操作、恐累及人、 九行此、非我無權、第為是模楷、欲爾是效、 十因昔居爾時、曾命爾云、人不操作、毋求食、 十一然今聞爾中有無度者、不務本業、徒勞無成、 十二似此者、我因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名、勸諭之、心毋紛擾、各事其事、而食其食、 十三至弟兄、宜行善、毋憂怠、 十四此書所命、遇有弗從者、則誌其人毋與交、俾自愧勵、 十五然毋視若仇、仍勗如弟兄、 十六願賜安和主、隨時隨事、錫爾安和、主與爾衆偕、 十七我葩韋勒親書問爾安、於諸書我筆所簽如後、 十八願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恩寵與爾衆偕、阿民、

宗徒葩韋勒達提摩斐前書
第一章
一葩韋勒奉吾主救我者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卽我恃望命、為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宗徒、 二書達提摩斐、以信為眞子、願吾父天主、及吾主合利爾斯托斯伊伊穌斯、錫爾恩寵慈憐安和、 三昔往瑪耶克多尼亞時、曾求爾居耶斐斯、今仍令爾諭數人、毋傳異理、 四毋容心於虛誕詞、及無窮譜、第滋爭辯、不能養育信、 五諭之大旨、乃在愛慕、由心潔意良信純所生、 六奈有人棄此、而轉求虛誕、 七欲為教法師、而不自悟所言所證、 八然我知法律本善、惟在人善用、 九且知法律之設、非為義人、乃為廢矩矱、越凖繩、不虔不善、邪穢妄行、弒親殺人、 十嗜淫行、比頑童、妄證獸交、攘竊人民、誑言背誓、及一切違逆正教者、 十一卽倚洪福天主、所授我榮顯福音、為本之教、 十二謝賜我力之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因伊以我為忠、畀我為伊役之職、 十三罔念我昔為謗讟窘逐狎侮、反矜恤我、因諸妄作、乃由不知未入信而然、 十四夫主恩寵、於我益彰、使我切信熱愛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 十五其有可信可納言、卽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臨世、救贖罪人、罪人中我屬第一、 十六而見矜恤、特為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之忍、先彰於我、使彼信冀永生者、得我為模楷、 十七願尊並榮、悉歸萬世君、卽無敝無形、獨一睿智天主於世世、阿民、 十八吾子提摩斐、符昔預言及爾者、今命爾念此、而盡善戰分、 十九務堅持信道、操守良心、蓋有棄此者、則致覆沒其信、 二十有若伊哶內阿列克桑德爾、我以之付薩他那、俾其習悟毋謗讟主、

第二章
一是以先懇爾、行祈禱祝求、懇恩感謝等課、為衆人、 二卽為國君曁尊位者、冀我儕克安靜、無擾亂、虔敬端莊而度生、 三蓋此乃美德、見悅於救我主、 四乃欲衆得救、悉至知眞實者、 五因天主惟一、主與人中保亦惟一、卽人、合利爾斯托斯伊伊穌斯、 六舍己贖衆者、斯道至時已證、 七卽為此、我奉命為傳宣、為宗徒教師、訓異邦人信主、及明眞實、斯言眞而無偽、惟合利爾斯托斯知之、 八夫我所欲、乃士庶揚潔手、絕怒絕疑、隨在祈禱、 九亦欲婦女整肅衣服、端謹貞淨、不以編髮金珠文繡為飾、 十惟務善行為美、為習學虔誠道之女所宜、 十一婦宜幽閒學道而服命、 十二至授教、我不許婦為之、僭越夫綱、宜務恬靜、 十三蓋先受造者阿達木、耶瓦在後、 十四並非阿達木見誘、乃婦被誘而萌罪、 十五然而恆存信及愛慕聖誠貞淨、則並所生子亦得救、

第三章
一人欲為主教職、是慕善務、誠哉是言、 二第為主教者、宜無瑕可摘、不再娶、謹愼亷節、守己正、柔遠人、善施教、 三不嗜酒、不好撻、不負氣、不貪汚、務宜寛裕溫良清亷、 四善齊其家以端嚴、俾其子女順從、 五不善齊家、焉能善理天主教會、 六並不由新進教中選立、恐自驕與魔同受審、 七且於會外、宜有令聞、恐見詬誶、而罹魔網、 八執事等、亦宜嚴正、毋貳言、毋嗜酒、毋貪汚、 九以聖教秘、護存清心、 十若此者、必先試之無閒然、則可任其職、 十一卽伊妻、亦宜端潔、毋興謠諑、謹愼、凡事忠信、 十二為執事者、亦毋再娶、善齊家教子、 十三蓋善盡其職、可升上品、並得侃侃於信合利爾斯托斯伊伊穌斯、 十四書此、望速至爾、 十五第恐或濡滯、使爾知理天主宫之道維何、其宫乃永生天主教會、眞實棟柱基址、 十六並誠無可摘、至大敬虔之機密、謂天主藉人軀顯著、以聖神靈效證之、自見於諸天神、傳聞萬民、取信天下、藉光榮升天、

第四章
一聖神顯言、末世有棄信者、徇誘之神、卽魔教、 二悉乘偽飾誑言之人、係本心如火銷鑠者、 三彼乃禁嫁娶、弗許食天主所造物、係使誠信識眞實人、食之感主恩者、 四蓋天主生物無弗善、人食而感謝、則無可棄、 五因以天主聖言及祈禱、悉成聖物、 六爾以此勸弟兄、則為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忠僕、漬於信道、及爾所從之善教、 七至彼老媼、恆談無用之妄言、悉屏絕之、而嫻習敬虔、 八調劑身其益少、習虔誠道其益溥、今世後世所許皆屬彼、 九此言實可信可取、 十我等今服勞見詬、悉因冀望永生主、卽救萬民、並救信主之人尤切者、 十一此宜恆誨諭、 十二愼毋以爾年少、為人輕視、乃以言、行、愛、神、信、潔、為衆信者模楷、 十三專務誦讀勸勉教誨、俟我至、 十四毋藐視爾所獲存恩寵、卽依預言、藉居神品撫手錫爾者、 十五專務懷想而嫻習之、俾爾上達、明顯於衆、 十六宜省己、亦察教、恆於斯、則可救己、並救諸聽爾者、

第五章
一不可斥長者、惟諫之如父、訓幼如弟、 二諫老媼如母、訓幼女如妹、自謹潔為要、 三嫠宜敬、謂係眞嫠、 四嫠有子孫、先宜習行孝悌於家、報厥親、此為天主悅、 五眞嫠無依者、惟天主是望、晝夜祈禱、 六若好宴樂、雖生實死、 七以此誨之、使無閒然、 八如不顧屬己者、更不眷戚族、是棄信、較未信者愈惡、 九嫠獲選、必年六十、係從一而終、 十著為善之稱、教育子女成立、館遠人、濯聖徒足、濟患難、勤諸善者、 十一其少嫠、則毋選、因彼棄合利爾斯托斯軛、而欲復嫁、 十二若此者、必受審、因背初信、 十三且彼偸閒、習遊鄉鄰、不第偸閒、亦習妄談探問、恆言所不宜言、 十四所以吾欲少嫠、可再適、生子齊家、不使敵乘閒而訾、 十五蓋有已從薩他那者、 十六男婦信者、族中若有嫠、宜周給之、毋累及教會、俾彼施濟無依眞嫠、 十七長老善治教會、宜倍敬之、中有勞於傳解教者、敬之尤宜切、 十八因經云、碾榖牛、毋籠其口、又曰、工應得其值、 十九有訟長老者、非二三人證、毋聽、 二十彼有過、宜衆前謫之、使其餘知儆、 二一於天主及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曁簡選之天神前諭爾、務守此、且毋妄疑、處事毋偏袒、 二二毋遽撫手、毋分人罪、務護己潔、 二三後、爾毋第飲水、可稍和以酒、為爾脾弱多疾、 二四夫人罪有當時卽著、直使受審、亦有後漸著者、 二五善行亦當時卽著、否亦不能久隱、

第六章
一凡服奴軛、宜備敬厥主、免致天主名與聖教見謗、 二厥主係奉教者、奴毋以同教弟兄、而生玩肆、必服事維勤、以其誠信可愛、且盡心施恩於己者、此理宜加勸誨、 三凡傳異道、不從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正訓、弗遵敬虔理、 四彼、乃驕傲無知、惟染辯論及巧言癖、易啟媢嫉爭競、訕謗惡疑、 五虛辯、於壞心術離眞實意以敬虔第邀利者內、爾宜遠之、 六蓋循敬虔知足、利莫大、 七我出世無所攜來、逝世亦無所攜去、 八衣食足、宜知止、 九苟圖富厚者、必陷誘感、罹羅網、溺於違理殘害慾、終使人災難及沉淪、 十夫貪利為諸惡根、現有慕之者、則背道、且以之多苦自剌、 十一惟爾屬主之人、必離此、務從義虔信愛忍柔等德、 十二宜恃信成功、務求得常生、特以此、爾蒙召、且衆證者前、自明善志、 十三於施生萬有之天主、並合利爾斯托斯伊伊穌斯、卽彭提乙批拉特時、證善志者前、我命爾、 十四無玷缺、無可責、而守此誡、直至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復臨、 十五屆期必見此、乃獨一有福、獨一秉權、諸君之君、諸主之主、 十六獨一固有常生、處光明不測域、人所未見、亦不得見者、尊榮權柄、悉屬彼於世世靡旣、阿民、 十七宜諭此世富者、心毋傲、並毋恃無定財、惟望永生天主、洪賜我衆百物以享之、 十八尤諭其為善、纍積美事、喜以賙濟、務與衆一視同仁、 十九厚築善基、以備厥後、克受眞生、 二十提摩斐乎、宜守所託聘、遠無益妄論、並偽謂智慧浮詞、 二一蓋有從此謬於信者、願恩寵偕爾、阿民、

宗徒葩韋勒達提摩斐後書
第一章
一奉天主旨、特傳遵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生命道、為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宗徒、葩韋勒、 二書達愛子提摩斐、願天主聖父、及吾主合利爾斯托斯伊伊穌斯聖寵慈憐安和及爾、 三感謝天主、卽自我祖誠心所事者、因晝夜祈禱閒得念爾、 四且念爾泣涕、甚欲見爾、為暢然喜悅於心、 五我常懷爾誠信、曾於爾祖母羅伊達及爾母耶烏尼喀心所居無異、確知爾亦懷此、 六以故屬爾勉力煽熾天主恩賜、在爾由我撫手所存、 七因天主賜我儕非畏葸神、乃勇力愛慕明理神、 八故毋以我主伊伊穌斯證據為恥、亦毋以我因主被囚為恥、當與合利爾斯托斯福音同刼、全賴天主能、 九乃救我儕以聖名而召者、非因我功、乃緣自成其志、及永世前、在合利爾斯托斯伊伊穌斯位、所預擬賜我恩寵、 十今以救吾之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降生而昭著之、卽滅死、及乘福音顯著無壞與生命之主、 十一我因之奉使為傳宣、為宗徒、為異邦教師、 十二以是我忍受此苦、並不以為恥、蓋深知我信之主為何如主、且望其能保我聘質、至乃日、 十三爾宜恃信愛合利爾斯托斯伊伊穌斯、而堅持聞於我醇教模範、 十四保存聖神至貴聘質、居我儕中者、 十五爾知阿濟亞等皆棄我、中有肥耶格勒及耶格爾摩賡、 十六願主矜恤沃尼西佛爾家、因彼屢慰我、不以我縲絏為恥、 十七於羅爾瑪時、且多方求我、至得見、 十八祈主賜其至乃日、獲矜恤恩、其昔在耶斐斯時、如何事我、爾知較悉、

第二章
一是以吾子、務自固結合利爾斯托斯伊伊穌斯恩寵、 二並以衆證前、爾曾聞於我者、宜託忠信能教衆之人、 三爾如合利爾斯托斯伊伊穌斯精卒、宜忍受勞苦、 四凡為卒欲悅主帥、未有旁務於世者、 五且若競功而不循紀律、則弗得冠冕賜、 六農必先力稼、而後得穡、 七爾宜詳審吾言、願主賜爾敏庶事、 八爾恆存念吾主伊伊穌斯、死而復活者、係達微德裔、據我所傳福音、 九而今因此受苦、至見繫如犯法者、然天主道終莫能繫、 十此我皆忍受、原為選衆、使彼賴合利爾斯托斯伊伊穌斯、亦得救及永榮、 十一若與之同死、必偕之復活、斯言不誣、 十二若忍受諸難、必與之同權祿、若我悖拒之、主亦必拒我、 十三我儕閒有爽信、而主則不爽因不能自咈、 十四爾以此諄諄示衆、因主名諭之、毋用辯、啟爭論、此不惟無益、且足惑聽者、 十五務自勉副天主、操作無疵、善傳眞實言、 十六宜避諸妄論之浮詞、因伊衆日滋其不虔、 十七其言譬疔毒走注、有若伊哶內肥利特、 十八伊等離眞實、妄言復活蹟已逝、故數人之信、為其傾圮、 十九然天主址鞏固不搖、上有印誌云、主知厥民、又云、稱主名者、宜避諸惡、 二十夫富室中、其器不第金銀、亦有木瓦、或用為貴、或用為賤、 二一人若護己潔、不染錮習、則成貴重器、見悅於主、克承諸善、 二二宜離少年慾、而從義信愛、及與清心呼主名者相睦、 二三宜避愚魯弗學之辯、深知爭競由是生、 二四惟主之僕、不宜爭競、必慈處衆、善施教、外侮能容、 二五以柔和訓背理者、冀天主或錫悛心、俾識眞實、 二六脫網羅、係魔致伊等强徇厥志而羅之者、

第三章
一爾宜知末世必有危日、 二人將自私、好利矜夸、驕泰訕謗、逆親辜恩、不虔拂情、 三背誓約、興謠諑、縱嗜慾、行殘刻、嫉善良、 四敗成謀、苟且自矜、好佚樂、逾於愛主、 五貌為虔誠、而背其德、若此者、宜遠之、 六若輩中鑽營入室、而誘彼溺於罪縱慾婦、 七乃恆務學問、而識終不能至眞實者、 八如昔伊昂尼乙、及伊阿木烏利爾乙、敵摩伊些乙、此輩亦敵眞實、實壞心術、純昧聖教理者、 九然終所得者鮮、因其愚逆、必至暴露於衆、如前二人然、 十若爾、則於教誨品行、堅信含容、仁愛恆忍、 十一並於安提沃伊合亞伊适尼亞利斯特拉爾等處、我所遇而忍受之窘迫患難、爾皆從我、惟主拯我出其中、 十二且凡遵合利爾斯托斯伊伊穌斯、欲以敬虔度生者、必受窘迫、 十三而彼行惡惑衆者、寖久滋惡、自甘入於欺誘、而更欺誘人、 十四爾宜堅持所學、及付畀爾者、詳思所從學為誰、 十五且爾自幼識聖經、能啟牖爾、賴信合利爾斯托斯伊伊穌斯得救、 十六諸經原天主默示、於教誨督責返正導引於義德等、悉能輔之、 十七俾事天主之人、得成全而備能諸善、

第四章
一是故因天主及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卽於己將顯及臨其國時、審判生死者之名諭爾、 二宜傳道、並毋論時便與否、務令率由督責、儆戒勸誨、悉從寛忍詳解、 三因後必有厭聞正教、徇嗜慾以擇師、為聽悅耳之談、 四厭聞眞實、向虛誕者、 五惟爾逐事儆醒忍辱、興傳福音功、克盡乃職、 六因殆將獻我以祭、我逝期伊邇、 七善戰功我已成、馳驟程我已盡、信我已護、 八今與我備義德冠冕、乃司信讞之主、賞我於乃日、且不惟我、亦賜凡慕厥顯臨者、 九務速至我、 十因底瑪斯溺愛此世、遺我、往斐薩羅尼喀、克列爾斯層特、往戛拉提亞、提特往達勒瑪提亞、 十一惟嚕咕偕我、爾必率瑪爾克來、彼供役、適我用、 十二提伊合克我命往耶斐斯、 十三彼特羅爾阿達喀爾普家、我所存祭服、爾來時可便為攜至、並及書冊、而羊革者尤要、 十四銅工阿列克桑德爾、致我多苦、願主視其所行報之、 十五爾亦宜愼防之、因其力敵我言、 十六我初被鞫訴、無人從我、衆且遺我、願主毋坐其罪、 十七惟主降臨我、剛健我、使福音乘我為證、俾異邦人亦聞之、我則得免獅口、 十八且主厥後亦必拯我於諸惡謀、保畱享其天國、願榮光歸之於永世、阿民、 十九問安於普利爾斯喀、及阿伊克拉、與沃尼西佛爾家、 二十耶拉爾斯特、畱居适凌爾福、特羅爾肥木病、我畱其於密利特、 二一爾務於冬前至我、耶屋勒普德凌克拉烏底亞、與諸弟兄、悉問爾安、 二二願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與爾神靈偕、並願恩寵與爾衆偕、阿民、

宗徒葩韋勒達提特書
第一章
一葩韋勒係天主僕、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宗徒、受命為敷教於天主選民、俾其識眞實、係能引人於虔誠者、 二以希常生、乃無欺之天主、永世前所許、 三屆期顯著其命、乘付我敷施、係救我主之旨、 四書達提特、為公信眞子、願聖父天主、及救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恩寵慈憐安和偕爾、 五畱爾於克利爾特、為爾補理所缺、於諸邑設立長老依我所命、 六謂必無可責、係一妻其子女誠信、莫由議其邪慝、或違命者、方可、 七因主教必無閒然、克副為天主家宰、不剛愎、不輕怒、不酗、不撻、不貪利、 八柔遠人、喜善事、亷潔公義、虔誠節制、 九堅持眞實合聖道、克以正理教人、詰折其逆理、 十蓋多有抗違者、虛誕煽惑、而其中受割者為尤甚、 十一若此者、宜緘其口、彼凟汚利、而傳不宜之教、誘壞人閤家、 十二伊之詩人曾云、居克利爾特人、常誑言、猶暴獸然、怠惰之腹、 十三此證確然、故宜直斥之、使其從正道、 十四毋聽伊屋曡亞誕詞、並背眞實人所立誡命、 十五夫於潔者無不潔、其不潔及不信者、無一為潔、其靈明心志皆浼、 十六彼貌則似識天主、行則背之、實可醜、惟務違逆、劣於為善、

第二章
一爾訓人、必合醇正、 二乃勸耆老、宜愼勤嚴正明辨、篤於信愛忍、 三婦媼服、宜取法聖徒、毋妄議、毋溺酒、以善教人、 四使少婦、愛夫慈子、 五必端謹貞潔、善主中饋、良善從夫、免人讟主聖教、 六至少男、爾宜勸其厚重、 七且爾凡事、皆以身為範、訓誨以純潔、莊敬而言、 八言宜純正、無可辯駁、使敵莫由指摘吾言、而自愧勵、 九為僕者、爾宜勸之、服己主、恆得其懽心、言毋違忤、 十毋竊取、務忠諸事、而為莊嚴於天主救我主之教、 十一蓋天主恩、能救普世人、今已顯著、 十二訓我使棄處世諸不虔及私慾、必亷節公義敬虔以度生、 十三抑慕洪福與於赫天主救我之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榮光照臨、 十四彼舍己以贖我、免諸惡、為己備潔所選民、係熱心為善者、 十五爾宜操權、以此勸誨督責乎衆、毋使人輕視爾、

第三章
一宜常提撕、令伊等服有位從政者、恆備行諸善、 二毋訕謗人、毋爭競、宜寛裕溫柔以待衆、 三因我儕昔亦曾無知、違忤眩惑、役於嗜慾、好佚樂、以暴戾媢嫉待人、適成厭物、且互怨尤、 四迨天主救我主之恩寵仁慈照臨、 五其拯我、並非由我有義功、乃由主慈憐、以復生浴盤、及以聖神復新、 六乃乘救我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盛注我者、 七使我賴厥恩成義、藉冀望、得繼為常生嗣、 八此言確然、我欲爾明證示此義、俾彼信天主者、專務行善、斯則為美、且益人、 九至愚昧考察以譜系法律等爭辯、爾宜避之、因其虛妄無益、 十彼異端人、爾旣一再警勸、弗聽、可擯之、 十一深知若輩、實係敗壞、其獲罪自審其非、 十二迨我遣阿爾鉄瑪、或提伊合克就爾、爾務速至尼适坡利、今冬我决意在彼、 十三律師濟那及阿坡勒羅斯、爾宜饋贐、免其匱乏、 十四願屬我儕者、宜習善行、以資所急、免致嬾窳、 十五偕我之衆、悉問爾安、祈代問安於彼、遵信愛我之衆、願恩寵偕爾衆、阿民、

宗徒葩韋勒達肥利孟書
一葩韋勒為合利爾斯托斯伊伊穌斯被囚者、偕弟提摩斐書達可愛之肥利孟係與吾儕襄事者、 二及可愛姊阿批亞與阿爾伊合普係與我偕作者、並爾家教會、 三願天主聖父、及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錫聖寵安和臨爾、 四感謝吾主、而於祈禱閒恆懷念爾、 五聞爾能愛慕且誠信於主伊伊穌斯與諸聖徒、 六特望爾與衆公信、實顯於克識爾中諸善、係為伊伊穌斯行者、 七吾儕念爾之愛、獲至極欣喜安慰、因吾弟爾久慰聖徒心、 八今雖恃合利爾斯托斯我克有權、能令爾以當為之事、 九然我葩韋勒長老、今且為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被囚者、藉相愛誠、甘願求懇、 十祈爾為縲絏中所得弟子沃尼西木、 十一彼昔與爾無益、今則於爾我可以有為、我今遣其歸、 十二爾收錄之、如我心然、 十三我昔原擬畱之、使其代爾事我於縲絏際、係為傳福音所致、 十四然未悉爾意、我遂不果畱之、為爾善意非力所强、乃由心願、 十五蓋伊與爾離於暫、為爾此後必聚於常、 十六非仍視如僕、乃較僕為貴、直如弟兄、卽或以形體、或以主命、皆於我可愛、猶於爾可愛之弟兄同然、 十七若爾與我相合、則納彼猶納我、 十八凡彼有侮爾負爾、則咸歸我、 十九我葩韋勒親書、我必償爾、爾之以己負我、姑置毋言、 二十誠哉弟、因主名願得所求、遵主使我獲安心、 二一望爾循命、書以遺爾、深知爾所行、必倍於我所言、 二二且為我備館舍、因賴爾祈禱、我望得見賚爾、 二三耶葩福拉爾斯乃為主合利爾斯托斯伊伊穌斯與我同被囚者、瑪爾克阿利爾斯他爾合底瑪斯嚕咕皆我之同勞、俱問爾安、 二四願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恩寵、偕爾靈神、阿民、

宗徒葩韋勒達耶烏雷爾人書
第一章
一昔天主以多方託先知屢諭我祖、今此末日、諭我託其子、 二乃以嗣萬業所立、世界以之肇造者、 三厥子、原天主光映照、及本體肖像、以全能言覆載萬物、旣以己凈我罪、乃於天坐顯赫臺右、 四彼尊超諸天神、較以彼得名超於天神之名可知、 五蓋天主曾對何天神言曰、爾乃我子、今日生爾、繼復曰、吾必為其父、彼必為我子、 六又導其冡子入世、則命曰、天神悉當拜之、 七論及天神則曰、其以天神為風、以其役為火燄、 八論及子則曰、主宰歟、爾寶位永世靡旣、爾國柄乃義柄、 九爾好義而惡惡、故主宰歟、爾主以喜悅之膏膏爾、較賜爾侣為多、 十又曰、主歟、爾原始肇基乎地、天亦爾手造功、 十一彼終息滅、惟爾仍存、彼必敝如衣服然、 十二爾以之如衣卷置之、彼亦必更易、惟爾依然不變、爾夀無疆、 十三且天主曾對何天神曰、坐我右、迨我置爾仇為足凳、 十四彼天神非皆執事神、奉遣特事凡將得救之人乎、

第二章
一故吾儕尤宜詳思所聞道、恐或見遺、 二蓋藉天神傳之言實堅、致諸犯逆事、無不遭應得譴、 三今我儕輕棄如此救贖道、焉能逭、况斯道始主自言、後親聆者、徵明於我儕、 四天主且以奇蹟異事諸異能、曁依己志、分賜聖神明證之、 五因前所言來世、天主非以之付天神治理、 六然或有證於經曰、夫人伊誰、爾垂念之、人子為誰、爾眷顧之、 七爾使人子稍遜天神、加以尊榮、任以督所造諸物、 八服萬物於其足下云、旣言萬物服其下、則物無不服、第及今我尚未見萬物服之、 九惟見伊伊穌斯緣其受死、而加尊榮、伊稍遜天神、為賴天主恩、能代衆死、 十夫萬物所本所歸之主、欲導引衆子享榮必宜經苦難、為伊儕救世帥、而成全之、 十一蓋成聖者與受聖者、同源於一、故伊稱之若弟兄、不以為恥、 十二曰、吾播父名於弟兄閒、頌爾於會中、 十三又曰、吾將望伊、又曰、吾與天主所賜衆子俱在此、 十四因衆子有血肉、伊亦藉之、欲以死廢有死之權、卽魔、 十五且可釋彼平生畏死而屈服者、 十六因伊伊穌斯所藉、非天神、乃阿烏拉爾阿木精血、 十七故一切宜肖弟兄、而為矜恤忠信司祭首、敬事天主、以憐憫罪民、 十八彼旣歷盡試、自能助凡受試者、

第三章
一是以聖弟兄、共蒙召者、宜悉心詳思、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乃奉主命欽使、及吾教宗司祭首、 二彼盡忠於命之者、猶摩伊些乙盡忠於天主全家、 三且合利爾斯托斯較摩伊些乙其分尊、猶築室者尊於其室、 四蓋室必有締造者、而締造萬有、悉屬天主、 五彼摩伊些乙忠於天主全家、如服役、無非傳所應傳之命、 六至合利爾斯托斯、則如子掌其家、其家卽我儕、惟冀望心毅然自詡者、至終固守為要、 七故如聖神云爾今適聆其音、 八毋剛愎乃心、猶昔抗拒野試日、 九乃爾祖曾試我探我、並歷四十載、視我行事之所、 十故我觸憾彼世、曰、厥心恆謬、未經識我途、 十一我則怒誓曰、彼永弗得入享吾安息、 十二弟兄詳愼之、毋存惡及不忠之心、以免違永生主、 十三乘有今日之可稱、宜及時相勉、恐或有惑於罪誘之甘、而剛愎自用者、 十四因我儕係毅然至終固守教範者、已體合合利爾斯托斯、 十五乃乘可稱為今之日、適聆其音、毋剛愎乃心、如昔抗拒時、 十六因聆之中有剛愎者、然摩伊些乙所攜出耶伊格撇特人、非盡抗拒、 十七夫天主於四十載中、觸憾者為誰、伊非犯罪而暴骨於野者乎、 十八且主曾誓弗得入享其安息者係誰、伊非不服者乎、 十九可見彼弗得入享、特因不信故、

第四章
一是以我儕宜自詳愼、恐主許我入享安息時尚存、爾中有遲緩不及者、 二蓋其許傳於我儕、亦如古人然、奈彼聞之言於伊無益、緣其未參加和誠信、 三得入享安息域、惟我已信者、誠依主曰、我怒誓伊等、弗得入享安息云、雖然自奠地基時、其功皆成、 四因於經論第七日云、天主至第七日、畢其事而安息、 五又此處亦云、其不得入享吾安息、 六是以因有人尚克入享此安息、其在先聞此安息召者、緣愎逆未得入享、 七天主乃更立一日、於歷多年後、藉達微德口謂如前云、今適聆其音、毋剛愎乃心、 八儻昔伊伊穌斯那英微、曾導民入安息、則此後天主必不復言異日、 九可見天主民、必別有安息、 十因凡入主安息後、其事畢享安、如天主畢己事然、 十一故宜黽勉入享其安息、恐蹈剛愎故轍、 十二蓋天主聖言、活潑有力、其效銛於劍鋒、凡神靈肢節骨髓肯綮處、無不剖而入之、且心之所覺所思、無不審斷、 十三萬物中無一能隱於彼者、俱顯露其目前、就彼覆命、 十四是以我儕旣有大司祭首、卽天主子伊伊穌斯、閱歷諸天者則宜固守吾教宗、 十五蓋吾司祭首、非不能體恤吾荏弱者、彼於罪外、諸事無不歷、亦如我然、 十六故宜毅然至獲恩寵臺前、為得矜恤、蒙恩寵、適合機宜以助、

第五章
一凡司祭首、由衆人中、為衆立、以事天主、乃為罪獻禮物與祭祀、 二必能體恤愚昧迷惘衆、因本身亦服荏弱、 三是以彼宜獻免罪祭、為民亦為己、 四且人無能自任此尊職、惟俟天主徵辟如阿阿隆爾然、 五卽合利爾斯托斯、亦未自任司祭首榮職、尊之者、乃曾言曰、爾乃吾子、今日生爾、 六他章亦曰、爾永為司祭、依哶利伊合些曡克例、 七夫合利爾斯托斯居肉體時、大聲疾呼、繼之號泣、禱於能免其死者、斯得釋己憂懼、 八伊雖係子亦以遘難循習悅服、 九旣成功、則為悅服己者、作得救之緣、 十且得天主命、稱其為司祭首、依哶利伊合些曡克例、 十一論及此事、我儕辭宜多、奈難剖晰、因爾懵然於聽、 十二思爾為學時久、應為人師、然今仍宜以主道始端教爾、爾尚需乳哺、非堅食、 十三凡需乳食者、係未習成義道、以伊尚為赤子、 十四至堅食、惟習成、乃精練覺悟、而能別善惡者用之、

第六章
一是以姑置合利爾斯托斯道之始端、而轉向成全、並不復創基、若改悔死行、信從天主、 二領洗撫手、死者復活、受永審判諸道是、 三然蒙主允、為此我亦願、 四蓋已蒙燭明、嘗受天錫分膺聖神、 五並嘗味主善言、及來世盛德、而後竟傾落者、 六所不克以改悔禮復新之、是己衷復刑天主子、而顯辱之、 七夫土壤屢承雨露、能生利農草、是實獲主降福、 八若地叢生荊棘、則將無用、而近於被斥、終必見焚、 九我雖言此、然諒爾可愛、尚愈此、於得救恩較伊邇、 十蓋天主至公、必不忘爾功、及愛慕勞、乃為主名所施、卽素事聖徒、至今仍事之功、 十一我願爾衆至終失此殷勤、以堅心於望、 十二離懈惰、乃效彼以篤信恆忍、而獲所許福音、 十三昔天主許阿烏拉爾阿木時、因無大於己者、可指之誓、乃指己誓、 十四曰、吾必以福福爾、以益益爾、 十五大祖能忍以待、故獲所許、 十六夫人必指大於己者誓、且誓使衆信克堅、論辯皆息、 十七天主欲使將嗣福業者、愈知其旨不易、故亦實之以誓、 十八為憑斯不易天主所不能食言之二事、吾儕向主者、必存慰藉甚堅、盡力以持所望、 十九乃為我靈、猶舟之錨、堅確可據、深入內至於幔後、 二十謂前驅伊伊穌斯、為我儕入之所、而依哶利伊合些曡克例、為司祭首於永世、

第七章
一蓋此哶利伊合些曡克係薩利木王、為至上天主司祭、卽初遇阿烏拉爾阿木戰敗諸王旋、為之降福、 二大祖以己所獲、什取一以贈者、譯其名、是為義王、譯其稱薩利木王、是為太平王、 三其父母譜系不載、生平始終皆無考、實與天主子相似、為司祭於永世、 四試思其人之尊為何若、大祖且以所獲珍奇、什取一輸之、 五列微子孫涖司祭任者、依例於所有什取一於民、卽其弟兄、雖伊皆阿烏拉爾阿木裔、 六惟哶利伊合些曡克、本非其族而什取一於阿烏拉爾阿木、且降福於曾蒙天主盛許者、 七夫降福者、必尊大於受福者、其理不待辯、 八且此取什一者、乃屬可死之人、至彼則取什一者、聖經有據、謂伊尚在、 九姑試言之、取什一之列微、乘阿烏拉爾阿木、亦輸以什一、 十蓋哶利伊合些曡克遇阿烏拉爾阿木時、例微尚蘊於祖身、 十一若人之成全、循列微司祭職、卽可造就、因法律全在此職、則何庸另設一司祭、且依哶利伊合些曡克例、並非依阿阿隆爾例、 十二緣司祭職旣易、律例亦必易、 十三因言此所指、係地族人、從無近祭臺前者、 十四蓋吾主由伊屋達派明矣、而摩伊些乙論此派、未遺言能任司祭職、 十五此理由依哶利伊合些曡克、另設司祭、 十六並非按形體法、乃憑永生力、更易明、 十七因載云、爾永為司祭、依哶利伊合些曡克例、 十八夫故律之廢、實由無益罔功、 十九因法律未曾造就人、使之成全、今增進一盡善望、致吾儕能近天主、 二十又因斯非無誓而立、 二一蓋彼立為司祭未嘗有誓、惟此有誓、因聖經指之曰、主誓不易、爾永為司祭、依哶利伊合些曡克例、 二二則伊伊穌斯為尤善約詔之中保、 二三且彼多相繼為司祭者、因死不能常為其職、 二四若此、則因永存、其司祭職永不易、 二五故恆能救託彼向天主諸人、且永生代為轉達、 二六為我司祭首者、實宜若此、謂盡聖、無不善、無纖垢、遠罪人、舉升天上、 二七無需類彼司祭首、日日獻祭贖罪、先為己、後為民、因伊已一次成此、以己身獻祭、 二八蓋法律所立、為司祭首中、不無荏弱者惟誓命之諭、乃法律後所發、其立子、係恆為完全者、

第八章
一前所言大旨、乃吾儕有司祭首、係在天坐顯赫位右者、 二為聖所執事、卽眞幄、非由人、乃主所樹、 三凡立司祭首、為獻禮物及祭祀、故伊亦宜有所獻、 四假使其仍居地、則不得為司祭、蓋居地司祭、惟遵法律獻禮物、 五祗奉事天主影像、如主昔欲建幄時、謂摩伊些乙曰、爾造諸物惟愼、遵我在山示爾之模像、 六至此司祭首、觀伊為尤善之約詔、係憑優許所立者之中保、其受職之尊為何等、可知、 七蓋前約詔罔缺、則後約詔不必為之地、 八然責其衆時曾云、主曰、時日伊邇、我與伊斯拉爾伊利族、並伊屋達派、將另立新詔、 九非若援引其祖出耶伊格撇特時、相立之約詔、緣彼不守住我約詔、我輕棄之、 十越彼日、吾與伊斯拉爾伊利族、將立之約詔是、將以我誡律、置於其慮、銘於其心、我為彼主、彼為我民、 十一彼時無需昆弟隣里相屬曰、爾宜識主、因從幼及長、人將知我、 十二我將宥其不義、不復念其罪惡云、 十三旣謂為新、則已顯前詔之為舊、蓋凡為舊為敝之物、殆將廢、

第九章
一前約詔有奉事條例、曁屬地聖所、 二中設有前幃、內列檠案、及陳設餅、稱為聖所、 三內幔後、又有後幃、稱至聖所、 四內有金鼎、包金約詔櫝、藏盛芒那金樽、與阿阿隆爾萌蕊杖、約詔石板、 五櫝上有榮光之耶合魯爾微木、覆翼蠲潔、然今不必詳言此、 六器物旣備如斯、諸司祭每入前幃、以盡奉事禮、 七至後幃、惟司祭首歲僅一次入、並非不帶血、為己及民愆所獻、 八以此聖神訓示、前幃存時、入聖所之途尚未啟、 九此幃、乃表今時式、卽有禮物祭祀獻、終不得慰彼奉獻心而盡安、 十因此與設食飲盥濯、及一切理形體之儀、皆暫立、以待振興、 十一今合利爾斯托斯、為來世福之司祭首、攜較前廣且備、非人工所製幄、卽其製式、與前特異、 十二並所攜非牡山羊牡犢血、乃以己血而來、入聖所一次而成永贖、 十三若山羊犢血、與焚牝犢灰、以灑汚穢者、使之聖致潔其身、 十四况合利爾斯托斯自無瑕垢、賴聖神獻己於天主、其血能不凈我心、去死行、以事永生眞實天主乎、 十五是以合利爾斯托斯為新遺詔中保、特於伊死後、為贖前約詔時罪所致、彼蒙召嗣永業之衆、能得福許、 十六凡有遺詔、待其人死、然後遵之、 十七因遺詔惟死後始克適用、詔者若生、其詔語不能適用、 十八故前約詔立、亦非不堅以血、 十九蓋摩伊些乙遵命、以法律諸條、於民宣讀後、取犢羊血和水、及絳氂、束牛膝草、灑載書及衆民、 二十曰、此天主所諭爾約詔血、 二一嗣幃與禮器、皆徧灑之、 二二總之、依法律凡事物多以血致潔、設非流血、則不得救免、 二三可見法天影像、必用如斯祭、以成為潔、彼天眞體、必用較前愈善祭、而成為潔、 二四因合利爾斯托斯入非人工所製聖所、係眞實影像、乃升進於天、立天主前、特為我儕轉達、 二五並非為屢次自獻、效彼司祭首、係每歲攜非己血入聖所者、 二六否則自創世來、主應屢受難、伊乃幾末世顯著一次、自獻為祭、以滌滅人罪、 二七又因人必有一死、甫死則受審、 二八則合利爾斯托斯亦然、以自身獻為祭一次、特代衆負罪、後復顯著、非仍為去罪、乃為切望之衆於伊得救、

第十章
一法律原係後福影、而非其眞形、以套禮祭、每歲常獻者、終不能成全彼奉獻人、 二否則獻祭事已止、因奉獻者一次罪得潔後、不復自覺罪戾、 三乃祗以常祭、歲使人憶己罪、 四因以牛羊血、滌滅人罪必不能、 五故合利爾斯托斯將臨世曰、吾主、祭祀及禮物、爾弗足納、乃欲為我備身、 六全燔、及罪祭、爾悉不悅、 七時我曾允曰、主乎、吾往、以承行爾旨、如經指我所載云、 八前言祭祀禮物全燔、及罪祭等、乃遵法律所獻者、主不足納、且不悅、 九後則言吾往、以承行主旨、彼乃廢其前言、以立其後者、 十卽遵此旨、我儕於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以體一次奉獻、致得聖潔、 十一凡司祭每日盡職、屢獻套禮、不能滅人罪之祭、 十二惟此為罪獻祭一壇、則永坐天主右、 十三乃待置諸仇為其足凳、 十四因彼祗獻祭一次、永成全蒙聖之人、 十五聖神亦為之證、因曾言及此曰、 十六越彼日、吾與伊等相約者卽此、主繼曰、並將我誡律、置於其心、銘於其慮、 十七後益之曰、亦不復念其罪惡、 十八夫罪惡旣宥、毋庸復獻罪祭、 十九是以弟兄賴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血、旣得坦入聖所、 二十藉新且生之路、乃乘其幔、卽其肉軀所通達者、 二一並得有理主堂大司祭、 二二我宜意誠信篤、以灑而濯心惡、以清水洗潔身垢而進前、 二三宜堅持所認之望而不移、因許我者實信、 二四宜彼此相顧、交勉互愛而行善、 二五亦不復輟於會堂因有或輟者、宜相勸誡、見乃日伊邇、益宜如是、 二六蓋吾儕識眞實後、故蹈於罪、則無復贖罪祭、 二七惟有怵惕待審、及列火備灼熾諸悖逆、 二八昔有背摩伊些乙法律者、若二三人為證、必殺之不恤、 二九况踐蹈天主子、及以約詔致聖之血、而目為不潔、狎侮施恩聖神、爾意其受刑將如何甚、 三十吾確知係誰曾言主曰、伸寃在我、我報之、又曰、主親鞫其民、 三一夫陷於永生天主手、伊可畏也、 三二宜憶曩日、卽爾蒙燭明後、立忍受患難鴻功日、 三三或己身受詬誶艱辛或人受此、爾與之共以拯之、 三四蓋我在縲絏、爾顧恤之、且奪爾業、爾甘忍之、自知在天備有愈美恆存之業、 三五是故毋失爾則望存有至大福報、 三六爾必需益容忍、以遵行天主旨、而得所許、 三七因尚有時無幾、來者必至並不悞、 三八義人恃信獲生、彼搖惑者吾不悅、 三九然吾儕非屬搖惑輩、致見沉淪、乃屬實信中致靈得救、

第十一章
一信者、乃於所望無疑、於未見而心有據、 二古人以之得證、 三秉信吾知世界由天主聖言所締造、致有形由無形而出、 四秉信阿韋利獻祭於主、較喀英尤善、特因之得成義據、乃獻禮物後天主所錫者、卽恃此信其人逝而以之猶言、 五秉信耶諾合獲遷世不死而杳、因天主遷移之、蓋其未遷先、得主見悅據、 六而無信不能見悅於主、蓋謁主之人、必信有主、伊實能賚求之者方可、 七秉信諾乙蒙上示未見之事、虔奉於主、遂造方舟、以求其眷屬、恃此信、能擬罪於彼世、且嗣由信之義、 八秉信阿烏拉爾阿木蒙召遵諭、往將應得之地、且行程弗識所往、 九秉信駐於所許地、猶屬僑居幕處、偕伊薩阿克亞适烏均係主所許同嗣者、 十因俟望有基之邑乃天主所營建者、 十一薩拉爾胎荒、乃緣信獲姙、逾生育之歲而始誕育、因承認所許者實信、 十二是以一人、且血氣衰、而生育蕃衍如衆星在天、海沙無量、 十三此皆據信逝世未得所許、第遙望而欣喜之、且自謂於世為逆旅、 十四而言此者、明示其尚覓鄉土、 十五蓋彼若思所出故鄉、則尅期可歸、 十六則其所向慕者乃尤善、卽在天境、是故天主自稱為彼主宰、亦不以為恥、因為之備邑、 十七秉信阿烏拉爾阿木被試時、獻伊薩阿克為祭、蒙許旨仍獻其獨一子、 十八不顧所許之言、曰、由伊薩阿克爾得有裔、 十九自以為天主能由死使其復活、是故得之、為復活預象、 二十秉信於後伊薩阿克降福亞适烏與伊薩烏、 二一秉信亞适烏臨逝、降福伊沃西福各子、且稽首及杖、 二二秉信伊沃西福臨終、諭使憶伊斯拉爾伊利民必出境、且遺己骸骨之命、 二三秉信摩伊些乙生後、其父母經三月匿之、因見其岐嶷、不畏君禁令、 二四秉信伊及長不欲稱為公主子、 二五寧願與天主民、共受艱辛、弗喜享攙罪暫時宴安、 二六自以合利爾斯托斯詬誶為富、更勝耶伊格撇特諸貨財、因望後報、 二七秉信摩伊些乙離耶伊格撇特不惴君怒、蓋係實克見所不可見者、其心堅貞、 二八秉信行葩斯哈禮、及灑血儀、致滅長子者免觸之、 二九秉信伊斯拉爾伊利民涉紅海如行陸地、惟耶伊格撇特人試行之則沉溺、 三十秉信耶利爾鴻城垣於周巡七日自圮、 三一秉信客館拉爾阿烏欵接偵者、安遣之假道歸、故未與不信者偕亡、 三二我有何可復言、若耶格曡翁瓦拉爾克薩木松耶福發乙達微德薩木伊勒、及諸先知等蹟、如欲言之、日亦不足、 三三彼秉信故能服敵國、行公義、獲所許、箝獅口、 三四使火燄不傷、鋒刃可避、疾者健、戰者勇、克破敵陣、 三五有婦以己死者獲生、亦有受酷刑而不苟免、為得尤善之復活、 三六又有或受欺侮、遭鞭扑、陷螺絏、困囹圄、 三七亦有石擊鋸解、斃以嚴刑、剌以鋒刃、或衣綿羊山羊皮遊行、困窮患難艱辛、 三八且較舉世貴重之人、流離轉徒於荒野山巓地穴、 三九此皆係誠信有據、未曾得所許、蓋天主預為我備善謀、使彼得福成全、非不與我儕偕、

第十二章
一是以觀諸據、如雲集擁、我宜釋凡累我之負、去阻我之罪、以忍趨當前命我之塲、 二恆仰望信所初引、與成全之伊伊穌斯、乃替分有之福、受刑架不顧其恥、升坐天主寶位右、 三爾宜追思由罪人手、受如此羞辱之主、使爾心無憂悶、靈無懈怠、 四爾攻罪禦之、尚未至流血、 五爾且忘勸勉爾之言、屬爾若子、曰、子乎、爾毋輕視主責、毋憂悶主譴、 六蓋主責其所愛、扑其所悅納子、 七爾旣忍受譴責、則天主實待爾若子、曾有子而父不責之者、 八若爾不遭衆所不免之責則係私產、而非親子、 九我生身父責我、而我敬之、况諸神靈父、豈不更宜誠服以得生、 十彼任意責我、皆為此暫生、若此、則使我受大益、乃成就其聖、 十一誠哉、責事當時不為樂而為憂、後乃以安和義德果、克給因此練達者、 十二是以爾疲倦臂、軟弱膝、宜勉力自健、 十三以爾趾邁往端行、使跛者不復曲斜而漸直、 十四爾宜勉力以睦與聖待衆、蓋非此不得謁主、 十五愼察爾中、恐有隕離主恩者、又恐苦草根滋蔓、致傷且染衆、 十六尤恐有淫行、及不虔、如伊薩烏緣一哺啜、鬻冡位、 十七後伊欲得降福、而反見棄、雖號泣以求、仍不能易父志、是爾所知、 十八今爾所至、非火燄之山、非靉靆幽暗暴風、 十九非號角音、諭語雷鳴、聞之者、請毋復言、 二十因衆弗能忍此嚴誡、曰、雖走獸觸山、必見石擊、 二一且彼諸蹟可畏、至摩伊些乙亦曾云、吾恐懼戰慄、 二二爾所至者、乃西翁山、永生天主城、天上耶魯爾薩利木萬萬天神、 二三榮光之集、聚錄於天冡子之會、鞫衆之主、義人已全之靈神、 二四伊伊穌斯新遺詔中保濯潔之血、較阿韋利血所言為尤善者、 二五愼毋違如此語者、蓋在地傳命者、彼違之猶不能免、况自天而言者、我背之其刑焉能逭、 二六當時、其聲震地、今且許曰、吾復一次震、不獨地、將震撼及天、 二七言復一次者、顯其震者之改變、蓋此建造、特使不震者恆存、 二八所以我正受不震之國、宜保守恩寵、因之虔恭寅畏、事奉天主、務冀其欣悅、 二九蓋我天主、實係火無不蝕燼者、

第十三章
一爾衆宜敦弟兄愛、 二毋忘欵賓旅義、因此致有晉接天神、而不自知者、 三毋忘被囚人、如己與同囚然、恆思受厄者、因己尚具身、 四婚姻可貴、牀笫無玷、彼苟合淫行者、有天主審斷之、 五務絕貪婪、以己所有為足、因主曾云、吾不離不棄爾、 六然則我可毅然曰、助我者主、我無所惴、人其如我何、 七宜常懷念、傳爾天主道師、觀感於其終、而效其信、 八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自昨至今至永依然、 九毋為紛離詭異諸論所煽惑、因以恩寵健補人心、較徒區別飲食私論、獲益尤深、因曾有遵之者、毫未得益、 十我儕有祭臺、其上祭品、在幃奉事者不得食、 十一因獻祭牲、係司祭首以其血、為贖罪攜入聖所、其肉於營外焚之、 十二是故伊伊穌斯為以己血聖諸民、亦郭門外受難、 十三所以吾儕宜出郊以就之、負伊詬誶、 十四因我在此無恆邑、惟覓將來邑、 十五賴伊伊穌斯、宜恆獻主頌揚祭乃頌揚其名、係口結之果、 十六亦毋忘慈待及親近於人之功、此乃天主所悅祭、 十七宜遵爾師命且服事之、因其備將陳訴為爾靈儆醒且使彼悅為之、而不憂、反是、則無益於爾、 十八請爾為我祈禱、我自覺良心素具、因凡事欲合正理、 十九我益請爾為我祈禱、為我得速速復至爾、 二十願安和主、乃令吾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為大牧、及以永約詔血、贖我等、而復活者、 二一使爾遵厥旨、凡德及善、無不備具、乘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於爾衷行其悅意、願榮光歸之於世世、阿民、 二二求爾弟兄、毋厭此勸勉言、且我所書亦無多、 二三特告爾知、弟提摩斐已見釋、若伊速至、我必偕之見爾、 二四祈代問爾諸師長曁聖徒安、彼居伊他利亞等、屬問爾安、 二五願恩寵與爾衆偕、阿民、

宗徒伊望默示錄
第一章
一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之默示、乃天主所予、為伊以不久應成之事、傳其僕衆、伊卽遣己天神、示此於其僕伊望、 二卽為天主道、及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證、並其親目所覩作據者、 三夫讀及聞此預言所紀而守之者、實為福、因時日伊邇、 四伊望書達阿濟亞七會、願錫爾恩寵安和、由今昔及後永在者、並其寶座前七神、 五與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係眞實無妄之證、為死中肇生之始、冠天下百王、愛我且流厥血、滌我罪、 六以我為王、為司祭、事其父天主者、光榮權柄皆歸之於世世、阿民、 七瞬息、彼將乘雲倏至、時凡目及昔刺之者、皆得見之、大地諸族、見之必哀、誠哉阿民、 八天主卽今昔及後永在之全宰曰、吾乃阿利發、及沃哶戛、及初及終云、 九我伊望、係爾弟遭難及享國、並為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之忍、昔共有分者、為傳天主道、及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證、而被謫於葩特摩斯島、 十遇主日、感於神、聞背後大聲如吹角曰、吾乃阿利發、及沃哶戛、乃第一及末者、 十一爾所及見者、宜筆於書、達阿濟亞諸會、乃耶斐斯、斯密爾那、撇爾戛木、肥阿提拉爾、薩爾底斯、肥拉曡利肥亞、勞底伊克亞等處、 十二我囘顧、欲觀語我聲、顧則見金檠七、 十三其七檠閒有似人子者、服長衣、胸交束金帶、 十四首及髮、白若羊絨、若雪、目若火燄、 十五足如金在冶、聲如洪濤、 十六右執七星、口吐利劒、其容如日輝丕著時、 十七我驟見之、伏其足下如死、彼右手撫我、曰、毋畏、我乃第一及末者、 十八永生曾死而仍生、恆在無窮世、阿民、並執地獄死亡鑰、 十九今爾所得見、凡屬現世、及將來必顯之事、筆之於書、 二十爾見我右手所執七星、其秘解如左、七星卽七會之天神、爾所見檠之七燭、乃七會、

第二章
一爾宜書達耶斐斯教會天神、謂右手執七星、行於金檠七燭閒之主諭曰、 二我知爾所為、爾勞苦、爾忍耐、並弗容邪蕩者、且曾察彼自稱為宗徒者、實非是、乃知其為妄誕人、 三爾所歷容忍者實多、及為我名、勤勞不倦、 四然猶有可摘、因爾初愛我之誠、今則稍卻、 五宜思自何如高而墜隕、宜速改悔、復行其初行、不然、我將速至、遷易爾燭檠、謂爾若弗改悔、 六然爾有可取者一、爾惡亦我所惡之尼适賴等行、 七凡有耳者、宜詳聽聖神諭諸教會言、曰、凱勝者、我將以天堂生活樹所結果賜彼食、 八爾宜書達斯密爾那教會天神、謂第一及末、經死而今生之主諭曰、 九我知爾所為、爾艱辛並處貧乏、係實富厚、及謗言出於彼自稱伊屋曡亞人、實非是、乃薩他那黨、 十爾毋懼將來宜受之苦、魔以爾中數人、囚於獄試之、歷十日、爾儕必懷憂、爾宜盡忠至死、我必錫爾永生冠、 十一凡有耳者、為聽用、宜聽聖神諭諸教會言、曰、凱勝者、不被害於重死、 十二爾宜書達撇爾戛木教會天神、謂有利劒之主諭曰、 十三我知爾所為、及爾所處、乃薩他那臺座、並知爾執我名、及我忠證安提葩於爾儕、薩他那居所見殺時、爾猶不背我教、 十四然猶稍有可責、因爾中有遵瓦拉阿木訓者、昔伊授計於瓦拉克引誘伊斯拉爾伊利人食祭偶物、且淫行、 十五爾所屬中、亦有遵尼适賴黨、我所惡之教者、 十六故宜改悔、不然我將速至爾、以口之利劒、與彼交戰、 十七凡有耳者、為聽用、宜聽聖神諭教會言、曰、凱勝者、我將以所秘芒那賜食、頒以白玉、上鐫新名、惟受者識之、外此無識者、 十八爾宜書達肥阿提拉爾教會天神、謂目若火燄足如金冶之天主子諭曰、 十九我知爾所為、敦愛服勞、信德恆忍、及爾後所行、較前尤勝、 二十然猶稍有可責、因爾允許婦耶匝韋利自稱先知者、誘我僕衆行淫食祭偶物、 二一我予以改悔淫行限、彼猶不悛、 二二今我委之牀笫、從伊淫亂者、亦悉加以疾苦、謂如弗改悔其所為、 二三且伊所生子、必盡擊死、使諸會知我能鑒察人衷心臟腑、視爾所行報之、 二四至其餘居肥阿提拉爾人、未崇此訓、並弗知屬薩他那自稱蘊奧者、我不以他任責爾、 二五惟所受者宜恆守之、待我臨格、 二六凱勝終守我命者、我將畀以權、使制異邦、 二七伊以鐵杖揮之、彼將如陶具見損壞、賜此者、如我承受於我父然、 二八外復賜以晨星、 二九凡有耳者為聽用、宜聽聖神諭教會言、

第三章
一爾宜書達薩爾底斯教會天神、謂率七神及執七星之主諭曰、吾知爾所為、爾有名似生而實死、 二故當儆醒、堅定其將死者、因我察爾行實、不見其成全於我主前、 三追憶爾所受所聞者、宜保守且改悔、如不儆醒、則必就爾、猶盜猝至、爾並不能揆其何時、 四然爾薩爾底斯中有數人、未汚厥衣、且服白衣從我遊必矣、因其克配此、 五凱勝者、將服白衣、且我弗削厥名於生命冊、必傳呼其名、於我父及厥衆天神前、 六凡有耳者、宜聽聖神諭諸教會言、 七爾宜書達肥拉曡利肥亞教會天神、謂執達微德鑰、啟則無能闔、闔則無能啟、至聖至誠之主曰、 八我知爾所為、我啟門於爾前、無人能闔、爾力微、已守我道、弗背我名、 九彼薩他那黨、自稱伊屋曡亞人、實非是、乃誑言者、我必使之俯伏爾前、俾知我愛爾、 十因爾固守我忍耐訓、故我亦保護爾、於斯世將至以試衆民之誘、 十一我將速至、爾所有者守之、不致為爾所備冠、人先得之、 十二凱勝者、我將以彼為柱、樹於我主堂、彼亦不復移去、我以天主名、及天主邑、係天降新耶魯爾薩利木名、及我新名、書於其上、 十三凡有耳者、宜聽聖神諭諸教會言、 十四爾宜書達勞底伊克亞教會天神、謂阿民至誠眞實證、卽天主造化原始者曰、 十五我知爾所為、爾不寒不熱、爾或寒或熱實幸、 十六因爾温者、係弗寒弗熱、我必吐之、 十七爾自稱富有已豐厚、無所匱乏、而實不知爾誠為可憫、困苦貧乏、瞽目裸身、 十八屬爾市我煅煉金、為可致富白衣自服、以免裸裎醜、且求膏拭爾目、致可得見、 十九我所愛者、警而責之、故爾宜熱心銳進且改悔、 二十我於戶外叩門、有聞聲啟之者、吾將入室、與共飲食、伊亦與我共、 二一凱勝者、必賜之與我共坐於我位、如我凱勝後、與我父同坐於其位、 二二凡有耳者、宜聽聖神諭諸教會言、

第四章
一厥後、我仰觀、倏在天有門闢、前所聞如吹角聲與我語者、今復語我曰、來、我以此後必有之事示爾、 二旋卽感於神而見在天有寶位、上有一坐者、 三貌如玉、如瑪瑙、有虹、色如綠晶、環繞其位、 四其四周復有二十四位各有一老坐、服白衣、戴金冕、 五迅雷閃電及聲、自位中出、位前然七鐙、七鐙者天主七神、 六位前有玻璃海、澄如水晶、位之中及位之四周、有生物四、前後徧體有目、 七一若獅、二若犢、三貌似人、四若飛鷹、 八四生物周體各有六翼、內外徧處有目、皆晝夜不息、言曰、聖哉、聖哉、聖哉、今昔及後永在、全宰之主云、 九其生物光榮尊敬感謝坐於位而永生者、讚揚甫畢時、 十二十四老、則俯伏於坐者前、以拜永生者、且脫冕置位前曰、 十一吾主、克副光榮尊敬權力、因萬物為爾所造、且萬物曾有及受造、皆係主旨、

第五章
一我觀坐位者、右手執冊、其表裏皆有文字、鈐以七印、 二復見有能天神、巨聲問曰、孰堪展此冊、啟其印、 三天上地下曁幽冥、無有能展其冊而覽之者、 四我遂痛泣之久、因無人堪展此冊、而讀且覽之故、 五旋有一老慰我曰、毋哭、有獅、伊屋達支派之分、達微德根株、彼戰勝、卽能展此冊、而啟其七印、 六乃觀四生物及諸老之閒、位中有羔立、若見殺然、其角七、目亦七、皆表天主七神、施行於天下者、 七羔就坐位者、取其右手之冊、 八羔甫取冊、四生物與二十四老、皆俯伏羔前、各執琴瑟、金斝滿香、乃表聖徒祈禱之具、 九口誦新詩曰、爾克當取此冊、啟其印、因爾見殺、以己血贖我、於各族各譯、諸國諸民中、以歸天主、 十並天主前立我為王為司祭、我儕將權治天下云、 十一我旋見且聞天神之聲、環位及生物並諸老、其數不啻億萬、 十二皆大聲呼曰、見殺之羔、克當享其權力富有、智慧堅勇、尊敬光榮讚揚、 十三繼聞天上地下幽冥海中百物云、讚揚尊敬光榮權力、歸於坐位者及羔、於無窮世、 十四於時四生物曰、阿民、二十四老乃伏拜永生之主、

第六章
一我時見羔啟一印、卽聞一生物其聲若雷云、來觀、 二我仰觀、則有白馬、乘之者執弓、冠所賜之花冠、其往如勇勝者、為必得勝、 三迨啟其二印時、我聞其二生物云、來觀、 四則有赤驑出、乘之者能收天下太平、俾人相殺、有授以巨刃者、 五及啟其三印、又聞其三生物曰、來觀、則有玄驪、乘之者手執權量、 六我聞生物中有聲云、金一錢、易麥一量、金一錢、易大麥三量、惟酒與油由傷、 七及啟其四印、又聞其四生物曰、來觀、 八我觀則有青駰、乘之者名曰死、幽冥踵其後、彼蒙賜權、滅天下四分之一、以鋒刃饑饉疾疫猛獸殺之、 九及啟其五印、我觀祭臺下、緣奉天主道、及為證其所據、被殺者之靈、 十皆大聲呼曰、聖且誠之主、弗鞫天下億兆、弗伸我流血寃、將俟何時、 十一卽有以白衣各授之、屬其少安以待、迨同勞弟兄亦見殺戮、而定數滿盈、 十二及啟其六印、我觀之、倏地大震、日黑如褐、月赤如血、 十三天星隕地、如無花果樹、為風飄撼、墜落未熟之果、 十四穹蒼弗見、若舒而復卷、山島遷移其所、 十五世界諸王大臣富人千夫長、有能者、或為奴、或自主、皆匿於巖穴峽壑、 十六籲呼山及壑石曰、傾壓我等、匿覆我於坐位主之顏、及羔之怒、 十七蓋羔怒之大日至、孰能當之、

第七章
一厥後、我觀四天神、立地四極、掌四風、使毋吹陸地及海與樹、 二又觀一天神、至自暘谷、執永生天主印乃向司傷陸地及海之四天神、大聲語之、 三曰、直至我以印誌天主僕衆顙、毋毁傷陸地及海與樹、 四我聞受印者、其數約十四萬四千人、僅屬伊斯拉爾伊利支派、 五伊屋達支派印一萬二千人、與魯爾微木支派印一萬二千人、戛德支派印一萬二千人、 六阿西爾支派印一萬二千人、湼發利木支派印一萬二千人、瑪那西亞支派印一萬二千人、 七西哶翁支派印一萬二千人、列微支派印一萬二千人、伊薩哈爾支派印一萬二千人、 八匝烏隆支派印一萬二千人、伊沃西福支派印一萬二千人、韋尼阿明支派印一萬二千人、 九茲後我觀之、見廣衆不可勝數、由諸國諸民、及各族各譯、立於寶位及羔前、皆服白衣執樹枝、 十大呼曰、救贖恩、實賴居位天主曁羔、 十一衆天神環繞寶位、及諸老與生物俯伏位前、崇拜天主、 十二皆云阿民、讚揚光榮、智慧感謝、尊敬、權力、堅勇、皆係於我天主於無窮世、阿民、 十三一老問我曰、服白衣者為誰、適何來、 十四對曰、長者自知之、曰、此乃忍受鉅難、以羔所流血、曾滌厥衣、至於潔白、 十五緣此、伊等得至天主寶位前、晝夜事之於其堂內、且居位主、將為其帡幪、 十六彼不復饑渴、日及諸熱、弗能爆之灼之、 十七因位中羔、將牧之、導至活水源、天主且盡拭其目之諸淚、

第八章
一及彼啟其七印、天閒靜謐、約半晷許、 二我觀七天神、侍天主前、有授以七號角者、 三又一天神、執金鑪、立祭臺前、有授以多香者、為其以香與聖徒祈禱、共獻於寶位前之金臺、 四香篆與聖徒祈禱、自天神手、升於天主前、 五天神以鑪盛祭臺火、傾於地、倏有衆聲大作、雷轟電掣地震、 六執七號角之天神、預俟吹之、 七其一天神吹角、遂雨雹與火與血隕地、樹木三分之一燼滅、芳草盡焚、 八其二天神吹角、火炎似山岡投於海、海三分之一變為血、 九海中百族三分亡一、舟楫三分沒一、 十其三天神吹角、遂有大星、照如明鐙、自天隕於河與源泉三分之一、 十一星名茵蔯、水三分之一、苦若茵蔯、人飲之多死、因水味極苦之故、 十二其四天神吹角、日三分蝕一、月三分蝕一、星三分蝕一、至其三分之一悉暗、晝三分之一皆晦、夜三分之一無光、 十三我見且聞一天神飛於穹蒼、大聲曰、禍哉禍哉禍哉、由三天神吹角音、將及天下億兆、

第九章
一其五天神吹角、我卽見一星、由天隕地、有以深淵鑰授之者、 二及啟深淵、有煙出、如洪鑪煙、日光穹蒼、因深淵煙遂晦冥、 三有蝗自煙出徧地、有以權賜之、傷人如蝎、 四有命蝗毋傷諸草青苗及樹、惟傷人、係顙未受天主印誌者、 五並不許殺人、第許困人、經五閱月之閒其困如被蝎螫苦、 六此日、人將求死不得、欲死而死避之、 七蝗狀若將往戰之馬、首有冠若金、容如男子、 八髮如婦人、齒若獅、 九著甲、若鐵甲然、翼有聲、如車聲、係羣馬疾馳往戰者、 十有尾如蝎、尾上有蠆、其權乃傷人、凡五閱月、 十一蝗有王、乃深淵神、依伊屋曡亞言、名曰阿瓦東、格列爾齊亞方言、曰阿坡利翁、 十二一禍往、次有二禍繼至、 十三其六天神吹角、卽有聲出自天主前金臺四犄角中、 十四語執號角第六天神曰、耶福拉爾特大江濱、所繫四天神、當釋之、 十五遂使四神特備、乘一時一日一月一年、殺人三分之一、 十六其騎軍數、有二萬萬、我聞其數若此、 十七我乘異觀、見其馬、並乘之者、所著甲、係火及紫石並硫磺色、馬首若獅、口出火與煙與硫、 十八緣此三災、卽其口出之火與煙與硫、致人死三分之一、 十九因其能傷人之力、在其口尾、蓋其尾、狀若蛇而有首、則以之傷人、 二十其餘於三災所未死者、仍未改厥手所行、至弗事諸魔、弗拜不見不聞不行、金銀銅木石之偶像、 二一並弗痛改其殺人、其巫術、其淫行、其攘竊、

第十章
一又見有能之天神自天降、雲環繞之、首上有虹、面容如日、股如火柱、 二手執展舒小册、彼右足跨海、左足踐地、 三乃大呼如獅吼、呼畢、遂有七雷發其聲、 四迨七雷聲息、我欲筆之於書、惟聞自天語我曰、七雷所發之言、宜秘之、毋載於册、 五我所見跨海踐地之天神、乃舉手向天、 六並指永生之主、係造天及其上諸物、造地及所載諸物、造海及其中諸物者、而發誓曰、此後必無晷刻、 七惟於第七天神吹角日、天主蘊奧之機密必成就、誠如示其僕卽諸先知者、 八我所聞自天之聲復語我曰、爾往、跨海踐地之天神、所執已展之小册可前接之、 九我乃就天神謂之曰、請以小册予我、神答曰、受而食之、於腹則苦、入口則甘如蜜、 十我遂接而食之、入口果甘如蜜、及食後腹則苦甚、 十一天神復語我曰、爾復宜預言彼諸民衆族各譯多王之事、

第十一章
一有以似杖之藤授我者、曰、起、度天主堂及祭臺、與堂中崇拜者、 二堂外院、姑舍無庸度、緣已留予異邦、伊等蹂躪聖城、經四十有二月、 三我將賦我二證者、彼服麻衣、宣示未來、經一千二百有六旬、 四此乃二橄欖、二燭檠、地主前所立、 五如有傷之者、彼必吐火滅敵、欲傷之者必見殺、 六彼二證者有權、能閉塞穹蒼、使其於宣宗時、甘霖不降、亦有權司水、能變水成血、並任意以諸災擊地、 七宣證既畢、有獸自深淵出、與之戰、勝而殺之、 八肆其屍於大邑衢路、其邑以神名之、或莎多木、或耶伊格撇特、卽昔吾主受刑架處、 九諸國諸民、各族各譯、多人將觀其肆屍三日有半、並弗許葬於墓、 十在地諸民、緣此欣喜歡忭、互相投贈、因二先知曾苦其居地者、 十一然越三日有半、由天主以生氣入之、使復起立、觀者莫不駭愕、 十二二先知聞有聲自天云、爾可上、彼卽乘雲升穹蒼、諸敵皆目擊之、 十三惟時地大震、城圮十分之一、死者七千名、餘衆皆驚駭、讚美天主、 十四二禍旣往、三禍旋至、 十五第七神吹角、在天有聲甚大云、天下諸國、咸歸吾主、亦歸其合利爾斯托斯、其將為王、永世靡旣、 十六時二十四老、素居天主前之位者、俯伏崇拜天主、 十七曰、感謝吾主、今昔及後永在全能之天主、因爾已握爾大權而為王、 十八異邦忿亂、爾義怒遂興、審判死者、及賞二僕先知及聖人、與凡敬畏爾名者、由尊逮卑、而伸寃於彼為世害者、厥時已至云、 十九乃天主堂在天倏啟、有主約詔櫝見於堂中、大聲雷轟電掣地震巨雹並作、

第十二章
一大異象倏顯於天、有婦身服日、足踐月、首冠十二星、 二懷妊劬勞號呼將產、 三又復有異象顯於天、乃赤龍甚巨、七首十角、冠七冕、 四尾曳天星墮三分之一於地、其龍立於將產之婦前、俟其分娩、將吞其子、 五生男卽厥後將治異邦、叩以鐵杖、子卽見升於天主及其位前、 六而婦遁曠野、於彼、天主特備一所養育之、歷一千二百有六旬、 七時於天起戰爭、宻哈伊勒率厥諸神與龍戰、龍亦率其諸魔對敵、 八而不能立、遂不得處於天、 九如是巨龍、卽昔之蛇、亦稱魔及薩他那、素誘天下億兆者、被擲於地、所率諸魔、亦與之見墜、 十倏聞有大聲自天云、天主之救贖德能、及國與其合利爾斯托斯、權力盛行、因晨夕於天主前、譖我弟兄者、今則見墜、 十一伊之勝彼、因以羔血及憑其證之教、不貪生、至於死、 十二以故、天與居天者、宜相慶以樂、禍哉、居陸地與海者、因魔降至爾、含盛怒、自知時日無幾、 十三龍覺墜於地、遂逐生男之婦、 十四有以大鷹雙翼賜婦者、使其鶱於曠野本處為養育之、以避龍害、歷一時、又歷數時、又半時之期、 十五龍吐水成渠、以逐婦後、意欲溺之、 十六幸地護助婦、自坼吸龍所吐水、 十七龍怒婦益甚、乃往與婦之裔戰、卽守天主誡命、及保存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證據者、

第十三章
一我立於海沙際、見獸出海、七首十角、角冠十冕、首書謗主號、 二其獸似豹、足如熊、口如獅、龍以己能力寶位大權賜之、 三我觀其一首受傷、似瀕死、忽愈、天下億兆奇之、惟獸是從、皆拜授權於獸之龍、 四及拜獸、曰、孰堪與獸頡頏、與之交戰、 五有授獸以口才、許其言驕傲且謗主語、並以權力自逞、歷四十有二月、 六伊啟口謗主、曁厥聖名、與厥居處、並凡居在天者、 七許其秉權戰聖徒而勝之、遂治諸國諸民、各族各譯、 八天下億兆、凡自創世來、見戮羔之冊、未錄名者、皆將拜之、 九有耳者宜聽、 十凡擄人者亦將見擄、以刃殺人者亦將見殺、在此有聖徒之忍耐與信、 十一復見另有獸出地、彼有二角似羔、出言如龍、 十二此獸操海獸權、使天下億兆、拜受傷似瀕死忽愈之獸、 十三並行大異蹟、至使火自天降於人前、 十四伊乘所受權、行異蹟於獸前、誘天下億兆、使作像奉受傷得愈之獸、 十五以生靈畀獸像、使其像能言、並能使凡不拜獸像者必見殺、 十六亦令尊卑貧富主僕、或於左右手、或於顙、均受印誌、 十七如非憑此印誌、或不書獸名、及其名之數者、使不得交易、 十八於此有深意、才力之睿智者、可計獸之名數、因此數乃斯世之數、凡六百六十有六、

第十四章
一旋顧之、倏見羔羊立於西翁山、偕之者十四萬四千人、皆書羔父名於其顙、 二復聞自天有聲、如怒濤泙湃、如雷霆中含鼓琴聲、 三其歌如新詩位於寶位前、亦於生物、及諸老前、是詩無有能倣效者、惟世蒙贖之十四萬四千人能之、 四此乃不與婦交、自不汚穢、終身童貞、從羔而行、毋論其何往皆隨之、伊於儔類中得贖、作為初生、而獻天主與羔者、 五其口無偽、及天主寶位前、無瑕無疵、 六又觀一天神、飛於穹蒼、以永存之福音、為傳天下億兆、諸國諸民、各族各譯、 七大聲曰、宜敬畏天主歸榮之、因其審判日至、且宜崇拜造天地海及諸水泉者、 八又一天神繼至、曰、大邑瓦微隆、傾圮傾圮、因伊以淫亂烈酒、飲萬國民、 九又一天神繼其後、大聲曰、凡拜獸及獸像、或於顙於手、受其印誌者、 十其亦將飲天主義怒酒、其酒醇、特備於主義怒杯飲之、則於火與硫、於羔及天神前、受困苦、 十一其受苦煙升起、永無斷止、乃崇拜獸及獸像、或受獸名印誌者、於內受苦、晝夜弗息、 十二在此有忍耐、係守天主命、及伊伊穌斯聖信之聖徒者、 十三忽聞自天有聲命我曰、宜筆之於書、此後遵主而死者誠有福、聖神誓曰、誠然、彼息其勤勞、彼行實恆踵之弗離云、 十四復顧有采雲、坐其上者、容若人子、冠金冕、執利鐮、 十五又有天神自堂出、大聲向坐采雲者曰、地上百榖已熟、穫時至、宜擲是鐮刈之、 十六坐雲者則以其鐮擲地、百榖悉刈、 十七又有天神自堂出、亦執利鐮、 十八又有司火之天神、自祭臺出、大呼執鐮者曰、地上蒲萄熟、用利鐮收之、 十九天神以其鐮擲地、地上所有蒲萄、悉收、納於天主赫怒之醡、 二十覆壓此果於城外、遂有血流出、高深及於馬勒、長約一千六百里、

第十五章
一乃觀在天有大且異之象、七天神司末災七、以盡天主怒、 二又見海如琉璃平鋪、閒以火、凡勝獸並像、及其印誌與名數者、均立其上、執天主琴、 三咏天主僕摩伊些乙及羔之詩云、全能主、天主歟、爾行實誠大且妙諸聖之王歟、爾之道公而眞實、 四孰敢不敬畏吾主、或不頌禱爾聖名、因惟爾誠聖、天下萬民必至崇拜爾、因爾之義理顯見、 五厥後、仰見為證幕、在天之堂廣啟、 六司七災之七天神自堂出、其衣皓潔、胷交束金帶、 七四生物之一、賜七天神各一金爵、內滿永生天主所降之災、 八由天主尊榮權力、煙滿堂中、七神降七災未畢前、無有能入堂者、

第十六章
一我聞有大聲自堂出、語七天神曰、往哉、以爵滿天主怒者、傾於地、 二其一天神在、乃傾其爵於地、則凡受獸印誌、拜厥像者、卽生痛楚惡瘍、 三其二天神傾其爵於海、頓變如死人血、海中生族皆亡、 四其三天神傾其爵於江河、一切源泉皆變為血、 五乃聞司水天神云、今後永在之主、待彼如此、爾實公義且聖、 六彼流先知諸聖血、今主以血賜彼飲、伊實相當、 七我聞又一由祭臺言者、曰、吾主、全能之天主、爾理事之道、誠實且公、 八其四天神傾其爵於日、卽曝人如火、 九暑曝人烈甚、人謗讟秉權降災之天主、仍茫然而不知頌禱、 十其五天神傾其爵於獸位、其國晦冥、彼自囓己舌、 十一以其瘍痛甚、彼謗讟天主、仍不改悔所為、 十二其六天神傾其爵於耶福拉爾特大江、水立盡涸、為東王備途、 十三時見邪神似蛙者三、自龍與獸及偽先知口出、 十四彼卽魔、行奇蹟、就天下諸王、誘之使集、待全能天主大日至則戰、 十五愼之、我必如盜猝至、儆醒守厥衣服、為不裸裎、免見羞醜者實為福、 十六集其王於一所、乃伊屋曡亞方言曰、阿爾瑪耶格東、 十七其七天神傾其爵於大氣中、遂有大聲自天堂天主位出曰、成矣、 十八電掣雷轟、衆聲大作、地大震、自生民以來、未有如此大者、如此地震如此之大、 十九大邑坼為三、異邦衆邑傾圮、時天主憶及瓦微隆大邑、為以滿赫怒酒爵予彼飲、 二十島嶼皆遁、山嶺盡失、 二一天降巨雹於人、而其大如他郎特、雹災旣甚、人因謗讟天主、

第十七章
一執爵之七天神、其一語我曰、來、我以坐水上之大淫婦、將受審之判示爾、 二係世上諸王、與之行淫、天下億兆、數飲其淫亂酒、屢致沉湎者、 三吾遂感於神、天神攜我適野、見一婦、乘絳獸、七首十角、徧體書謗主言、 四婦服紫絳衣、飾金玉珠璣、執金斝、貯可憎淫穢於中、 五其顙書曰奧秘、瓦微隆大邑、係世之淫婦、與可憎者之母云、 六婦酣飲聖徒、及為伊伊穌斯作證者之血、見之、我不勝駭異、 七天神語我曰、爾何異、婦與所乘七首十角之獸、其奧義我將示爾、 八爾所見之獸、昔有今無、後必出淵、而歸沉淪、天下億兆、卽自創世來、未錄於生命冊者、見獸昔有今無而後復出、則必稱奇之、 九此具有聰明睿智、七首乃婦所居七山、 十或指七王、已薨其五、其一尚存、其一未至、至亦暫存而已、 十一昔有今無之獸、是為第八王、亦居七王列、終歸沉淪、 十二爾所見十角乃十王、尚未得國、後必秉權如王、偕獸為之、祇一晷、 十三皆懷一心、以己之權能予獸、 十四遂與羔戰、羔必勝之、以羔為諸主之主、列王之王、從之者、乃見召蒙選中之忠信者、 十五復曰、爾見淫婦所居之多水、乃衆人衆民、各族各譯、 十六又爾所見獸之十角、彼將惡淫婦、使之貧乏、裸裎、食其肉焚之以火、 十七蓋天主以之置於十王心、致成厥旨、僅此一旨、並讓伊等國予獸、直至天主前言有徵、 十八爾所見之婦、卽治世王之大邑、

第十八章
一厥後、我見一天神自天降、秉大權、大地遂普被其光輝、 二天神大呼曰、瓦微隆大邑、傾圮傾圮、今為魔所居、及一切邪神、不潔可憎鳥之樊籠、 三因彼邑使諸國飲其淫亂酒、天下諸王與彼行淫、由邑俗奢靡、故天下商賈於以富饒、 四我聞自天復有聲云、吾民當出此邑、為弗與共罪、弗遘其災、 五其罪惡達於天、其不義天主亦憶及之、 六宜報彼、依其前施於爾者、且依彼所行、倍報之於斝、彼所酌爾者、今宜倍酌於彼、 七其素自榮若何、奢靡若何、宜依之俾其疾若痛哭亦若何、因彼意謂吾位猶女王、非嫠婦、無由痛、 八故災害死亡、痛哭饑餓、一日薦至、伊必見焚以火、蓋審判伊之天主係鴻能者、 九天下諸王、素與之行淫、專事奢靡者、覩伊見焚之火煙、必為之痛哭號泣、 十懼害及身遙立而云、災禍亦及爾瓦微隆素稱鞏固大邑、因審爾之判、立時及之、 十一天下商賈、亦為之痛哭號泣、因貨殖無售之者、 十二其貨殖乃金銀寶石、珠璣、各枲布、絲縷紫布、諸品香木、象牙及佳木、銅鐵白石諸器、 十三亦有肉桂香品、香膏乳香、酒油麫麥、牛羊馬車、鬻身鬻靈、皆無售者、 十四其向所喜之果無有、珍奇餚饌已離爾、爾不可復得、 十五因彼致富饒之諸商賈、懼害及身、遙立痛哭號泣、 十六並云、災禍災禍、亦及爾大邑、素著枲布紫布絳布、飾金玉珠璣者、蓋頃刻閒如此富有頓失、 十七又各舵長與附載之人、舟子及航海商旅、咸遙立、 十八覩伊見焚之火煙、呼曰、何邑能與此大邑比擬、 十九乃以塵埃蒙首、痛哭號泣、呼曰、災禍災禍、亦及爾大邑、係以爾珍寶、使操舟於海者富裕、因頃刻閒虛曠、 二十天歟、聖宗徒及諸先知、宜為之欣喜、因天主爾審斯邑之判成矣、 二一有能之天神、舉大石如磨、投於海、曰、瓦微隆大邑、必猝然被傾圮如此、並不復有、 二二鼓琴歌唱品簫吹角之音、不復聞於爾閒、巧匠工藝、不復居於爾閒、礱磨聲、不再聞於爾閒、 二三鐙光不復照於爾閒、新婚者與新婦之語、不復聞於爾閒、因爾商旅乃世上大夫萬民以爾巫術見迷惑、 二四且先知聖徒、與天下見殺者血、於彼得見之、

第十九章
一厥後、在天似廣衆齊聲曰、阿利魯伊亞、救贖光榮尊敬全能、皆係吾主、 二因伊之審判、公而眞實、伊擬定大淫婦罪、以其淫亂、敗壞天下、且索故流天主僕之血於其手、 三繼之曰、阿利魯伊亞、而其煙炎上、永世不熄、 四時二十四老與四生物、俯伏拜居寶位之天主曰、阿民、阿利魯伊亞、 五有聲自位出云、宜讚頌天主、凡係為其僕而敬畏者、及大者小者、 六我聞如廣衆民聲如巨濤如雷霆云、阿利魯伊亞、因全能之主、秉權悉治、 七我儕宜欣喜歡忭、讚美天主、因羔婚期已屆、厥婦已自備、 八時婦得服精潔枲布、枲布卽諸聖之義德、 九有語我者曰、凡見召於羔之婚筵者、彼實為福、宜筆之於書、復曰、此乃天主所言、眞實不虛、 十我曲身欲俯伏、語我者止之曰、不可、我共爾悉屬僕、亦如有伊伊穌斯證據之爾諸弟兄然、宜崇拜天主、夫伊伊穌斯證據、乃先知之聖寵、 十一旋見天已開、內有白馬、乘之者、名忠信、眞實、公鞫、義戰、 十二其目烱若火燄、首冠多冕、錄其名於身、惟彼自知、餘無識之者、 十三其衣為血所染、其名乃天主聖言、 十四諸天軍從伊行、亦乘白馬、服皓潔枲布、 十五伊口吐利劍、為擊諸異邦、卽以鐵杖牧之、且踐全能天主忿及赫怒之酒醡、 十六其衣及裳、皆有名、書曰、諸王之王、諸主之主、 十七復見一天神、立於日上、向空中飛鳥大呼曰、可翔集赴天主盛宴、 十八為食君王屍、勇士屍、千夫長屍、馬與乘之者屍、或主或僕大者小者之屍云、 十九顧見獸及世上諸王、引軍咸集、欲與乘馬者及其軍戰、 二十倏獸及偽師、係於獸前行異蹟、眩惑受獸號拜獸像者、皆立被攫、生投於火湖、湖充滿硫燄、 二一其餘黨悉被乘馬者、以口吐之劍勦之、飛鳥飽食其屍、

第二十章
一我見天神降自天、司無底獄之鑰、持巨練、 二此天神擒龍、卽古初之蛇、乃魔、乃薩他那、繫之千年、 三投棄於無底獄、加以管鑰封誌、以禁其復眩惑列邦、歷千年、此限滿、宜暫釋、 四我復見有數寶位、與居之者、乃得以鞫人、且見諸為伊伊穌斯及為聖教被殺者、乃昔不拜獸及獸像、其顙與手、不受印誌之人、皆在、伊等已復活、與合利爾斯托斯共乘權、歷千年、 五其餘死者、尚未復活、必俟遲至千年乃復活、此卽稱第一復活、 六凡幸得第一復活恩者乃眞獲福且誠聖、因其重死弗攝於彼、乃為天主及合利爾斯托斯為司祭、與之共乘權、凡歷千年、 七限滿、薩他那得釋、出其囹圄、 八為誘惑四方邦國、謂國格、與瑪國格、招集之、以助其戰、其數如海沙、 九迨至於平陸、環諸聖之營、及蒙愛之邑、天火卽降自天主、立吞滅之、 十誘民之魔、見投於有火與硫之湖中、乃獸及偽師之所、彼等晝夜受苦、永世不熄、 十一又復見至大色白之寶位、其上有坐之者、天地見遁於其面、而不得其所、 十二復見死人、自大及小、立於天主前、且有數冊簿盡展、此外復有一冊亦展、乃生命書、死人皆依冊所錄之行實被鞫、 十三時海以所沒死者已呈之、死及地獄所存者亦呈之、乃各受審判、依其所行、 十四死及地獄、見投火湖、此卽重死、 十五凡不錄於生命冊者、亦皆見投火湖、

第二十一章
一乃見新天新地、因昔之天地已逝、海亦歸無、 二我伊望、見聖城、卽新耶魯爾薩利木、自主由天所降者、修飾如新婦盛妝、迓其夫子、 三嗣聞有大聲自天出云、此乃天主與人之幕、伊願與之共居、彼皆為主民、天主偕之居、而為其主、 四主盡拭其目之諸淚、死亦不復有、其苦與呼號亦無、因昔所經諸况已往、 五居寶位者曰、我今以所有新造之、又語我曰、載之書、此言眞實可信、 六又曰、成矣、我乃阿利發、及沃哶戛、乃初及終、有渴者、我以生活泉之水施飲之、 七凱勝者、可嗣全業、我必為其主、彼必為我子、 八凡畏葸失信、汚穢殺人、淫亂巫覡、拜偶及諸言誕妄者、其分在有硫兼火之湖、此卽重死、 九時七神執七爵、滿貯七災、其一神臨格、語我曰、來、我示爾以新婦、卽羔之室、 十倏感於神、天神攜我至於大且高之山、示我聖耶魯爾薩利木大邑、自主由天所降者、 十一邑有天主之榮光、其光似寶玉、澄澈碧色、 十二邑垣高大、十有二門、門有十二天神、楣書伊斯拉爾伊利十二支派名、 十三東三門、北三門、南三門、西三門、 十四邑垣基址十有二、上書十二名、乃羔十二宗徒、 十五語我者、執金杖、為量度邑與門與垣、 十六邑形方、修闊相等、以杖量度、得一萬二千里、修闊及高、數適相均、 十七度其垣、得一百四十四肱、天神所用之度、與人常用之度同、 十八垣之締構、皆碧玉、邑以兼金為之、光澤似玻璃、 十九邑垣基址、飾以諸色寶石、第一址亞斯批斯、其二薩普肥爾、其三哈勒伊克東、其四斯瑪拉爾格德、 二十其五薩爾多尼克、其六薩爾德、其七合利爾作利福、其八微利爾勒、其九托葩澤、其十合利爾作普拉爾斯、其十一伊格阿靜特、其十二阿哶提斯特、 二一一珠為一門、十二門以十二珠為之、衢則兼金、光澤如玻璃、 二二其中不見有堂蓋全能之天主及羔、自為邑堂、 二三不藉明於日月、因天主榮光自輝耀之、及羔為其燭、 二四民之得救者、徧行其光中、世之列王、以厥尊榮、攜歸是邑、 二五邑門晝弗扃、而其處不夜、 二六萬民之尊榮、攜歸是邑、 二七凡不潔溺汚穢欺誕者、皆不得入、惟錄於羔生命冊者得入、

第二十二章
一天神以生命清河示我、其水澄潔如水晶、自天主及羔之寶位流出、 二城衢中、河之左右、皆植生命樹、結果時十有二次、每月結果一次、其葉可入藥醫民疾、 三邑亦不復有被斥者、天主及羔寶位在、僕衆事之、 四僕得覲主、錄主名於顙、 五邑中不夜、毋庸燭照、不藉日光、天主自能輝耀之、其僕秉權永世靡旣、 六又語我曰、此言眞實可信、天主卽諸聖先知之主宰、伊遣己天神、以不久應顯之事、示知其衆僕、 七我必速至、守此書預言者、彼眞有福、 八我伊望親見聞此、甫見聞之、則欲俯伏、拜示我之天神、 九彼止之曰、不可、我共爾悉屬僕、亦如爾諸弟兄先知及守此書者然、宜崇拜天主、 十又曰、此書預言毋緘、因時日伊邇、 十一不義者任其益不義、汚衊者任其益汚衊、義者益其義、聖者益其聖、 十二我必速至、兼攜我報、我依其人行實報之、 十三我乃阿利發及沃哶戛、乃初及終、第一至末、 十四凡守其誡命者、為得享生活樹之果、自門入邑、彼眞有福、 十五若彼犬類巫覡淫亂殺人拜偶喜誑言及誕妄者、皆斥於外、 十六我伊伊穌斯、遣我之天神、以此證、示諸教會、我乃達微德根及裔、乃光耀啟明星、 十七聖神與新婦、皆請之曰、來、聞其聲者、亦宜請之曰、來、渴者來此、欲則可挹生活之水、 十八吾亦證示凡聞此書之預言者、曰、增益之者、天主必以此書所錄之災加其身、 十九如以此書預言而刪削之者、天主亦必削其於生命冊及聖邑並書中所錄之福、 二十證示此之主曰、我實速至、阿民、吾主伊伊穌斯、誠願爾速至、 二一願主伊伊穌斯合利爾斯托斯寵佑、偕爾衆、阿民、

固利爾乙 (俄文名:Гурий Карпов;音譯為:固里卡爾波夫),1814年-1882年,俄羅斯東正教總主教[1],精通中文。 在派遣於中國擔任掌院修士[2]時,翻譯大量東正教文獻,包括將新約聖經及聖詠翻譯為中文。

生平
1814年,出生於在薩拉托夫 (Саратове) 的神父家庭。
1836年,畢業於薩拉托夫神學院。
1837年,進入聖彼得堡科學院。
1838年,接受聖召。
1839年,畢業於聖彼得堡科學院,成為神學學位候選人。同年獲派遣往北京。
1851年,升任掌院修士,同年 10月接掌亞歷山大修道學校。
1855年,取得神學碩士學位。
1856年,任命為北京東正教會的第十四屆首長;並留任至1864年。
1865年,接掌莫斯科西蒙諾夫修道院。
1866年一月,接掌羅馬大使館教會。
1866年七月,祝聖為切博克薩雷 (Чебоксарского) 主教。
1867年十二月,任命為陶里斯及辛菲羅波爾 (Таврический и Симферопольский) 主教。
1876年,獲得「教會考古學會及基輔神學學院」榮譽會員頭銜。
1881年,升任總主教。
1882年3月17日,卒於辛菲羅波爾 (Симферополе)。

 

文獻影像閱讀

avatar